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纪实(上)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综合报道)广东省女子监狱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一伙迫害法轮功以来,采用各种令人发指的残暴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迫害,为了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狱警对她们进行肉体上摧残、人格上侮辱和心灵上的迫害。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八年来,广东省女子监狱劫持、迫害的女性法轮功学员以数百计,至今仍劫持着数十人。

为追求所谓的“转化率”(这是中共邪党考核监狱工作的核心指标),广东省女子监狱及其狱警罔顾法律、道德、天理,无所不用其极。中共邪教残害善良法轮功学员所实施的国家恐怖主义行径在这里都可一窥全貌。

广东省女子监狱的前身为广东省韶关监狱女监部,二零零三年迁至广州市白云区竹料镇,乃正式更名为广东省女子监狱。自二零零三年以来兴建、扩建、改建历时十余年建设、耗资数亿而成的广东省女子监狱,内设七个监区,(不含新建的三个监区)系大型监狱,功能、设施号称“全国最先进”,是目前广东省唯一的一所女犯监狱。每个监区多的七百多人,少的也有六百多人。这几年来监狱爆满。每年不定期转走一、二批外省籍的犯人,但不转法轮功学员。可还是人满为患。每个监仓二十多平方米,靠墙两边各三张高低床,睡十二人,这是当初设计。后来人多了中间过道加二张高低床,多睡了四个人。两边过道只能侧身走人。

近年广东省所有被非法判刑的女法轮功学员都被集中关押在这个广东省女子监狱。该监狱硬件设施完备,迫害手段俱全,迫害罪行累累。

典型迫害案例

(一)公安管理干部学院法律讲师赵萍被迫害致死

广州市公安管理干部学院法律讲师、二级警督、律师赵萍女士,广东省警察院校教授警察法的通用教材《中国警察法教程》的副主编,年年被公安系统嘉奖;她坚持修炼法轮功,遭十七年迫害,被开除公职,多次被抄家、非法关押,四次被送洗脑班迫害,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广东女子监狱被非法强制洗脑和劳工奴役,受尽非人折磨(详情见于赵萍写的《广东女子监狱的“牢中牢”》一文)。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四日,赵萍在迫害中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八岁。


赵萍遗照

(二)黄丁友被迫害致死

黄丁友,女,六十一岁,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秋长镇法轮功学员。自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以来,黄丁友身体健康,几年没吃过一粒药。二零零三年,黄丁友遭诬判五年,被劫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到监狱后,狱医经常抽她的血说是检查身体,经常吃一些不明药物,份量很多,吃一次都有一把。二零零七年七月,监狱打 来电话说是要送黄丁友回家。在其家属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恶警叫其家人签字,到家后才知道黄丁友已经是白血病后期了。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黄丁友回来还不到一个月,就含冤离世。临终前,黄丁友呼吁世界各国有正义的人士起来,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

(三)女大学生的“脚镣生涯”暗无天日

陈励,女,汕头大学艺术学院美术设计系九六级学生,与同校一年级研究生邓晖去北京上访,而于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三日遭北京市东城区法院非法判刑一年六个月。同 年四月八日,陈励、邓晖等被劫持到广东省韶关监狱。监狱强迫她们长时间做奴工,狱警强迫陈励在她们面前蹲下认罪服法,她不配合,狱警就多次用电棍电她。

有一次陈励早上起来在监仓里炼功,看管她的牢头报告给专门做她“转化”工作的指导员罗晖,罗晖扬言要马上给她上手铐,话音刚落,立时电闪雷鸣,短短几分钟内 大洪水涌进监仓,犯人们赶着抢险,她只好作罢。后来,陈励又炼功,又被牢头举报,罗晖马上就用手铐把她铐在厕所的铁窗上示众,几天几夜后,让陈励写认识, 她就写自己修炼后身心受益的情况,罗晖马上给她上脚镣。

示意图:手铐脚镣
示意图:手铐脚镣

十几斤重的脚镣,陈励戴了将近三个月,每天戴着脚镣去工房回监仓,连洗澡、上厕所、睡觉都不解下 来。那些犯人以为她是杀人犯,好奇的询问她。陈励回答说:我只是因为修炼“真、善、忍”。罗晖、尹队长、陈队长等恶警怕更多的犯人知道法轮功的真相,不许 犯人与陈励说话,否则犯人就被罚分不给减刑。从此,开始对陈励进行长时间的洗脑迫害,严冬季节又把她劫持到武汉女子监狱“转化”迫害。陈励精神高度紧张,几乎都要崩溃了。

(四)法官李美萍被迫害致颈椎增生、腰椎盘突出

李美萍,女,1958年出生,原梅州市梅江区法院刑事审判员,因坚修大法,多次遭非法抓捕,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五遭诬判五年。在女子监狱,李美萍遭受酷刑折磨,不给睡觉、被毒打吊打,导致颈椎增生、腰椎盘突出。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九日,李美萍再次被非法判刑五年半,第二次遭劫持到省女监。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五)中山市法轮功学员陈小月含冤离世

广东省中山市石岐区法轮功学员陈小月,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广东省女子监狱关押期间,被监狱警察强行注射不明针药;二零一零年陈小月因不写“现身说法”,反而在监狱堂堂正正地声明所写的“五书”作废,于是监狱方立即将她关进小房间三个多月,三个狱警:主管李丽红、协管蔡燕波、张婷艳(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警)和五个犯人:曾明惠(夹控头、组织卖淫罪犯)、赵娟(贩卖毒品罪犯)、邓爱平(经济罪犯)、陈映杰、刘秀华等参与迫害。三个月每天被关在“谈 话室”小房子里,威胁、折磨、洗脑。从二零一零年三月八号到四月达一个月,不准洗澡、睡觉分别从晚上十二点、到凌晨二点、三点、四点才准回去睡觉。被迫绝食反迫害,后被迫害失去记忆。到二零一一年一月查出白血病晚期,至生命垂危。

出狱后的陈小月经炼功恢复健康,二零一五年陈小月真名实姓控告江泽民,被悦来南派出所警察骚扰恐吓、抄家、非法审问,二零一六年七月,当陈小月再次被悦来南派出所警察非法审问之后,因受恐吓过度,身心不适,第二天,双腿双脚全部浮肿,八月二十七日陈小月含冤离世,时年四十五岁。

多个主管单位主导“一条龙”迫害模式

迫害的主要实施者和指挥者──中共广东省政法委、广东省监管局、广东省“六一零”办公室、广东省公安厅、广东省司法厅等主管单位。有时甚至是多个广东省女子监狱的“上级”单位联合坐镇、指挥、操纵、研究、部署、制定一套完整制度不遗余力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转化”是中共邪党和监狱系统的核心“政治任务”。

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定期到省各个监狱进行所谓的“转化验收”,因此监狱里负责“转化”的警察相当卖力,与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形成“一条龙”迫害模式。邪恶政策的实施者和指挥者──广东监狱管理局、广东省“六一零”办公室,在迫害中起着直接操纵作用。女监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经过无数“考核”折磨,最后一关“转化”是否彻底,要由省“六一零”亲自考核确定。

为了执行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女监的残酷迫害已形成一套完整制度。为了对上交代,对下就疯狂施压。省里每年来女监“考核”二次,六月和十二月各一次。女监“六一零”及狱警们早早为这天作准备。在邪恶高压洗脑、各种酷刑、摧残折磨之下,法轮功学员在精神和肉体上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双重折磨,高度紧张,天天如此,夜夜如此,高压迫害让法轮功学员度日如年,非人的折磨致使大法弟子的冤狱生活分分秒秒都在煎熬。

女监里血腥、邪恶的“包夹”制

和全国其它监狱相类似,广东省女子监狱管理方式中有一个管理手段就是“包夹”制(即利用重罪者监管无罪者),利用重刑犯监管身陷邪党冤狱的法轮功学员。监狱里面建立了班组或集训队,在重刑犯人之中再挑选所谓的“包夹”,那些“包夹”大都是牢头狱霸,许多是被判了重刑的杀人犯、抢劫犯、贪污犯、涉黑犯等,个个素质低下,心狠手辣,他们按照狱警的指令整起人来不计后果,这样监狱被植入的完全是残酷而又充满血腥的弱肉强食之丛林法则。

长期以来,由于监狱的特殊性和隐秘性,加上中共当局刻意掩盖,很少有人知其全貌,“包夹”制已经成为监狱里面一种固定的野蛮的管理模式。这给中共施展“包夹”制(重罪者监管无罪者)的罪恶手段提供了邪恶的土壤和机制。

“包夹”制是中共监狱惯用的最邪恶管理手段之一,中共对一般犯人主要以超长劳动改造,创造效益为目的,在民管犯人的强制下,一般犯人只要不违犯监狱规章制度,主动劳动,听从管理,没有新的犯罪行为,基本上都能提前出狱回家,回归社会,重新生活。而“包夹”制是中共监狱对坚持大法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的最重要的虐杀手段,是狱警利用犯人在执行江氏集团的灭绝政策,所以那些被囚禁的正信者,时刻面临生与死的考验,那些重刑犯在狱警的指使下,无所顾忌,对善良人施以百种酷刑迫害转化,把人活活残害致死后仍然逍遥法外,这种惨案命案一直在中共监狱中发生着。

“包夹”帮凶们都是严格挑选和长期培训过的。要狠的、邪的、恶的、还要有一定文化。她们经过了狱警们专门培训、洗脑、严格考核,以及传授对付法轮功学员的各种方式方 法手段,软硬兼施、厚黑攻心等等。每星期狱警专门为她们上课两次,特殊情况多次,完成布置的“作业”,即所谓对法轮功认识、态度等等。由于她们长期被谎言洗脑、灌输,对大法信仰蔑视,把法轮功学员对真理的坚信视为顽固、精神有问题。

中共全面迫害法轮功初期,在中共谎言和名利诱惑下,广东省女子监狱的狱警们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往往冲锋在前,对法轮功学员亲自下手迫害,但大量恶报随即发生,使狱警们胆战心惊,不敢轻举妄动,而且害怕登上“恶人榜”,于是,许多狱警开始转向采取借刀杀人的毒招残害善良,自己坐幕后主使,以减期为诱饵,把贪污犯、杀人犯、黄毒犯等恶人流氓、黑社会人渣豢养成“包夹”,加害法轮功学员,既完成了迫害任务又得到中共体制的奖赏,又可推脱罪责。这样中共在监狱就形成了“重罪者监管无罪者”(即包夹制)的邪恶机制和罪恶链条。

另外,在广东省女子监狱狱警人数不能达到时刻维持迫害的要求,狱警就更加依赖“包夹”恶犯来做帮凶协助迫害。挑选出的这些“包夹”犯,先是给她们洗脑让其仇视大法,再用威逼利诱等手段让其就范,让其与法轮功学员组成所谓“互监组”,采用“连坐”方式,对学员的言行严密跟踪记录,对不“转化”的学员打骂、侮辱,体罚,并发动组长、楼长、事务犯及所有被蒙蔽的犯人共同监督迫害。这些“互监组”“包夹”犯往往刑期较重,却监督无罪的法轮功学员,这本身已属违法。

在女子监狱中,法轮功学员是被严管再严管,坐牢中之牢。“包夹”们是二十四小时不分白天黑夜寸步不离控制法轮功学员的一言一行。

广东省女子监狱的政策是任何人都可以随便辱骂、欺负 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专门“包夹”法轮功学员的“包夹”犯人伙同被蒙蔽的服刑人员,在监舍里故意找茬挑法轮功学员的毛病,她们心情不好时随时可以在法轮功 学员身上发泄,把法轮功学员当出气筒般虐待、辱骂。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每天都会遭到无数次的辱骂人身攻击。

“包夹”享受优惠待遇,如:不用做奴工;可不去饭堂吃饭,在犯人开饭前它们可以提早吃上热乎乎的饭,可以比任何人提早洗热水澡、洗衣服;可以偷机会躺床上睡觉;可以吃到在监狱买不到 的食品;违反监规不受处罚;减刑容易,等等。为此,她们对恶警们唯命是从,用暴力语言攻击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不给法轮功学员吃饱饭,二十四小时监控法轮功学员,并记录法轮功学员的言行,但大多数全是凭它们的喜怒哀乐或包藏祸心而作的假记录。这帮恶犯随时在狱警面前诬陷法轮功学员,挑动恶警更加严重的打压法轮功学员。这帮恶犯毫无人性,视法轮功学员的痛苦为乐。

“包夹”拥有管制法轮功学员的很大的权力,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行动全在这帮流氓土匪的监视中,而且一切行动也由他们说了算,就连什么时间上厕所、喝水都由他们说了算。她们还要求任何服刑人员与法轮功学员不准讲话,不准同情法轮功学员,谁帮法轮功学员讲一句公道话就会被告到警察处,同情法轮功学员者立刻就会受到处罚。法轮功学员无时无刻不在邪恶的包夹之中,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狱警把一个法轮功学员和几个“包夹”组成一组,规定法轮功学员和几个“包夹”所谓五同(即同劳动、同生活、同学习、同活动、同休息)、五固定(休息、就餐、学习、劳动、队列的位置固定),挖空心思让你们互相斗,相互牵制。 互监组一人违反“监规纪律”,其他人没有揭发,也会因互监组不到位而被扣分,直接影响减刑。有的新犯刚来 ,互监组成员还没搞清楚是谁,就被株连扣了分。株连处罚范围之广,有时超出互监组范围,株连整个监仓、小组,车间班组长或其他人。这是广东女监管理的基本方法,也是共产党多年来整人的招数体现。

在极其邪恶的迫害下,在失去自由的极度狭窄空间中,法轮功学员每日二十四小时时时刻刻被专人夹控,随时被汇报和禁止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不能与人说话,不能单独洗衣服、冲凉,连如厕也在旁边盯着,甚至自由走一步都不行。这种“包夹”从始至终跟着,从绑架到监狱那一刻开始直到走出监狱大门为止。除了监视(狱警叫关注)法轮功学员的行为,还监视她们的言论。她们每天都干什么了、说了什么话都记录在作业本上。包夹为了表现自己,取悦狱警,作业本有时往往写的都是不实之词。

法轮功学员每天被强制洗脑,强迫看、写、抄栽赃陷害诬蔑法轮功的内容,她们给包夹讲真相不但不听,几乎包夹反而拿事先准备好的诬蔑法轮功的资料咄咄逼人日夜围攻法轮功学员,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还要写所谓“心得”,法轮功真相不让写,强迫法轮功学员写狱警所要的,完不成作业不能睡觉。晚上的休息时间经常被剥夺,经常被强迫“学习”到很晚。有时法轮功学员要被“转化”凌晨两三点钟,狱警让睡个把小时五点钟接着又要起床再接受暴力洗脑、经历他们的“车轮战”(“包夹”一般可以轮班休息),最后很多“包夹”也在这种长年累月的疲劳战中怨声载道。此时狱警还要借机挑起包夹对法轮功学员的厌恶和仇恨。

更为可笑的是有的狱警还上纲上线,说不转化会影响整个监区的分数影响整个监区的荣誉,其目的也是为了挑起整个监区的人对法轮功的反感和仇恨,因而法轮功学员挨骂受训斥受威胁受欺骗受冷漠对待是家常便饭。一些负责迫害法轮功的狱警甚至直接扬言不转化甭想出这个门,致使有些学员几近精神崩溃。

包夹中也有因长期同法轮功学员接触,被法轮功学员的善良感动,以及明白真相后人性复苏,良心未泯的,不愿再参与迫害。她们有懈怠的,有申请下车间的,也有在巨大利益诱惑下不得不参与迫害的。但也有被毒害很深的,对真相 不听不信的、人性全无的仍然残酷地迫害着法轮功学员的。

各个监区都有一批这样的帮凶,四监区最低保持有三十多人。主要有:张泽欧(东莞地区的 贪污犯、夹控头)、何佩玲(原江门银行贪污犯)、吴玉梅(经济犯)、卢雪曼(原广州某旅游公司伪造证件)、张惠芳(原江门保险公司挪用公款)、刘静怡、陈 向群、骆冬梅、谢海红、李文香、岑炜炜、廖玉玲、温玉连、魏莉、王卫红等等,她们比其它监区的包夹狠毒的多。

被中共监狱广泛使用的“包夹”制这种邪门恶道对“包夹”犯人及社会带来了很大的危害,一方面“包夹”犯人行凶犯罪后,虽然暂时受到中共的庇护,可最终会面临法办,无路可逃;另一方面,“包夹”犯人助恶为虐,对正信法徒犯下重罪,必招天惩恶报,横祸加身;再一个方面就是,本来“包夹”犯人在正常社会的监狱有希望通过改造反思,能向良性方面发展,但在中共监狱成为“包夹”后,被中共利用杀害善良,重新犯罪,不但没有得到有效改造,反而增加了罪恶,不但没有遏制恶性,反而助长了流氓恶性,走上社会后,很可能再度行恶作祸,成为社会中的不稳定分子,给社会带来潜在的犯罪危险。

相反,法轮功学员在监狱中也遇到了很多陷入绝望、心灵扭曲的、被社会唾弃的犯人。当他们从大法弟子那里听到法轮大法的资讯,听到李洪志先生的一首诗或某一段文字,他们说:‘这么好的大法,政府反对不是发疯了吗?’”也有的说:“大姐,如果我在外面早知道这个大法,我不可能进来。”有法轮功学员离开监狱时,很多永远走不出监狱的无期徒刑、死刑犯流着眼泪请她一定要坚持下去。

“包夹”制是中共司法(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精神病院必用此邪恶手段)最黑暗的一种迫害善良公民之手段,也是广东省女子监狱狱警纵容犯罪故意杀人的一种犯罪方式,更是中共流氓治国的缩影。

狱中之狱——邪恶野蛮的四监区

虽然广东省女子监狱每个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态度和手段略有区别,但是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在长期封闭的、邪恶的环境中,暴力洗脑、经历电击、各种酷刑摧残、摧残性灌食、剥夺睡眠、煎熬、体罚等迫害中拖垮法轮功学员,使法轮功学员精神崩溃,从而达到转化。四监区是“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第一站,也是监狱主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每一位被劫持到监狱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一进监狱就在第一时间被强行送入四监区迫害。

四监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警,是从全监狱中挑选出来的,多是法律、司法等专业大学毕业的、能说会道且有手段的人。别以为她们懂法律、有文凭,就有良知、懂道理,那就错了。这些狱警虽身为公安警察,却实为法盲;虽身处执法位置,却干的是毁谤佛法、迫害正信的违法犯罪勾当,利用中共这个政教合一的邪教组织肆意破坏法律实施,残害善良。身陷冤狱的法轮功学员刚开始以为她们只要能听真相,就能明白迫害的非法与邪恶,就会知道法轮大法的美好。哪知她们完全不可理喻,根本不听良言相劝。令人深深感到中共的邪恶,用谎言蒙骗她们之后,又以利诱逼迫着她们对大法修炼人犯罪。

而刚被绑架进去的法轮功学员要被关到四监区搞所谓入监教育,那里是迫害大法弟子的第一关。女监要求:四监区要达到百分之百的所谓的“转化率”。

刚到四监区,在狱警指使下,包夹立刻把法轮功学员随身带的物品仔仔细细抄个遍,把她们认为危险的东西,文胸上的小勾、裤子拉链、衣服纽扣、头发等全剪掉,内裤、包括身体检查一遍。带的毛巾被、毛毯全扔掉。二审上诉书也被没收。

首先,要先填写一份所谓《罪犯登记表》,一式二份,说是为通知家属和存档用。不填表,四监区恶警迫害立刻升级,断绝一切生活必需品,如每天必用的牙膏、牙 刷、水杯、肥皂、洗衣粉、洗发水、甚至是如厕纸、卫生巾等等生活必需品都没有,不给买也不准别人借给法轮功学员。监狱以不填表就不通知家属,以此来要挟,实现强迫“转化”的第一步。

“610” 恶警监区长伊利红专门带领一帮法西斯盖世太保们以各种方式体罚折磨法轮功学员,唆使、鼓励、纵容其他刑事犯们共同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采用迫害的类型是:诱 骗、利诱、恐吓,强行洗脑,甚至隔离暴力语言批判批斗,强奸精神、思想,摧残性灌食;以验血为名来偷血、辱骂;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不给去饭堂集体用餐,不提供充足食物,故意装少饭,饥饿法轮功学员;罚站、长时间保持痛苦姿势,罚蹲,罚坐折磨性的一种坐姿,不准动;跟踪二十四小时监视,剥夺睡眠;电击;不准上 厕所,限制上厕所次数;不让购物,大小便例假等没有起码具有的卫生用品;凉水澡,甚至不让洗漱,逼迫放弃信仰,直至所谓“思想彻底转化”。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旧病复发,身体健康明显变差,被逼讲假话,甚至迫害致生命垂危。

在精神上,很多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曾遭受过恶警恶犯们整日整夜的车轮战心理围攻,二十四小时遭斥责、辱骂、恐吓、威胁,暴力批判、批斗等人身攻击是家常便饭。恶警及恶犯们用各种下流恶语对法轮功创始人进行攻击,进行各种谩骂和大搞对法轮 功学员人身攻击。

四监区每层楼设有一间小屋,挂牌“谈话室”,其实,二、三、四、五楼的“谈话室”是长期用来隔离关押强制洗脑、强奸精神与思想的黑屋,特别是三、四、五楼的谈话室里“610”机构专配有电视,小黑屋窗上、门上、墙上、都贴上诬陷法轮功的漫画、图像。

这几个“谈话室”也是女监的行刑室,狱中狱,恶警们施暴、撒野的魔窟。很多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在那里遭受非人虐待。如叶小洁、谢坤香、杨小兰被折磨的精神受到严重刺激导致精神病,谈话室时常传出的是哭喊声、谩骂声、呵斥声、拍桌子、摔东西、摔凳子等刺耳声、咒骂声,一群如恶魔般的恶警及恶犯们充满魔性,丧心病狂地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乱叫、乱吼、乱骂、胡搅蛮缠。在谈话室的小黑屋中,法轮功学员被封闭隔离在所谓谈话室的小黑屋中遭批判、批斗,强制洗脑,长期剥夺睡眠。

珠海法轮功学员曾青写信揭发四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虐待及遭受迫害,四监区恶警们伙同恶犯们作假口供诬陷曾青,逃避驻监检察院的调查,曾青因此遭受到四监区恶警及恶犯们的打击报复,更严重虐待等折磨。

监狱“610”、监区长等专门带领一帮恶警,以各种方式体罚折磨法轮功学员,并唆使、鼓励、纵容其他刑事犯们共同参与迫害。迫害包括了方方面面。迫害的手段如:二十四小时贴身跟随、监视;诱骗、利诱、恐吓,强行洗脑,暴力语言批判批斗,强奸精神、思想,甚至隔离;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不准去饭堂集体用餐,不提供充足食物,故意装少饭,饥饿法轮功学员;不准上厕所,限制上厕所次数;不让购物,大小便、例假等没有起码具有的卫生用品;以验血为名来偷血、辱骂;罚站、罚蹲、罚坐,长时间保持折磨性痛苦姿势;剥夺睡眠;电击;摧残性灌食;凉水澡,甚至不让洗漱,逼迫放弃信仰,直至所谓“思想彻底转化”。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旧病复发,身体健康明显变差,被逼讲假话,有的甚至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或生命垂危。

四监区对法轮功学员是谁都可以随便欺负,无论何种类型的刑事犯,任何人都可以随便辱骂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这是监狱下的政策,夹控犯们伙同被蒙蔽的服刑人员在 监舍里故意找茬挑法轮功学员的毛病,她们心情不好时随时可以在法轮功学员身上发泄,把法轮功学员当出气筒般虐待、辱骂。每天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会遭到无 数次的辱骂人身攻击。

在四监区,“610”恶警及夹控恶犯们警匪勾结,恶毒强逼法轮功学员写“三书” “四书”“五书”并强制按她们的规范要求写,她们帮着不断修改,还要求法轮功学员写“转化”书时要写多些,详尽些,最少10页以上内容。要求“转化书”写 的语言朴实,这样写出来的文章让别人一看才能打动人,别人会相信,教唆撒弥天大谎的时候在细节上下功夫,不厌其详,还说因为细节最能打动人心,打消上级考 核时对假转化的疑问,不然就开始吓唬法轮功学员,从头开始学习,从头开始洗脑,直到写出的“转化书”合标准为止,阴毒地造假,阴毒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强逼 法轮功学员唱爱党的歌曲,强逼写“转化书”的法轮功学员从今以后改变面容,要时常笑,否则让上级领导看到没有笑容的脸以为是假“转化”,以免从新又进小黑 屋洗脑。写完“三书”、“四书”的人,经张志萍监狱长“610”郑主任、刘主任假惺惺单独谈话考核,谈话内容不外乎全是讲诬陷法轮功的歪理邪说,它们认为 合格的就分流下监区,直到完成“五书”。她们还无耻地拿着摄像机,叫转化者在服刑人员大会上作歪理邪说的“现身说法”最后强逼参加监狱组织的分类“学习 班”为期两个月,这两个月又是严酷的精神迫害,紧张的学习内容及时间,怕这些学员相互之间递眼色,或传纸条或反弹。“学习班”结束逼着转化者表演节目,以示掩耳盗铃,认为“转化彻底”。

四监区每层楼设有一间小屋,挂牌“谈话室”(又称“心理治疗室”)。其实,二、三、四、五楼的“谈话室”长期用来隔离关押法轮功学员,是进行强制洗脑的黑屋,特别是三、四、五楼的“谈话室”里专门配有电视,小黑屋窗上、门上、墙上、都贴上诬陷法轮功的漫画、图像。

这几个“谈话室”也是女监的行刑室,狱中狱,恶警们施暴的魔窟。一天十几个小时的放那些所谓“自杀”、“自焚”、剖腹、上吊等等诬蔑栽赃大法的血淋淋的电 视,并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写几十页的“作业”,如不完成则不能回监室睡觉。每天半夜二、三点钟回监室时,狱警故意把铁门弄的哐哐响,吵醒全监室犯人, 以激起众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逼他们快点“转化”。

很多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在这里遭受了非人虐待,如叶小洁、谢坤香、杨小兰等被折磨的精 神受到严重刺激。谈话室时常传出的是哭喊声、谩骂声、呵斥声、拍桌子、摔东西、摔凳子等刺耳声、咒骂声,一群恶魔般的恶警及恶犯们充满魔性,对不“转化” 的法轮功学员乱叫、乱吼、乱骂,半夜吵的犯人无法睡觉。

四 监区还有其邪恶一招,即所谓规范报告,故意对法轮功学员特别苛刻。在女监生存处处要报告,走路要报告,吃饭要报告,看见狱警要报告,而且要规范报告,就是 立正(或蹲下),右手举起到右肩上,象宣誓样,如:“报告警官,我是罪犯某某某,请求如厕”等,逼迫使精神与肉体完全被体制化,逼迫认可罪犯的身份。

四监区一切折磨、酷刑的目的是为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五书”。所谓五书就是“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揭批书和交代材料”。一般在四监区逼迫下写“五书”,并通过四监区及监狱“六一零”考核才能下监。在四监区强制洗脑“转化”的时间,一般至少要四个月以上。根据“转化”情况不同,有七、八个月的,有一年多的,有二年的。广州法轮功学员朱裕红在四监区被强制“转化”迫害达二年之久。珠海法轮功学员曾青,曾写信揭发四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虐待及其所遭受迫害,四监区恶警们伙同恶犯们作假口供诬陷曾青,逃避驻监检察院的调查,曾青因此遭受到四监区恶警及恶犯们的打击报复,被更严重的虐待、折磨。

每天不做或者不按包夹犯人的要求做“作业”、回答问题,非打即骂或不准睡觉,经常被罚站。最邪恶的是不准睡觉,不准我大小便。邪恶的包夹二十四小时轮番的寸步不离看守(包夹分白班和夜班)。就是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大小便是人的基本权利、是基本生理要求。邪恶已疯狂到毫无人性这一地步,连最基本生存权也剥夺。

四监区犯人室长、楼长、组长们,在车间组织安排生产,回监仓组织“学习”,开会。不开工的晚上主持看新闻,开生产、生活会等等。会议鸦雀无声,不能有不同意见提出。楼长、组长们威胁:“谁跳出来拍死她”。四监区值班狱警躲在值班室从不出来。监区管理分几层,区长、狱警、主管狱警、室长、楼长、组长、留仓值班 员、包夹、犯人。层层有黑帮规矩,在谁管辖范围内谁就是黑老大。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监狱压在最底层遭迫害。

侮辱、打骂、罚站、不准睡觉、不准大小便,真是各种恶毒手段一起上,这些招数是广东省女监狱普遍使用的手段。包夹卢雪曼有恃无恐,不知在恶警支持操控下,犯下多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女监的狱警、包夹们大多比较年轻,她们并非人人天生邪恶歹毒。而是中共邪恶政策、制度压迫下将她们人性恶的一面无限扩大。

在广东女监高压酷刑下“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是被逼迫违心写下“五书”的。每一份“五书”渗透着多少修炼人的血泪,印证着多少血腥暴力!所谓洗脑被洗糊涂的,离开高压环境、魔窟,就会慢慢醒悟过来。邪恶用尽各种招数,最终结果免不了可耻失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