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调台湾大法弟子参加纽约法会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三日】今年五月,台湾有几百位同修前往美国参加纽约法会。这次的行程,我被分配为其中一个团的团长,负责协调一团同修一同出国的事宜。

由于自身长期参与媒体制作工作,加上本团的名单中,很多都是参与媒体工作的年轻同修,我就赶紧邀请这些年轻同修负责团队里的具体工作,一直让我对这次的出国工作很放心。另外,由于本身的常人工作是工程师,对于遵从规范与事务规划,有比较高的自我要求,因此,针对佛学会交代下来的事项,我便清楚的记录、整合,期望将最完整、最即时的信息交代给团员,包含什么要带、什么不用带、各种场合该穿什么、什么不能穿等等,都完整的告诉学员,期望大家都能照着计划走。

可是,这几天的活动下来,却发现事情是一直有变化的,因此,也暴露出自己修炼中的不足。又由于自己有很多地方安排的赶不上事件的变化,导致占用了同修的时间,打乱了同修原本的安排,也让有些同修产生情绪化的反应,有的当着自己的面直接反应,有的是同修转述,听到后真的是让人难过,而且很多是熟识很久的、项目中也相处不错的同修。离开美国的前一刻,想着自己为执行交代下来的规定,让很多人无法接受、无话可说、远离自己,眼泪不禁夺眶而出,很不甘心受到的委屈。

登机后,我开始静下心来,反省自己做的不好的地方,纳闷自己为什么想不到这些细节,回想佛学会交代下来的事项与自己的执行方式,想着为什么有的团长可以处理的这么稳,随后慢慢的理出一些头绪,一想到这,眼泪又夺眶而出,但这次,则是体会到同修们受到的委屈而难过。

那么,到底怎么做才能做好呢?当下我一翻开《转法轮》,马上看到第九讲:“在一般的层次当中,人们容易认为气功与体育锻练有直接的关系。当然在低层次上讲,从得到一个健康身体这一方面来看,气功和体育锻练是一致的。但是具体它的锻练方法,采用的手段和体育锻练差异就很大。”[1]这时,眼中看到“锻练”的“锻”的金字边,顿时想到,是啊,当我们要参加法会时,这个行程,用常人的手段是可以达到目地,甚至可以做到很华丽,可是那是表面;而这个行程,如果用修炼人的标准去做,也同样可以达到目地,可是呢,做起来的内涵就是不一样。

佛学会是有一些规定、建议,要团长让学员去遵从、了解,可是呢,佛学会只是讲了目地,而要达到目地,我们可以选择常人的做法,但我们也可以选择修炼人的做法,完全站在为他人着想的立场上,去达到目地。感谢师尊的安排,让我从中深刻体会到修炼者的不同心态。

以下就列举两件这次旅程中的具体事件跟大家分享:

第一件事是分房间。为了让大家能够节省住宿费用,我们的用意总是希望房间是住满的,因为一间四人房,无论住几个人,都是那个价钱。由于男女数量的差异,有些夫妻得拆开住,才能完整的让房间住满。然而,当我电话询问时,多数的同修呈现很好的配合度,但有些是会坚持谁与谁要同房。最后,我们就只能再多订一间房,并请几位同修再多负担一些。看着那些坚持的同修,当下我的想法是,那就不要把同修想的太高了,只要事情能处理,其他人可接受就好。

没想到,我们这一团多出来的这些房间空位,台北都知道,并且随即安排其它团没有地方住宿的同修来住,甚至出国前一天,最后几个房间空位,也被两位临时要来的大法小弟子住满,最后,我们十五个房间一位不剩。

事后回想起来,我发现,人的思想考虑的再周详,也绝对想不到神的安排,我们能做的,只能是稳住心、保持修炼中的正念,有师在、有法在,一切自有安排。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师父原本就要我们帮大法小弟子备留床位,那无论过程中是哪种形式,不是都能达到目地吗?有谁规定说,语气一定要对我好、凡事一定要配合我,用这种舒服的方式才能达到目地呢?而是过程中,我应该想想,能不能听進不好听的话?能不能接受自己能力不够?能不能坦然接受别人就是这样看我的?这才是我要修的,要放下自我的地方。

第二件事情,这次行程中有一天是排字,当天的气候,又低温又降雨,很多人照规定穿着单薄的夏季黄衣,在无法撑伞的状况下,淋雨淋了两个多小时,所以大部份的同修排完字后,都是冷的直发抖,有的甚至身体状况久久不能恢复。但是,现场仍然有一部份别的团的同修有穿外套或者雨衣来御寒。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个差别?为什么在事件变化中,还是有其他团长能够照顾到他们的团员?我不是都照着规定交代下去吗?我缺少什么呢?原来,我缺少的是为他人着想的念头,我太执着的是对于规定、规矩、规范的表面。是啊,主办单位是规定穿着夏季黄衣,也说去年的雨衣因为颜色不一,所以不要穿雨衣排字,但是,我们出国前不是已经知道纽约很冷而且偶尔下雨的天气了吗?主办单位只告诉你:“要穿夏季黄。”可是,主办单位可没说排字前不能穿雨衣、穿外套,也没说夏季黄衣服里面,不能塞雨衣、外套、羽绒衣、棉袄……那谁能想到这些呢?有,就是那些会关心到别人的修炼者,那些除了自身工作干好外,还能去想到其他人的修炼者。规定是给人表面看的,而只有更宽容的心,我们才能看到规定之外的东西。

出国之前的在线会议中,台湾主要的协调人,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有师在,有法在。是啊,我们自认为的安排,哪能考虑周全呢?那谁能考虑周全呢?师父看管着我们,师父教我们大法,唯有时时以修炼人的标准看待自己、要求自己,放下自己的妄念,才能做好大法的工作,大法才会给我们智慧,我们才能完成师父要的。

而这趟旅程,每天都有不同的考验,哪怕是最普通的采购物品,都有机会触及到不同的人心,让自己的执着暴露出来,修炼中可真的没有小事,也让我理解到,不同的修炼层次就有不同的对待方式与后果。师父说:“大家记的,我经常跟你们讲一句话,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是首先考虑别人。每当发生一件事情的时候、出现一种情况的时候,哪怕一件小事,我的第一念首先想到别人,因为已经形成自然的了,我就是先去想别人。如果你们都能做到,那么证实法中就不会出现争执不下的事;你们要真有这样的坚实基础,出现任何事情的时候都能冷静下来想想别人看看自己,我想很多事情都会做好的。”[2]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