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好爸爸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一日】老爸今年六十四岁,身强体健精神棒,看起来就像五十几岁。他见证了二十一年来师父对我们这个家庭赐予的洪恩之浩荡;我见证了他作为一个不修炼的常人,在邪恶的恐怖环境下,能识正邪、明是非,在风风雨雨中坚守善良。

经历多次运动的明白人

父母都出生在中共建政后。三年大饥荒、十年浩劫、六四血洗天安门,血雨腥风的政治运动伴随了他们的半生。但父亲始终良心未泯,批斗臭老九时他不肯批老师,批判孔子时他偷偷的保护书籍。他从我小时候就告诉我,他的叔父在共产党里当官却被批斗打断了脖子,共产党岂不是很坏?!所以,爸爸对我的教育,抵消了很多在学校中中共对我教育的毒害,使我长成了一个正直的人。

我家是个清贫之家——妈妈是个重病号,风湿性心脏病加心脏二尖瓣狭窄、腰脱、妇科病,从头到脚没有一处好地方。一九八九年靠借钱在北京三零一医院做了换瓣手术,光是还这笔债就还了好多年。手术后妈妈仍是废人一个,丧失劳动能力,常年服药。我是一直寄养在姥姥家长大的。

苦日子一直熬到一九九六年——我妈妈得到法轮大法了!她停掉了术后必须终生服用的抗凝药“华法林”。刚刚得知此事的爸爸暴跳如雷,但是妈妈坚定不移,身体一天好似一天,几个月后无病一身轻,所有的病彻底好了,变成了一个健康人。

一开始爸爸也不敢相信,屡次陪妈妈到医院检查身体,这些检查结果最终使他不得不折服,目睹了大法的神奇。

一九九八年我正式走入大法修炼。姥姥不识字,看到她的女儿奇迹般的康复,也开始了解大法。一家四口,三个修炼人,那曾经是个多么幸福的修炼之家啊。

恶浪翻天地 妻儿护法忙

“七·二零”之后,原来的炼功点没了,原来的学法组散了,姥姥、妈妈和我就建立了一个学法小组。我们这个学法小组坚持了十年之久。因此爸爸不修炼也能了解到一些大法的法理,接触到了更多的修炼人。从这些大法弟子的言谈举止中,他看到了大法弟子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是最真诚、最善良的人。

二零零二年这些大法弟子纷纷進京护法,邪党对大法弟子去北京非常恐惧,千方百计阻止学员进京,车站设卡,到处抓人,很多大法弟子甚至还没到达天安门广场就被抓起来了。能平安回来的基本没有。可我们学法小组的一个老同修却一路正念返回来了。当报平安的电话打到我家来时,我看到从来有泪不轻弹的爸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仰起头看天,不让眼泪流下来,我和妈妈也哭了,是那么开心的哭!

这事发生在别人身上我老爸很感动,一旦放在自家人身上就不同了。当我妈妈带上老同修的“法轮大法好”的小条幅走上北京时,爸爸情绪激动,大发脾气,生气、担心、害怕,因为他见识过邪党的罪恶,为妈妈担惊受怕坐立不安。可妈妈也平安的回来了!当妈妈给我们讲述在天安门被抓,被关进铁笼子,她怎么奋力反抗,神奇走脱,又重返天安门证实大法的故事时,爸爸听的很入心,后来他还多次给别人讲述妈妈的这段经历,他为自己的亲人感到骄傲自豪,对大法弟子们感到敬佩赞叹!

那年的十一月二十三日我登上進京的列车,二十四日到天安门广场,二十五日平安返回。爸爸特意炒了好几个菜,欢迎和犒劳平安回家的我。

不是大法徒也把法来护

爸爸很喜欢看大法真相资料,《转法轮》也看过,看完对大法师父评价极高。

最为难能可贵的是,他虽然不是一名大法弟子,却常常向世人讲述大法真相。在小区里讲真相,小区的远近邻居管他叫“法轮功”;在火车上讲真相,他乘坐的软卧车厢里挤满了来听他讲大法真相的人,行车三千里,讲了三千里;他去北京旅游,也到天安门广场讲真相,向一起旅游的同事们揭穿所谓“自焚”的谎言;节日里亲友聚会的餐桌上,他帮着大法弟子讲真相劝“三退”,等等。不仅如此,被恶警抓捕走脱的大法弟子来到我们家他会收留;同修想建立资料点没有钱,他慷慨资助一万元;从监狱刚刚获释的大法弟子无家可归,就住在我家的房子里;我到了适婚年龄,我们一家人决定把“我是大法弟子”作为我择偶的先决条件,不认同“真善忍”的人,条件再好也不要。

直面邪恶 营救亲人

二零零八年,妈妈向世人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到看守所。我和爸爸开始想办法救妈妈。我对爸爸说:你用你的招,我用我的招,我要上网曝光邪恶,我们的同修们要集体发正念救人。爸爸说行。那一次,是我们市为营救同修集体发正念人聚集的最多最齐的一次,公安局楼下的广场聚满了大法弟子。后来人太多就分成好几组,按时间段发正念。每次爸爸去要人回来,立刻就把前后经历和情况告诉大法弟子,里面外面相互配合。加上妈妈正念强,邪恶企图将妈妈送劳教,被劳教所拒收,警察不得不将她放回家。

事后同修们都说,我们家是与整体配合最好的家庭,爸爸面对邪恶不卑不亢,始终和大法弟子一条心。使得同修们的正念也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威力。

夫妻双双公开退党

妈妈公开退党比较容易,因为她是单位里人人皆知的大法弟子,党委的头头们很怕她不知哪天又去上访什么的,所以麻利的在妈妈的退党申请上盖了章。

爸爸是中层干部,单位规定:中层干部必须是邪党党员,所以他要公开退党阻力很大。这件事情如鲠在喉,爸爸决心退休前必须公开把这个邪党退掉。于是他就想出一个“高招”:他去找到组织部长,把对方大骂了一顿,然后提交了退党申请。果不其然这部长就批准他退出了中共。

可是拿回家一看手里的退党通知,他的“要求退党”被改为“予以除名”。爸爸老大的不高兴,撅着嘴和我说:“是我抛弃邪恶主动退党的,可现在好像成了它不要我了似的。”我笑着对他说:“人心动一念,天地尽皆知。天上的神看得见你的心。”

同修们常常说爸爸是个“不修道已在道中”的人,妈妈也劝过他修炼大法,他嘴上说:“我的根基好着哪,我一修炼,就把你们都超过了。”其实他是知道自己的执着、爱好太多,不是轻易能放下的,达不到大法的标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同时在传法过程中,我们也讲出了做人的道理,也希望你们从学习班下去之后,如不能够按照大法修炼的人,最起码也能做一个好人,这样对我们社会是有益的。”

愿更多的人来了解大法真相,也能分清大是大非,在正与邪之间做出明智的选择,也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