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玉永被天津看守所害死 家属要求检察院调查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法轮功学员杨玉永与妻子孟宪珍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天津武清区看守所,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一日杨玉永被迫害致死,脖子、身体大面积瘀伤,耳朵、眼睛里都有血,两耳朵根有很大的伤口,脚趾甲也有竹签扎过的痕迹。

杨玉永
杨玉永

七月十二日凌晨三点多,当局派出了十四辆警车、上百警察抢走尸体,送到中医院东侧的陵园。并对前往陵园看望的人要求登记、录像。警方还扬言:“炼法轮功的人不许去,谁去抓谁。”

七月十二日下午,在家属的一再要求下,看守所才让杨玉永妻子孟宪珍见最后一面。孟宪珍在看守所看到过杨玉永从小号出来,非常担心他受酷刑,此时看到杨玉永被迫害致死,要求把尸体翻过来看后背,有明显被毒打过的痕迹。孟宪珍被带回看守所后,由于精神打击太大,病倒了。

家属和律师到看守所要求见所长赵国全,看守所说:“不在”,接着去找看守所驻检反映,看守所指导员王舜出来阻拦,去武清公安局反应,没人主事。家属要求释放孟宪珍,看守所说:“把律师辞掉,就放人。”

七月十四日,杨玉永的两个孩子在两位律师的陪同下向武清区检察院和天津市检察院(下午未上班)递交了请求检察院尽快介入调查杨玉永非正常死亡原因申请书。

下午另一位黄律师去接见仍被非法关押的杨玉永妻子孟宪珍,看守所百般刁难,因在前一天文律师和减律师去看守所,请求调取杨玉永生前监控录像时就被拒绝并被警察强行推出了看守所。此时看守所也是如临大敌,到晚上七点多告诉律师,今天不能接见了,周一可以去接见孟宪珍。

当天下午四点左右,杨玉永所在村的书记和黄花店派出所所长都来到看守所,让两个孩子去见妈妈,警方并提出要作尸检,孟宪珍跟孩子表示:尸检一定要在自己和律师见证下做。会见结束,有一位公安局法制科的人把俩孩子叫到一边威胁孩子:不许再上网曝光,不许请有反华势力背景的律师,再不配合不但你妈出不去,连你也抓起来等等。

杨玉永今年五十五岁是天津市武清区黄花店镇西田庄人,为人老实忠厚,是村民们公认的好人。他一九九八年上半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去掉了吸烟喝酒的坏习惯,暴躁的脾气也不见了。妻子原来是个药罐子,家里打工务农这点收入供不上她买药,修炼法轮大法后无病一身轻,什么农活都能干,家庭的生活条件开始好转,一儿一女可谓美满家庭。

杨玉永生前遭受的迫害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以江泽民为首的流氓集团践踏法律,以一己之私,运用媒体造假煽动仇恨法轮功,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导致上亿的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不同成度的迫害,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并且致使中国人没有信仰道德缺失,司法没有公正,社会乱象丛生。在这场非人迫害中,杨玉永的家庭也没有幸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杨玉永被武清区公安局黄花店派出所非法拘留;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六日夜里又被武清区公安局黄花店派出所非法绑架拘留;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六日黄花店乡派出所把西田庄村杨玉永家包围,杨玉永走脱。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早晨八点,天津国保、武清国保、黄花店派出所警察去了西田庄村,大队书记领着他们去法轮功学员杨玉勇家。一群人象土匪一样突然闯进门, 把门一关就翻,还用什么东西把杨玉勇的嘴塞上了,然后把杨玉勇和妻子孟宪珍夫妇俩都带到黄花店派出所,家里仍有人把守。儿女闻讯赶来,当时被阻拦进入家门,并被警察刘利军使用辣椒水喷雾器等袭击致使眼睛、咽喉、肠胃等多处受损,他们夫妇俩都被劫持到武清区看守所。

据知这一天被非法绑架的还有耿东、田丽、王连荣、田爷爷、吴殿忠、张健、赵满红、柴宝华、张立芹、于桂荣、刘德荣、曹善敏、小刘与母亲、王玉川、李少臣十八人。李良被骚扰、抄家、便衣监视,李明君被骚扰后下落不明。绑架范围遍及武清、南开、河北、北辰、静海、西青、河东、红桥等八个区。有消息说,天津公安在这次大抓捕行动前,曾经对法轮功学员跟踪、监听了整整一年的时间。

二零一七年一月九日上午律师去天津市武清区看守所,会见被关押在那里的杨玉勇,得知他从一月七日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因此武清看守所就加重迫害他,给他戴脚镣、手铐,脚镣上有两个大铁球,同时还把脚镣和手铐连着一起,使他只能猫着腰。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警察还把杨玉勇从原来的一零九号调到一一五号,因为一一五号有个牢头恶毒,牢头命令全号的人孤立杨玉勇,欺侮他。从去年十二月七日杨玉勇和孟宪珍夫妇被绑架,到一月九日,夫妇二人被非法关押的这一个多月里,杨玉勇、孟宪珍夫妇的儿女和亲属们,无论刮风下雪每天去武清公安局门口要求放人,因为家里有三个蔬菜大棚没人管理,只能眼看着蔬菜烂掉,而且这夫妇俩都是大家公认的好人。

杨玉永因不愿在看守所提供的认罪书上签字,不愿配合看守所的违法行为,因而被看守所刘兆刚管教民警体罚、虐待、殴打、强逼认罪、强迫干活。杨玉永拒绝按照刘管教的违法要求在认罪笔录上签字,刘管教持一苍蝇拍,指使两个被羁押的被监管人将杨玉永带到一小屋内,脱去杨玉永的裤子,两被监管人按住杨玉永,刘持苍蝇拍杆子疯狂抽打杨玉永的臀部,直至将苍蝇拍杆子打断为止。具体打了多少次,打了多久时间,杨玉永不记得了。打完后,杨玉永左侧臀部皮肤皮开肉绽,鲜血直流,据杨玉永反映,他左侧屁股上仍然留有被殴打后结痂的疤痕。

殴打杨玉永之后,刘管教还恐吓杨玉永称:如果你再敢和律师提这些不好的事情,不该讲的事情,下次就不用苍蝇拍杆子打,改用“痒痒挠”打。

鉴于杨玉永(杨玉勇)遭受的酷刑虐待,杨玉永的律师分别向天津市检察院、天津市公安局等相关部门邮寄了《关于天津市武清区看守所所长吴春明等人玩忽职守、徇私枉法、虐待被监管人犯罪的刑事控告书》,控告看守所所长以及起初负责监管的管教民警姓刘兆刚。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律师接见时得知杨玉永在武清看守所讲真相时,遭警察刘兆刚猛烈抽打嘴巴,刘兆刚唆使监室里的犯人,共十三个人对杨玉永进行群殴,把杨玉永打昏,同时进行性虐待和侮辱,捏生殖器、吸乳头。面对身体的迫害和精神的侮辱,杨玉永在绝食抗议。这是他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后第三次遭迫害,生命安危令人担忧。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一日下午六点杨玉永家属突然得到当地派出所通知,说杨玉永病危正在武清区中医院急诊室抢救。赶到现场的亲友发现,“杨玉永的脖子、身体大面积瘀伤,东一块、西一块,耳朵、眼睛里都有血,两耳朵根有很大的伤口,脚趾甲也有竹签扎过的痕迹”,“两个耳朵后面都烂了,手上脚上被钉子钉进去了,身上都变紫色了,包括后背、胳膊。”



双耳处的瘀伤
双耳处的瘀伤

杨玉永面色铁青,眼睛微张,身上多处青紫,虽然他已经停止呼吸,但医院还在使用心肺复苏机器抢救。据悉,七月十一日下午三点四十分左右,杨玉永被送往医院,当时杨已出现器官衰竭、心跳极其微弱,有护士直言,病人送来时已经不行了。

家属认为,杨玉永死因疑点重重,但参与抢救的医生却拒绝告知死因。家属怀疑,警方在刻意隐瞒死因。现场有一便衣把主治医生韩德新叫到急诊室外边嘀咕,说明韩德新已被警方控制不敢说出杨玉永死因。家属打一百一十报警育才路派出所来人说解决不了跟上级反映就走了,打武清督察电话,打天津督察电话都说现场有人解决,实际现场没有一个警察跟家属解决,打检察院控申科电话说公安局有警察在就行了。

闻讯的亲朋好友陆续赶到医院探望,武清区警察赵国全劝家属把遗体送到别处,遭到家属拒绝。

七月十二日凌晨三点多,当局派出了十四辆警车、上百警察抢走尸体,送到中医院东侧的陵园。

来了一百左右的警察和防暴警察,还有一个副局长和几个当官的,直接把医院大厅围起来了,说要把尸体弄走,也不让拍照,防暴警察用盾牌控制着现场的每个人。

杨玉永与妻子孟宪珍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早晨在家一同遭绑架,孟宪珍现仍被非法关在看守所。杨玉永的亲友“要求当局无罪释放孟宪珍,让她出来见自己丈夫最后一面”。在家属连续两天再三的要求下,及朋友出面周旋,看守所才答应让孟宪珍出来见杨玉永最后一面。

参与迫害者罪责难逃

一个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就这样在看守所里被迫害死了,令人奇怪的是所有的执法部门都不提追查凶手,给家属和社会一个负责的处理办法,而都是想办法掩盖事实隐瞒真相,藐视法律。家属聘请了律师要求彻查此事。

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修炼人, 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关押。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报的天理是不变的。目前无数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官员遭恶报,上至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下至公安局长、派出所长、乡镇书记、村长等人,个别没有头脑的人还在为行将就木的江泽民充当殉葬品。奉劝那些还有一点善念的参与迫害者,赶快悬崖勒马,将功补过,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