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政府关注陈光忠被迫害致死案(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四日】(明慧记者林彤丹麦哥本哈根报道)二零一七年八月四日,丹麦政府回信给丹麦法轮功学员魏再群及其丹麦先生Jan Eckhausen,与丹麦法轮大法学会。这封信是魏再群夫妇及丹麦法轮大法学会因魏再群的姐夫陈光忠最近被四川省乐山市嘉州监狱迫害致死,分别向丹麦首相、外交大臣发出紧急呼吁信的回应。也是丹麦政府第二次就魏再群大陆家人被迫害一事的回信。

丹麦政府将继续密切关注被非法关押在狱中的魏再慧和魏再秀

这封信由丹麦外交部亚太司司长ERIK LAURSEN署名,代表丹麦政府对陈光忠的逝去表示哀悼,并向其亲属表示慰问。信中并表示,在二零一六年,丹麦政府已经在欧盟与中国进行有关人权问题的对话时,就把魏再群家人受迫害的案例提交给欧盟。丹麦政府一直通过外交途径与中国官方直接对话,或通过欧盟与中国的人权问题对话这两种渠道,在各方面对中国的人权问题尽力敦促其改善。

以下是这封信的中文翻译:

“亲爱的魏再群、Jan Eckhausen及丹麦法轮大法学会。

谢谢你们在七月二十四日和八月二日给首相和外交大臣的信。这里是对你们的信一并回答。

首先允许我向逝者陈光忠的亲属表示衷心的慰问!

就象外交大臣在对外交事务委员会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六日的问题做的回复所言,——也就是我在五月十六日对你们早先的请求信答复所说——丹麦密切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这不仅通过与中国的双边会谈时,包括今年春天首相和外交大臣对中国的访问期间直接提出,也通过欧盟与中国的人权问题与政治问题的对话时,通过一些具体的人权案例提出。

随后的举措也可以得到证实,最近的一次是今年六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三日在布鲁塞尔,欧盟与中国进行的人权问题对话。一个新的动向是提出了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的困难处境的问题。讨论也包括了丹麦所提出的问题。我们作为观察员也参加了这一对话。

最后,我可以告诉你们,就如外交大臣在对外交事务委员会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六日的回答中讲到的,欧盟将会继续关注魏再慧和魏再秀的案件。

二零一七年八月四日”

丹麦各党派议员谴责这起非法迫害事件

对于法轮功学员魏再群在大陆的家人被迫害的事件,丹麦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及外交政策委员会的多名不同党派议员都表示了高度关切,有的议员决定、并把此案例放到了丹麦议会的网页上。有的议员直接向外交大臣提出对此事的咨询,敦促丹麦政府对此事作出回应;外交大臣对此事作出了肯定答复,许诺将就此事向中国官方提出问题。在得知陈光忠被迫害致死之后,丹麦人民党资深议员Peter Skaarup在议会暑期休假闭会的第一时间里就发来了他的回信,应允他会催促丹麦政府为此案做出更多行动。

仅仅半年,法轮功学员陈光忠被迫害致死

丹麦法轮功学员魏再群在国内的姐姐魏再慧、妹妹魏再秀,因修炼法轮功,从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关押及判刑七年,目前已被非法监禁两年多。姐夫陈光忠也于今年二月九日被非法关押,并被非法判刑三年。

不久前,魏再群得到国内通知,陈光中和魏再慧夫妇在监狱里已被迫害得身体出现危险状况,特别是被非法监禁于四川省乐山市嘉州监狱的姐夫陈光忠,已被告知病危。医生说他的瞳孔已放大,从而通知家属探视。

在有七、八个警察把守的重症监护室里,陈光忠的哥哥见到了躺在床上的弟弟。只见弟弟的头被剃光,面色苍白,身无一丝,仅一块布遮盖着身体,没有知觉。哥哥近前呼唤弟弟的名字也没有任何反应,便问把守的警察:“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这个样子?为什么剃了光头?”警察回答说,是脑出血,不能开刀了。陈光忠的哥哥去探望弟弟时,不允许带任何东西进病房,连一张纸片都不行,更不许拍照。几天后的七月二十八日,陈光忠撒手人寰。他从今年二月被非法关押到现在,在短短半年的时间里就被迫害致死。

魏再群:我和家人为什么修炼法轮功并且不放弃信仰

'图1:丹麦法轮功学员魏再群在哥本哈根闹市区向世人述说她的家人遭受迫害致死的遭遇。'
图1:丹麦法轮功学员魏再群在哥本哈根闹市区向世人述说她的家人遭受迫害致死的遭遇。

'图2: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七日,丹麦法轮功学员在中使馆前,紧急呼吁当局立即释放丹麦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和被迫害得生命垂危的大陆法轮功学员陈光忠。'
图2: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七日,丹麦法轮功学员在中使馆前,紧急呼吁当局立即释放丹麦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和被迫害得生命垂危的大陆法轮功学员陈光忠。

自从家人被非法关押的过去两年多时间里,魏再群多方呼吁帮助营救,她向世人诉说了自己和家人的亲身经历:我是二零零六年,在学丹麦语的班上,经同学介绍,走入法轮功修炼的。我曾患有多种病症,其中包括腰椎盘突出、胆囊炎、肩周炎、慢性鼻炎、喉炎、过敏性皮肤炎等,而且身体特别怕冷,经常有恶心眩晕,时常呼吸有窒息的状态,难受至极。修炼以后,所有的病在不知不觉中都一一不翼而飞。从炼法轮功的第二天起至今,我就再也没有进过医院,吃过药了,这在我修炼之前是无法想象的!而且不仅我的身心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按照真、善、忍准则做人行事,也使我去掉了很多坏习惯。

因此,我向我在中国的姐姐、妹妹及其他家人介绍了我修炼法轮功的经历。于是她们也开始走入法轮功修炼。修炼后不长时间奇迹也在她们身上发生了。我姐姐曾患有甲亢,右手没有知觉,在修炼中也不知不觉中恢复健康。我妹妹曾经膝盖骨一年四季冷痛难忍,还有其它常见病症。因她常年用药治病,每次从外面回家,一打开门,屋里总有很大的药味扑鼻而来。但她修炼后,所有病症也神奇般的不见了!同时,她们明白了人生的很多道理,变得更加真诚、宽容、善良,只做好事,不做坏事,凡事为他人着想,她们的道德品质得到了提升。

我的姐夫陈光忠在一次恶性车祸中,盆骨粉碎性骨折,头骨盖也在车祸中被揭开,手术后留下了很多后遗症。如,精神恍惚、癫痫病、高血压、大脑萎缩、记忆减退、视力下降、糖尿病等等,真是生不如死。他本人多次都因为非常痛苦而不想活了。后来我的家人帮助他,每天给他读法轮大法的书,教他炼功。很快他就能行走了,身体各方面都在逐渐恢复中。但就是这样一位被法轮功救活了的生命,却在中共暴政下,连身体健康的自由权利都没有,仅仅因为修炼了法轮功就被活活迫害致死!在中共独裁专制下,人民连生存权都被剥夺了,还有什么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