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争房的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一九九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我因直肠癌做了手术,手术后,排泄非常困难。七月二十六日,在友人的劝导下开始炼法轮功。刚开始学,第一天早晨就立即见效。动作还没学会,正学着就要上厕所了。那天,一天轻松。

从此后,我天天坚持炼,身心变化很大,多年的慢性病如:过敏性气管炎、神经性胃炎、神经官能症、颈椎增生都好了,特别是急躁、尖刻的脾气也变了。当时全家人都支持我炼法轮功。

九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正是我炼功第五个月的那一天,发生了一件令我终生难忘的事情。要不是炼了法轮功,不知会出现什么后果,说不定命都会搭上。

我的工作单位是个中小型企业,当时单位明文规定分房以男方为主,男方要调动,首先得交房,才给办手续。我老伴八六年调走时,我向单位提出:交房,我也调走。当时我基本找好了接收单位。可当时工厂正扩建,需要设备,当时我正管这块,因工作需要,经领导研究同意,只要我不调走,别人怎么住,我就怎么住。

因为三个孩子正上高、初中,我也不想搬,所以就全力以赴的跑设备。上到北京部里跑,下到设备单位班组。为了装箱快,装的全,因易损件多,我就自掏腰包给工人买烧鸡、啤酒。真是全身心扑在工作上,使单位设备配套完整齐备,很快形成生产能力。当时省直属公司的人都佩服我的工作能力。

可是现在单位房改规定,夫妻双方只能占一头,老伴单位已完成房改,人家也给开了证明。当时老伴已病残在家。我厂办公室主任也给办了手续。

可就在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正好是我炼功五个月的那一天,有知情人偷偷告诉我,房子不卖给我(当时五十三平米的房子仅五、六千元),并说明天公布,后天放年假,就定下了,找也没办法找了。

我一听急了,老伴已病退,我也快退休了,工作一辈子,最后连个窝都没有。而且我住本单位房,是当时领导批准的,并已给出了证明(他们已退休)。我就去找当时的厂长兼书记的领导,他中午陪客人喝了几两酒,借着酒气说的话很难听,我看没有商量余地,就说用法律解决(因我当时已咨询过有关法律部门)。

他一听急了,说:“你太天真了”,并说:“你去告吧,房子就是我不给你,法院判了我也不给你!本属党委可以否决上属党委的决定。”说完把我推出他的办公室。

我当时都蒙了,心象裂了一样痛,双臂抱着胸口回家了。老伴见状说:“我拿把刀把他杀了!”其实他已残疾,平时老实巴交的,只不过当时说说气话而已。

我饭也不想吃,在家也呆不住,就捂着心口在外边转。想了很多很多:“当时厂子困难时,我们顶着干,现在他们吃现成的,而且他们自己都买了特大的房子,听说淋浴房都是德国進口的设备。而这么个小房子都不给我,欺人太甚!你不让我生活,我也不能让你好过……”就这么胡思乱想的乱走。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早晨炼功的小树林。一到这个炼功场,我感到头脑好象清醒了一点,就想:我是炼功呢?还是要房子?我要炼功,就得按炼功人的标准要求去做,就不能为了个人利益去争去斗,就不应该争房子。可不要房子,我住哪?我要争房子,我肯定能争下来,可我的身体可能就不行了,因为这过程肯定要着急、生气、上火,吃不好睡不好,人肯定就垮了。

脑子里翻来覆去的想,一会儿觉的还是炼功吧,一会儿又觉的还得要房子。就这样边走边想,激烈的斗争着。走着走着,突然想起《转法轮》中的一句话:“我们说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保证是另一种景象。”[1]我当时还记不住是在哪一讲,就记得有这么一句话。是呀,在矛盾面前退一步,何必揪着心呢?房子我不要了。

就这么一想,好象一步跨过来了,身体一下轻松了,心一下放下了。这时才知道天已经很晚了,周围黑黑的,风刮着树叶乱飞。身体也觉的冷了,肚子也觉的饿了。这时自己一下子坚定下来了:我要炼功,我不去争房子了。

我赶紧回到了家。我一進屋,见小儿子正急的要哭,老伴也正气的不行。我平静的安慰他们说:“没事了,吃饭吧。”我一直是家里的主心骨,家人一看我很平静的样子,也把心放下了。

第二天,我很平静的告诉单位领导:“房子我不要了。”可是他们却说:“房子你可以继续住。”

就这样住到过大年,老伴他们单位买了两栋新楼房。第二年,我们就住進九十多平米的新房了。后来老伴身体不好,孩子们又给他买了套一百多平米的四室二厅二卫的大房子。

如果不是炼法轮功,我当时怎么能放下那利益之心?我要是跟他们去争去斗,不知会闹出什么后果,也许命都会搭上。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是伟大的师父从新塑造了我的灵魂,让我看淡了这一切,明白了法理:是你的不丢,不是你的你也争不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