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掩盖很深的妒嫉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日】一天,师父的一段法打入脑中:“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1]

就在这种非常平静、没有杂念的心态下,这段法启悟我找到了掩盖很深的妒嫉心。顿感醍醐灌顶般,心灵从微观到表面无所遗漏的被瞬间整个洗净!

深深体会到师尊只要我们有一颗向善向上的心,无时无刻不在为弟子的提高而呕心沥血!我泪如雨下,深深感恩师尊的慈悲,点悟弟子,并给予弟子从新做好的希望。

记得二零零五年下半年开始,学法组的同修经常带着我一起发放真相资料,后来,我也在上下班的公交车上发资料、讲真相。记忆中,伴随着邪恶的迫害,比如身边同修被绑架,等等触及人心的干扰,主旋律是世人接受真相的情形。其中有两件难忘的事。

我最开始用手机发真相短信,很快又有了真相语音。一天中午休息时,我发的真相短信收到了一个“愤恨指责说我们不爱国”的回复。我回信告诉对方:我也是从小到大在这片土地上成长,怎么能不爱国呢?中国不是中共,我爱国却不爱党。用短信简单交流后,我要给他听真相语音,对方说因倒班需要休息,与我约时间再联系。

到了约定的时间,我突然想到:他会不会已经举报,专等我联系就监测我?我立即排除不好的念头,拨通了电话,他正在等我的来电,我请他听语音,他答应着,我却听到了奇怪的按动某设备的声音,又是一阵心慌,但很快镇定下来,选播真相语音。

当时的真相语音,需要手动选播。对方连续听了“天安门自焚真相”、“425真相”等等好几个语音后,我再与他沟通,这时他已经明白了法轮功真相,也知道共产党不好,但觉的入邪党宣的誓没什么关系。我又请他听了一个“誓言应验”的语音,他完全明白了。我给他取名“长福”退出邪党,并祝福他,电话那头传来了爽朗的笑声,那是生命明白真相得救的喜悦!

他还高兴的告诉我,他这二个多小时听的所有真相语音,他全部都录了音,他要放给他在学校当书记的女儿听,他说他家里还有好几个党员,都要让他们听,告诉他们真相。我这才明白之前听到的那个按动设备的声音原来是他要保存真相语音啊!

那天天气转凉,在河边打完电话后,脸和鼻子都被冷风吹红了的我,满心欢喜的回家了。我一直为这个生命的转变而感动。遗憾的是,手机项目我没有坚持。

另一件事情,是前几年在公交车上发真相光盘遇到的。记得那时,我只能发一张、二张。在没有了各种不好的思想念头之后,有次就发了十几二十张。我自己也觉的比较顺手了。

这一天,我发了几张光盘给坐在我周围的人,没想到我邻座的一个学生模样的秀气女孩接过之后,立即沉下脸来,生气的说:你这发的是什么?狠狠的说着我。我深感意外,虽然镇静,却不知道如何与女孩沟通。周围其他接了光盘的人,已注意到了女孩的态度,但没有一个人把光盘退回的。

我坐过了站,和女孩一起下车,跟着她想要告诉她真相。可能是女孩看我跟着她,突然紧张起来,威胁我说:你再不走,就要报警了。看到她几乎失去了理智,我只得遗憾的走了。

此后,我在公交车上再想发光盘的时候,就会想起这位令我意外的女孩,她年轻秀气的外表下却充满被邪党灌输的仇恨,我最终也没能与她正常沟通,我的心里还是被这无端的仇恨给伤害了。遗憾的是,这个怕心没能及时突破恢复到顺手的状态。不久,我很少坐公交车了,接着配合同修做另一个讲真相的项目后,面对面讲真相就停滞不前了。

这两件事之所以难忘,并不是因为做没做好,而是因为遗憾,这些年没有尽心尽力的在实修中面对面讲真相,真是深感遗憾。讲真相面对的世人态度怎么样,我们应是不动心的,无论什么情况下,都要用正念慈悲来对待。但是没有这个实修的基础,就达不到那个状态。

这些年来,我在和工作单位的老板或同事讲真相中,很多时候,还没有开口,就想了太多太多,总担心人家不接受,越担心效果越不好。有时同事不但拒绝听真相,还“告状”到老板那里,这样一来,对已经听了真相的老板反而起了负面的作用。给家里亲人讲真相也是一样,因为遭受迫害,家人也不同程度的被牵连,他们一般有意无意的躲着我,背着我谈论他们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的看法、主张,却不肯与我交流,我直接跟他们讲,几乎没有接受的,表现的非常抵触,有的长辈发脾气,骂我,还说要打我。好几次,我伤心地哭了。

渐渐的,我也不太想讲了,内心真为亲人们,为迷中的世人们着急,错过了一次又一次机缘,我就真的无法找回面对面讲真相的初心吗?

几年来,在工作和生活中,有个根本的问题也越来越突出了。得大法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全宇宙无比幸福的生命,但我觉的我没有完全成为这样的生命。在修炼的路上闯过难关的时候,我偶尔也感到过不修炼不可能会有的快乐,感到师父就在身边。可是,为什么我有时还会陷在人的矛盾中在心里争一争斗一斗呢?

修炼人身在尘世心在方外,自在轻松。如果不是这样,一定是有放不下的执着陷在人中不能自拔。我不知道这个执着是什么,我为找不到它而苦恼。

今天,经文《境界》打入我的脑中,我记下来后,一个念头闪过:当前,这段法有针对性吗?立即在脑中浮现了一位离世至亲的形像和他生前妒嫉心的表现,想到家人的表现就是一面镜子,我就明白了师父的点化,清晰的看到:长期以来干扰我放不下人情讲真相、令我表现不善、令我痛苦的根源,正是这个妒嫉心。

记的很小的时候,一堂美术课上,我借用小伙伴的水彩笔画的画得到了老师在全班点名表扬,还特别夸奖画的颜色富有想象力,之后,我再找那位小伙伴借水彩笔时,遭到她非常生气的拒绝,她说:谁叫你用我的水彩笔画的画得了表扬呢!可以说在成长过程中,我被灌输着竞争、弱肉强食的森林法则。

为了立足,我只能为了成为别人眼中的优秀者而默默的暗自发奋,甚至争强好胜的给自己定更高的目标。于是,表面不表现出来,内心却对名利执着的不行。渐渐的,我就像师父讲的:“这两种不同的观念会产生不同的效果。它可以产生人的妒嫉心,别人要好了呢,不是替别人高兴,而是心里不平衡。”[2]这样的我,像背负着一个越来越沉重的包袱,不知不觉中被“快乐”所抛弃。

为了避免争强中受伤的痛苦,我的观念中又形成了很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如退缩,吸取反面教训,狡猾的不负责任和糊弄事,等等。

以前学法意识到了“不平衡”的这种心态是妒嫉心所致,虽然也想抑制去掉它,但感到无能为力。现在发觉,那时我是认为:虽然“不平衡”,但我并不会做坏事伤害别人,应该不算错吧。把那种争强好胜的“竞争”还看成是正当的,这是根本没有意识到妒嫉之心是很恶的。邪党文化中的斗争哲学也在毒害着中国社会,争斗心表现出来就是一种邪党文化,它也在强化着妒嫉心。

师父说:“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2]

如今在师父的点悟下,我认清了“妒嫉心”的恶。

妒嫉心不去,我对人的美好生活的所谓向往就去不干净,而这个所谓的向往就是类似于儿时追求“成为别人眼中的优秀者”的这种观念,它使我执着于人的情,执着于人的感觉,甚至不能自拔。

妒嫉心不去,在长期的竞争和奋斗中形成的保护自我的意识就左右着我逃避麻烦和魔难,不明真相世人对大法真相的态度都能带动我,这正是我实修中救人的最大的障碍,只有彻底去掉妒嫉之心,去掉这种为私为我的自我保护意识的观念,才能在慈悲中完全为了世人的得救而负责。

妒嫉心不去,实质上就是执着于人的得失,使我做不到真正坦然的把同修言语冲突的所谓伤害完全放下,最终在心性的摩擦中形成了间隔,造成了修炼和救人项目的损失。

总之嫉妒心和其背后的为私为我的观念和物质,左右着我,而我却一直被动的承认它们的非法主宰是理所当然的。师父让我找到它、正视它、放下它,并将我的心彻底洗净。在往后的修炼路上,我将卸下沉重的包袱,轻装前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