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大法弟子的警察们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日】五年前的春天,我和几位同修同时被绑架、非法抄家。当地派出所警察闯到我家时,我顺手把我的房间门(资料室)一关说:不许翻这间房子。所长说:好,我们不搜这间。一个小警察,翻出了我的小笔记本电脑,交给了所长,所长拿在手里说:这个是你的东西?就顺手放在椅子上了。我明显的感受到他在保护大法弟子。

那天深夜,我被劫持到了当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遇到了一位刚刚工作的女警小梅(化名)。只要是小梅值班,她就把我接出监室,在她们的值班室里和我聊天,小梅总是感慨我的“知识”:怎么知道这么多啊?怎么说出这么高深的道理啊!我说:我就是学李洪志师父的法感悟的。

谈到邪党的黑幕,小梅说:对法轮功迫害的所有指示,全部是口头传达,没有红头文件,全是干着知法犯法的事情,他们所里的警察也都知道的。你们这么好的人怎么成为“罪犯”了啊?个个面相都善良!这么好的人怎么能被抓到这里来了呢?这个江泽民一定是脑残!

那时小梅把自己的手机给我用,使我在那样无法与外界联系的情况下,处理了一些紧急事情。我很是感动。第二天,小梅遭所长严厉的警告,说天天和我接触太多,注意警察形像等等,并威胁到她的工作。我表示歉意,小梅说:张姐你不用担心,没有关系的,他们不让我干这份工作,正合我意呢,我还不想干了呢,我再考呗!(全省公务员考试,小梅是第四名)

在看守所里,国保、“六一零”的人不停的对我非法提审,想从我口中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小梅几次机智的进去与国保人员周旋,迫使他们不是提前结束,就是不了了之,也给了我添正念的时间。在看守所的三十多天里,我和小梅结下了忘年之交,她对我很尊重,处处惦记着我,几乎天天带来水果、零食等。当得知我将被非法劳教两年的消息后,小梅忍不住趴在我的肩头哭了起来。

我离开看守所的那天小梅不在,被抽去学习去了,后来她上班来监室找我时,我已经去了省女子劳教所。小梅又哭了,她很快找到我丈夫,没有几天和丈夫一起来省女子劳教所看我,可惜她以表妹的身份,没有见成。

在省女子劳教所第一天,我就遇到一位医生,她要求那些狱警说:不要让这个人干活,什么都不要让她干,这个人身体不好。她要狱警每天三次带我去医务室,使我有机会和她沟通,我说:医生你好善良啊!她回答:你也很善良啊。毋庸多言了,她肯定知道法轮功真相,她在保护大法弟子。这位医生还经常主动去我们劳动地点,看看那些狱警有没有逼我干活、看诽谤大法的书。在这位医生的保护下,没有多长时间,我被劳教所拒收,回家了。

短短的几十天,从派出所到看守所再到女子劳教所,我接触到多少可贵的众生啊,现在回忆起来还是历历在目的:看守所的江女警(化名)那天通知我要去省女子劳教所时,也快要哭了,非要帮我拿包裹(很重的大被),一直把我送到大门口,似有千言万语想说又不能说。看守所的王主管,当着众犯人的面说:看看人家法轮功,人家是怎么做的,法轮功就是好嘛!省女子劳教所的一女干部,一次和我谈到了深夜,她是多么不愿干这份工作,感慨自己做这份工作会不会遭到报应,她的无奈,至今我记忆清晰。

江泽民团伙对大法的栽赃抹黑彻底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