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概述(上)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三日】位于四川省内江地区资中县公民镇的四川女子劳教所,又叫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是四川关押和迫害女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之一。在这个臭名昭著的黑窝内,有四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在这里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残酷迫害。不仅如此,全国的所有的监狱、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令人发指,在海内外强烈的舆论攻势下,中共迫于压力,不得不做出废除劳教制度的决定。至此,万夫所指的劳教所终于在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宣告解体。

这个被称为“马三家第二”的人间地狱,对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的邪恶迫害真的达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特别是追随江泽民的马仔周永康在四川把持政权期间,为了捞取政绩,直接操纵省610及省劳教管理局向各监狱、劳教所直接下达迫害指令,不惜一切代价转化法轮功学员,四川已成为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灾区,迫害致死人数居全国第二。劳教所为了达到对法轮功学员百分之百的转化率,利用想升官发财、毫无人性的狱警及各类素质最低、心狠手辣的劳教人员,采用集古今中外的一切迫害手段,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精神和肉体上的灭绝性的迫害,造成至少二十八名学员被折磨致死,致伤、致残和致疯的就难以统计。本文所揭示的部份事实都是来自于明慧网公开发表的信息,所收集到的人员遍布全省各个市、县,分布在社会各阶层、行业,其中含有外地人员(江西南昌的李芬玉、浙江的金莲花、北京的甘威及重庆转入的刘兴宇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

当时劳教所教育管理科的科长李志强曾叫嚣:“我们所里三十根电棍从来都没有用过,你们法轮功一来,不到一个星期就给打烂完。你们法轮功,一不偷,二不抢,三不盗窃,四不腐败。你们不杂案,没有恶习。你们是修真善忍的,这我都知道,但这是共产党的天下,共产党叫你怎么样,就得怎么样。‘不转化’谁也别想从这里走出去。”

笔者因为修炼法轮功,在四川女子劳教所被各种手段迫害过,深知这个黑窝的邪恶。今借明慧网一角,特将其罪恶曝光于天下。

一、迫害致死、致残、致疯案例

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警察为了给法轮功学员洗脑,强迫法轮功学员购买、学习那些诽谤、诋毁法轮功和李洪志师父的书刊及录像,达不到目的就采用体罚和酷刑折磨,深夜一点以后才让睡觉。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二至四个吸毒人员二十四小时随身包夹,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许说话,不许互相看,不许互相帮助,否则就会招来打骂,报告给警察后会随时遭到进一步的迫害,或不让吃饱饭(正常饭量的三分之一)、或野蛮灌食、灌脏水、灌屎尿、灌辣椒、或强迫喝水不准如厕、或羞辱谩骂。在这种残忍的高压迫害下,法轮功学员的承受已经达到了极限。

1、朱银芳二十几个小时被毒药、毒打活活折磨致死

朱银芳
朱银芳

法轮功学员朱银芳,一九五四年生,生前是新疆石油局销售总公司南方石化总公司服务员,九六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一日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遭绑架,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五日在新疆克拉玛依市劳教两年。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五日,朱银芳被劫持到七中队,狱警安排人对她强制洗脑,遭到朱银芳正念抵制。几个吸毒犯把朱银芳拖入小间,用封条胶带封住她嘴巴,用手铐把她铐成大字形,把她打的不省人事,奄奄一息。恶警害怕恶行暴露,赶紧拉响闹铃,将所有学员赶回监室,不准出门,走廊里由杂犯把守。上午十一点四十至五十分左右,几个包夹犯人把她从二楼抬到一楼,对她强制灌浓盐水。

第二天(四月二十六日)上午九点多,几个吸毒犯在三楼对朱银芳灌不明药物(药灌进了气管)。十一点多钟又把她从三楼拖到坝子头晒太阳,朱银芳开始发正念,恶警见状唆使两名吸毒犯使劲踩她的膝盖。后又将朱银芳拖到东边澡堂里,为了掩人耳目,犯人们赶紧把澡堂的门关上,不准其他学员看,楼上的人都听到朱银芳不时发出断断续续的惨叫声,不一会儿就听不见了。下午恶警假惺惺找来一个医生和两个护士。医生看了直截了当的说:“这个人已经死了,不是休克。”杀人凶手为了掩盖其罪行,把所有的人都关在楼上,晚饭都是由杂犯送到各监室的。狱警对外撒谎说朱银芳是患心肌梗塞而死。

事后,恶警队长张晓芳为了封锁消息,把全中队的人集中起来训话:“朱银芳来我们中队,若有人敢发一句杂音,我有的是办法收拾她。”仅仅二十几个小时,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被劳教所虐杀,那年,她才四十九岁。

2、罗俊玲精神失常后回家去世

罗俊玲,未满四十岁,生前是凉山州会理县糖果厂厂长、人大常委委员。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因向世人讲真相遭当地不法人员绑架,被毒打、电击,二零零三年三月被枉判一年劳教。由于她拒绝放弃信仰,曾被狱警吊打、捆绑、电击。狱警安排六个劳教人员包夹她,二十四小时不离左右,长时间不准她睡觉。罗俊玲绝食抗议,恶人不准她大、小便,采取更残忍的办法折磨她。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四日非法劳教期满时,被折磨的已不会讲话、骨瘦如柴,精神已不太正常,背上、腿上、肘上全是呈紫青色,全身被打的血淋淋,牙齿全部被撬松。回家后每天头痛欲裂,痛苦不堪。两个月后,于二零零四年元月二日含冤离世。

3、无名氏老人被药物致死

大约是二零零三年三月底至四月初的一个下午,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七中队,刚进大门,恶警指使几个犹大和一群吸毒犯蜂拥而上,将她拖入小号,用尽各种酷刑折磨她,只听见从小号传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声音,最后警察以抗非典的名义强行给她灌入不明药物,不久便离世了。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4、唐发芬被迫害回家后离世

唐发芬,三十二岁,彭州市濛阳镇凤凰村四组人。二零零二年二月被绑架,濛阳镇政府将她非法关押四个多月,期间遭受毒打,后来逃出,流离失所遭到彭州市国安、濛阳镇政府、濛阳派出所通缉追捕。二零零二年十月七日在中江县向世人发真相资料遭绑架,被中江警察送回到濛阳镇政府,遭到了加倍迫害,不法人员把她打的遍体鳞伤,然后又把她送到彭州市洗脑中心迫害。

二零零三年三月三日,被枉批两年劳教,在劳教所期间受到非人折磨。劳教所警察看到她实在不行了,才叫当地政府来接,他们不接。劳教所怕她死在所里,就亲自派人送回当地,政府只得叫其家人把已经奄奄一息的她接回家,两天后,即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二日含冤离世。

当时,唐发芬的丈夫还关押在洗脑班,家人要求他回来处理他妻子的后事,“610”的人不同意,直到最后,她丈夫都没见到她的遗容。

5、邓玉芳被药物致死

邓玉芳,六十岁,攀枝花仁和区攀钢职工。二零零三年八月向世人发真相资料遭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被劫持到八中队,由于身体原因,她被分到杂物组,和几个老年学员负责中队一百多人的一日三餐,抬饭、挑水、打扫卫生,她累的吃不下饭。尽管如此,她每天还要劳动十七、八个小时,通宵加班。

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下,二零零四年三月邓玉芳累倒了,卧床不起,全身浮肿,解不出小便,肚子里还长了一个大包块。她被送到卫生院,强迫注射不明药物。中队长李琪(音)竟然说:“你不要想放你出去,你是装病。”就在她即将出狱之前,她还被关小号,只许她睡两个小时,警察还指使吸毒犯折磨她。

邓玉芳回家后,身体仍然没有恢复,全身浮肿。家人将她送到华山医院、瓜子坪医院治疗,当地派出所和居委会的人经常到家里去骚扰。她因不堪折磨,身体每况愈下,于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

6、郑友梅被药物致死

郑友梅,当年六十二岁,原重庆市长寿区川维厂退休职工,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两年多。为了抗议无理迫害,她被警察长期关禁闭、不准大、小便、罚站、冷冻。包夹她的两名吸毒犯人,每天将毒药捣成粉末偷偷放进她的菜碗里。
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日,晚饭后,六点多钟包夹安排郑友梅洗澡。她刚洗完头,心里突然觉得恶心,呕吐了一大堆,她勉强穿好内衣回到监室,感到心跳加速,全身发冷,没几分钟就两眼圆瞪,离奇死亡。

7、周泽碧被迫害致死

周泽碧,一九六六年生,大竹县城西乡黄荆村十一社人。周泽碧在劳教期间受尽多种非人折磨,被迫害的奄奄一息、骨瘦如柴,并伴有剧烈咳嗽,全身浮肿,小腹鼓胀,吐血、便血。不能行走。

二零零一年四月,是家人把她从劳教所里背出来的,当时只有出气没有进气,气息微弱,在极度痛苦的煎熬中,挨到二零零二年五月去世。

8、杨正如被活活捂死

杨正如,德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被送到劳教所,她不配合恶人的一切安排,每天都唱大法弟子歌曲,盘腿炼功。被恶警李琪用电棍当场打昏在地,不省人事,后又指使两个大胖子犯人站在她大腿上乱踩,并用胶布堵她的嘴,将她拖到洗澡池里活活捂死。

9、张翠华被迫害致死

张翠华,资中法轮功学员,以卖小百货为生。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因向各级政府讲真相,被多次拘留。二零零一年无理劳教一年。回家后身体十分虚弱,二零零三年底含冤离世。

10、李阳芳被迫害致死

李阳芳,五十三岁,成都市温江区万春镇永和村三组人。二零零三年六月初七,李阳芳被寿安派出所绑架,后被劫持到劳教所七中队,身心受到极大摧残,身体几乎垮了。后来又把她转到八中队,她被分到生产中队强迫劳动,任务繁重,经常加班没有休息时间,身体每况愈下。二零零四年冬,腹部和小腿肿胀,几次昏倒。

二零零五年二月,李阳芳又一次昏倒在车间,被背到医院检查,情况非常严重,劳教所怕她死在里面,二月四日通知万春镇政府把她接回家,他们还强迫李阳芳在不准再炼功的保证书上按手印。此时的李阳芳已被折磨的骨瘦如柴、腹部肿胀(呈肝腹水症状,象怀孕八、九个月的腹部),下肢全部肿大,腿上整天流水不止,无法站立,吃喝不下,医院都不收治。在经历了八个多月的身心折磨后,于二零零五年十月十八日痛苦离世。

11、马青春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马青春,南充南部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下半年,恶警张晓芳和秦队长指使几个犹大,将马青春从三楼拖下来。只见她衣衫不整、头发蓬乱,被铐地牢。罚站、挑大粪,恶警不给饭吃,不准洗澡,不准如厕,经常通夜不让睡觉、遭冷冻。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二日下午,张晓芳指使几个犹大把马青春拖到门口塞入一辆小汽车内。次日,见她目光呆滞、无语,疑被注射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

12、叶培奇被迫害致神志不清

叶培奇,乐山五通桥法轮功学员。为了抗议迫害,二零零五年逃出魔窟,后被抓回,惨遭毒打,被迫害的神志不清,还被加期一个月。

13、何秀珍被打成脑震荡

何秀珍,法轮功学员。被几个包夹犯人打成脑震荡,长期头晕头痛。

14、童桂琴被迫害成痴呆

童桂琴,峨眉法轮功学员,人长的很漂亮,身体健康。两次被非法劳教,被迫害的骨瘦如柴,恶徒灌药后,变的有些呆傻,犯人陈芳几乎天天用脚踢她的小肚子。

15、喻斌被打断四根肋骨

法轮功学员喻斌,因拒绝出操,被八个犯人打昏在地,恶人就在地上拖,她的衬衣、牛仔裤被拖烂,然而八人又继续对她施暴,直至四根肋骨被打断,动不得,睡床翻不了身,自己都能摸到断开的骨端,痛了好几个月,当她被打的痛苦喊叫时,吴所长、恶警李琪就站在对面视而不见。李琪竟然说:“哪个打你,你别乱说。”

16、祝跃辉被打断两根肋骨

重庆华蓥山妇女主任,法轮功学员祝跃辉,为了抵制迫害,被罚站,连续三个月通宵不准睡觉,被护卫队男警用钢条毒打,钢条都弯成了九十度,臀部、腿上的肉被打烂,两根肋骨被打断。

17、吕燕飞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遂宁市船山乡妇女主任,法轮功学员吕燕飞,被非法关押在七中队二楼六号“反省室”内遭迫害。二零零五年中秋节这天中午,从六号传出用竹块打人的“啪、啪”声。晚上又被竹块打了近十分钟。经常睡地铺、遭灌食、绳捆双盘腿,后来还遭恶人用几把牙刷捅阴道,痛的撕肝裂肺,惨不忍睹。

二零零六年,劳教所以精神病为由,叫当地政府接回遂宁。政府不法人员直接把吕燕飞送到遂宁民康精神病医院继续遭受药物迫害,导致她记忆力衰退,舌头僵硬,精神失常。

18、王开碧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王开碧,广元市苍溪县人,二零零六年十二月被绑架劫持到七中队。由于承受不了太大的压力,出现精神异常。后又转到四中队,有一次给队长方晓青讲真相。不一会儿,数名吸毒犯把她抬到地下,她还继续讲大法好,一个叫曾娟的警察从护卫队拿了手铐铐住了她的手和脚,把她扔在一个垃圾堆旁,后来又把王开碧关进了小间。

此后,王开碧的精神失常的现象愈发严重,包夹人员任意对她打、骂、踢,还用脏袜子塞嘴,胶布封嘴,天天关小间,派专人看管。

19、残疾妇女邓丽左腿被打成粉碎性骨折(已离世)

邓丽,五十多岁,遂宁市法轮功学员,年幼时被风湿折磨,手、脚筋络萎缩,落下终身残疾。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半,七月二十八日被劫持到劳教所。两名吸毒犯人逼她写“转化书”,邓丽不从,立即遭到两名吸毒犯人的毒打。邓丽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喊声引来了十几个包夹犯人,她们如狼似虎扑向了个儿矮小的邓丽。她们对她踩头、捂嘴、扯头发,打的遍体鳞伤、不省人事。主要打手是陈玉君、黄利君、邓英。后经医生检查,左脚被打成粉碎性骨折,便了三天血。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通知家人来办保外就医,劳教所不但不付医药费,反而向邓丽的丈夫勒索了八千元钱,并派狱警到遂宁医院监视。

20、姜洁玉被药物迫害的神志不清后离世

姜洁玉,五十岁,成都郫县新明乡三村农民。曾两次去北京和平请愿,屡次遭迫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姜洁玉进京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遭到各种酷刑折磨,被恶人注射毁坏中枢神经的毒药,迫害的奄奄一息、神志不清,才放回家,于二零零三年下半年含冤离世。

21、张玉春被迫害的双目失明

张玉春,四十六岁,辽宁沈阳市人,大专文化,二零零零年一月去北京上访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同年六月打坐炼功时,被七中队李干事用狼牙棒毒打后背,民管会杂犯上前踩她的手部、双腿及拳打脚踢。第二次炼静功,被劳教所护卫队五个男警用高压电棍电击,又用狼牙棒毒打,当时左胸被打成内伤,整个脸被打成紫黑色。

二零零七年上旬,张玉春被队长张晓芳叫到办公室,被李坤容用拳头在脸上一阵猛打,张晓芳又叫民管会的吸毒犯用手背毒打张玉春的眼睛,当时被打的双目失明。

22、年轻姑娘黄丽莎被迫害致死

黄丽莎,成都法轮功学员,二十多岁。被非法关押在七中队,于二零零三年七、八月间被迫害致死。

23、龚素英被逼撞墙而死

龚素英,成都法轮功学员,六十三岁,成都某学校校长。两次被非法劳教,第一次被关押到八中队,回家不到一个月,又遭无辜绑架被非法关押到七中队,绝食抵制迫害,遭野蛮灌食。约二零零三年十月不堪忍受折磨撞墙而死。
(注:大法要求每一位修炼者珍惜生命,即使在极限情况下,也不能自杀自残。但是必须指出,这是中共流氓集团的酷刑迫害,使原本身心健康的法轮功学员痛不欲生。)

24、唐梅君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唐梅君,年龄不详,重庆市铁路火车站工人。妹妹唐乐群邪悟后,出卖了唐梅君,两次被抓,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一年。期间出现气喘、咳嗽等症状,于二零零四年元月去世。弥留之际,她对人说:“江泽民最坏,是江泽民害死了我。”

25、黄敏被药物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黄敏,原乡镇企业局副局长,二零零七年八月被劳教所迫害致死,口中的不明黄色药物一直蔓延到脸上,发出刺鼻的药味,黄敏可能被强行注射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而被毒害致死的。

26、龚星灿被摔断腿

龚星灿,德阳市法轮功学员,德阳市邮电局(现更名为四川省邮政公司德阳市分公司)职工,企业管理大专毕业。两次被非法劳教。第一次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九日被绑架,非法劳教两年。因她抵制迫害,警、犯不让她睡觉,用风油精抹眼,对她殴打、体罚、拖跑、关禁闭,逃出时犯人在后紧追不放,她就从四楼楼梯上跳到三楼,造成右胫腓骨粉碎性骨折,骨头外露,后保外就医回家

第二次是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六日再次被绑架送劳教。被迫害致右侧骨肌肉萎缩,骨骼塌陷,右腿比左腿短了三厘米,成弯曲形,经常便血,被延期二十多天。

27、汪庆洪、钟芳琼被迫害致瘫痪

汪庆洪,年龄未知,广安市法轮功学员,由于她不配合警、犯的转化,遭到犯人的毒打、体罚,被折磨的骨瘦如柴。二零零六年六月八日,犯人拿出一根长针,用针尖扎其全身,疼痛难忍,后导致瘫痪。成都市法轮功学员钟芳琼逃离魔窟后被抓回,遭到毒打,纵身跳下四楼,致使盆骨三角区骨折,

28、陈启荣遭药物迫害致精神失常

法轮功学员陈启荣,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一日因向世人发真相资料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劳教期间遭强制洗脑、体罚、不准睡觉、毒打,受尽各种酷刑折磨。她以绝食抗议迫害,遭到灌食,后强行送到监狱医院,被恶医注射不明药物,导致精神失常。

29、吴世翠被迫害致死

吴世翠,未知年龄,德阳市什邡市马井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劳教期间,警、犯长期不准她大、小便。二零零三年回家后,患肾衰竭,于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一日离世。

30、宋海欧、方正荣的耳朵被迫害失聪

宋海欧,乐山市沙湾法轮功学员,被包夹犯人(宋丽英)打耳光,致使宋海欧耳朵失聪。方正荣,遂宁市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信仰,被群殴,耳朵被打出血,一只耳朵被打聋。

31、罗朦被迫害精神失常

罗朦,广汉市兴隆乡八村十社人,曾遭两次非法劳教。二零零零年十月因发真相资料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七中队。因她不配合转化,被警、犯羞辱、谩骂,并遭受各种酷刑折磨,队长张晓芳用高压电棍电击其头部,导致她精神失常。

32、高燕被迫害致疯

高燕,乐山市沙湾区轧辊厂职工,善于舞蹈,健美、端庄。遭两次劳教迫害。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被非法劳教一年。期间遭受各种体罚,强制她在烈日下奔跑。

二零零二年五月再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八月又被转入八中队。在这期间恶警、犯人对她实行捆绑、吊床、灌水、脱光裤子殴打、群暴、不准大、小便、强迫喝尿水、铐手、电击、不准睡觉、不准洗澡,被迫害致精神分裂症,在其母亲的强烈要求下,通过自贡精神病院鉴定,最终才得以保外就医。

33、颜学碧被迫害致死

颜学碧,五十三岁,遂宁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被家人从劳教所接回家时,身体极度虚弱。回家后长期遭受邪党恶人骚扰、威胁,身体一直没有恢复,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九日早上六点去世。

34、黄玉芳在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黄玉芳,四川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以绝食抗议迫害,被丧尽天良的警、犯残酷折磨,遭到强行灌食、灌盐水,恶人用管子野蛮的往胃里扎,常常被灌进胃里,致使胃部慢慢溃烂,不久死于劳教所。

35、程发贵被药物迫害致死

程发贵,五十三岁,家住内江市东兴区杨家镇观音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一日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期间受尽各种酷刑折磨,被强灌不明药物。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回家时,身体已处于病危状态。于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七日含冤离世。

36、蒋贤凤右脚被打跛

攀枝花法轮功学员蒋贤凤,六十六岁,恶人强迫她站军姿、做燕儿扒壁二十三天,站晕倒后,被三个包夹踩肚皮、用长针扎手、右脚被打跛。

37、阿群被活活打死

成都法轮功学员阿群,二十多岁,大约在二零零四年三、四月份被七中队的恶人活活打死。七中队队长张晓芳还给迫害死法轮功学员的犯人以减期作为奖励。每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减教二十天,打死阿群的两个犯人各减一个多月,并且严密封锁消息。

(未完待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