2017年上半年牡丹江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据明慧网资料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七年上半年,黑龙江省牡丹江地区有两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至少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有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牡丹江宁安市周秀慧被绑架、非法庭审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下午,牡丹江市宁安市法轮功学员周秀慧,在宁安市东京城镇向人送“福”字、讲真相时遭人构陷,被当地派出所警察曹航、李志坤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市看守所。家人说年前(被绑架仅十天)就被检察院批捕。

二月四日正月初八上午,周母去检察院要人,检察院公诉科科长孟庆云说卷宗还在公安局侦察呢。随后去了公安局,门卫不让进,并说国保副队长邓红卫刚走,夏亚俊也不在(其实当时夏就在单位里),让家属星期一再去。三月十八日构陷案被移交到宁安市检察院。

周秀慧的代理律师四月五日去牡丹江看守所会见周秀慧,看守所故意刁难说必须持有司法局的证明才允许接见。律师被迫去司法局开了证明,这才见到了周秀慧。五月十二日,周秀慧的代理律师马连顺再次来到宁安市检察院,见到了负责人张彬。张彬说,周案不久之后移送法院。

六月五日,周秀慧被构陷到了宁安市法院。律师六月十二日到法院阅卷,刑庭庭长谢吉山告知案件目前还未立案登记,还告知其认为本案证据不足,已要求办案单位补充证据。

六月十八日,宁安市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周秀慧,情况不明。

周秀慧曾患腰椎间盘突出、胸椎骨质增生、颈椎病、萎缩性胃炎、迁延性胃炎、失眠、厌食症、肝胆管结石等等。腰椎间盘突出很重,医生说不做手术就得瘫痪。在多种病症犯病时,她痛不欲生!一九九八年夏,周秀慧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中,修炼不到一个月,她能吃饭了,能睡着觉了,也不爱生气了,逐渐的所有病都好了。

QQ群里发一张图片 王鑫在上海被非法判刑

'王鑫'
王鑫

在上海打工的宁安市法轮功学员王鑫,只因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在网络QQ群里发了一张法轮功的图片,就被上海金山区公安局国保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上海市金山区看守所。

王鑫,男,四十二岁,黑龙江省宁安市镜泊乡镜泊村人,从小就非常善良、孝顺,父母二老对他赞赏有加。一九九七年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了《转法轮》这本书,从此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在二零零一年秋天,有一次,王鑫和父亲从南山割地回来,他们在公路边发现不知谁家车上掉下来的一袋黄豆,王鑫看见了就对父亲说:“不是咱家的东西咱们不要”。还有一次,邻居夹栅栏,占了王鑫家的地,王鑫的家人气的不行,非要去找邻居理论,王鑫却说:“咱不能与邻居计较,俗话说的好:远亲还不如近邻呢。”在他的劝说下,家人对此事也就不再追究了。王鑫用大法“真、善、忍”的标准来引导、教育孩子做好人。孩子变的越来越聪明、越来越优秀,从一年级开始,年年都是班级里的班长和学习委员,学校的三好学生,并年年获得奖学金。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一日,王鑫在上海市金山区法院再被开庭,王鑫讲述修炼法轮功强身健体,按“真、善、忍”做好人;自己也没有破坏法律实施;“真、善、忍”是普世价值,法轮大法弘传全世界,信仰自由等。法庭休庭二十分钟后,王鑫被非法判刑八个月,将于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回家。

海林市法轮功学员郝升巧被绑架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二日中午,海林市法轮功学员郝升巧到邮局邮信,被海林市派出所和海林林业局派出所的蹲坑警察绑架,后林业局国保又和海林市公安局国保队长丁玉华和于某到她家里非法抄家,掠走印表机、手机等个人物品。她丈夫未修炼法轮功,也遭绑架,晚上才放回。

郝升巧的丈夫写信,要求海林林业局公安局无条件释放妻子回家。他讲述妻子修炼法轮功后痼疾痊愈,性情温和贤惠,自己就是见证者和受益者,大法修炼人正直、善良,令人肃然起敬。他在信中讲到:他和妻子结婚时,听说她以前曾经修炼过法轮功,由于迫害放弃了修炼,被疾病缠身,患了严重的体寒、尿血、痛风病,怕风、怕凉,花了很多钱也没治好,后来越来越重,几乎生活不能自理。当时痛苦异常,想死,又舍不下儿子。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又从新开始修炼法轮功,很快病痛减轻,最后完全康复。妻子以前脾气暴躁,打人,骂人,让丈夫和孩子都身受其苦。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她学会了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慢慢变成了一个贤妻良母,在她身上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超常和美好……

然而,三月二十二日,原本应该保护人民安全的二十多警察,绑架了他善良的妻子,并抢劫了他家的电脑等个人物品,理由是她邮寄了关于法轮功真相的信件。而妻子郝升巧不偷不抢,不杀人放火,不坑蒙拐骗,不贪不占,一直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个手无寸铁的家庭妇女怎么去破坏法律实施,不知道她破坏了哪部法律的实施了?!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王立军等人迫害法轮功,下场可悲。他希望当地警察择善而从,给自己和家人留下福德!

在亲友聘请律师到看守所会见郝升巧后,郝升巧于四月五日下午获得释放回家,国保人员曾对她说,别再让人往他们这邮(劝善)信了,还有国内、国外的(正义电话),把他们的电话都打爆了!

牡丹江市火车站非法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四日,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在牡丹江市火车站买票后,刚过安检,就被带到问讯处,说因为该学员的身份被视为重点人物。非法搜身和包无果后,盘问:什么时候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多长时间了?有没有书?是否聚会?都和谁联系?并反复多次问有没有小册子和传单。然后把学员的手机连到设备上,又人工翻看手机的通讯录和信息,没有找到迫害的把柄后,请示他们的领导,领导又请示他的上司,最后才让学员去乘车。

五月二十七日,鸡西市鸡东县平阳镇新发村法轮功学员马永海,在牡丹江火车站下车时,遭火车站民警拦截并非法翻包,将马永海个人现金五百元及手机等物品拿走,并将马永海劫持到牡丹江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释放时仅归还了手机。

六月二十四日,虎林市伟光乡伟光村法轮功学员杨秀英,从河北儿子家返回时,途径牡丹江火车站,下午在候车室向世人讲真相时被构陷,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局恶警绑架,搜走包内携带的《转法轮》、mp3和其它物品。当晚,虎林市铁路派出所警察伙同伟光乡派出所警察到杨秀英家非法抄家,不顾他家中九十多岁患病的父亲,从晚上八点到十一点多,把屋内、仓房翻了个遍,没搜到任何东西,恶警撤离。杨秀英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铁路公安局拘留所,非法拘留七天。

此外,海林市法轮功学员陈熙涛六月十三日下午,在哈尔滨火车站用实名身份证买票候车时被绑架,送回海林市。海林公安局国保大队长丁玉华带领海林第三派出所警察到陈熙涛家中非法抄家,劫掠私人物品和部份现金,并把陈熙涛的丈夫和儿子带到第三派出所讯问。家属聘请代理律师前往牡丹江看守所会见了陈熙涛,她本人委托律师为她维权,控告警察对她的一切违法行为。陈熙涛的丈夫郭立斌与两个姐姐、父亲、后母一行五人到国保大队长丁玉华家要求无罪释放陈熙涛,丁玉华不出来见他们,其丈夫李东贤打电话报警,谎称家人袭警,郭立斌走脱,两个姐各被非法拘留十天,后母被非法拘留五天。警察还从郭立斌二姐手机联系人中查到了邻居姚淑霞的号码,六月二十一日中午对她也实施了绑架和非法抄家。陈熙涛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看守所半个月后回家。姚淑霞被非法关押了七天。

牡丹江法轮功学员张玉连等被绑架

牡丹江法轮功学员张玉连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五日晚,在家中被无锡国保伙同牡丹江国保人员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无锡看守所。据悉是因为无锡国保为完成上面分配的抓人指标,才拿张玉连“凑数”,实施跨省抓捕。张玉连曾去无锡女儿家看女儿,因帮助人们了解法轮功真相,被无锡当地警察骚扰,没收全家身份证,将其放回。张玉连回到牡丹江家中后,于五月二十五日被绑架。

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范丽敏五月八日下午,在华电公安分局对面的矿山东路讲真相时,被华电公安分局东风社区警务队警察绑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牡丹江宁安市法轮功学员郭艳君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二日,在集市场发真相资料时,被宁安市第五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非法关押五天。

牡丹江市好医生王丽嬿被诬判

'王丽嬿'
王丽嬿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晚,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王丽嬿被先锋公安分局立新警务大队吕洪峰等五人绑架,只因为她手里有四块真相展板,揭露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及江泽民被二十多万人真名实姓起诉到最高检察院的真相。随后不到一小时,警察把在月牙湖附近水务局小区居住的高一喜、孙凤霞夫妻也绑架到圆明社区警务室,高一喜十天后被迫害致死。

王丽嬿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八个多月后,牡丹江市西安法院对王丽嬿非法庭审,诬判王丽嬿四年零六个月。在律师协助下,家属向中级法院提起上诉,并要求公开庭审,接手此案的法官吴德刚一直回避不见家属和律师。王丽嬿的姐姐将控告西安法院审判长刘辉的控告状递交到中级法院门卫室,并去市人大、市纪检委、市信访办、司法局、控申科递交控告状,未被接收。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五日,王丽嬿姐姐被一位法院的办事员告知王丽嬿的所谓案件维持原判。

吴德刚对王丽嬿二审维持原判,整个程序都是违法的,家属既没有收到判决书,也没有让律师提交辩护词。家属着手控告违法法官吴德刚。

王丽嬿,原是牡丹江市皮肤病防治所医生。她善良仁爱,处处为患者着想,多年来从不给患者开高价提成药,赢得了很好的口碑。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的王丽嬿,在工作上认真负责,业务上不断钻研,取得了副主任医师任职资格。王丽嬿在麻风病的理论与实践中积累了宝贵的临床经验,发表国家级论文三篇,完成三万字著作一部;《牡丹江市1950——1999年麻风防治效果评价》一文获牡丹江市科技进步奖,补充丰富了牡丹江市麻风病防治资料,促使牡丹江市顺利通过了国家的“基本消灭麻风病”的验收工作。王丽嬿为牡丹江市培训了一百六十三名医生,考试成绩全部合格。

急于毁尸灭迹 看守所再逼家属签字火化高一喜遗体

高一喜
高一喜

二零一七年七月五日,牡丹江第二看守所所长马国栋给高一喜二哥打电话,通知他限七天火化胞弟的遗体;当天下午,看守所副所长谢涛领多名警察到下城子火车站,找到正在工作的高一喜的妻子孙凤霞,再次逼她在火化书上签字。孙凤霞感到很意外,她签上了“我不能理解再次签名。”

此前,孙凤霞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到不明药物迫害,多名警察轮番逼迫孙签字同意火化遗体。然而这次却要求高家人必须都同意,每个人都得签字;并告诉孙凤霞火化时人不需到场!

在中国,中共极权统治时期,一个公民的生存权并不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特别是在那些已经被标签化了的人群中,更谈不上生存的自由。一如高一喜这样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家属连会见和处理遗体的权利也一样被剥夺,中共已经把在这个星球上最邪恶,最惨无人道的杀戮行为演绎到了极致。

'高一喜家属'
高一喜家属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晚十一点多,高一喜和妻子孙凤霞被牡丹江先锋分局立新警务室副队长吕洪峰、牡丹江市国保支队长李学军等人强行入室,将夫妻二人绑架到牡丹江看守所,仅仅十天时间(四月三十日)把高一喜迫害致死,在高一喜家属强烈反对的情况下强行解剖遗体。

一年多以来,家属多次欲做二次尸检,可看守所却屡屡逼迫家属火化遗体,干扰尸检顺利进行。家属到相关部门索要高一喜的拘留证、病危通知书、死亡证明、看守所的体检表等,至今不给。二零一七年四月“允许”家属见遗体后, 七月五日,牡丹江看守所又一次逼迫家属挨个的签字,扬言七日内必须火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10/2017年上半年牡丹江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3508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