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攸关时 师父再次救了我的命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我今年七十四岁,二零零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到现在修炼整整十年了。

修炼前我是个病秧子、药篓子,上班时当老师也好,当校长也好,事业倒是挺成功的,但身体却非常糟糕。小病不断,大病也时有出现。最后躺在农村家的炕上起不来了。结果,把儿女们折腾得够呛,先是将我弄到呼市四儿子家,又辗转来到二女儿居住的这座城市。西医、中医都看过了,什么偏方都用过了,都没啥效果,最后到气功这儿碰碰大运,也曾接触过几种气功,当时感觉也有些缓解,但从根本上什么问题也没解决。

可能是缘份到了,一个青年同修叫我修炼法轮功。修炼初期,先是出现象重感冒似的症状,在青年同修的鼓励下,我坚定信念,经受住了考验,没有吃药,闯过来了。接下来就是拉肚子,不停的上厕所,拉了三天三夜也闯过来了。然后就是无病一身轻了。

二零一一年被车撞,二零一五年又被车撞,师父告诉我们:“好坏出自一念”[1],我当时没怨人家,没给人家找麻烦,没上医院,没吃一片药。在师父的看护下,安然无恙。被邪恶两次绑架也都正念闯出来了,没向邪恶妥协,没有怕心,就是发正念、讲真相,在黑窝里还给不少人讲明白了真相。感恩师父在时刻看护着弟子。

有的同修说你的业力真小,没有什么大难。听了同修说的话,我的心里美滋滋的。还有的同修经常夸我:这哪像七十多岁的人哪,简直就像个年轻的小伙子。我心里更高兴了,是呀,我精神矍铄,身体倍棒,这是修炼人的正确状态呀!

我在做三退救人时,主要就用我健康的身体来证实大法好,非常有效,也因此常常在同修面前自夸。不知不觉产生了欢喜心。在这欢喜心的支配下,修炼出现了漏洞:时不时的傍晚去和常人下几盘象棋,连晚上整点发正念也不在乎了。自己明知不对,却执着的不行,认为是小事,放宽了对自己的要求。师父说:“有漏、有人心、有执著都无法走好以后的路。”[2]“放下太多、太强的执著,走好自己的路,这过程就是你们的道。”[2]而我拿法去修别人,自己却不修。比如,给两个离婚的年轻同修的公开信就写了四封,让旧势力钻了空子。

在七月三十日晚,我去找同修切磋关于那两个年轻同修的事,下楼梯时狠狠的摔了个个儿,楼道无灯也不至于呀。先是头顶右侧狠狠的撞在一个硬物上,摔了一个大口子,血流不止;紧接着左胸又摔了一下,也是非常狠,疼痛难忍。但是当时不管怎样严重,我是清醒的,想到师父讲的:“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3]我虽然有漏,我自己会在法上归正,绝不允许旧势力参与!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求师父救我,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当同修和孩子们将我弄到医院,将头部摔的口子缝了五针,才止住了血,但胸部疼痛难忍。医生要我拍片、住院,但我回答不用拍片,也不住院,因为我明白“好坏出自一念”的法理。我以前就是这样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的,承认它就上当了。当时护士测我的心律,说非常好。那当然了,过程中我始终一点都没有害怕,就是信师信法。

回来后静心打坐,找出自身的执着:欢喜心、看不起同修的心、不严格要求自己、拿法修别人、好玩的心、看韩剧、自满自足等等。第二天想,这么疼就暂时别炼动功了,可立即觉察不对。怕疼是第一关,必须闯过去。要知道当时假相有多么严重,躺下需人慢慢放下,起来需人慢慢扶起,同时伴随着剧痛,咳一下整个胸部都疼得要命,但就是在疼得要命时,也只有一念:“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所以我立即开始炼,师父讲过:“我说身体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过去了。”[1]我就咬牙坚持,忍着痛,刚一开始动作不到位,但慢慢的就到位了。抻的动作也不那么疼了,身体恢复得特别快。

在我炼功时,清楚的感觉到胸部发出轻微的“咯咯”的声音,而且感觉到那个疼痛的地方在微微的动,感觉很舒服。我知道师父在给我修补。写到此处不禁泪如雨下,泣不成声,又赶紧在师父法像前磕头,感恩师尊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再一次感恩师尊的救度之恩!所以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此后不敢懈怠,随机照样出去救人。

修炼不是儿戏,修炼没有小事。最后以师尊的两段讲法和同修共勉。师父说:“特别是一些个老的大法弟子。你想过你所有生活的一切都在修炼当中吗?你的一言一行,你所做的那一切,你都是在修炼中,你知道吗?”[4]

师尊讲:“无论碰到了什么样的具体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那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5]

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的贺词》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