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抚顺市国保队长彭越恶行录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

一、前言

彭越,男,40岁左右,现任辽宁省抚顺市公安局的国保支队(原公安一处)队长,也就是以前的“政保”,即中共管制中国民众思想的暴力机构,为了欺骗老百姓,后改名“国保”。


彭越

在彭越为警的多年中,听从中共邪党的谎言和教唆,至少从二零零二年开始,彭越就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九日,彭越被列于“法网恢恢”网站(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的网站)恶人榜,其编号为:24871.当时担任市国保支队反×教大队副大队长。

自1999年起,法轮功被迫害十八年来,彭越积极跟随中共当局政法委执行江泽民对法轮功迫害的邪恶命令:“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前期,彭越迫害法轮功是个跟随者,那时,虽然不十分出名,但很努力,把迫害作为捞取个人政治资本、升迁和敛财的阶梯,不遗余力,蹲坑、监控、跟踪法轮功学员,把特务的技能用在了迫害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人身上。如此卖力迫害法轮功的劲头,终被邪恶中共当局欣赏和重用。后期,负责的职权范围由原来的抚顺三县,扩大到抚顺四区三县,罪恶足迹踏遍整个抚顺市区和县区。迫害手段不断升级,不休止地构陷法轮功学员,绑架、抄家、抢劫、敲诈勒索、批捕判刑等等迫害,已犯下了苍天不可饶恕的罪过。

篇幅有限,文中着重选择近期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部分案例,即;2012年——2017年6月。下面列举绑架、抄家、抢劫、敲诈勒索、构陷判刑的迫害案例,几乎每个案例都有彭越直接参与迫害的阴影。

不完全统计:近五年来,被彭越直接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164人,其中有8人被绑架2次;抢劫、勒索现金:九十三万五千七百九十元;被非法批捕判刑51人。

目录
一、前言
二、迫害情况
(一)绑架、抄家、抢劫、勒索、判刑概述
1. 绑架
2. 抄家抢劫
3. 敲诈勒索
4. 非法判刑
(二)个体绑架迫害案例
(三)集体绑架迫害案例
1. 借2008年奥运“6.28” 绑架案
2. 2012年“F08专案行动”、“4.15”迫害案、“9.25” 迫害案
3. 2014年“6.20” 绑架迫害案
4. 2016年“7.22” 绑架迫害案
三、被迫害致死二案例
四、被迫流离失所四例
五、结语

迫害概况

(一)绑架、抄家、抢劫、勒索、判刑概述:

绑架——彭越参与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跟踪、监控、手机监听、门口蹲坑、抓人不分男女老少:年龄大的八十一岁,年龄小的二十四岁;不分场合地点:大街小巷、商场小店、工作单位、车站等地都有警察随处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身影;不分昼夜:搞突袭,有预谋的大规模的疯狂抓捕。

被彭越参与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 2012年绑架39人:
抚顺市7人:赵玉兰、张杰、苗淑卿、罗秀杰、姜德新、张波、罗秀列;
新宾县16人:佟艳冰、于海艳、胡少烈、刘越、黄亚光、商晓光、刘立杰、张德艳、王玉梅、穆国栋、汪桂华、赵积伟、孙海峰、于淑贤、尚丽萍、池秀华;
清原县16人:张守慧、贾云龙、李文松、胡凤菊、张广英、刘英杰、刘维斌、刘玉兰、李恒良、董壮楠、付文全、姜艳、王法军、刘丽英、刘海涛、盖永杰。
◇ 2013年绑架9人:
抚顺市:刘成艳、李风云、钱书娟、姚晓艳、杨丽华、王素芳、兰新芳、胡永正、杨成焕。
◇ 2014年绑架30人:
抚顺市25人:郑云兰、宫秋冬、陈岩、林柏、赵玉梅、关佳莉、徐秀清、林玉珍、吴福珍、周玉芳、田香云、徐春雷、杜国英、王家国、唐洪艳、李力、王德芬、魏少敏、王国英、金哲、于寿荣、伊佐君、徐桂珍、赵洪莲、山长英。
新宾县5人:马思媛、黄香容、刘明珍、张宪莫、老马太太、赵丽杰(抄家)。
◇ 2015年被绑架20人:
抚顺市16人:张文卿、耿林、李淑云、徐春艳、许玉芝、赵金凤、任长学、段玉英、李云香、
王姓、韩若香、魏淑华、胡国舰、王鹏义、张显胜、许桂琴;
新宾县4人:马思媛、赵玉芹(抄家)张守慧、徐平、金凤芝。
◇ 2016年绑架57人:
抚顺市52人:刘云、张文卿、李翠红、王红、刘淑坤、张英、贾乃芝、康校芹、康校华、李艳芬,
张晓兰、李春葆、陈文华、小多、小聂、于连星、张桂萍、闫明宇、刘郎、王佩与丈夫。鲍文章、李姓(李石)卢丽萍、燕宾、敬霞、孙淑华、东维荣、胡风秋、徐贵荣、潘福德、吕庆、李明云、刘凤娟、姜顺爱、李刚、李艳荣、秦增云、彭杰、刘凤玲、陈艳宇、李丽珍、李玉环、段淑霞、赫立中、赵静、孟秀娥、田彩英、金××、孔繁校、都兴贵、蔡伟。
清原县3人:岂运华、岂运珍、张桂平;
抚顺县2人:王艳、耿素香。
◇ 2017年绑架16人:
抚顺市:刘云、宫秋冬、陈××、郑云兰、李俊田、韩秀莲、李姓三位、李玉梅、赵丽辉、
小宗子等五名。

2、抄家抢劫——抢劫物品:

①大法书籍、师父法像;②随身听、读卡器、sim卡、存储设备、光驱等;③护身符及各种挂件、法轮功真相册子和传单、真相条幅、真相光盘、空白光盘等资料;④电脑、打印机、复印机、刻录机、影碟机、塑封机、打眼装订机等各种机器;⑤纸张、墨水、切纸刀、钳子、螺丝刀等耗材和工具;⑥手机上百件、3000元数码相机一个、金银首饰等贵重物品;⑦据悉,扣押轿车二台未还;⑧偷抢门钥匙抄家;⑨工资卡、银行卡、存折(其中有穆国栋3万元存折;夏淑坤九千元存折);还有很多难以统计的种类及数量。抢劫现金见表二:

表二: 被抄家抢劫27人

姓名

抢劫现金

姓名

抢劫现金

抢劫现金

抢劫现金

总计
赵淑芹

6,800

穆国栋

8,000

岂运珍

3,100

盖永杰

2,000

赵积伟

10,000

迟秀华

8,000

金xx

40

刘丽英

20,000

周玉芳

200

商晓光

15,000

张守慧

4,200

李姓

10,000

马思媛

10,000

李 力

6,300

赵玉芹

1,000

徐 平

1,000

刘凤兰

2,300

王国英

10,000

田彩英

90,000

张文卿

500

赵金凤

4,500

盛宝仁

10,000

刘海涛

11,000

耿 林

4,500

胡风菊

4,270

赵丽杰

1,000

李文松

2,080

合计

38,070

58,300

111,420

38,000

245,790

3、敲诈勒索——“敲诈勒索是过去土匪绑票常行的罪恶,土匪出身的中共当然不会忘记老本行,敲诈勒索的款项各有明目,如高额罚款、各类押金、保证金、治安费、生活费等,敲诈的这些非法款项,收据都不开,是真正的土匪流氓行为。” 巧取豪夺是邪党人员不劳而获的贪婪本性。

彭越的勒索手段是伪善加胁迫,面对被绑架的家属说:拿钱就立即放人,否则就重判。拿钱就再也不抓了,爱炼(法轮功)就炼,我们不管。家属经过彭越的引导后,明白了要人就有一条路,拿钱换人。当家属认可的时候,彭越的贪婪本性跃然纸上,开口就是十万、二十万的,或五万打底,实在没钱的一千也要。可怜的家属在无奈的情况下,在微薄的经济基础上,为了救回亲人,忍气吞声,与彭越讨价还价。当彭越接到钱后,还有胁迫跟着:拿钱的事不许告诉任何人,否则还抓回来。你告我,也没有用,你没有证据(收钱不给开条)……由于家属怕彭越报复,交了钱也不敢说,因此彭越到底收了多少钱无人可知。

勒索现金:六十九万元。(其中从民间第三方了解中获取数据177,500元)见表三:

表三: 被敲诈勒索25人

姓名 勒索现金 姓名 勒索现金 姓名 勒索现金 总计
赵淑芹

7,000

田香云

1,000

贾云龙

110,000

赵积伟

400

王德芬

100

刘英杰

40,000

周玉芳

1,000

山长英

10,000

王凤军

20,000

马思媛

70,000

李艳芬

1,000

张广英

20,000

刘凤兰

70,000

张晓兰

1,000

小宗子

50,000

赵金凤

19,500

李春葆

1,000

老师

40,000

王 艳

50,000

李姓三人

50,000

彭 杰

20,000

郑云兰

68,000

胡风菊

40,000

合计

285,900

104,100

300,000

690,000

表二抢劫+表三勒索=抢劫、勒索总额:245790+690000=935790 元(九十三万五千七百九十元),另有李力120元港币被窃走。总人数为52人,其中有7人占两项迫害。

4、非法判刑——不拿钱的就刑拘。构陷材料,由彭越亲自鉴定抄家而来的法轮功资料,然后起诉、逮捕、判刑。过程中仍继续伪善敲诈勒索家属现金。

二零一二年至二零一七年六月底,已知批捕15人,非法判刑36人,共计51人,占绑架总人数(164人)的31%。名单见表四。

表四:—2017年抚顺被构陷批捕、判刑迫害名单

姓名性别时龄批捕与判刑绑架时间
赵玉兰714年6个月2012. 03. 26
罗秀杰533年6个月2012. 04. 15
刘海涛4年2012. 09. 25
苗淑卿633年6个月2012. 10. 15
杨成焕604年2013. 10. 15
王素芳633年6个月2013. 12. 01
赵洪莲723年2014. 01. 06
魏少敏747年6个月2014. 06. 20
王家国816年2014. 06. 20
唐红艳508年2014. 06. 20
王德芬543年6个月2014. 06. 20
李 力604年6个月2014. 06. 20
王国英425年2014. 06. 20
徐桂珍693年2014. 06. 20
金 哲65判3缓5年2014. 06. 20
于寿荣604年2014. 07. 07
伊佐君683年2014. 09. 18
山长英723年2014. 09. 23
张守慧4年2015. 04. 24
徐 平2年2015. 04. 24
金凤芝3年6个月2015. 04. 24
胡国舰454年2015. 07. 07
许桂琴3年2015. 11. 10
王鹏义634年2015. 09. 02
张显胜3年6个月2015. 09. 01
段淑霞3年2016. 01. 13
李玉环641年2016. 04. 07
赵 静685年2016. 04. 15
赫立中683年2016. 04. 15
李丽珍2年6个月2016. 05. 06
张文卿474年2016. 06. 07
孙淑华573年2016. 07. 05
彭 杰673年6个月2016. 07. 22
刘凤玲5年6个月2016. 07. 22
徐桂荣批捕2016. 07. 22
刘凤娟批捕2016. 07. 22
胡凤秋批捕2016. 07. 22
李艳荣批捕2016. 07. 22
秦增云批捕2016. 07. 22
张桂萍批捕2016. 07. 22
东维荣批捕2016. 07. 22
姜顺爱批捕2016. 07. 22
李 刚53批捕2016. 07. 22
潘福德批捕2016. 07. 22
李明云批捕2016. 07. 22
吕 庆45批捕2016. 07. 22
鲍文章63批捕2016. 08. 11
陈艳宇452年2016. 09. 15
孟秀娥64批捕2016. 10. 14
孔繁孝55批捕2016. 11. 18
都兴贵652年6个月2016.06. 29

说明:从表四中可以看出2016年,抚顺法轮功学员被市国保构陷越加严重。下面列举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具体情况:

(二)个体绑架迫害案例

1、绑架后抄家、抢劫物品

◇二零零五年十月间,恶警彭越等人,到新宾县将法轮功学员王晓明绑架到罗台山庄洗脑班,并非法将王晓明家中的电脑抄走。

◇二零零九年,抚顺市望花区鲁彩华到一位法轮功学员家,送还二十元钱。敲开门后,看见这位学员家有人在往编织袋里装东西,主人在一旁,鲁彩华以为是主人的亲戚,就没在意。突然被其中一人拖进屋里不让动,把她带到了派出所,她才知道这两个男青年是警察,一人是国保大队的彭越,另一个不知名。就这样,被劫持到南沟看守所。这期间,他们从她家中非法搜索到两本大法书和一个电子书。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二日晚七点多,辽宁抚顺国保魏振兴等六人闯入法轮功学员李玉梅家抄家,抄走笔记本电脑等私人物品,并绑架李玉梅,送至将军派出所。第二天晚十点前,将军派出所把李玉梅送抚顺看守所欲行政拘留十天,因体检血压高达二百二十而被看守所拒收而回家。李玉梅的丈夫侯先生到派出所索要被抢的电脑等物,遭拒绝,警察说是所谓“作案工具”。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辽宁省抚顺法轮功学员李俊田正在工作单位上班(育才中学),被抚顺国保支队彭越等人绑架。十点多钟李俊田妻子韩秀莲在家被绑架,她被从五楼拽住头发拖至一楼,头发被拽下一大把,随即家被抄,家中台式机电脑及大法书被抢走。

2、绑架后抄家、抢劫物品及现金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晚间十点多,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大法弟子张守会、徐平、金凤芝出家门不久,被抚顺国安局及抚顺国保大队彭越等警察绑架。徐平的丈夫早晨回家时,发现家里的许多东西(电脑、大法书籍、墙上贴的画)都没有了,徐平家里的现金(工资)一千多元也没有了。可见,都是被抚顺警察抢走了。几人被非法关在抚顺市看守所。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八日下午,抚顺国保支队长彭越一伙,有六、七人来到耿家门口,敲门骗说是收水费的,打开门进屋就实施绑架、抄家。连同去他家的二位法轮功学员一起绑架。抢走耿家电脑、打印机、10箱纸、光盘300张和4500元钱,还把耿家钥匙抢走,当晚都被送往看守所,耿因血压高被拒收与另二人放回。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日早,抚顺市国保支队由副科长魏振兴为首的四人闯入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岂运珍家中,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现金三百多元,另外还有岂运珍丈夫卖西瓜的2800多元钱也被抢走;岂运珍的妹妹岂运华到姐姐家串门,被警察逼问、翻兜后强行带走,后释放。岂运珍被劫持到抚顺市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四日,在抚顺国保彭越的安排下,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金××被绑架,到了派出所就搜身。兜子里面有40多元钱,一个电子手表,还有钥匙,还有刚买不长时间的手机(700多元人民币),还有胳膊上戴的价值6500元的玉镯子,都被警察抢劫,然后把他们关在铁笼子屋里,随后又抓来三人。

3、绑架后抄家、抢劫物品、敲诈勒索家属现金

◇山长英,现年七十二岁,吴福珍,女,现年六十九岁。二人居住抚顺市新抚区。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上午二人在浴民商城向世人讲真相时被国安警察绑架,非法罚款一万元,又将老人送入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非法关押十九天放回家。第二天抚顺国安警察又闯到山长英和吴福珍家,抄走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抚顺国保彭越参与绑架。

◇二零一四年七月七日早上八点三十分,抚顺国保队长彭越伙同新抚区千金派出所警察将郑云兰绑架,同日有六男一女非法闯入郑云兰的家,当时有位邻居在场,警察把家里的东西翻得乱七八糟,放在被子下的二千元被劫走(郑的丈夫已要回)。警察把郑云兰带到千金派出所。当日下午,郑的丈夫去千金派出所要人,被彭越敲诈、勒索一万八千元,才把郑放回家;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八日下午,在抚顺新隆嘉门前停一辆黑色轿车,郑云兰走到车前,送给车里的人真相资料,车内坐着公安局长,正在办案。郑云兰不幸被绑架,被勒索五万,拘留在南沟看守所十天放回。

马思媛家被抢走一万,家属被勒索七万元放回: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二日,抚顺市安全局国保警察开了一辆灰色中型面包车,停在了马思媛的姐姐赵丽杰家门外,一伙警察闯进了马思媛的姐姐家不容分说把马思媛、黄香容、刘明珍、张宪莫、图丽娟、老马太太绑架到车上。恶警们把法轮功学员直接拉到抚顺市的一个地下室里进行审讯,地下室里阴冷阴冷的。图丽娟被折磨的严重高血压和心脏病已回家。其余都被关到抚顺市看守所,之后警察们开始抄家、抢劫。

马思媛的姐姐赵丽杰家被翻得乱七八糟。抄走一台式电脑、大法书籍、真相资料、还有一千元钱。马思媛兜子里的一万元钱(是妹妹的)被警察抢走;然后又抄了马思媛的家,抢走两台笔记本电脑、打印机一台、大法书籍。张宪莫(现已被迫害死)家抄走一台电脑、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等。

马思媛被劫持到抚顺市南沟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八个月时,因乳腺长瘤而被取保候审。在取保候审过程中,马思媛的丈夫被勒索了七万多元钱。还被抚顺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抚顺市安全局警察强迫其做线人(特务)才被释放。

◇二零一五年十月九日下午,抚顺赵金凤的丈夫开门刚进屋,还没等关门呢,魏振兴带了两个警察从楼上下来(彭越与司机后进来),劫门闯入,出示非法闯入证件,把赵金凤卧室的大法书三十多本、一台笔记本电脑、四千元真相币、还有外置光驱等小物件搜走,并将赵金凤劫持至国保支队,非法拘禁三小时左右才放回。当时赵金凤的家属向彭越讲情要人,彭越说得拿五万元,不拿钱不能放。赵金凤的家属没办法,只好给了彭越一万九千五百元。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左右,抚顺东洲区法轮功学员李艳芬、张晓兰、李春葆被绑架、抄家。李春葆家里大法书籍百余本,以及师父法像和其它资料,还有二万元真相币及一千元左右(50元一张)的新钞票抢走。当天夜里三人被送往南沟拘留所,李艳芬,张晓兰因体检不合格拒收,每人被勒索一千元才让回家。李春葆直到第二天下午也被勒索一千元才回家。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四日,抚顺市李姓三位法轮功学员在一起通读法轮功著作,抚顺国保警察魏振兴带人用事先偷来的钥匙开门,进屋就开始乱翻东西。抄走了两台电脑、一个影碟机,七个播放器,一个电子书,四百多元的真相币,一个手机, 大法书籍、师父的法像、播放器等都被劫走。下午五点多钟,三人被带到市局。市局国保向三位家属索要五万元钱,否则不放人,家属无奈,三家凑合五万元交给彭越。接近八点钟,三人各自被家人接回。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中午,宫秋冬等三名女法轮功学员在峡河讲真相,被村民举报,遭遇峡河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劫持在抚顺南沟看守所。三名法轮功学员为抚顺望花人,宫秋冬家门锁被撬开;另有一人被抄家,抄走两台电脑。宫秋冬被拘三十七天放回,另二位还在南沟看守所,已四十多天了。

4、绑架后被劳教或洗脑迫害

◇抚顺市法轮功学员刘光英,现年七十六岁,原有角膜炎、沙眼、青光眼、腰脱、眩晕、气管炎等多种疾病,炼法轮功后不翼而飞。不幸的是,二零零二年,却被抚顺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杨姓队长、彭越伙同将军派出所警察晟锐(音)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劳教,押送到马三家劳教所折磨三年。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抚顺市新抚区郑玉珍、朱永健,及其他三名法轮功学员在给人讲真相、送资料时被抚顺市公安局国保彭越、耿丹绑架、抄家,法轮功资料被抄走。后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

5、绑架后抄家、抢劫、构陷批捕判刑迫害

◇刘凤兰家被抢走二千余元,家属被勒索七万后,被冤判四年: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四日,法轮功学员刘凤兰与老伴在刘山502车站,被一伙抚顺国保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又非法搜身,将二老的袋里的钱物全部抢走,然后又非法闯入家中,抄家,盗窃,抢劫,他们如入无人之境,把家里翻了个底朝上,家中仅有的二千二、三百元现金,也都被他们给搜刮得一干二净,一分不剩,同时还搜走了家中的笔记本电脑、6部手机、3个读卡器、法轮功经书、sim卡、钳子、螺丝刀等修理工具。国保警察们翻箱倒柜,床给掀开了,被褥扬了,屋里一片狼藉,好端端的一个家,瞬间就变得凄凉一片。所抢之物都没有收条,抢劫之后扬长而去。又到刘凤兰的亲属家威吓,被敲诈,勒索七万元现金;二零一一年十月份,刘凤兰被秘密判刑四年,年底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彭越、耿聃参与绑架。

抚顺市新抚区西三街法轮功学员杨桂芬,于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九日早上八点多,在家中被抚顺市国保大队彭越带领几个恶警绑架,家中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等物品被国保大队非法抄走,杨桂芬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四年。

杨成焕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五日上午,抚顺东洲阿金沟法轮功学员杨成焕(家住阿金沟游泳池附近)、李风云(女,七十多岁)和钱书娟(女,五十岁),在抚顺县兰山乡新农村及两家子村向村民赠送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乡长李影恶意构陷,兰山派出所所长徐宝国、副所长等人将三人强行绑架,并于当日深夜对三人非法抄家,强抢私人财物;第二天下午,三位妇女被劫持到南沟看守所,杨成焕被非法判刑四年。钱书娟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李风云老人因看守所拒收回家。

杨丽华家被洗劫一空,工资卡、银行卡、存折、现金等全抢走 ,被冤判三年: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三日那天,抚顺市望花区杨丽华的家一片狼藉,工资卡、银行卡、存折、现金均已不见,装笔记本电脑和打印机的大皮箱被砸了一个大窟窿,电脑和打印机已不见,另有mp3、手机、电子书等私人物品均被洗劫一空。领头的正是上了恶人榜的抚顺国保支队队长彭越。杨丽华随即被非法关押到抚顺市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判刑三年,于同年十月四日,被秘密送往辽宁省女子监狱。

胡国舰被冤判四年,做了开颅手术,一度生命垂危: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抚顺东洲区胡国舰在发放真相资料和贴不干胶时,被抚顺东洲区阿金沟派出所警察绑架,当天晚上家被抄,第二天把他送入抚顺看守所。胡国舰被东洲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送到沈阳监狱。第二年又从沈阳监狱转到本溪监狱八监区。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晚,胡国舰被迫害致出现昏迷状态,被送到本溪中心医院抢救,做了开颅手术,曾一度生命垂危。目前仍在本溪监狱。

孟秀娥被刑讯逼供三天三夜不允许睡觉: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四日,抚顺六旬老太孟秀娥,准备去抚顺南沟看守所参加庭审旁听,还未到呢,就被古城子派出所警察绑架。下午被非法抄家,二台电脑、四台打印机、大法书等个人物品被抢走,当晚送南沟看守所。在看守所遭受折磨,至少三天三夜不允许睡觉。后来被彭越构陷到检察院、法院,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八日,顺城区法院对孟秀娥非法庭审。

于寿荣在家被绑架 被诬判四年:于寿荣,女,六十多岁,是抚顺东洲区万新街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四年七月七日,抚顺国保伙同万新派出所警察到于寿荣家将其绑架,并在第二天送入抚顺看守所非法关押。家中的许多私人物品被警察强盗般的抢劫。所有的法轮大法书籍和大法师父法像被搜走;还有台式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Evd两台、psp一台、手机等物品都被抢走,二零一五年三月被东洲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田彩英被诬判七年六个月,被抢走八、九万元现金,还有银行卡等: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上午,抚顺市永安台派出所警察到新抚区法轮功学员田彩英女士家抓人、抄家。田彩英家中法轮大法书籍、师父法像、打印机、笔记本电脑等均被抢劫,还有八、九万元现金,另有加起来几万元的银行卡和存折,还有众多私人物品也被掠走。五月十三日,办案人王延超才将田彩英住房的钥匙交给田彩英的姐姐,家人察看时发现,整个屋子被弄得一片狼藉,如同遭土匪抢劫了一般。田彩英后被诬判七年六个月,因身体状况保外回家。

刘云第二次被绑架,遭市国保构陷批捕: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三日,抚顺市望花区五老屯街道六十七岁的刘云,在抚顺高湾集市向人讲法轮功真相,被警察便衣盯住,十点四十五分被抚顺市国保警察魏振兴和三个便衣警察绑架。刘云的老母担心女儿在看守所受折磨,找谁谁不管,无奈刘云家属聘请了律师,魏振兴跟刘云的女儿说:你妈的事已经报上去了,你们到上面去找吧!你们找律师干什么?花好几万也不管用。

6、报复案例

例1:马思媛声明不做特务被报复,再次绑架冤判四年

马思媛在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二日被绑架,非法关押了八个月时,因乳腺长瘤而被取保候审。释放时的条件是为公安做内线“特务”,当时她表面应付了才被放回。从看守所回家后,丈夫为逼迫其放弃法轮功的修炼而没达到目的和她离了婚。

二零一五年三月间,因新宾县法院欲对她非法庭审,马思媛被迫离家,并声明自己答应当特务是错的。可是不幸的事又发生了——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五日早晨八点左右,在赵玉芹家居住的亲属马思媛听到有人敲门,就把门打开了,结果闯进来四个便衣警察。这些人没出什么手续和证件,就强制赵玉芹不让动了。便衣走到马思媛面前假装地说:是你呀,你在这里。其实这些便衣是奔着马思媛来的。

接着便衣让马思媛去北屋,不一会儿他们就开始在屋里乱翻、拍照。赵玉芹告诉翻东西的便衣说:“我叔叔赵志杰在抚顺公安二处上班,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了,你们应该知道的,你们应该给自己留条后路,别再这样迫害法轮功了。我以前身体很不好,曾患过肝硬化晚期、心脏病等等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大法全都好了。我还收养了一个被遗弃的残疾婴儿,这孩子学习吃力,成绩不好。我自己省吃俭用的花钱培养孩子,送孩子到沈阳艺术学校,我都快七十岁的人了,供孩子读书容易吗?不炼法轮功我不会这样做的。”

不一会儿,赵玉芹迷糊糊的倒在了沙发上,便衣问:怎么了?赵说:心脏不好,便衣说装的吧。过一会,彭越问赵玉芹:马思媛怎么来的?赵玉芹告诉他说是亲属,因马思媛身体不好,丈夫与她离婚了,心情不好来这住些日子。然而彭越不听劝告,还是把马思媛绑走了。在亲属不知道的情况下,秘密陷害马思媛四年冤狱。

例2:张守慧女士被抢走的四千多元要回后,遭彭越报复被构陷冤狱四年。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张守慧在自己家里被抚顺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便衣警察骗到楼下被绑架。彭越、耿聃抢走张守慧的钥匙,在家无人的情况下,深夜一点多钟自行开门入室抢劫。抢走了四千二百多元人民币,和三十多本法轮功书籍,张守慧被绑架到抚顺市看守所非法拘禁十五天。

在张守慧被非法关押期间,彭越想以此敲诈张守慧的丈夫,彭越给张守慧的丈夫打电话说:你是张守慧的丈夫吗?张守慧在这里,你拿一万元钱就放你妻子,张守慧的丈夫没给拿钱。张守慧屡遭迫害,以前曾被勒索上万元,现在靠打工的微薄收入勉强维持生活。

二零一三年一月四日,张守慧给耿聃、彭越打电话要钱,彭越说再要钱我就批捕你;耿聃说:不批捕你,就不姓耿。张守慧无奈只好另找要钱的出路,于是到本地抚顺人大、纪检、检察院等十几个单位去投稿控诉彭越。后来在检察院的协商和压力下,彭越安排张守慧到清原公安局取钱,张守慧刚走到清原公安局门口,接到彭越来的电话,彭让张回家取精神病病志,张没有回去取,到了楼上办公室,彭又让张写一份申请:内容是自身有病或孩子上学没有钱要求给予补助,张不同意这种要钱方式,张认为谁到我家偷的钱就跟谁要钱。

最终彭越把抢劫的四千多元现金还给了张守慧。可是好景不长,随之而来的是张守慧的电话经常被监听,出门被跟踪……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晚间,张守慧被尾随的抚顺国保支队长彭越等不法警察绑架,随后被非法关在抚顺市看守所。国保支队编造假证据将张守慧构陷到抚顺市新抚区法院。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七日被抚顺市新抚区检察院非法批捕。十一月初,抚顺市新抚区检察院将案子退回到抚顺市公安局(退回二次),市公安局又把张守慧陷害到新抚区检察院。最后,张守慧被抚顺新抚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张守慧上诉,抚顺市中级法院违法维持原判。于二零一七年二月七日,张守慧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就这样彭越的心腹之患得到了回报。

例3:欲向赫立中家属要钱未果,赫被诬判三年。

抚顺将军街七旬老人赫立中,在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五日被绑架,抄家,劫持至抚顺南沟看守所。期间魏振兴(是彭越的得利助手)给赫的儿子打电话说:年轻人怎么不会办事呢?赫儿子听明白了,意思想要钱,当时就损了魏一顿。后来彭越约赫的儿子见面,开导赫的儿子,意思是出钱就放人。赫的儿子没有工作,没有积蓄,拿不出钱,赫的老伴离世,女儿在国外也没挣着钱,无法用钱救回老母。
赫立中老人平易近人,待人可亲可爱,曾有大三阳和心脏病史。修炼法轮功心脏病等不治而愈。二零零四年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九年。在狱中受尽煎熬,死里逃生。出狱仅仅二年又遭关押迫害。刚进看守所时身体虚弱,出现心脏病复发,靠打点滴维持身体,可仍不放人。赫的朋友帮助聘请了律师,在法庭上对编造证据经过质证,不存在,最后还是被判刑。上诉到中级法院,中级法院竟然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还维持了原判。最终赫立中老人被冤判三年,至今还在非法关押中备受折磨。

例4:欲要二万未果,张文卿被非法判刑四年

张文卿女士,是抚顺市五十中学音乐教师。二零一六年六月七日下午三点三十分,张文卿在市内顺城区大自然一期车站讲真相,发送真相光盘时被二名男子恶告。张文卿被长春街派出所警察劫持到派出所非法拘禁。晚上五点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长春街派出所出动两辆车,六、七名警察,私闯民宅,进行抄家、抢劫。张老师家的电脑、打印机、光盘等物品,及真相币五百元,均被抢走。事后彭越到张文卿母亲家欲要二万元,张母亲没给。张文卿被构陷非法判刑四年,同时罚款三千元。

(三)集体绑架迫害案例

自2008年以来,抚顺有预谋的发生五起大规模非法抓捕迫害,即:“6.28”、“4.15”、“9.25”“6.20”、“7.22”。每次都有彭越参与。

1. 借2008年奥运“6.28”绑架案

事发时间: 2008年6月28、29日(称6.28绑架案)。
绑架人数及名单:绑架41人。(说明:另有2名非法轮功学员没统计)。

抚顺新宾县25人:

刘慧、朱容芳、图丽娟、黄毅、张桂霞、宋秋红、马春荣、孙绍琴、赵宝贵、孟兆霞、宋万首、
翟鹏、赵淑琴、杨柳、王秀芝、赵秀荣、马世霞、王福娟、宛和斌和其妹妹、盛宝仁及妻子、于淑贤(诬判三年)及弟妹、陈久文(诬判三年)。

抚顺清原县16人:

隋立森、张华美、张洪涛、周玉英、夏淑坤、华玉菊、李振林、闫力、赵连凯、杜宪刚、刘艳芹、
詹玉兰、赵江海、刘春梅、王南方及其儿子。

主要单位及个人参与绑架情况:

由辽宁省公安厅下令,抚顺市公安局、抚顺公安一处(国保支队)刑警伙同新宾县、清原县公安局警察,借“08奥运”两天抓捕法轮功学员41人。
恶警在抓捕前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电话监听、跟踪。28、29日晚,各乡镇的恶警都聚集到新宾县公安局,在夜里23:00点至早晨05:00点对新宾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抓捕。新宾县一大资料点被破坏,搜走大量物品,价值几十万元。绑架过程中有电视台记者参与。彭越(时任:市公安国保大队七支队队长,专管抚顺三县迫害法轮功)参与绑架新宾县、清原县法轮功学员。

典型迫害案例

夏淑坤,清原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半夜,以“奥运”为名抚顺国保大队和清原县公安局警察在红透山先后绑架了:隋立森、张华美、张洪涛、张华美的母亲(从未修炼过)、周玉英、夏淑坤、郑强(夏淑坤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华玉菊。

夏淑坤的一家三口人住在父母家,半夜被急促的砸门的声惊醒,先是一男一女到夏家敲门,并高喊:有人举报你们家偷电了!开门!开门!随后集聚了很多便衣警察和三辆警车在夏家附近。夏淑坤的母亲周玉英回答说我家没偷电,就没给开门,清原县警察赵永华和一些人背对着北窗户站着。夏淑坤问:你们干什么的?有证件吗?有一个人掏出一个象证件的东西,夏淑坤伸手隔着铁栏去接时,突然至少有两三个人拽住夏淑坤的手和胳膊,狠命地往外拽简直要把夏淑坤从铁栏里面拽出来似的。夏淑坤的丈夫郑强一看,这不要把夏淑坤拽零碎了吗?拿起水果刀就是一下,夏淑坤的胳膊才被拽回来。这时,夏家的门被警察强行撬开了,一窝蜂似的一下涌进了一群人,强行把周玉英、夏淑坤、郑强绑架强行塞进汽车里,夏家的一台影碟机被抢走了,还抄走了九千元钱存折,两台电脑和金银首饰。

在抚顺国保大队(就是抚顺公安一处),夏淑坤被折磨了三天三夜,恶警王奇(音)用电棍电击她,不让睡觉,一闭眼就用辣根往眼睛上抹。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迫害二年。

 奥运绑架、戴黑头套、坐老虎凳、烟插鼻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清原镇派出所以“奥运”为名将刘艳琴戴上黑头套、双手被铐着绑架到当地公安局,不让睡觉,灌白酒;强迫坐老虎凳;将点燃的两支烟分别插在两个鼻孔里,一支烟蒂在不知不觉中被吸进鼻腔,整整折磨了她一夜。后来烟蒂从鼻腔出来时已经长出绿毛。

时年六十二岁的男士赵连凯,居住在抚顺市清原县。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凌晨三点多钟,以“奥运”为名抚顺公安局的四个恶警,有一个叫王双奎的、一个叫小戴的用万能钥匙打开赵连凯家第一道铁皮房门,用脚踹开第二道门就进屋直接给赵连凯戴上了黑头套,张只穿了背心、内裤,被带到抚顺公安一处。在公安一处(市国保)五天四宿手、脚、胸部全部固定在铁椅子上,夜里冷,他们就开冷风吹赵连凯,用小木棍打他的耳朵、手指、眼睛;用辣根往鼻孔里灌,灌了两管辣根。

赵淑芹,时年56岁,新宾人。六月二十八日,赵淑芹在保外期间,就因新宾法轮功学员陈久文给她打过电话,就又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新宾看守所。新宾县政法委六一零,新宾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毫无人性,勾结抚顺安全局,公安国保大队等多名恶警私闯民宅,非法抄家,并非法抢劫赵家电脑一台、打印机两台、刻录机一台、法轮功书籍等资料,并企图将赵起诉到检察院。

盛宝仁,六月二十八日,被抚顺市公安一处的彭越等恶警绑架,非法关到抚顺公安一处。在一处关了两天三夜后,又被非法关押到抚顺市南沟看守所。后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 在洗脑班被迫害一个月才被放回家。而盛宝仁的个人银行卡里的钱被彭越等人强迫劫走了一万元。

图丽娟,六月二十九日晚半夜,敲门说楼下漏水,图丽娟丈夫开门闯进六、七个警察。把家里翻得底朝天,乱七八糟,抢走法轮功书、真相资料、电脑、打印机、复印机还有私人物品。把图丽娟及丈夫宛和宾一起抓走,送进看守所。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十九天,送马三家教养院劳教一年。

陈久文,男,时年56岁左右,在抚顺南沟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半月,后又被非法关押在新宾县看守所两个月,被非法判刑三年,送本溪监狱迫害。陈久文在六月二十八日被绑架时,还被非法扣押一辆轿车。

于淑贤,女,时年50岁左右,在新宾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二个多月,后被送到辽宁女子监狱,非法判刑三年。

2. “F08专案行动”

据悉,此案是辽宁省在2011年12月8日预谋跟踪的,所以称辽宁省抚顺08专案,简写为“省F08专案”。此绑架案分两起实施

事发时间:第一起2012年4月15日,也称“4.15绑架案”;
第二起2012年9月25日,也称“9.25绑架案”。

绑架人数及名单:35人 (被非法判刑14人),另有8位被绑架的非法轮功学员,没统计。

4.15绑架20人:佟艳冰、于海艳、胡少烈、刘越、黄亚光、刘立杰、罗秀列、商晓光、张波;
非法判刑:张德艳(三年半)、王玉梅(三年半)、穆国栋(三年半)、汪桂华(三年半)、赵积伟(三年半)、孙海峰(三年)、于淑贤(四年)、尚丽萍(四年)、池秀华(四年)、罗秀杰(三年半)、姜德新(6年沈阳判)。

9.25绑架15人:贾云龙、李文松、胡凤菊、张广英、刘英杰、刘维斌、刘玉兰、李恒良、董壮楠、付文全、姜艳、王法军;非法判刑:刘丽英(三年半)、刘海涛(四年)、盖永杰(四年)。

主要单位及个人参与绑架迫害情况

在抚顺市公安局副局长杨文君亲自指挥下,由抚顺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的队长彭越,调动各级国保警察、刑警及各派出所警察五十名身着便衣、带着枪支、电棍等凶器的警察,执行辽宁省所谓的“F08专案行动”。不出示任何证件、没有任何理由,有砸门、砸锁暴力闯入居民家中的: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五日凌晨五点,绑架了抚顺和新宾20名法轮功学员;另有2名非法轮功学员。

同年九月二十五日早上凌晨三点,二个多小时绑架15名法轮功学员,另有6名非法轮功学员。

据不完全统计,二起绑架案中,被抚顺市公安局抢劫现金:七万三千七百六十元。勒索法轮功学员家属二十三万七千四百元。共计:三十一万一千一百六十(311,160)元。这仅是在19人中统计的数据,占总人数的56%。所以数据还远远不足。另有存折、工资卡、购电卡、银行卡等被抢走,已知其中有一存折存款三万元;被抢劫笔记本电脑二十三台、各种机器十四台、手机多部上百台、轿车二辆(已要回)、汽车一辆、数码相机(3000元)一台、所有大法书籍、法轮功资料、用品等必抢无疑。

典型迫害案例

◇“4.15”绑架案

赵淑芹——被抢走六千八百元 七千元赎回扣押轿车

早晨七点多,抚顺市公安局二十多名恶警挟持新宾县赵淑芹的女儿,带着他们去打开赵淑芹家门,如土匪般的非法抄家,抢走六千八百元现金、笔记本电脑两台、打印机、耗材、真相资料等私人用品全部被洗劫一空。同时,赵淑芹女儿的(捷达牌)轿车被恶警扣押。赵淑芹家将车要回来时,被迫交了七千元钱。

穆国栋、于海艳被抢走现金八千、存折(三万)

早晨六点左右,抚顺市国保及刑警十多个警察绑架了新宾县穆国栋、于海艳夫妇。家中被抄,恶警抢走了电脑、手机、现金八千元、存折(三万)等私人物品。家中剩下两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和一个不满三周岁的孩子。

迟秀华被抢走现金七、八千元 物品一抢而空

早晨,居住新宾的迟秀华,被抚顺市国保及刑警伙同新宾县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家中被抄,所有的大法的书籍、机器设备、现金等一切私有物品全被抢劫一空。其中,现金有七、八千元左右、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两台、DVD影碟机、打印机四台、塑封机一台、挂历机一个、切纸刀两个、手机四部、还有大量纸张、和空白光盘。

赵积伟、胡少烈轿车被劫走,一万多元现金被抄走

早晨七点左右,抚顺市国保及刑警伙同新宾县国保大队十几名恶警绑架了新宾赵积伟,胡少烈夫妻俩,家中的私人财物被恶警抢劫一空,尼桑牌轿车被劫走,一万多元现金被抄走,家中的SONY数码相机(价格三千余元)也不见了。而这些物品,事后家属找警察称没有看到,在向抚顺公安国保警察要车时,被迫交了四百元的存车费才把车要回来。

尚丽萍被冤判三年 丈夫突发心梗撒手人寰

早晨六点多钟,新宾县尚丽萍去赵积伟家办事,被正在抄劫赵家的抚順市公安国保大队十几名恶警当场绑架,恶警抢走尚丽萍随身带的笔记本电脑一台、手机七部。然后逼迫尚丽萍领着四名警察回家,又抢劫了三台笔记本电脑、大法书籍和私人物品等;尚丽萍的丈夫在得知她被判三年后不几日就突发心梗,撒手离开人世,撇下一个70多岁的老母亲和一个还在上学的女儿无人照料。可尚丽萍在关押期间并不知道丈夫离世。

张德艳双手被铐 抢走私人物品

早晨六点半左右,抚顺公安国保队长彭越领着十多名警察闯进新宾县张德艳的家,惊醒了正在睡觉的妹妹,这帮恶警把张德艳的双手铐上手铐,把她的妹妹软禁在一个屋里,由两个警察看着,张的妹妹要求上厕所、打电话,全都不允许,怕她走漏消息,把她软禁了一上午。其他的警察拿着录像机、照相机在屋里乱翻、乱照,抄走了大法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电脑、ava影碟机、多部手机等私人物品。

孙海峰——套上黑头套绑架 八旬老母被打昏

早上七点多钟,新宾县孙海峰在家被抚顺恶警绑架。家里的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和光碟,还有私人物品全被恶警抢劫一空,然后被四名恶警强迫拽到楼下,头上被套上黑套。下午两点多钟,孙海峰的母亲得知儿子被绑架,急去儿子家看望,当打开房门时,被藏在屋内的抚顺两名恶警猛地打倒在地,当时昏死过去。孙海峰的母亲已近八旬,怎么经得起恶警的毒打,恶警见此事不妙,急忙把老人送往县医院治疗,老人受到了严重的惊吓,有时神智不清。

于淑贤——土匪般地冲闯入 老人心脏病当场复发

当日早八点多钟,新宾县于素贤的母亲去女儿家送鱼, 当老人打开女儿房门时, 突然从楼道内外闯出七、八个便衣恶警, 土匪般闯入, 老人见此情景心脏病当场复发,恶警根本不顾老人的死活,恶狼般绑架于素贤及丈夫王会军(非法轮功学员),并抢劫屋内私人财产。

黄亚光——上坟突遭绑架、戴黑头套

早七点多钟,新宾县黄亚光与丈夫去永陵嘉禾村去给刚去世的婆母上坟,周围突然出现了八、九个便衣恶警,虎狼般猛向黄扑去,强行给黄亚光戴上黑头套推进车里,绑架回新宾,并非法闯入黄家,抢走大法书籍、师父的法、光碟等私人财产。

四人被绑架——抢走粮店购货款一万五千元 汽车等大量物品被抄走

张波、罗秀杰、罗秀列、姜德新四人均在抚顺章党地区居住,四月十五日早三点钟,中年女士罗秀杰,在家被绑架。由省公安厅副厅长坐镇,抚顺市公安局杨文君局长带队,国保支队队长彭越指挥二十几名恶警秘密包围罗秀杰家,早晨六点半闯进罗秀杰家,绑架罗秀杰及丈夫商晓光、妹妹罗秀列、妹夫江德新、女婿张波同时被绑架。并大肆抄家,抢去的财物其中有电脑五台、打印机两台、手机多部、新大法书、资料、光盘多箱、真相手机三十多个,汽车一辆,还将丈夫商晓光的粮店购货款一万五千元抢走。还有其它财物。妹夫江德新被冤判六年,罗秀杰被冤判三年六个月。

刘立杰遭暴力绑架 轿车和车上的所有物品被抢劫

新宾法轮功学员,在抚顺居住时被绑架。四月十五日,早晨,六点半左右,刘立杰从家里出来,到车库取车,刚打开车库门,突然闯进来五、六个恶警把他围住,要强行绑架。刘立杰抵制他们的非法行为,与恶警们扭打,高声质问他们为什么抓人?恶警们把刘立杰按倒,四个人坐在他身上,给他戴上手铐,戴上黑头套。把刘立杰强行抬到车上,然后拉到了抚顺东洲分局刑警队在山上的驻地。 恶警们把他关在一个审讯室里,把右手右脚都铐在老虎凳上,然后,对刘立杰轮番地非法审讯,刘立杰不配合,零口供。恶警没得到结果,下午四点多,把刘立杰送到了抚顺南沟看守所非法关押;同时,恶警们把刘立杰的妻子(非法轮功学员)关押了六个小时进行非法审问。随后,他们对刘立杰的家和车库进行非法搜查,抄走了轿车和车上的所有物品。两台电脑、七部手机、一台打印机、三本大法书、和一个电子书等。
后刘立杰与黄亚光、佟艳冰、刘越四人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

◇ “9.25”绑架案

刘海涛被毒打 背铐 戴黑头套;摩托车被劫 一万余元被抢

被抢劫电脑一台,几十部手机、四十多本大法书、刘海涛父亲衣服兜里和手提包里共计一百一十元钱被抢走。还有其它的个人物品被抢劫,装了三大编织袋被抚顺警察用车拉走了。当场抢走现金1.1万元(已经归还7千多元,还有4千元没给)。

九月二十五日,事发当时,刘海涛的父亲对屋里喊:警察来了。刘海涛穿着内裤出来问:你们找谁?什么事?你们是谁?三、四个警察不容说话,硬把刘海涛往屋里推,并说:就找你!进屋后把刘海涛按倒在地上,随后这几个警察对刘海涛大打出手,邻居听到了都出来围观,刘海涛被打出血,地上一滩血迹。刘海涛眼睛被也打青了,随后眼睛肿的很高。
刘海涛的父亲喊快来人呀!两个警察不让喊,用手捂住他的嘴,并声称要“配合”。这些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没有任何手续、没说明理由,把只穿着内裤的刘海涛铐上背铐,戴上黑头套塞到车里。然后回屋里开始翻东西,前屋、后屋都翻了个遍,把屋里翻的乱七八糟的,炕上、地上全是被翻出来的东西。

刘海涛有精神病的母亲被恶警们打人举动吓得犯病了,不知什么时候走出去了,刘海涛的父亲赶紧去找老伴,回来后他的摩托车被抢走了。第二天,刘海涛的姐姐去公安局要回来了被恶警们抢走的摩托车。当天刘海涛被非法关在抚顺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四年。

李文松被当场抢走包里和衣服兜里现金:二千零八十元。

九月二十五日,被抢劫笔记本电脑一台、刻录机一台、mp4一个、mp5一个、播放器6个、大法书100多本、手机一部。当场抢走的现金:放在包里和衣服兜里的现金(1400元、80元、100元、500元)合计2080元。

胡风菊当场被抢走现金:四千二百七十元;工资卡、购电卡、银行卡、存折均被抢走。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早晨,抚顺市公安局的魏文强、宋柯等十多个便衣警察闯入胡凤菊家,胡凤菊遭绑架,抢走了胡凤菊家三台电脑、手机七部、配件三十多套、EVD录放机一台、mp3一个、mp5一个、工资卡、购电卡、银行卡、存折、大法书籍三百多本、师父法像2张、师父在大连讲法和神韵演出光碟三十多张、A4纸一箱、卫星接收器及配件30多套、工具包1个、EVD影碟机一台等大量私有物品。

王凤军——被抢劫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等。

刘丽英二万多元、 银行卡均被抢劫

九月二十五日,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刘丽英家楼下出现一辆小面包车,车牌号都蒙上了,大约有七、八个便衣警察埋伏在刘丽英家的楼口内。六点四十多分钟,恶警们闯入刘丽英家绑架了刘丽英和她的丈夫;抢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器一台、手机四十多部、大法书七十多本,银行卡等等许多个人物品。当场抢走的现金:二万多元。刘丽英被抚顺国保构陷,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刘丽英的邻居见证了抚顺警察的暴行,都说做好人还被绑架(指刘丽英),这共产(邪)党真的要完蛋了。

盖永杰被抄走电脑 打印机等,折现金七千余元;书架上五百元 床铺下一千五百元均被抢走。

九月二十五日早晨六点半,盖永杰正要和来找她的朋友小敏出去打工,被突然闯进来的便衣警察绑架。原来这些便衣是抚顺市公安局、清原县公安局和清原县清原镇派出所的警察,几个警察把盖永杰的家翻了个遍,连床板都掀开了,整个屋子被翻的乱七八糟,一片狼藉。盖永杰家中书架上的四、五百元钱、床铺下面有一千五百元钱被警察抢走(那是盖永杰打工积攒的准备交取暖费的钱),家中的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等个人物品被警察抢走,警察在盖永杰家抢劫的个人物品整整装了三袋子。当天外来盖永杰家中的朋友赵凤敏、盖永杰的小姑子和弟媳也被警察一同绑架,并送到抚顺。当天晚上,盖永杰的小姑子和弟媳才被放回家,赵凤敏第二天才被放回来。盖永杰被送到抚顺看守所非法关押。后盖永杰被构陷到法院,被非法判刑四年。

贾云龙被抢劫《转法轮》书八本、手机二部。

九月二十五日早晨六点多,贾云龙听到开门声,开门后闯进来五六个便衣警察。贾云龙老俩口被限制行动,这几个人到处乱翻。两部手机、《转法轮》书等被抢走。一位张姓朋友来家中,警察上前盘问并要劫持,张质问并与警察力争才挣脱出门。贾云龙老俩口修炼法轮功后百病全消。身心健康的贾云龙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做好人,多年义务清扫楼梯,邻居都说我们这楼梯是全县最干净的。这样的好人也被彭越等抚顺警察绑架,邻居们真的是想不通。

李恒良遭恶警砸开大门锁行凶

九月二十五日早晨五点左右,一群便衣恶警翻墙闯入南口前镇李恒良家,把正在睡觉的李恒良双手、双脚用胶带绑上,李恒良的妈妈听到隔壁有争吵声就过去一看他们正在绑架儿子,她过去问为什么抓人,那个便衣胡说李恒良不老实,老人想上前阻止,被两个恶警掐住手腕无法动弹,李恒良的父亲说:你们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吧,薄熙来、王立军怎么样?还不是入狱了吗!恶警们根本不听。
恶警们强行将穿着衬衣、衬裤的李恒良抬到房门外,大门还锁着,恶警要钥匙开大门,李恒良的父母不给,最后恶警们去仓房找锤子把大门锁砸开,强行把李恒良抬到车的后备箱里带走。

五名家属被抚顺国保敲诈勒索:二十三万

清原县的贾云龙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后,他们的亲朋好友担忧他(她)们生命安危,纷纷前往抚顺公安局要人,通过亲戚或朋友找到有关人员(抚顺市公安局、检察院或国保大队人员)。结果听到的都是一样的口吻:你家的谁谁是县里的头、是政治问题得判多少年……有的告诉法轮功学员家属:你们的意思意思……有的直接提出让家属拿两万或拿四万或拿五万元钱不等,才能帮助摆平这件事。

清原县:贾云龙的儿子被敲诈十一万;胡凤菊的女儿四万;刘英杰家属四万;王凤军家拿出二万,张广英家人被勒索二万。共计:至少被勒索二十三万。

3.“6.20专案行动”

事发时间: 2014年6月20日(称“6.20”迫害案);
绑架人数及名单:17人(被非法判刑8人)

林柏、赵玉梅、关佳莉、徐秀清、林玉珍、吴福珍、周玉芳、田香云、徐春雷;非法判刑:王家国(六年)、唐洪艳(八年)、李力(四年半)、王德芬(三年半)、魏少敏(七年半)、王国英(五年)、徐桂珍(三年)金哲(判三缓五)。

主要单位及个人参与迫害情况: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日,在抚顺市公安局统一指挥的“6.20”有预谋地绑架案中,非法抓捕抚顺市区内十七名法轮功学员,并实施抄家、抢劫。

被非法搜查的所有法轮功真相币及传单、小册子、光盘等,经市局国保反×教大队大队长彭越鉴定,均为违禁资料。促使抚顺公安局顺城区公安分局:

向抚顺市顺城区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书:抚公(顺)提捕字[2014]1001号;

二零一四年六月三十一日,顺城区分局又向顺城检察院提交起诉意见书:抚公(顺)刑诉字[2014]1001号;

顺城区检察院以[2014]1001号文书为依据审查后,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四日,以《刑法》第七十九条规定的“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逮捕。文书:抚顺检侦监批捕[2014]111号。

就这样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九日,辽宁抚顺市顺城区法院对七位法轮功学员下达判决书,审判长是顺城法院的车全忠。

据悉,此次绑架案,由抚顺公安局国保支队采取特务跟踪长达八个月的时间。六月二十日,由顺城区分局国保焦臣带队,利用抚顺城派出所、新华派出所、葛布派出所、长春街派出所、福民派出所、高湾派出所等人力、车力,在一定时间内先后发起四次疯狂绑架案。

绑架迫害经过:

第一起绑架八人: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日上午九点十分左右,李力和王德芬、金哲(司机)三人驱车一同去王家国家串门,李力和金哲离开时顺路带王家国到顺城区葛布街(新地号)某居民楼,李力、王家国、金哲三人先后上楼,下楼后被便衣警察控制。警察从王家国手中抢下钥匙,七、八个便衣上楼破门而入,将正在读书的周玉芳、关佳莉、魏少敏、田香云、徐印雷五名法轮功学员绑架。金哲开的新买的本田车(H)一台,约十五、六万元,被彭越非法扣押,非法顶替保释金。二零一四年八月六日金哲被保释回家。

李力家被抄:六月二十一日下午一点三十分,抚顺市顺城分局国保队长焦臣带领五警察,非法押着李力回家,翻遍全屋,然后将李力劫持到面包警车,车牌号辽-D0718。

当日,屋里一片狼藉,六月二十一日下午一点三十分,抚顺市顺城分局国保队长焦臣带领五名警察,动用两辆车非法押着李力回家,翻遍全屋,抢劫现金共计人民币四千三百元,港币将近一千二百元。后得知,李力身上携带的她儿子的信用卡(卡后附密码)在抓捕时被搜走,并于六月二十日下午在ATM自动柜员机被提取现金二千元。

周玉芳、田香云家被抄:六月二十日周玉芳、田香云被绑架后,因为体检不合格,看守所拒收,被释放。释放时被顺城区新华派出所警察向二人各自索要一千元。

七月二十九日,下午一点三十分左右,顺城区新华派出所警察到周玉芳、田香云家非法抄家,在周玉芳家搜走真相币二百元。

第二起绑架四人: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日上午,抚顺市顺城分局,葛布派出所警察到葛布新村的王家国家敲门,唐洪艳开门后,警察闯入,不分青红皂白,就把唐洪艳连同到她家来的王德芬一同绑架。王国英和林柏来串门正好赶上也被绑架。

王家国家中被抄:抢劫家中电脑二台、打印机四台、刻录机一台、真相条幅六百多条,还有其它物品。

王国英、王德芬家被抄:当日晚上顺城分局国保警察到王国英家抢走五箱香,价值五千多元,还有一万多元现金;同日,五名警察到王德芬家抄家,搜走一纸箱书籍等物品,期间,搜到王德芬丈夫的钱包,在王德芬丈夫的据理力争下未能拿走,警察就以给王德芬买饭为借口拿走一百元(后来得知此钱并未用于王德芬身上)办案人:顺城分局 焦陈、陈德林。

第三起绑架四人: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日,中午十二点三十分左右,新抚区分局福民派出所警察闯入三道街徐秀清家。绑架了徐秀清及来她家的林玉珍、吴福珍、赵玉梅四名法轮功学员。

徐秀清、林玉珍家被抄:抄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切纸刀一把、大法书籍十几本;当日晚上林玉珍家被搜走大法书籍三十多本及周刊等,四人同时被送入抚顺看守所,因体检不合格,次日凌晨三点左右,徐秀清、林玉珍、吴福珍、赵玉梅四人各自回家。

第四起绑架一人: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日下午四点多,居住望花区高湾的徐桂珍被高湾派出所绑架,抄家。警察抄走笔记本电脑一台,喷墨打印机及激光打印机、塑封机共三台,还有其它物品。徐桂珍于六月二十一日凌晨被绑架到抚顺看守所。

4. “7.22迫害案”

事发时间: 2016年7月(20—22)日(称“7.22”迫害案);

绑架人数及名单:22人(批捕12人、判刑2人)

被非法批捕:东维荣、胡风秋、徐桂荣、潘福德、吕庆、李明云、刘凤娟、姜顺爱、李刚、李艳荣、秦增云、张桂萍。

被非法判刑:彭杰、刘凤玲。

被拘留释放:陈文华、小多、小聂、于连星、于芳(未修炼法轮功)、闫明宇、刘郎、王艳。

主要单位及个人参与绑架情况:

二零一六年月二十八日,辽宁省政法委及“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操纵省内各市县国保、公安,非法抓捕省内各市约一百名法轮功学员,这次非法抓捕被称作“六二八”绑架案。
之前,他们采用手机监控、跟踪、定位、蹲坑等手段,在同一时间段内,按照事先拟好的名单,在这月内对一百名法轮功学员统一绑架、抄家。

抚顺市政法委及“610”,紧随省“六二八”迫害行动,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操控抚顺市区国保、公安等部门,三日内,绑架了抚顺市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二十二人,被称为“七二二”迫害案。

二十二日早上,雨阵阵地下着,路上行人稀少,阴霾笼罩着辽宁省抚顺市,部份法轮功学员家门口,不知何时警察偷偷蹲坑、偷偷监视,有预谋的行恶,等门一开便疯狂入室,实施非法抓捕、抢劫财物,抄走大量物品:手机、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现金、存折、首饰等等。

参与迫害主要责任人:高宏彬,男,一九七一年生,原任本溪市委书记。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被任命抚顺市市委书记,上任后分别到各个部门开会,与政法委开座谈会。之后,抚顺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抓捕,采用的手段与辽宁省六月二十八日,实施的抓捕模式相同。

案件中共有十四人被非法批捕,其余被释放。家居新抚区的彭杰被新抚区法院冤判三年六个月、刘凤玲被新抚区法院冤判五年六个月,二人均已被劫持至辽宁女子监狱。

目前,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南沟看守所:吕庆、胡风秋、徐桂荣、张桂苹、刘凤娟、李明宇、秦增云、潘福德、东维荣、姜顺爱、李刚、李艳荣,十二名东洲区法轮功学员已被非法批捕,案件在预审中。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与六月八日均在东洲区法院召开了二次“庭前会议”,有律师参加。办案法官田浩。

绑架迫害经过:

七月二十日:早上五点多,抚顺县海浪乡法轮功学员王艳,被抚顺县公安局及海浪乡警察绑架,家中所有的大法书、师父法像被抢劫走。王艳被劫持到南沟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七月二十一日:东洲区吕庆妻子余芳没有修炼法轮功,晚上在楼下,也被两名警察绑架,被无辜关在抚顺看守所三十七天,家属交二千元“取保候审费”才被放回。三十七天的煎熬,整个人消瘦了一大圈。

七月二十二日:东洲区吕庆,时年四十五岁,大清早在家突遭绑架。已知吕庆新买的一台轿车被非法扣押,现在国保警察正在非法使用;吕庆家中八十岁的老母亲,腰痛,不能自理,快一年了没见到儿子的身影,每天挂念儿子,常常老泪纵横。

七月二十二日:东洲区茨沟几位法轮功学员,准备到一小组去学法,当时是中午十一点多,学员小多来到楼门口,看见有陌生人在楼内(便衣警察),他没多想就按门铃,刚一开门便衣警察就跟上来抓小多,小多随手把刚叫开的门关上,那便衣警察就使劲砸门,屋里人不给开门,便衣警察就把小多带到楼下。这时小聂,姜顺爱也来学法都被绑架。姜顺爱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抚顺看守所,也被非法批捕。

七月二十二日:早上七点多,东洲区龙凤的法轮功学员李刚(男)、李艳荣(女)、秦增云(女)、茨沟的于连星及妻子陈文华,在各自家中被绑架。

七月二十二日:早晨约六点多,新抚区七道街法轮功学员闫明宇和妻子刘郎在自己家被绑架、抄家。

七月二十二日:新抚区南阳的法轮功学员彭杰(女,六十七岁),在家中被永安台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被抄走的物品有大法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打印机、电脑等。还有一位老年刘素贤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七月二十二日:骚扰三人,一万元被盗走。上午十点多,顺城区葛布派出所多名警察,到前葛一位老太太家,劫走所有大法经书(约百余本)、护身符六百多、切卡器、切角器、切纸刀等。
同日,顺城区将军街法轮功学员王红(女)家,被一帮警察敲门,王红没给开门,警察在楼道守候一天,转便衣随时监视。同日,李石小区李姓家,被市局警察抢劫,当时家中无人,后发现人民币一万元被盗走。

三、被迫害致死二例

案例1、新宾县赵丽杰含冤离世

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张文阁因被中共迫害,于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八日含冤离世。妻子赵丽杰在精神上受到极大的打击,后病状缠身,出现脊椎病,身体的两头都要扣一头了,非常的虚弱。新宾县的法轮功学员看到赵丽杰的身体状况不佳,就经常到赵丽杰家中看望,热心地帮助她,交流修炼法轮大法的美好,与她共读《转法轮》,使赵丽杰对生活又充满希望。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二日,赵丽杰的妹妹马思媛,还有好朋友黄香容、刘明珍、张宪莫、老马太太来探视她,却被抚顺国保支队不法警察绑架。当时把马思媛的姐姐赵丽杰家翻得乱七八糟,抢走一台式电脑、大法书籍、真相资料、还有一千元钱;本来赵丽杰就身处磨难、度日艰难,再也承受不住这么大的打击,被抄家后第五天,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七日凄然离世。

案例2、奥运绑架 清原县刘艳琴被迫害精神恍惚 不幸离世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清原镇派出所以“奥运”为名将刘艳琴戴上黑头套、双手被铐着绑架到当地公安局,不让睡觉,灌白酒;强迫坐老虎凳;将点燃的两支烟分别插在两个鼻孔里,一支烟蒂在不知不觉中被吸进鼻腔,整整折磨了她一夜。后来烟蒂从鼻腔出来时已经长出绿毛。

从劳教所回家时,刘艳琴已是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双手指不能弯曲,生活不能自理,还遭当地警察骚扰。长期的迫害与高压,使刘艳琴的精神长年处于高度紧张之中,身体和精神承受达到了极限,二零一七年初出现了精神恍惚,三月二十六日不慎从七楼坠下,于三月二十八日离世,终年六十一岁。

刘艳琴一九五六年出生,是抚顺市清原满族自治县土口子乡荒地村人。学法轮功前,得了一种老人叫做漏的疾病,中医看后说,这种病吸取身上精血,将来得在这个病上送命。经过多方医治无效,却越来越重,痛不欲生。一九九八年一月。修炼法轮大法后,病症全部消失,她对朋友曾说过:“如果不是修炼大法,我早已命归西天。”

四、被迫害流离失所四案例

案例1、姜国芳长期被彭越监控,被迫流离海外

抚顺顺城区法轮功学员姜国芳,长期被彭越监控。二零一五年九月底,辽宁省抚顺市国保大队队长彭越带领两名警察穿着便衣,再次到姜国芳的父母家中进行骚扰,质问其母亲关于姜国芳的情况。致使姜国芳的父母受到惊吓,吓得二位老人一夜没有睡觉。

姜国芳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判刑七年,二零零二年被保外就医。二零零六年抚顺市顺城区国保大队焦臣绑架姜国芳到罗台山庄洗脑班,姜国芳绝食七天后放回。二零一五年二月为了躲避警察的再次抓捕而流离到海外。

案例2、警察骚扰威胁父母 黄刚被迫流离失所

抚顺市法轮功学员黄刚,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六日结束十五年冤狱。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分别向全国最高法院和全国最高检察院邮寄了“诉江”控告书。六月二十八日收到高检和高法的回执。八月中旬的一天,黄刚出去找工作时,抚顺市公安局、派出所警察到黄刚父母家骚扰,说让他去派出所一趟了解诉江情况,还威胁:你儿子是我们重点监控对象,判刑回来如不悔改,我们将严惩。迫使黄刚被迫流离失所。

案例3、王纯被暴力查抄迫使流离失所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五日晚,抚顺市法轮功学员王纯在望花区海城街的租住地和库房,遭警察抄袭,被抢走相机、热水器、冰箱、洗衣机、电脑、三辆摩托车、一辆自行车等物品,损失的耗材价值至少七万元;个人物品值两万元。当时王纯夫妇都没在家,被迫流离失所。

案例4、魏淑华有家不能回 四处流离一年多

抚顺东洲法轮功学员魏淑华,在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与另两位法轮功学员到南章地区讲法轮功真相被恶人举报。被抚顺县国保大队长张玉奎和抚顺县后安派出所指导员金海等绑架,下午二~三点钟,他们的家被抄,随后都被劫持到抚顺第一看守所(南沟看守所)。
魏淑华因体检不合格看守所拒收,当夜被家属接回。可回家不久,经常遭到金海和张玉奎的骚扰。一天,张玉奎让魏淑华在记录本上签字,魏不签。张玉奎威胁说:“告诉你魏淑华,监狱里有病的有的是,你不签字我回去编巴编巴,照样把你送进去。”就这样魏淑华四处流离,居无定所。

五、结语:

综上所选迫害案例及综合概述,均为彭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至于间接迫害案例,本文尽量不选。因而百分之九十几的绑架案例,是彭越直接参与的,绑架后的加重迫害也是彭越直接参与实施的。特别是敲诈勒索家属现金简直是登峰造极,众多的家属难以承受经济上的重负,期盼着天惩恶人,将彭越绳之以法;另一迫害更为严重的是仇视法轮功学员,达不到他所要的结果就将法轮功学员构陷到法院非法判刑,极大地干扰了抚顺法轮功学员的正常生活和修炼,以及法轮功学员救世人于危难之中的真相传播,彭越实乃害群之马,危害众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24/辽宁省抚顺市国保队长彭越恶行录-3508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