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看到的营救同修及法理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五日】近来我们交流营救同修的问题,下面就自己在当前修炼状态中看到的一些自己能看到的情况,在法理上和大家交流。个人层次所见,提醒大家多学法、学好法,以法为师。文中不妥之处请大家指正。

(一)从理性上认识被抓、被囚禁(包括严重病业)、被严重迫害

1、邪念不去,成为严重迫害的借口

同修谈到二零零三年时,清华大学的二十多岁的A同修被抓后,头部被警察打成重伤,在北京被判刑八年,瘫痪僵卧像植物人,在内蒙古服刑,同修营救不成功。

随着他的介绍,我看到的是,A同修被抓后真是一心一意为大法,真能为大法付出一切,但他有个症结。于是我反问他:“从二零零一年开始,A怎么就想炸看守所‘营救’同修呢?他后来知道干不成,但是时不时陷入这种白日梦。”

同修吓了一跳,说:“他一直没放下啊?二零零一年一月A看了新经文《忍无可忍》后悟歪了,跟我说过这个想法,我跟他讲了半天,说他太极端了,这是思想业,赶紧放弃,哪能这么邪悟?后来他不吱声了,但是还是嘟囔不服气。我以为他这么聪明,早晚能认识到,就没再理会……”

A两年都没放弃那个邪悟的念头,身边的同修也是有责任的,没有帮他认识上来。当然他头脑中还有其它不善的想法,平时修善不够,言行中体现不出善。

个人理解,师父讲法中指出的“邪恶生命”是另外空间的,绝对不能和表面空间的常人混同对待,现在活在世间的常人反而都是我们要努力救度的对像。

为什么出现这么严重的迫害?我看到A在历史上欠命,但是如果他心性上没漏洞,邪恶怎么索债也索不成。邪恶打他就因为他不想善解救度那些恶人。所有达不到善的标准的念头都得修掉,而他一直不悟,还生出了怨恨心、对表面常人的鄙视心,善心一直没修出来,没达到大法最基本的善,连旧宇宙的标准也没达到。

如果A早就悟到,就不会酿成那个大难,大法弟子在心性升华中消业才是最快的,纯粹为了还业而还业,不是大法之道。

他已经出来几年了,因为他没有修好善,师父只能把命债化解到这种程度。如果同修能帮他尽快找到根源,深挖一切恶念,真正在大法中修善,很快就能恢复。

其实很多因为病危出狱的同修,病业再严重也是假相,身体被摧残的再坏,只要向内找到根源,很快都能在大法中恢复正常——没有修善,是主要原因。

2、气、怨、不善,加重了迫害

大陆同修又谈到了二零零三年四月在上海交大发生的B同修失踪案。我看后说:这些为大法失去生命的同修都是很了不起的,最终都是圆满。他也是舍尽一切为大法的,全身心投入,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的,但是没注重学法、同化法,没有同化善。法难初期,需要做的事也实在太多了。

他在上海被抓后,被打过,然后遣返老家江西省,因为坚贞不屈,辗转过好几个转化基地,每个基地都毒打他,每处都把他打出内伤了,因为在历史上他在那些地方都欠过命,最后被打死了,偿还了所有的业债——这是典型的旧势力的签约安排。

师父讲:“只要你们走的正,其实我都能善解了。我一定能使那个极端的心变好,我就能使他不再要他的命,因为我用法解开他的心结,我什么都做的到。你们一有了执著放不下,就解不开,师父就不好办。”[1]

他被抓后,对打他的警察、雇员没有生起怜悯慈悲之心,以牙还牙,心里有怨气。这种情况也比较多,在魔难中苦修,最后达到觉者的标准,这也是修炼。但是,他欠命很多,打的就很重,而打他,也是因为他认为那些恶人不可救要,不跟他们讲真相,不想挽救他们。其实这些恶人大部份是可以挽救的,挽救了他们,才是大圆满。

如果他能对打他的人无怨无恨,能慈悲对待,能觉得他们可怜,有挽救他们的想法,师父就能把那些索命的业力结解开。可是当时他就忘记了大法中讲的:“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2]

象他这样对大法坚贞不屈、至死不渝的,真是很难得,很了不起的,但是白璧微瑕,总有一点遗憾。

3、被抓、囚禁与闭关修炼

被抓、囚禁,是劫难,是迫害,是迫不得已的,不得不在那种环境下修炼。有人就得在那种最苦的环境下修,升华到不同的标准,救度有缘人,才能在这个阶段功成圆满。很多同修不就是这样修过来的么?有人提前达到标准,就提前结束旧势力的迫害,闯出来了。有同修破例没被判刑,有的被关押一年多被判缓刑,有的十年刑期没两年就出来了……这里都有外边同修营救的因素,但是被关押中的同修达到了各自修炼的标准,是主要原因。

被抓后与世隔绝,象不象师父讲的到山洞里修炼的状态呢?

过去在山洞闭关修炼,强化割断世间一切牵挂,这是最低的标准,还要断尽世间欲望、执著,才能修圆满、破关而出。

有同修被抓后,牵挂亲人、牵挂事业、钱财、担心自己、怕这怕那……凡是这样的,外边营救一般都不起作用,因为他连“闭关最低的标准”都没达到,怎么能行呢?千丝万缕情难断啊,那“情丝”二字看似比喻,在另外空间都是物质,邪恶搅动起来,他头脑里就开始翻江倒海,心里就不是滋味,哪个是真正的自己?离觉者的大自在差太远了。

其实被抓、被囚禁,如果能悟到这好象是重大考验了,就得象《转法轮》中讲山洞里闭关割断绳子那样,上来就把常人中的所有牵挂一刀两断,再不执著了,剩下的就是发正念、讲真相、背法了,当然也决不能配合邪恶。凡是能达到这样标准的,邪恶在这些方面就没法再阻拦,外边营救就容易成功,先例也不少。

其实严重病业也是一样,那好像被索命的灵们囚禁起来了,就更得斩断常人一切牵挂和亲情了。有同修病危到医院拒收的状态,之后做到了这一点,很快就好了。

(二)被抓后,正行、正悟的借鉴

囚禁中的同修如果自己做不好,外部营救真是起不到作用。如果正念正行,营救就容易成功。下面这几点值得借鉴。

1、信师信法,心正志坚

如果能悟到这是象法中讲的隔绝世间的考验,特殊的环境同样能修出去,对法的坚定就容易做到。如果心里动摇,或者怀疑师父不管我了,还不能排除这种邪念,外边营救也没用。里边的同修也不要顾虑太多,我看到:外边同修发正念只要几分之一的心态纯正,就能起作用。

2、不要怕,用对法的正信化掉一切怕的因素

师父讲过:“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3]

真信这段法,就真不会怕了,都是好事怕啥?只要你做好了,多大的难师父都能化得开,怕什么?其实怕,是自己的执著心在怕,往你心里反应。

真能不怕,连生死都放下了,一次次生死考验都能过去了,主要的方面真达到标准了,其它的标准也容易达到。

3、不配合邪恶,零口供简单易行

大道至简至易,零口供是最基本的不配合迫害的方式。逼口供本身就是要迫害你、迫害其他同修的。配合了逼口供一点,迫害就没完没了。有同修受“坦白从宽”的骗,口供越多,自己造的业越大,受的迫害越重。里边留了口供,外边营救困难重重。

4、修善,用慈悲的力量化解邪恶,这也是发正念威力的源泉。

有的同修真是无所畏惧,和参与迫害的人员争吵,怒目而视,怨气、愤恨都随着脾气带出来了,甚至极个别的在法庭上也用以恶制恶的方式,表现坚不可摧的英雄气概。这样的同修,没能减轻迫害,外边同修的营救,也不成功。为什么?这是慈悲的觉者的状态吗?

关键时刻,应该制止邪恶,但是要根植于善,发自慈悲之心。比如一个同修的修炼故事写道:有的警察抽打大法弟子,警察的儿子就在一边玩,不在乎,她挺身而出,告诉行恶者:“别忘了你是人民警察!你先把儿子带走,孩子将来知道你在这样迫害大法弟子,他会看不起你的!”这个惯于毒打学员的警察当时就停手了,让孩子谢谢阿姨,那以后他再也没有打过大法弟子。

还有的同修在法庭上,该讲的真相平静的讲完,问法官:你们反对真善忍么?我知道你们也不反对,希望你们能记住真善忍好,将来有个好的未来。后来这位学员被判缓刑、释放了。

师父讲过:“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这是过去释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炼人也好,都没有讲过的。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4]

善不是嘴上说的,那是割舍人的情和私,修出来的。很多迫害同修的人同样需要救度,以恶治恶把他们都推走,也不是师父要的吧?那也不是觉者慈悲的所为。心里有气、怨、恨,发正念起不到多大作用,在魔难中一定要修善,善待常人,这样正念清除迫害才有力量。

5、向内找,多背法,能摒弃一切杂念时,邪恶基本就只有躲的份了。

“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5]。

在囚禁中,多向内找,多悟,多背法。记的不多,反复背《论语》也行,被洗脑时,可以反复念“法轮大法好”。

师父讲:“念“大法好”不但对常人有效,对于大法弟子清理思想也都是有效的。你叫自己的全身细胞都念大法好,你会发现整个身体内都在震动。(鼓掌)因为念动的是法,所以才有那么大的威力。”[6]

真能念到“法轮大法好”每个字都能显现到眼前,一切杂念都摒弃了,常人心都念空了,真能这样,邪恶打你都感觉不到疼了,邪灵见你就害怕,也不敢迫害了,可能就真不敢关你了。外界营救就相当容易了。

(三)善用绝食善用抗争

这一点需自己把握,不能盲目效仿。

绝食抗议是常人中一种很有效的和平抗议的方式,很多被监禁中的同修都用过,从中也有很多辉煌的证悟。大部份被营救提前出来的,都有绝食的因素在,而有的同修绝食就没起到很好的效果。

关键还是心态。同修有的绝食为大法鸣冤,有的为争取学法炼功的环境、有的为了抗议邪恶对同修的迫害、有的为了早点出现病业早点出去……只要心在法上的都没有大问题,这本身也是修炼,从中也都能证实大法的超常。

但是绝食中也应当是纯善的表现,恶的表现也会招来麻烦。常人对绝食同修的强制灌食,除了那些变相迫害人的野蛮灌食,大部份不是出于恶意。如果绝食的同修对一般的灌食表现出强烈的对抗,周围人真会觉得他不想活了,会激起这些常人的恶和对大法的反感,他们再接受真相会产生障碍。过激、过怯都不能表现善,取中是最好的。纯善的绝食,能感动周围人,对讲真相救人有正面作用。

(四)外部同修的配合

1、善用当地的社会舆论营救

二零零三年明慧网发表的一篇交流文章《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大家可能都看过,师父为该文写的评注:“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7]

师父讲过:“可以在明慧网上报道,叫学员把邪恶了解的更清楚一些、报道出来,叫当地学员大力揭露这些坏人。这些是明慧要协助的,也把有些地区没这样做或做的不足告诉学员。”[8]

长期以来,这方面做的不足。我们不是依赖常人,而是这种方式讲真相效果最好,人们更关注身边的人和事,这是最好的切入点,身边的公开的舆论对邪恶震慑力最大,救人的力度也最大。这是在善用常人社会的资源,救常人救同修的效果都很好。

2、不要过于看重形式

有的协调人热衷于营救,恨不得场面大到跨省协调发正念才好呢。当然人多是好,但是心不齐反而不好,如果组织者有好大喜功的心,有显示协调能力的心,就更不好。

关键在人心,大家先交流,先从法理上升华,都认识到了,纯纯净净的做,效果最好。而针对被严重病业迫害的同修——好象被索命邪灵囚禁起来的,一定要先帮他向内找,找到根源,才能解决问题。如果只做形式,就起不到作用,还干扰大家。

3、重在过程,重在配合,不要过分看重结果

如果担心:“被抓的同修状态是不是好?他做不好我们这不白做了么?”谁有这样的心不去,谁在营救中白走一遭,自己没达到标准。

不要给深陷牢笼的同修加不好的念头,就当他是合格的,不看他以前的不好,更不要道听途说给同修造谣,就加强他的正念,就纯纯正正的去营救。不管结果怎样,这样都能减轻同修的压力,消减邪恶的干扰和迫害。营救过程本身就是修炼,就是对整体配合的考验。即使里边的同修没有做好,外边的同修那样做到了,也是合格的整体配合和修炼。

并不是只有马上营救出来才是成功,这里边有很复杂的因素。被抓后一个月出来,几个月出来,一年多没判刑出来,或者提前出来,都是成功,有个别按时出来的也是营救成功,因为迫害她们早走离世的劫数,被外边营救的同修消除了,把她们活着救出来了。

所以重在过程。即使知道同修在里边迷失了,也不要灰心,把营救的重点转在其他人身上就行了。大家在心理上也不要怨他,这样他将来也容易走回来,因为大家没有对他加恶念。

(五)善用律师,不要盲从

现在很多地方同修开始运用法律反迫害,请律师花了不少钱,大部份没有营救成功,问题出在哪儿?

交流文章《用法律反迫害的尝试(下)》提到了“依赖律师的教训”,大家没注意到。我看到很多律师营救失败的一个关键,是他们在暗中跟公检法使钱,暗中调停同时自保。

现在中共迫害已到穷途末路,公检法非法抓捕起诉判刑法轮功学员,已经基本挣不到钱了。如今迫害,还能从律师这里拿钱,何乐不为,迫害会止么?这就是律师费暴涨的原因。有的律师竟然公开跟法官说:“我辩我的,你判你的!”这明显在搞暗箱交易,大法弟子听到了还不归正律师?还放任?这样的律师跟谁是一伙的?

这样的律师法庭上无罪辩护是做秀,公检法都心知肚明,没有任何压力。还有的律师根本不听大法弟子的,就是来挣钱穷应付的,根本不听同修的规划,自作主张,无罪辩护走过场,然后同意给同修判刑。法院提醒律师“你做的是无罪辩护”,可是律师坚持同意给同修判刑,同修自己白做无罪申诉。

我看到有地区做的很好,跟律师讲真相很透,律师和同修形成一个整体,就不给公检法钱,真能震慑他们,唤醒良知,反而显现营救的奇迹。

而不少地区,盲目追求有名的“正义律师”,不知道他无罪辩护是走过场,他暗中盗用大法资源供养邪恶,在常人中、在修炼上,哪个角度看都是在犯罪。依赖这样的律师,能营救成功么?所以,请律师切不可徒有虚名,不如找当地律师扎扎实实讲清真相,大法弟子完全占主导,又节省资源,又能救人震慑邪恶。

我还看到,律师每次营救同修成功,绝不是因为律师的大功劳。天上对此事记载的非常清楚,都是内外同修配合好,形成整体,外部同修、里边同修都基本达到标准才能突破的,律师只不过是起了沟通和当庭讲真相的作用而已。所以对律师要善用,不可放纵,更不可盲从。

营救过程,对每个同修都是考验,心性的检验,配合的检验,法理认识的检验,能够共同精進升华的检验。在方方面面环节,都不要忽视修“善”,修出多大的善,才有多大的化解邪恶、救度世人的威力。

以上个人所悟,仅供参考。提醒大家以法为师,在法中找答案,对法的认识才能深入;在内心认识到法,行为同化于法,才是真正的升华。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6]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对学员文章评语〉
[8]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