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人心 精進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之后一年多的时间里每天早晨参加集体炼功,也经常参加集体洪法活动,由于孩子太小只是偶尔参加一次集体学法,与炼功点同修没有任何往来,更多的时候是在家自己学法。迫害开始后,由于单位领导暗中保护,我没有遭遇迫害,在二零零四年前,我处于独自修炼的状态。

一、在诉江过程中去人心

二零一五年五月,看到诉江文章,自己觉的没有被迫害,起诉江魔头应该是曾经遭遇迫害的那些同修做的,自己没想参与。六月中旬明慧网上诉江交流文章及诉江人数每日的更新,使我意识到起诉江魔头是正法進程推進在人间的体现。认识到自己虽然从表面上看没有被迫害,但是他却剥夺了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人身自由的权利,作为大法弟子我应该加入诉江行列,推進诉江大潮。正在犹豫不定之时,协调同修来到我们学法小组,专程交流对参与诉江的认识。

通过交流我悟到这也是师尊的慈悲:再一次给弟子走出来证实法、放下人走向神,从新做好的机会。我们学法小组五名同修都是没上邪恶迫害名单的,因此在决定写诉江状的过程中,都经历了从犹豫到在法上交流最后坚定正念,毅然决定珍惜师父给我们放下执着、怕心,升华提高的机会,走出来实名控告江魔头。

在帮助学法小组同修整理打印完诉状后,我于七月三日把自己的诉江状寄往北京高检和高法,一周后还未收到妥投信息,经查询截在北京邮件处理中心。同时我又帮助周围老年同修整理诉状,在我帮助没有文化的母亲同修写完诉状于七月十七日邮寄的同时,我又把自己的诉状打印一份邮寄北京高检。

三天后查询得知,我的诉状再一次被截在北京邮件处理中心,而母亲的诉状被扣在本市邮件处理中心。周围同修的诉状被大量拦截,我们又通过高检举报网站将诉状发送出去,得到回执。我想到母亲的诉状能在本市被拦截也不是偶然的,邮件处理中心需要我去讲真相,同时了解邮件被扣押的原因,便于同修明确发正念的目标,铲除干扰诉江的邪恶。于是我告诉母亲同修在家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的干扰,我去邮件处理中心。

来到市邮件处理中心找到负责人,我说明来意:为何邮件寄出两周多了还在网上显示在本地?负责人带我来到邮件分拣现场,那里有一间办公室,里面有两位工作人员,他将我带来的查询单交给一位工作人员,让她在电脑里查询。工作人员查完后与她的领导耳语几句,那位负责人转身问我:你知道邮寄的内容是什么吗?我说:是我母亲邮往北京高检、高法起诉江泽民的诉状,老人家八十多岁没有文化,是我帮她写的又邮寄的。他很诧异:江泽民你们也敢起诉?那两位工作人员也说邮诉状的都是法轮功。我笑着对他们说,宪法规定公民有权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违法行为提起控告。

之后我将母亲修炼法轮功前后的身心变化讲给在场的三个人,又告诉他们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五日,中国最高法院发布《关于法院推行立案登记事件制改革的意见》,规定对受理案件做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母亲她老人家说她要表达她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应该绳之以法!现在母亲天天让我看手机是否收到妥投通知。他们转变了态度,笑了说:中国没有人权,我们也没办法,上面不让我们邮,而且把扣押的邮件都拿走了。我问:是哪里?哪个部门?我去找他。那位负责人说:你别去了,去了也没用,是国家安全局的一个部门,你回去哄哄老太太就告诉她签收了,让老人家高兴就好。负责人把我送到电梯口说:不要去找了,要注意安全啊。我说知道了,谢谢。走出邮件处理中心我后悔自己没有把真相讲透,進一步做三退,这就是我在修炼上的差距吧,下次有机会一定做好。

二、唤醒小同修重返精進修炼状态

八月下旬家中不修炼的丈夫突然建议我去陪儿子复习考研,我想这也许是师父的安排,儿子零八年得法修炼,上大学后失去学法环境,修炼上很懈怠,只有小长假寝室同学都走了,他才拿出MP5看看电子书、炼炼静功,寒暑假回家看看师父各地讲法,发四个整点正念。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他一件都没有连续做好。于是我在单位请假来到儿子读书的城市,出发前我将诉江状又打印一份填好北京高法地址的信封,准备在外省寄出去。就在我来到儿子这里第一天晚上睡梦中我看到五彩斑斓的天上有一个大大的箭头直冲云端,醒来悟不到啥意思,忽然想到再查一下我寄出的诉江状是否签收?若未签收就把我带来的诉状寄出去。点开查询七月三日寄往高法的诉江状签收了。

安顿好短租房儿子就从学校搬回来了,当天晚上睡梦中我和母亲推着一辆儿童车在一个学校门前,车里坐着一个孩子,是儿子小时候的模样。我把孩子从车里抱下来,孩子就自己往前走我在后面追,可是我怎么也追不上,在一个路口消失了。我跑过去问路边的一个人:看到一个小孩吗?那个人摇摇头,我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回头看见一个直径五六米粗的直通天顶的圆柱体,圆柱体的周围有现在楼房通往楼顶的那种钢筋梯子,上面有很多人排着队往上爬,我就对一个刚上三四个梯阶的人说:帮忙在高处看看远处有没有一个小孩,那人说:离道远了就找不回来了,我急醒了。

第二天儿子晚课回来后,我给他讲了这个梦,和他说大学三年多的修炼时间你都浪费了,我这次来陪你复习不是目地,能否考上研究生,我们不执着,随其自然。我们安排好学习时间,借助租房复习的条件应该集中学法炼功、发正念救人。儿子说: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好,师父经常点悟我要精進。我拿出带来的小本《转法轮》和儿子一起学了一讲法,发完半夜正念就睡了。梦中我带着儿子来到协调人家,说要参加第十二届法会交流。

就这样我们的生活很有规律的進行着:每天我发完早六点正念上明慧网看网上交流文章,然后学师尊各地讲法发完中午正念就出去打语音电话,儿子下课回来先做考研复习题之后学《转法轮》、炼静功、发半夜正念休息,那段日子每天睡前我们或者在法上交流或者儿子让我背一遍师父的《论语》再睡。

九月七日,明慧网发出《关于诉江的通知》,晚上我和儿子交流,希望他能匿名举报江泽民,他同意了。我要他自己把个人部份写出来,然后下载模板填進去。就这样他写了两个晚上也没有写好,学校课程还很紧张就放下了,几天过去了诉江举报信还没有完成,那天儿子学校有晚课,第二天还上早课,他住在寝室没有回来,我发完半夜正念想着诉江状的事,觉的我应该帮小同修写个开头,于是拿起笔就开始写,一气呵成才睡。

第二天儿子下课回来和我说,昨晚在学校做个梦,梦中他要上二楼找我,就绕到后面去,来到二楼要進去却发现门贴着地板很窄進不去,他就想还是从正门進去吧,这时听到我在门里对他说你看旁边有一个门快進来呀,这下一看旁边果然开了一道门。我就笑着和他说你看开头我都为你写好了,你再根据自己的思路改一下打在电脑里,快点完成了。就这样儿子一个晚上打完诉江状取好化名认真校对完成,第二天早上我们带着笔记本来到有WIFI的公共场所,通过高检举报网站将诉江举报信成功发送出去了,那一天是九月十八日。

今年儿子以高分成绩考取研究生,暑假没有回来,如今的他每天都安排时间自己学法发正念、打真相语音电话。在帮助小同修的过程中,我真切的体会到离开家乡读大学的小同修没有集体学法的环境,很容易被周围环境带动,现在人类电子产品、游戏、娱乐各种干扰就使得他们不精進了、滑下去了,我们应该唤醒他们,在这所剩不多的时间里兑现来时的誓约,牵着小同修的手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

三、放下执着净化自己

我有一个和睦的家庭,丈夫事业成功,性情温和,爱好看书,修炼前我们经常一起看电影、看古玩、打羽毛球。迫害前他很支持我修炼,现在虽然不反对,却十分担心我的安全。我总是想让他走入大法修炼,可是丈夫书也看了,法理也明白,就是不想修炼,是党文化、无神论?还是重现实的怕心挡住了他?丈夫有时会拉着我去看演唱会、话剧、电影,我不好总是拒绝,偶尔也陪他去,我就觉的这些年我因修炼修心断欲,他也就剩这点精神追求了,再得不到满足也不太好吧。同时现在社会上人的道德下滑,女下属因工作发来的信息,都含有献媚的言辞,这也让我觉的不舒服,经常羡慕周围夫妻是同修的家庭,我常常为此苦恼,就想:如若他也修炼,把浪费的时间用在修炼救人上那该多好啊!

就在我来到儿子所在城市的第二天,梦到一个年轻女子带着一个六、七岁大的孩子,对我说要我离开丈夫,她要与他结婚,梦中我没有气恨,笑着说,你不知道他有家吗?女子说:那没办法,孩子都这么大了。第三天又做了个梦,梦中我来到丈夫的单位,看到一台打印机,心想:嗯,这打印机不错,我应该拿回家做真相资料。

这两个梦让我悟到自己在修炼上还要放下对丈夫的情,同时在利益上要注意了。我在单位做财务工作,修炼后很注意钱财、利益上的修为,多年来做真相资料都是自己拿钱买,从不拿单位的打印纸。可是最近放假休息在家,丈夫要我陪他去洗车、办事、吃饭,我想利用假期时间学法,就不去。有两次丈夫被拒绝后就说,还要到他单位去取点东西,需要我看看,都是小礼品,喜欢就拿回来,不喜欢就不用拿了,我听了就动心了,把学法的事放下了,跟他去了,还高高兴兴的拿了蒸蛋器、背包、卡夹等,虽然心里也觉的被这些小东西吸引浪费了学法时间,却没有重视。师父说:“修炼哪,什么叫无漏啊?没有小事。”[1]丈夫单位的利也不该占呀。师父,弟子知错了,一定改。

师父,弟子想对您说,是您一直的慈悲保护,弟子才能在修炼的路上一直平稳的走到今天,师恩无以为报,唯有放弃所有执着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以慰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