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潘家园派出所贾立军骚扰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三日】二零一七年八月四日上午十点钟,北京市朝阳区潘家园派出所六一零人员贾立军到我家,当时我在家看有病的孙女。

贾进门说:“有多人举报你发资料,让我跟他去派出所一趟。有国保的人找你了解一下情况。”

当时我小孙女才五岁多吓得直哭。我老伴说:“孩子有病,离不开人,过些日子再说吧。”

贾说:“国保的人都来了,还是早去早回。”贾立军还让我老伴带孙女一起去。

我没有让老伴和孙女去。我开门看见门外站着俩保安,警车在等着。结果我上车后,汽车向派出所反方向驰去。

我问贾:“你把我拉到哪去?”贾说:“去王四营,他们在那等着呢。”

我到了王四营那里有四、五人,其中一人指着中间的一个床说:“这个床是你的。”这时我才知道,把我拉到了朝阳区法制办洗脑班了。

他们其中一人说:“你传播法轮功资料,我们要转化你!”我说:“宪法规定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法轮功学员传播法轮功真相是合理合法的,你们想转化我,是不可能的!你们在犯法、在犯罪。”

这时突然有一个人问我:“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说:“我不知道。”他说:“我是北京市公安局的。”

我问他:“你们警察的职责是什么?你们警察是打击罪犯,保护人民的。我们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你们绑架好人是在犯罪!”后来那个自称是市局的人就出去了。

在中午前,她们给我量了多次血压,都没量出来,可见当时血压已经很高了。

到中午两个女保安给我拿来饭菜让我吃。我说:“我不饿,我不吃。”后来他们慢慢的都走了,留下两个女保安也睡觉了。

这时我开始往外走,因为大门没锁,我安全的回到家里。

我到家才一个多钟头,贾立军和社区书记就来敲门。我和老伴没理他们,他俩听没反应,后来他俩就走了。

在带我走的前一天,贾立军让社区的两个男的让我老伴去一趟社区,贾向我老伴说:“张泉英发资料,你知道吗?”我老伴说:“不知道。”

我老伴问贾:“你们现在还在整法轮功哪?小贾你应该记得我们小区的家委会主任陈永诚吧?他曾经冒充街道办事处主任给我女儿所在单位——崇文区法院书记、院长多次打电话,说她母亲是炼法轮功的,她女儿不适合在法院工作。结果院长和书记多次找我女儿谈话,我女儿迫不得已只好辞职,造成我女儿失去了工作,至今待在家中。然而人在做,天在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陈永诚做恶不久,就突发心脏病死亡。没过几年,他的儿子也因脑出血病故,他儿子死时才四十多岁。”

我对贾说:“这都是报应,人要多做善事、不要作恶。中央政法委在二零一五年出台了《公检法人员办案终身负责制》,公检法人员执行任务时滥用职权,徇私枉法,办成冤假错案时,退休后都要追究法律责任。迫害法轮功的人罪责难逃,不要成为江泽民卖国集团的替罪羊。”

贾立军听后脸色很难看,他说:“今天就谈到这吧,明天十点多找你老伴谈谈。第二天就发生了开始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