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辉写信陈冤遭绑架 蠡县警察执法犯法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蠡县法轮功学员王向辉依法向有关部门写信,讲明自己多年所受冤情,要求恢复工作、补发工资,附加要求迫害他的机构公开其行径的法律依据、职责、权限范围”等信息。王向辉的行为合理合法,同时受《宪法》第四十一条保护。可是蠡县“610”却指使国保大队警察六月十六日绑架了王向辉。

这些警察违背法律程序,没有案由,不穿警服,不出示证件,抄家抢劫,不留清单。违反了《警察法》。

王向辉的父亲王平均是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刚丧老伴三天,沉痛中儿子又被绑架,这是多么大的打击,这几天天气异常酷热,老人四处奔波申诉冤情,几天来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得到的却是公安局和检察院的百般阻挠与呵斥。无奈老人为了维护自己合法权利向检察院控告了公安的违法行为,得到的回复竟是“这些都是小小不言的小事”。公安所有违法的行为都是小小不言的小事,而王向辉依法向有关部门反映自己的冤情、合法要求“610”公开信息,却是大事!欲加之罪名 “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 要予以重判三至七年。

一家人受益于法轮功 遭中共惨烈迫害

法轮功学员王向辉在电力局上班,妻子是警察,儿子聪明乖巧,父亲王平均是劳动人事局的干部,母亲刘贵蒲在家务农,并照顾公婆。美中不足的是父亲王平均的身体有很多病,长期病痛的折磨使他万念俱灰。

一九九六年经人介绍,王平均炼起了法轮功,炼功仅一年,他身上所有的病症都不翼而飞,被人称为“三吊弯”的身体站直了,几十年的近视眼镜摘掉了,一直瘦弱不堪的他体重达到了一百五十多斤,真是无病一身轻,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王向辉从父亲的身上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和爷爷、奶奶、妈妈、姐姐老少三代相继走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一家人志同道合、其乐融融。

然而自从一九九九年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王向辉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他的父亲王平均曾被中共两次非法劳教、多次被非法抄家,抄家时那真是洗劫一空,三次被绑架,四次被非法拘禁,被勒索巨额罚款,并被无理开除公职已达十六年之久。因为没有生活来源,六、七十岁的老人到处给人打工。

他的母亲也曾被非法关押长达七个多月,由于遭受种种家庭魔难,不堪重负,造成她瘫痪在床,经受了五年的病榻之苦,最终含冤离世。

王向辉的姐姐也被非法拘禁、劳教;爷爷奶奶受惊吓先后含冤而死。

王向辉先是被非法开除公职停发工资,后又被冤判十一年重刑。妻子不堪压力,与他办理离婚手续,十几年来一个人带大儿子,其艰辛可想而知。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头部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头部

王向辉自己遭受十年冤狱,受到各种各样的酷刑:拳打脚踢、扇耳光、电刑、坐老虎凳、冷冻、戴上头盔击打头部、野蛮灌食。恶人用烟头把他的手指甲一个个烫烂;把他绑在铁椅子上踩脚趾甲,将其十个脚趾甲一个一个踩碎,手指、脚趾至今仍有残迹;三九天穿着棉衣服用凉水浇透,罚站三天三夜,双脚被冻坏,造成左手致残,四个臼齿脱落;用手摇电话机连上手脚多次电击心脏,一次次把他电得昏死过去,很长时间醒不过来,犯人们怕他死去,用烟头将他烫醒……

酷刑演示:踩脚
酷刑演示:踩脚

现在,中共警察又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之罪名欲对王向辉非法判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