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对待“敲门行动”中的警察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在这次大陆警察“敲门行动”中,本地同修表现的状态各异:有的警察打电话时,同修不见,理由是不配合邪恶;有的见了,但心态不好,对警察说不好听的话,还觉的自己正念强;还有一部份,怕心重,见了警察心就慌,怕这一关过不好掉下去。

其中有个同修,警察打电话找她,她当时就顶了回去:“如果谈别的事可以,要谈法轮功的事就免了,这么多年了,有完没完?有意思吗?”警察无奈的说:“不见面没法交差,你就应付一下,咱不谈法轮功,说别的事也行。”见面后,该同修态度很冷漠,警察拿录像仪给她录像,她立即制止。警察忙说:“咱不谈法轮功的事,说点别的,证明我见到你了,我好交差。”多数同修事后说:“这一关没掉下去,过来了。”

这次“敲门行动”有两个特点:一是面广,几乎所有学员都被警察找了一遍。二是,我们当地的情况,警察普遍态度好,生怕同修发火,见面点头哈腰的,尽说好听话。可是,大部份同修表现是:态度冷漠,不配合,甚至义正词严。有的虽然给警察讲大法真相,也是心态不好,不祥和,有怨恨心。有的还把到家里的警察撵了出去,并跟同修说:“就是不配合邪恶,不惯他们,想转化我?没门!”

同修的种种表现,我自己觉的还在为私为我的状态中,对警察的态度生硬和怨恨。我非常能理解,因为在这些年的邪恶打压中,每个人都是伤痕累累,精神压力很大,吃了很多苦,各方面损失都很大,对打压我们的警察,甚至有一种潜在仇视的感觉,见到他们时,话还没有说,心里就对立上了,甚至人的魔性一面表现的都很强。

然而,这里我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面对警察的骚扰,你没有转化,这关也过去了,可是你想过吗?在这一关中,你的心态和境界够一个修炼人圆满的标准吗?我觉的差远了,从我知道的情况看,我感觉没有几个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标准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警察的态度普遍好,多数是一见面直给你说好话,甚至你发什么牢骚,直给你道歉,人家并没把你咋地,就是简单过问一下,也不提法轮功的事,这能是过大关吗?也不存在掉下去的因素呀?不少同修面对警察,翻旧账,说难听的话,把警察训了,事后还沾沾自喜的在同修中讲,说自己如何正念强。这有什么可显摆的?我们只能救人,不能毁人。试想,我们普遍这种态度对待警察,他们会怎么想呢?“这些大法弟子的心态和境界不比常人强多少呀?”

记得有一次,我把上门的警察训斥了一顿,下楼时一个警察说:“你善心还不够呀,修的还不行呀!”当时我想:“行不行你们不配评价,我有师父呢!”可是事后想,作为修炼人,自己修的境界咋样?心里是清楚的,用圆满的标准衡量,是不够格的。假如,这次“敲门行动”之后,正法马上结束了,我们是不是留下了遗憾?这些指望我们救度的警察,永远失去了被救度的机会。我们对他们有慈悲心吗?我们真心为他们未来想过吗?在正法向法正人间过渡的最后时刻,面对这些众生,我们的自私还有多少?不是暴露的很清楚吗?

个人觉的,面对上门的警察,我们的心态要稳,要有一个真诚救度他们的心,要系统的,耐心的,无怨无恨的给他们讲大法真相。他们是被利用的,是最可怜的众生,在敲门行动中他们态度好,也许是明白的一面向我们求救,希望得到我们的理解和宽容,不想走向绝望的深渊。那我们就不要失去这次机会。比如:给他们讲法轮功基本真相;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讲邪党的来历;讲他们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都违背了哪些法律?讲善恶有报的天理和本地打压大法弟子遭恶报的例子……

如果同修都能这样做,我觉的那才是大法弟子的威德展现,是修炼境界上的提高和真正的成熟。

一点浅见,意在交流,恳请同修以法为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