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伟与张小平姐妹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强制转化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丹东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张伟与张小平姐妹俩,正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强制转化迫害。二零一七年六月以后至今,张伟每天晚上坚持炼功,遭警察与犯人毒打。目击者说张伟腰腿被打伤,行走困难。

2017年8月9日,张伟的丈夫去监狱接见,遭监狱方面拒绝,所谓的“理由”是队长刘宇去医院了,不让家人接见张伟。张小平的女儿和张伟的母亲都接到沈阳女子监狱打来的不让家人去接见二人的电话。全家人都十分担心张伟姐妹的处境与生命安危。

法轮功学员张伟及妹妹2015年12月28日被东港市公检法合谋构陷、非法判刑:张伟被非法判八年半,妹妹张小平被非法判五年,二零一六年春天被劫持入狱,在辽宁女子监狱因为不承认自己信仰“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有罪,拒绝放弃修炼,而遭受残酷迫害。

张小平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女子监狱第三监区八小队。张伟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女子监狱第一监区七小队,监区主管迫害张伟的管教科长叫师静,小队长叫刘宇。张伟和张小平入监后就遭强制高压转化迫害,张伟因此绝食数日抗议无辜迫害。张伟被关在一间小屋里(犯人更衣、放饭盒的地方)里迫害。

张伟从2016年春天入监至今,一直反迫害、拒绝转化,因此被迫害得十分严重。张伟刚被送进该监狱七小队,小队长刘宇、主管迫害的科长郭某就对张伟大打出手。将张伟关在一个犯人更衣与就餐合一的屋子里,操控犯人刘丽等人对张伟轮番毒打。

张伟入监的第十二天被恶警刘宇与犯人迫害的出现生命危急状态。知情者看到当时毒打张伟的包夹犯人刘丽跑到恶警刘宇办公室里去拿了一个小药瓶,犯人说是救心丹药。这间屋子也当即被封闭,任何犯人不许进出,连饭都没吃上。毒打张伟之前,恶警与犯人到监控室去看他们选择迫害张伟的这个屋子哪个地方监控不到,就把张伟拖到哪个地方毒打。张伟从那个屋子被带出时走路很慢、直不起腰来,一看就知道她的腰腿被打伤了。一个多月后才渐渐好转。不久科长郭某调离,换成师静(四十多岁的女人),继续高压迫害张伟。张伟绝食抗议,又被关到监狱医院里迫害。

2017年4月,张伟的母亲去监狱看望女儿张伟,狱警师静和刘宇不让她母亲见张伟,借口是张伟拒绝放弃修炼、不转化。在家人强烈要求下,最后见到了张伟 。母亲看到张伟整个人消瘦得很厉害。

一个月后,母亲再次去监狱见张伟,再次被拒绝。母亲要求见女儿张小平同遭拒绝,理由是张小平拒绝转化还喊:“法轮大法好”。后在母亲强烈抗议要求下,老母亲见到了张小平,张小平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都不好。狱警究竟使用什么手段迫害张小平的目前还不太清楚。

至今,老母亲没再见到张伟和张小平两个女儿。据悉,从6月份开始,张伟每天晚上坚持炼功,狱警对她的迫害越来越严重。

2017年8月9日,张伟的丈夫去监狱接见张伟遭拒绝。老母亲及全家人都十分担心张伟姐妹的处境与生命安危。

二零一七年四月,张伟的母亲到沈阳女子监狱看望一双女儿,监狱将老人拒之门外,不让接见,所谓的“原因”是张伟与张小平姐妹俩一直拒绝放弃信仰“真善忍”,不承认自己信仰“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有罪。

辽宁省女子监狱目前有十三个监区,几乎每个监区都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其中所谓的“集训矫治监区”和“医院监区”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残酷最邪恶的地方。“医院监区”在二零零零年前叫“疯傻队”,“集训矫治监区”是二零一零年增加的。马三家劳教所解体后,被辽宁省女子监狱接收,成为一个监区,叫“马三家监区”。每个监区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也都很残酷。

张伟曾在辽宁女子监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张伟于2002年在辽宁女子监狱(以前叫沈阳大北监狱)非法关押过,遭受的迫害令人发指。以下是张伟当时遭迫害的具体事实: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五日张伟就被判刑七年。同年十一月四日被投进沈阳女子监狱,关押在第三监区六小队。该监区科长果海燕、六小队的小队长李春霞指使刑事犯人侯颜、崔艳茹在寒冷的冬天扒下张伟的棉衣棉裤,只穿单衣单裤坐小板凳(一种刑具,高八、九厘米,宽四、五厘米)。每天从早晨六、七点钟一直坐到晚上九点犯人收工,回到监舍后,再接着坐到次日凌晨两、三点钟。而且两脚只能放在地上与脚一般大的圆圈内,脚一旦踩线还要挨一顿毒打,就这样折磨她长达一个月。张伟臀部磨破了,身体各部位疼痛难忍。一个月后改为罚蹲一天要蹲二十个小时。连吃饭的时候都得蹲着吃。不让伸腿、不让直腰。每天只准睡两、三个小时。

张伟不放弃修炼“真、善、忍”,李春霞停止该小队所有犯人细粮,全吃窝窝头,但故意给张伟一碗米饭,让犯人恨张伟。犯人对张伟拳打脚踢,扇耳光,往张伟脸上吐唾沫,污言秽语辱骂张伟,连续二十多天不让用水、不让用卫生纸,用各种手段侮辱张伟。李春霞指使犯人将张伟关进小屋里,抓住张伟的头发,把头反复的往墙上撞,张伟被撞的两眼冒金星,身体剧烈抽动不止,四肢聚在一块,扒都扒不开。头发一把一把的拽掉扔在地上。崔艳茹专门用小板凳的棱角砸张伟身上的各个关节,那种痛苦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当日晚上,扒下张伟的上衣,用一根手指粗的铜芯胶皮护套的电线拼命的抽打张伟的后背,张伟被毒打的几乎昏死过去。张伟承受不住,一头撞到了暖气片上,头撞出了血。次日晨,侯颜、崔艳茹这两个恶人犯人又把张伟头部受伤部位的头发一撮一撮的往下薅;抓住后脑勺的头发用力的前后来回的拽;在张伟伤痕累累的后背上,用手指来回的掐捏;用两手指尖或用油圆珠笔的笔尖在她的后背上乱扎乱捅;将张伟按倒趴在地上,一百几十斤体重的犯人用两手两膝在后背上用力的揉踩,张伟疼得死去活来。

与此同时,连续十三天不让张伟合眼,寒冷的冬天整天二十四小时站着,困了,站不住了,就往身上泼冷水,拽着头发往便池里按。在寒风刺骨的晚上,将张伟从脖子开始往单薄的衣服里泼透冷水后,将张伟拖到楼外风口处冷冻。衣服冻硬了,身体冻僵了,抓起头发往铁门上摔,同时跟上一顿暴力毒打,然后再推到风口继续冻,等到身体完全失去知觉的时候,将张伟拖到屋里缓一缓,然后再拖出去冻,就这样反复折磨。张伟腿肿得又粗又亮,不能弯曲;脚掌、脚背肿得裂开了往外淌血水,不能走动;从膝盖上到脚脖子被犯人用脚踹的全是黑紫色,胳膊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全身无处不是伤痕。

最后张伟被折磨的精神完全崩溃了,腰直不起来,头也抬不起来,听到、看到任何人和事物,大脑都不反应,两眼直直的、呆呆的,生命处在危急状态之中。

直到二零零二年底,在家人的强烈抗议要求下,果海燕、李春霞等人才将张伟送进沈阳监管医院做身体检查,结果是张伟全身都是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果海燕对张伟说:“你要死了!你全身上下全是病,你的五脏全坏了,下水全坏啦,你说死就死了!”在这种情况下,监狱才不得已同意给张伟保外就医。可是,监狱到东港来办理手续,东港市公安局拒绝给张伟保外就医,不接收张伟。

二零零三年正月二十四日,监狱看张伟眼瞅着就要死了,为了推卸责任将张伟直接送回家中。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起诉、被庭审。江泽民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发贪钱,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张伟及张小平仅仅因为不改变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非法判重刑,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残酷迫害。辽宁女子监狱不仅在践踏最基本的人权,而且在践踏国家宪法与现行法律法规。希望师静和刘宇以及所有沈阳女子监狱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能够早日醒悟,立即停止迫害,为自己留一条后路。善恶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