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了我学生的弟弟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十日】我所在地区是贫困山区,没啥可经营的。为了生活,我开了个小学生补习班。我的补习班规模小,只有十几个学生。我租的场地是四楼,临街,三楼是房东自住,二楼是学跳舞的,这间民房质量不好,进深很深,中间安亮瓦,为了采光修成个“天井”一样的结构,也就是说从四楼到二楼采光处是连通的,这也成了安全隐患。合同马上要到期,我早决定上完这十几天课,放假后就搬地方的。可就在这节骨眼上,还是发生了意外。

七月三十一日,中午放学后,我正在吃午饭,突然听得“蹦”的一声巨响,像是什么东西重重掉下。我赶紧叫学生去看,四楼没发生状况,但听见二楼炸开了锅(二楼是学跳舞的),然后听见二楼老师叫我名字,我心里有不祥的感觉:我这里的学生出事了!

我赶紧冲下楼,到达事故地点时,被眼前的惨像吓懵了:一个学生的弟弟(八岁)从三楼摔在二楼硬水泥地板上,不省人事。二楼老师只是用非常薄的一块装饰板盖了下顶棚,人是从三楼围栏处翻栏杆,脚踩在顶棚上,踩破薄板而摔下去的。那小孩横躺地上,嘴角边满是血,眼睛翻着,一动不动。我一看立马吓哭了,当时甚至以为他死了。慌神中我想起了求师父,求师父救他命,心里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二楼老师帮忙打电话叫救护车,又找最近诊所医生。

大约过了几分钟,小孩醒过来,痛苦的大叫,这时诊所的医生到了,看了下伤势,说脑袋可能受重伤了,几个大包,有血口子,瞳孔没散,他说:“万幸,没摔在楼梯口上,这包要再往后脑勺一点点就没命了。”当时我人还是懵的,小孩爸爸的电话半天才翻出来,也不管是否要承担后果了,救人命要紧。(特别提一下:邪党社会下人已经冷漠了,医生也没有医德)救护车赶到后,二个男医生,一个护士,和街道上的人都只看着,没有一个人帮一下忙。我是女的,不知道小孩身上有没有伤,本来不敢轻易搬动他,最后没办法,我自己硬抱着小孩上车了。途中怕小孩随时窒息,就不时的呼喊他名字,小孩痛苦得哇哇大叫,我就凑他耳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不管医生护士是否听得见,就对他说:“你要坚持,大法师父会救你”,我一念,小孩就平静很多,我更坚信了。

孩子的家长一直没到,医院先给他照了CT,医生还说:这么高摔下来,头肯定受重伤了,很可能要动手术,问谁是家属,我告诉他:小孩父亲正赶来。同时,我心里说:你们说了不算,这小孩没事,一边求师父。果然,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改了口说:目前从片子上看不出大碍,后面还要复查,先住院查看。我深信大法超常,这下心里更稳了。这时小孩父亲已赶到,马上就被医生叫去了。小孩还是疼的大叫,我喊来主治医师,那医师说:胸骨都摔断了几根,肯定痛了,还不能乱动。我不懂医,就问还可以好吗?他说:“不乱动慢慢的可以长好。”

这时,小孩的父亲拿着片子进病房了,小孩的奶奶也赶到了,从他们脸上看不出责怪我的意思,路上他家十岁的大儿子(我的学生)已经向他们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中午他们兄弟吃完饭就在楼梯边玩耍,一不小心,一枚一角硬币从四楼掉下去了。弟弟跑下三楼去捡,翻栏杆,哥哥阻止不听,弟弟脚踩在薄板上,捡到硬币,人也摔下去了。我之前曾对小孩父亲说过:现在不收他家小儿子,他年龄小,学不到东西,主要是人太调皮了,我这里不安全,只教哥哥之类的话。因小孩父亲包工,小孩放家里没人管,就天天跟着哥哥来。这样,我责任也小了些。还好,这家长也好,没有为难我,感激我救他孩子。

母亲接到我电话,也吓坏了,带了钱,一路上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爬了十五层楼,在等我。我等一切安顿好了后,心想要给他们讲真相。我先是把小孩父亲叫出去,拿了些钱给他,小孩父亲推脱,我就对他说:“你们现在需要钱,我这点钱对你们来说太微薄了。”接着我用第三人称口气,讲今天救他小孩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发生的奇迹。我问他:“你听说过法轮功真相吗?”他说:“没听过。”我就简单讲了下法轮功真相,问他是否入过党、团、队,他说没入。我叫他一有空就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举了些很多医学上解决不了,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出奇迹的例子,他一一点头。

后来,我又给小孩奶奶讲真相,他奶奶听说过法轮功,还问:她自己经常这里痛,那里痛,可不可以念?我告诉她可以,心一定要诚。她还说,她家大媳妇身体不好,回去叫大媳妇也念。

第二天,我来看望小孩,他父亲说:“感觉一天比一天好,就是夜里吵闹,睡不着觉。”我问他念吗,他说:“怎么不念?时时念,真的是一念就平静些。”我告诉他心诚,效果才好,他点头。第三天,第四天,小孩夜里安静了,能睡整夜觉,精神也好了起来,也能吃东西了,我有时给他送点水果来。第四天下午,我给他家带去两本真相资料,让他父亲进一步明白真相。

这时,临床的一个大叔也搭话了,我心想,正好我带了两本,他也是来听真相的,就递给大叔一本《绝处逢生》。这个大叔也可怜,刚做完肾结石手术,就一个十二岁的儿子陪伴,照顾他,他妻子死的早。刚开始他有些误区,我就跟他讲我的学生的弟弟的神奇的事,小孩的父亲也帮着讲,告诉他:“反正不要一分钱,就念呗!”这位大叔就不做声了,接过书翻看起来,我只讲了天安门自焚是骗局,和法轮功是怎么回事,还没讲三退,书里都有,我想让他看书后有一个了解过程。

第五天,因没空跑医院,就电话问小孩恢复情况,小孩父亲发来视频,看到小孩能和父亲说笑了。看样子,这小孩应该很快就可以出院,回家去调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