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青年大法弟子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七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从小就得法,回顾十几年的修炼历程,有些事已成为记忆的永恒,也有一些事更使我刻骨铭心。

我家有四口人,有爸爸、妈妈、姐姐和我。爸爸和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得法了。大概在七、八岁的时候,我看到妈妈经常看一本书,妈妈说是《转法轮》。一天妈妈在看书,我也很好奇的凑了过去。当时妈妈看的是第一讲,虽然我认识的字不多,可妈妈看我也跟着看,看了大半页时,妈妈问我:“你能看懂吗?”我说:“我不但能看懂,我还能背呢。”妈妈很惊讶,让我背一遍。我就把我看的背了一遍。妈妈听后特别高兴,惊喜的说:“你和大法太有缘了。”我听后也挺高兴。

一、开天目、讲真相

一天早上我刚走出家门,往天空一看,一个蓝蓝的圆东西闪着金光,在天空中旋转着。我惊喜的喊妈妈:“我看到法轮了,我看到法轮了!”妈妈说:“那是你做的好,师父在鼓励你呢。”从那以后我和姐姐一起正式走入大法。

开始得法,师父就帮我打开了天目,能看到各种各样的生命。一次,妈妈跟她同学讲真相,那人不表态。我看到她背后有两个一只眼睛、脸偏偏的红色怪物,我就立刻发正念,解体它们,那怪物被销毁了。妈妈的同学一下子转变了观念,高兴的答应了三退。

从那以后我也和小伙伴讲大法真相。因为我心态纯净,同学们和小伙伴,都愿意听我讲真相,大人也爱听我讲真相,听到的人都能三退。

我老叔家的姐姐在上大学。假期回家时,我给姐姐讲真相,姐姐听明白了,同意了三退。开学了姐姐回到学校,给身边的大学生讲真相,放暑假时,姐姐带回了二、三十人的三退名单。我真为她高兴。

二、遭迫害坚持讲真相

二零零七年五月,爸爸挂真相条幅,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爸爸是修理家电的,爸爸修家电不但态度好,价格也是最低的。经爸爸修过的家电,如有问题需要重修,爸爸都是从来不收钱的,有的困难户修理家电,爸爸也不收钱。全村的百姓没有不说爸爸是好人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好人,却遭绑架。妈妈就领着我和姐姐,挨家挨户跟百姓讲真相。征得百姓签名,想联名把爸爸救回来。当时全村有好几百人,都签了名。老百姓都说:“警察不抓坏人,抓好人干啥呀?我们得把为百姓服务的好人救回来。”

那一次,爸爸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那一年里,妈妈经常去关押爸爸的教养院讲真相,救警察、救世人。一次是接见日,妈妈要去看爸爸了。我和姐姐都盼望妈妈早点回来,能听到爸爸的消息。晚上妈妈回来了,我和姐姐高兴的问妈妈:爸爸咋样了?妈妈这才想起,到那光顾讲真相了,忘记看爸爸了。妈妈就是这样,带着我和姐姐,坚持做好三件事。一年后爸爸回来了。

二零一一年六月的一天晚上八点多钟,我们全家正在学法。派出所的人强行闯入家中,不由分说,像土匪一样,進屋就乱翻,把屋子翻的乱七八糟,还使劲的往出拽我们。当时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也没想自己是修炼人,就狠狠的踹了一个协勤一脚。我爸爸说:不准打人。我才明白过来,我说知道了。这群人把我们一家绑架到派出所,还抢走我家价值一万多元的私人物品。到了派出所,警察把我们一家四人,强行分开,一屋一个的关了起来。

当时我也想不起太多的法理,只记得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我就坐那立掌发正念。警察不让我立掌,我就不听,我就听师父的。警察就给我戴上手铐,我想我不听你警察的,就不配合你。这时,手虽然被铐上,手就像变小一样,能从手铐里拿出来,我知道是师父加持我,有了神通,我就仍立掌发正念。警察就气急败坏的把我铐到桌子上。我就大声的喊:“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并在心里不停的发正念。第二天,他们只把我一个人放回家。当时我只有十五岁。

三、难忘的日子

我家住农村,农村的屋子大,院子也大。我每天望着空荡荡的屋子和空荡荡的院子。想起我们那往日的四口之家,心里不时的感到难过。到了晚上,只有十五岁的我,看到漆黑的院子漆黑的夜,不免的又感到有些恐惧和害怕。我就在心里盼着爸爸、妈妈和姐姐早点回家。

这样挨到了冬天。农村都是靠烧炕取暖。一天,由于天冷,我把炕烧的热了些。早上起来时,左腿的内侧被烫掉一层皮,右腿膝盖以下全是大泡,比鸡蛋还大。当时我也没了主意,不知道咋办了,就给同修打电话。同修阿姨马上来了,和我在法上交流,加持我正念。然后把我安顿在同修家暂时住下,同修们都来照顾我。

为了营救爸爸、妈妈和姐姐,同修们请了律师。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东奔西走跟着见律师,找代理人。那几天,我的腿还没好,晚上脱棉裤时,肉都粘到棉裤上,那段时间是最难的,但再难也挡不住我,我知道必须否定迫害,必须用正念营救亲人回家。当时只有十五岁的我,其中的曲折和艰难,如果没有大法我是挺不过来的。

非法开庭那天,来了很多同修一起发正念,有几个同修还進去旁听。开始不让我進去,我就用正念否定它。我找到了律师说明情况,律师又去法庭沟通,最后让我進了法庭。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把手机带了進去,成功的做了全场录音。正义的律师据理力争,说:“信仰是天赋人权,是公民的最基本权利,法轮功是教人修心向善的,是每个国家都应该提倡的……”法官无言以对。我妈妈和姐姐也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姐姐和妈妈都说:“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遇到矛盾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对,和乡亲、朋友的关系都处理的很好。不知道这样,我们触犯了哪一条法律?我们四口人在家看书,请问何罪之有?”公诉人更是无言以对。警察让姐姐签字,姐姐不签,警察就让我劝姐姐签字,我说:“姐,你不用管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警察一听,赶紧把我们分开了。

从法院出来,我看到了半年没看到的爸爸。我就跑过去拽着爸爸,啥也说不出来就是哭。警察让爸爸走,我就哭着拽着爸爸,不让爸爸走。爸爸对我说:“孩子,到什么时候,也别忘了自己是干什么来了。”说完爸爸就被警察带走了。我哭着望着爸爸离去的背影,这句话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记忆里。

过几天,姐姐回来了,爸爸被非法判刑七年,妈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那段时间里,我和姐姐相依相伴,懂事的姐姐就像妈妈一样的照顾我。三年半后妈妈回来了。我和姐姐又有了妈妈。

四、走弯路

二零一五年我找了个工作,由于接触的都是常人,受社会上名、利、情的诱惑,逐渐的放松了修炼,被邪恶钻了空子。邪恶并不是明晃晃的往下拽你,而是让你在意识不到中,在不知不觉中毁你。我不但没意识到那是该去的执着,还助长它。师父多次点化我都不醒悟,最后导致在情的问题上犯了大错。事后我痛悔不已,跪在师父的法像前痛哭,向师父认错。可是没有从本质上,认识到这种错误的严重,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在情魔的驱使下,走错路走弯路。

以前我不管多累,学法从来不困,可那段时间,我学法天天睡觉,整天稀里糊涂的活着。看到我这样,同修往回拽我,慈悲的师父一次次的点悟我,我终于清醒了,我走了回来,找回了真我。

我醒悟过来后回到家,见到妈妈我放声痛哭,妈妈看到我也哭了说:“孩子,这回你是真的清醒过来了,我发正念时清楚的看到,另外空间拴着你的铁链子,让师父给断开了,你才清醒的。”是师父救了我,是师父让我主元神清醒,找回了真我。

修炼是严肃的。当我从内心真正在法上,认识上来的时候,我郑重的写了严正声明。师父也经常在梦中点化我,从此我又精進起来,每天做好三件事。一场噩梦过去了。

五、梦中所见

前几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的开始是这样的:有一个女人,来我家串门,对我妈妈说,她说她梦见自己死了。听到这也没往下听我就出去了,出去后看到了一幕可怕的景象:还没有法正人间,大淘汰就开始了。我看见有一个人在开车,开着开着就在痛苦中死去了,说是瘟疫来了。但都不是一种,有好多种症状。有好多人不出五分钟都死掉了。我边看着这情形边往家走,快到家了,看见有几个高中生,我就给她们讲真相,可是怎么讲她们都不听,我都急哭了,我就拽着她们不让她们走。梦到这,我一急就急醒了。

早上起来,我跟妈妈说我做的梦。妈妈说:“这是师父点化你让你救人呢。”当时我就在心里说:以后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好好做,多救人。

我每天白天上班,晚上六点发完正念,就跟着妈妈去打真相电话。一次打电话时,那边的人不听。这时我想起了梦中的情景,想起看见人被淘汰的那种景象,我眼泪就掉下来了。这时我又接通另一个电话,那个人说:“我没入过党、团、队。”我就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没说话,当时我真念打过去,心想:我一定救了他。停了一下我问他:“我刚才讲的真相,您记住了吗?”他说:“记住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他说再见。我真为他高兴,我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打到第五个电话时,我又想起了梦中的情景,那情景就像我亲身经历的一样。想到这泪水止不住的流。我替那些不明真相的人难过。我在心里暗暗的想:以后我一定要做好,救度更多的人,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写出此文,一是警醒自己,二是希望和我一样的年轻同修,不要陷在名、利、情中,找回真我,实修自己,回到我们最初的家园。

以上是我修炼的过程和认识,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