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每一个瞬间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二日】我们有幸成为大法弟子,证实法路上的每个瞬间都弥足珍贵,不错过救人和向内找的每一个瞬间。

一、救度机缘在偶然相遇的瞬间

我是上班族,每天骑电动车上下班,由于有救人的心,上下班的路上会遇到许多救人的机缘。

(一)一把小白菜

一次下班回家,刚经过一个十字路口往南骑行的时候,一个黑黑瘦瘦的中年人迎面走来,手里举着一把小白菜,喊着:“小白菜,一元一把”,声音响亮。当时他跟前只有我和另外一个行人,那个行人没理他走了,我也骑过去了。

我过去之后,他依然在喊着小白菜,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个有缘人,我不能错过,我掉转车头,他走的挺快,已经离我有一段距离了。我追上他,到了跟前他都没问我买不买就递给了我,我放车筐里,我说我得看看钱包有没有钱,我印象中可能没有零钱了,只有百元的,他马上说,没钱也没关系。看出来是真心话,他不介意我给不给他一元钱,我更感到这个人就在等我救他。

我找到一元钱给了他。然后,我问,你听说过法轮大法好吗?他说没听说过,我告诉他,你记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功信仰真善忍,是让人做好人的,做人如果都真诚、善良、忍让多好啊,他说“好!”还点头回应我。我说你小时候戴过红领巾?他说戴过,我说少先队是共产党的附属组织,你看共产党贪污腐败还迫害好人,什么都来假的,村里选个村干部还得送二斤肉,这个组织不好,老天爷不会饶它,咱不跟它一伙,退出少先队,天灾人祸来了咱躲开、保平安。

他很肯定的说,退!我说,退得用名字退呀,你姓什么,他说姓田,我说我给起个化名还是你告诉我你的名,他说他叫田某某(真名),我又问他是不是团员党员,他说都不是,就戴过红领巾。临走我说记住了就用你的名字帮你退少先队了,要记住法轮大法好,他说“嗯”回应。

也许他生命中就在等着这一刻,我却差点错过了,回头再想,那把小白菜真的就象电影中的道具,每个人真的都在剧中。

(二)找公交车的三位老人

还是在下班的路上,我和一个新调到一起的同事一起走,在一个大的卖衣服的商厦附近的红绿灯处等绿灯时,三位老人正向一位年轻女子问去哪里坐公交车,人家怎么说老人们也弄不懂,正好我和同事碰到这一幕,那位年轻女子着急要走的样子,老人却还糊涂着。我和同事说,我把她们送过去。

公交站点在马路对面还得前行一段,年轻女子走了,同事去看衣服也先走了,我先把电动车找好位置放好,然后过来找三位老人,我先领她们过马路,先等红灯,因为她们太慢,绿灯剩下的那点时间她们走不过去,会影响交通。到了红灯,红灯停了,再到了绿灯,我和三位老人一起过马路,她们就象幼儿园的孩子听阿姨的话一样,很听话的和我一起走。到了马路对面,我领她们往公交站点走,过程中三位老人不住的谢我,我告诉她们,我是因为信仰法轮功才这么做的,要谢就谢我的师父吧,法轮大法是佛法,是让人做好人的,真善忍多好啊。她们不停的说,可碰见好人了,很认可我告诉她们的法轮大法好。

她们的年龄肯定超七十挺多,因为看上去很老了,从交谈中知道她们是来买衣服的,晚辈给买的衣服总不称心,想自己试着买,老姐仨结着伴就出来了,年岁大,出来了不知哪是哪,不知怎么回去,领她们到了公交站点,给她们讲清楚要乘几路车,在哪一站下车,然后我离开。当我告诉她们法轮大法好时,三位老人眼中的兴奋深深印在我的心中。一大把年纪了,肯定出家门的时候都少,也许很久都没来过这繁华热闹的地段,哪是为买衣服啊,分明就是等着大法弟子救她们啊。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那个和我一起走的新同事(她知道我修炼大法)说,某某(我),你的心就象是金子。真的很小的一件事,同事却这样评价。

(三)一筹莫展的大男孩

那是夏天,在我家附近的超市门口,看到一个十六、七岁的浑身上下干净利落的男孩子,推着电动车在超市前面的马路边上站着,我很快发现原来他电动车后车轱辘的链条里、车轴等处满是白色的软塑料薄膜,肯定是在路上不小心绞進去的,开始没发现,车已经没法骑了。

那孩子就那么在夏天的烈日下站着,他的车看起来连推都推不动,他无法走到一个阴凉的地方去。我就在他不远处,看到一个个的路人从旁走过,没有一个人停下来帮他,或者他们根本就没注意他的存在,因为每个人都行色匆匆。

我什么都没想,过去把电动车放在旁边,看了看,马上知道怎么办了。我说,姨跟你一块把它弄好,咱先找到塑料的头在哪。孩子还是没有动手,我蹲下去,用手摸了一小会,就找到头了,然后说咱俩把它绕出来。我们俩配合着,反时针方向一点一点的往下绕,塑料绕出来越来越多,这时男孩主动的自己来绕。

没用多少时间,全出来了。男孩高兴了,我的手也弄脏了。我告诉他:孩子,姨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姨是修炼法轮功的,男孩满脸的感激,他那么坚定的说,姨,我记住了。遗憾的是,那天因为一些原因,没跟那个孩子多讲,但我知道,那个孩子,他发自内心的记住了法轮大法好,因为在他困难的时候,是大法弟子帮了他。

二、莫放过改正错误的瞬间

(一)

八月底的一天中午午饭后,我去A同修那儿,同修B和C也在,我们决定一起炼静功。B老觉得热,一直开着电扇,我说,关了吧,她不想关,我说是心太浮躁才热的,她说她不浮躁。我又说师父讲过关于扇扇子的法,炼功怎么可以扇电扇,都冬天了还开电扇?我把电扇都收起来了,她很不情愿的把电扇关了。电风扇被关掉的一瞬间,我突然觉出来不对劲了,我错了。我不好意思的说,你热就打开吧,然后她开到了最低档。

还好那一瞬间想起来,没有把错误坚持到底。向内找自己,表面上冠冕堂皇,我认为炼功这么神圣的事,不应开电扇,可是我真的错了。我把自己的认识强加于同修了,太强势;同修表现出来真的很热,我却一点善心都没有,没有善意的理解同修的身体状况。我说同修的时候语气也没有带着善,没有真正的为同修好;我显示自己了:我把电扇收起来了,我比你强,我炼功不吹电扇,我比你能耐热,我比你身体好,進而我比你修的好,多少执着在里边啊;还穿着单衣,孩子们暑假还没开学呢,我却夸张成“都冬天了”,明显的党文化;还把师父的法搬出来压同修……

其实,在修炼中同修好多方面比我强,我自己好多方面也并没有严格要求自己;看到同修的不足,去归正自己,用同修能理解的方式善意的和同修沟通是可以的。因为师父告诉我们:“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1]“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1]

一个瞬间的小小的举动,却暴露出了自己多少执着在里边啊!慨叹自己,修了这么多年,离大法“真善忍”还是这么远。真的要记住这次教训,实修自己。

(二)

一位清洁工负责我上下班必经地段中医院那块的卫生,他经常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是看上去比较有见地的那种人。这天碰的很正,他在路边马路牙子上坐着,我就从他旁边经过,然后我停下来,和他说了很多的法轮大法基本真相,他很认同,过程中不断的回应我。后来他突然问我是哪个单位的,我愣了,我讲真相比较回避暴露个人信息,不假思索的说了一句很不合适的话“这个免谈”,话一出口的瞬间我就意识到错了,但是已经收不回来了,然后他很生气,说出了一句很结实的话,“你呀,成不了事,放心吧!”站起来走了。

回去向内找,那一句随口而出的话,暴露了自己的很多执着,修炼多不扎实啊,怎么可以往外推众生呢,那句话绝不是真我说出来的,修炼这么长时间了,还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主意识都不能真正的掌控自己,那天因为在集市上劝退比较顺利也生了欢喜心和显示心,还对应着怕心,怕暴露自己,怕被迫害的心,不尊重他人的心,分别心,如果社会地位高的人我也许就不这样了,真的汗颜,我都觉的自己的行为不可思议。

错了就得改,我不能给大法抹黑,不能影响众生得救。再一次看见他,我到他跟前,坦诚的说,还认得我吧,他点头,我说上次我说的话不太合适了,千万别因此心里别扭,我不告诉你我在哪上班,不是不相信你,我知道你是好人……他说,你还往心里去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个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举着让我看,以此表示他是相信大法的,表示他的谅解,然后他和我说了一些话,就象家里的大叔,就真的象自己的一个亲人,他是那样高兴和兴奋,也许他很少遇到有人主动找他道歉,我走的时候他说了一句我们大法弟子常说的话:“祝你平安!”

放下自我,挽回那瞬间造成的错误,解开众生心中的结,因为我们是大法弟子。

(三)

和同修A学法,学的很入心,而且心有灵犀,交流的也是很好,我冒出一句,真是找到“知音”了,没意识到说的有什么不对,一瞬间牙疼了,不是很厉害,但丝丝的疼,能明显感觉到。向内找,忽然意识到刚才这句话说错了。

大法弟子之间是圣洁的关系,是大法联结起来的圣缘,和常人的“知音”完全不是一个概念,真是乱用词,不修口。不管是我们的学法、交流,还是一起做证实大法的事,都是在师父的看护之中,离不开师父的加持,我的那句话,把自己和同修降在了人的层面,更抹杀了师尊为我们做的一切。

还感觉话里带有不纯的东西,比如常人的拉帮结派、搞人际关系的东西。我们本来四个人学法,我有点事来找同修,事说完了两个人就临时学那么一会,如果让另外两个同修听到我的这句话还容易产生间隔。真正感觉到自己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远,还需多学法,不让自己“飘”,让自己的一思一念在法上。

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在集体配合着去边远地区发资料、去监狱近距离发正念、挂展板、贴标语等等项目中,更是有许许多多数不清的珍贵的瞬间:走过艰险的瞬间,突破障碍的瞬间,互相帮扶的瞬间,坚冰溶化的瞬间……这无数无数的瞬间,组成了我们的证实法的路,这一路上离不开师尊的呵护和大法的指导,没有师父和大法,我们真的什么都做不成。

珍惜证实法中的每一个机缘,修好自己,救度众生,不负师恩浩荡。谢谢师父!

个人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