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为私为我的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二日】一个早晨天很热,在公园里炼第二套“法轮桩法”时,感觉整个身体都象蚊子在叮咬,痛、痒很难受的。因当时也听到同修说蚊子好多,就想我穿长袖外衣又戴手套,怎么会被咬到整个身体呢?

本来想动手去抓,或用手挥动衣服看能否把蚊子赶跑,或者去洗手间清洗一下。后来想到师父在讲法中说:“他在那炼打坐盘腿,他腿一难受了他的腿就蹦下来,活动活动再炼;然后一难受他的腿又蹦下来,活动活动再炼。他以为这样炼挺好,其实啥作用都不起。真正打坐往那一盘腿很疼的时候,疼的很剧烈的时候,发现那个很大很大的业力在往下消。消下去了这种物质不灭,它会转化成白色物质。因为你付出、吃苦了,它会转化成德了。”[1]

如果我半路放下抱轮用手去抓痒或我到洗手间清洗时,我是舒服了一时,但这不是把业力又推回去了。没消掉业力,功也白炼了。后来理解这是个假相,是师父给我提高的关,来考验我动不动心,理解法理后,我不动心的继续抱轮,渐渐的身体越来越不痒了。直到半个小时炼完功,我都没去抓身体,我过关了,感谢当时师父及时提醒了我。

当这个关过后,紧接着又来个心性考验。当天中午在电话平台上学法时,有个同修不断的选择学法“房间”,一会儿这个“房间”,一会那个“房间”。他忽然跑来我学法的“房间”时,因我当时对他有看法,觉的他影响我学法,我就把他声音关了,他学的怎么样,我都不知道了。就为了不让他干扰到我学法,那个为私为我、看不起人的心就这样展现出来。那个时候,我的心性就掉下去了,虽然我没说,谁也不知道,可是那个不好的物质就这样形成了。我知道这个关我没过去,师父在上面看的清清楚楚。

后来这个同修过来,学了没多久,就又跳到别的“房间”去了。师父说:“你的同修你为什么不能对他善?他是师父的弟子,你知道吗?(鼓掌)当你说话不注意的时候,你没想到你那个时候跟魔一样吗?不是魔,我是说那个状态。如果你老这样的话,老跟魔一个状态,你往魔道上修啊?老也看不着你的脸晴天,还老表现的那么狡猾,你说你是什么状态?神都看着你哪。”[2]想想真是愧对师父、愧对同修。我找到了隐藏的一颗为私为我的心。

下午学完法后发困,去睡了一小时午觉,还做了一个梦。梦中我看到我跟姐姐妹妹三人在天暗时一起到河边洗澡,我想那是古时候才有的景象。回到家中,看到一个视频对着我说:你要下嫁到这个夫家,会有富贵的,你要孝敬你的公婆,我回应说好。然后又一个画面,我拿着一张考试卷,看到有个人是在另外空间在跟我讨论我的考卷问题,后来我就醒了。我把这个梦跟一位同修交流过,同修跟我说去洗澡,那就是洗净自己。

对这个梦,我的理解是师父在点化我,修炼人是要修善,讲慈悲的。梦中要我孝敬公婆,我做到了吗?向内找:我公公已过世了,婆婆身体不好,一直都是请外劳帮助婆婆的生活起居及煮饭跟打扫。回想之前,婆婆的妈妈去世时,我见到她哭着走向灵堂,我就绕开走掉。后来公公去世后,灵位放在灵塔那里时,她也是伤心的大哭,我仍然是选择绕开。今年端午节回去过节,婆婆在祭拜祖先时,又是在大哭,我还是选择避开走掉。这次师父在梦中提醒,我向内找悟到,自己修的太表面了,对婆婆做到善和慈悲了吗?我不喜欢听婆婆讲一些她的心酸事,不喜欢听她诉苦,认为婆婆一讲就讲起来没完。向内找,就是自己为私的心很重,没站在老人家的立场想。我很久才回去一趟,她又能占据我多少时间呢?!婆婆这么大岁数了,还有多少岁月我能好好听她诉说她的点滴呢!如果我这样下去,是不是也让家人造成对大法的不理解,也是在给大法抹黑?后来得知婆婆家里的神位和灵位我先生已选好日子准备移出,也就是日后祖先的灵位就要放到外面的灵塔,这次是她最后在家里的祭拜,难怪她老人家哭的伤心,我却不闻不问婆婆为何如此伤心,为我为私的表现是一个修炼人状态吗?我知道是自己没用真善忍来对待这一切。

师父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3]师父还说:“任何事情都去想别人,首先考虑考虑别人,然后再想自己。我就是要你们修成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的圆满。这就是在去私,就能去掉“我”。”[4]

师父在梦中的点醒及法理中的点悟,让我这个不悟的弟子赶紧清醒要走好修炼中的每一步,不要到正法结束的最后留下遗憾。谨记按照师父的要求,以真、善、忍来归正自己,“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3]让师尊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劳。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