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派出所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初,我与同修到批发市场发放二零一七年明慧台历。当我发到只剩三个时,突然一辆警车停在我们面前,下来三个警察将同修的包拽住问:“你是干什么的?包里放的什么?”正好同修已把台历发完,查包里什么也没有了。

当时我一愣,不知所措,他们也没有过来问我。我立即往市场外走,刚走到转弯处,三个警察追过来了。一个人拉住我的包说:“你这里装的什么?”我说:“好东西!”说着他从我包里翻出三本台历。又说:“谁让你发的?”我说:“师父让发的!”他们把我往警车那推,我大声说:“你们要干什么?我又不是坏人,你们不能这样,要尊敬老人!”他们放开手,我自己上了车。心里很坦然,没有一点害怕与别的想法,只想这是师父让我去给他们讲真相的。

在车上我就开始给他们讲:“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教人向善,做好人;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先他后我,无私无我;……”到了派出所门口,我一看好多警察都在门口站着,好像在欢迎大法弟子来讲真相似的。我笑着说:“师父是让我来救你们了。”

四、五个警察把我带到一间办公室,开始问我:姓甚名谁、哪里人、住在哪里?等等。我回答道:“哪里人?中国人呗!”他们有的发出了笑声。有人继续追问我的情况,我一概不予以回答。他们没办法,对我说:“那你写个名字得了。”我说:“名字可不能随便写。”他们又翻我的包,找手机、证件,因为我从来不带这些。他们不信,又掏我的衣兜,从衣兜找出三个护身符。一个警察指着桌上放的三本台历说:“正好三套啊。”我说:“对,请你们好好看看上面的内容。”我继续给他们讲,法轮功是正法,是让人修炼的,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

我就给他们讲,大法从一九九二年传出,到一九九九年短短七年时间,全国上下就有一亿人参加修炼。因为江泽民妒嫉、小人心态,他利用手中权力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近几年来,诸如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徐才厚等迫害法轮功的主干将都纷纷落马,这些人身居高位,表面看是因经济犯罪落马,其实质是迫害法轮功遭到了报应。我不停的讲述着,他们都哑口无言。

后来,一个当官模样的警察把他们几个叫出去,又找来两个女警察,还是让我写自己的名字,我不写。其中一个说:“你编个假名也行啊”我说:“我是修炼真、善、忍的,不能写假名。”接着我就给她俩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超常,天灭共产党,退党保平安的事等等。她们只是笑不说话。

一晃,十点半了。一个女警说:“大妈,十点半多了,你不回去给孙子做饭啊?”我说:“是啊,不能误了给孩子做饭啊。”正说着又来一个男警,让她俩出去,又让我写名字什么的。我说:“今天,说什么我也不会写一个字的,写名字有什么用?无非你们想利用名字查到我的身份進行迫害,是不是?”那个警察说:“我可没迫害你。”我又开始给他讲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弘传世界、“三退”保平安。他说他一九九七年在长春出差时,曾有幸听过师父讲法。我说那你有这么大的缘份,和师父有缘啊,比我强,我都没见过师父呢,那你赶快修炼啊。我又给他讲三退的事,他有点害怕,有顾虑,意思说得保自己的饭碗,然后引开了话题。

就在这时,来了一个所长模样的男警,说让我到门口的屋里暖和暖和,并且把屋里看收发的约二十岁的男孩一起叫走了,对我说:“你在这儿暖和会儿。”他们就都走了。我一看,把我一个人晾在这里,这不是让我走吗?!于是我就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派出所,出门时我还看见楼道有几个警察在那说话。

这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给我的智慧和胆量,是师父对我的鼓励和考验。在派出所的时候,我也有时冒出怕心,想今天他们不让我回去,家里的大法书、台历、资料、器材等这一闪念。这念头一出马上就否定它,并想起师父讲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1],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马上心里就平静了。师父就在我身边,看护着、保护着我。

一切都在师父的安排之中,我只是动了动嘴,对师父的感恩之情无法言表。我与师父的要求还相差很远,还有很多人心和执着没放下。在这最后时刻,更要抓紧学好法,修好自己,救度更多众生,达到标准随师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