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加拿大法会 学员体悟修炼的奥妙(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记者章韵多伦多报道)二零一七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于七月二十二日,在多伦多大学的“Convocation Hall”召开,一千二百多来自加拿大各大城市和美国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参加了此次法会。二十位中西方学员交流了他们在反迫害中如何修好自己,在不同项目或工作中体悟修炼大法的奥妙。

'图1~3:二零一七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于七月二十二日,在多伦多大学的“Convocation Hall”召开。'
图1~3:二零一七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于七月二十二日,在多伦多大学的“Convocation Hall”召开。

'图4~9:学员交流修炼体会'
图4~9:学员交流修炼体会

圆容整体 互相配合 不可能变成可能

来自多伦多的刘女士交流了自己在参与神韵找剧院和向主流社会推广团体票的修炼体会。她交流到,在参与多伦多找新剧院的过程中,她体会到是师尊的慈悲加持和同修间圆容整体、互相配合所展现出来大法的法力,让一件看似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现实。同时她也交流了在这过程中如何修去抱怨和不满,配合协调同修讲真相, 让进一步讲真相达到好的效果的体会。

刘女士在交流中谈到,第一次与剧院会面时,自己对同去的同修的讲真相方式有异议曾产生不满和抱怨的情绪,不过,很快自己马上冷静下来,抑制住自己的不满和抱怨的情绪,并配合同修讲真相,结果效果很好。当进一步跟剧院高层讲真相时,她学会了无条件配合,也使每一次进一步讲真相达到了较好的效果。

在参与神韵推广中修去自我

来自渥太华的鲁女士也交流了自己去美国一些人手少的城市参与神韵推广,在参与神韵不同工作中修去自我的体会。她在交流中说:“我一直以为自己对神韵都有一定的理解,有时也能看到神韵另外空间的殊胜。当我在做神韵报道过程中,发现自己忙于做事或是在过心性关当中时,竟然很难有那些观众那样对待大法救度的感恩心态。”

“我对此感到惊恐,不断的反思,开始认识到自己的基点都是为私为我:‘我’想参与神韵,因为‘我’知道参与神韵可以在修炼上有很大提高……这一切都是为了‘我’要怎么样,这么多‘我’在其中,还有强烈的有求之心,患得患失,怎么能做的好呢?”

她体会到,在这十恶毒世,师尊把珍贵的大法传给我们,为我们承受;在我迷失的时候也从未放弃,慈悲的等待着我走回来,洗净罪业,走在修炼路上,又为我们的修炼圆满苦心安排,一路保护。这样开天辟地前所未有的慈悲,我无以回报,唯有尽力兑现誓约,少一点辜负,修去执着,期盼有一天能用最纯净的心来感恩师尊的救度。

成功银行家在主流的工作中证实大法

目前居住在多伦多的张先生是一位银行家,他在交流中回顾了自己得法修炼的过程。一九九四年,他在中国接触到法轮功,可惜没有走入修炼。二零零一年来到加拿大看到大纪元报纸,还看了《九评共产党》,自己在网上作了三退。二零零六年,他太太因病想学法轮功,在帮太太找法轮功的过程中,他和儿子也走入了修炼。

张先生谈到自己成为成功银行家的修炼体会。他于二零一一年成为他供职的一家大银行的私人银行家。随着新工作的开展,难和关也来了。从零做起,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很快我就被公司副总裁通知,我只可以开展没有华人客户的市场。我原以为公司把我从原来的地区调到现在的地区是看中我对华人市场的优势,现在意识到,公司这样决定是因为银行已经有一位可以讲中文的私人银行家,同她关系很好的区域总裁为了让她的业务发展得更好,就让我去开发只有西人客户的市场。我知道对自己的考验来了。

他说:虽然公司有这个不合理的规定,但是没有偶然的事情。可能是让我继续提高与主流社会高端客户打交道的水平,并且增加主流社会的人脉吧!开弓没有回头箭。我就尽管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师父教我们,整个社会就是我们的修炼场。我不抱怨,心中坚守善良。我就从头开始做起:认真准备每一次的演讲内容,勤奋的跑遍每一间分配给我的每一间分行,跟律师事务所,和会计师事务联系,建立自己的渠道。渐渐的我赢得了银行其他部门同事们的认可,他们觉得我善良诚实。我一步一步的建立了自己渠道,我的客户也开始把他们的朋友介绍给我。在主流社会里,通常是家庭的交往。我就跟妻子同修配合,跟我的客户一起参加餐会,配合讲真相,效果非常好。到第五年的时候,我的新业务增长量居然排在了全国首位。我再一次体验了大法的神奇,再一次感受到了师尊的加持。感谢师父的看护!

突破自己拿起电话一线讲真相

得法修炼了四年的姜女士,是二零一三年在中国得法开始修炼,于次年来到海外。她说:我记得在国内得法后,看《九评共产党》,觉得邪党太坏,太害人,中国老百姓被骗太可怜,于是就出去讲真相。到了海外,一直想到平台给大陆民众打电话讲真相。她在发言中交流了如何突破自己,给大陆民众打电话讲真相的经过。

她回顾:“第一次打电话,我用的是同修给的真相稿。电话通了,对方接起,我非常紧张,开始念稿。稿子念完了,对方没三退,我没词了,愣在那里,盼对方赶紧把电话挂了,结果对方真挂了。我赶紧找同修说,快点给我一个长点的稿,能多念一会。同修说,那只是个开头,剩下的全凭你自己讲了。于是,在磕磕绊绊中,我开始了电话讲真相。”

她并交流到,在打电话过程中是一个修炼的过程,会遇到被不明真相的人的谩骂。她说:对于挨骂,开始我只能做到表面容忍,但心里不痛快,觉得委屈。有一天学《转法轮》时,我突然对骂我的人生出慈悲心,觉得他们太可怜了,把珍贵的德给了我,自己还造下业力。在以后的打电话中,再遇到骂我的,我都能保持冷静,理智的继续讲下去。

她说,以前我只是觉得,师父让我们做好三件事,我就去做了。通过打电话,我悟到,师父说的句句是法理,是指导我们修炼的圆容不破的法理。

当天的交流会从上午九点开始,到下午六点圆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