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家报告:中共迫害法轮功失败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美国著名智库“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在首都华盛顿特区发布一份题为“中国的精神之战”的中文版最新报告。该报告详尽分析了中国的宗教自由的现状,报告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失败。

中共迫害受欢迎的气功

报告说,法轮功是一种信仰修炼,主要由五套功法以及传统教诲组成,尤其强调真、善、忍原则。法轮功修炼者炼功、学习法轮功著作、在日常生活中遵守这些价值。

在一九九零年代初和中期,法轮功学员以及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得到了相当程度的政府支持以及国家媒体的正面报导。李洪志先生在一九九二年向中国大众传播法轮功。在全国各地讲课,并教授法轮功的五套功法。那时期的国家媒体赞扬炼法轮功的好处,并报导学员获得“健康公民奖”。李洪志先生甚至受政府邀请,于一九九五年在中国驻巴黎大使馆讲课。

法轮功继续经由人传人和非正式的各地志愿者网络传播。志愿者教功,并在朋友圈以及集体炼功场地分发法轮功资料。中国社会各行各业的人,从医生、农民、工人、士兵、知识分子、到共产党员,都有人开始修炼法轮功。根据政府来源以及国际媒体报导,到一九九九年左右,中国大约有至少七千万法轮功修炼者。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突然被迫害。比较知名的法轮功信仰者遭到逮捕,任何继续炼功的人被当作国家敌人而遭到镇压。那时开始出现了法轮功信仰者被绑架、酷刑、甚至杀害的报导。法轮功的名字、李洪志先生的名字以及一系列同音字都在中国网路上遭到删除,国家媒体或者中国外交人员在谈到法轮功时都无一例外地使用妖魔化的语言。”

向最高领导层请愿

一九九九年四月,政府对法轮功的骚扰不断加剧,天津几十名学员被殴打和逮捕,那些呼吁释放他们的人被告知命令来自北京。四月二十五日,一万多名法轮功学员安静地聚集在与中南海接壤的国家信访局外,请求结束打压,尊重他们炼功的权利。

四月二十五日的请愿后,当时的总理朱镕基对法轮功持一种和解的态度。他与学员代表见面,并指示释放天津被逮捕的法轮功学员。之后,聚集在北京的法轮功请愿者自愿解散。但是时任中共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江泽民说法轮功对政权权威是一个严重挑战。

在当年六月七日的一份内部档案中,江泽民明确发出解体法轮功的指示。这个决定非常突然,而且与国内安全情报部门之前的调查结论“法轮功不构成任何威胁”相背离。

江泽民按下了按钮

“在中国这样一个专制政治体系下,一旦江泽民做出取缔法轮功这个任意而且很可能违法的决定,并且将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其他常委头上,那么就没有什么制度或法律障碍来阻止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江泽民建立了一个专门的党内领导小组和一个法外便衣警察队伍来领导对法轮功的镇压,这也就是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建立的六一零办公室。”

“一九九九年七月,对法轮功的镇压铺天盖地展开,共产党镇压机器压向法轮功。媒体上充斥连篇累牍对法轮功进行抹黑的节目,成千上万人被逮捕,数百万人被迫签署停止炼功保证书。来自北京的前法轮功良心犯赵明解释说,‘党的镇压机器本来就在那里,江泽民按下了按钮。’”

面对迫害 法轮功学员展现出坚韧、非暴力和创造性

报告说,中国境内的法轮功修炼者在反迫害的过程中表现出了坚韧、非暴力和创造性。

在法轮功被迫害最初期,许多人到当地政府部门请愿。当他们看到低层地方官员毫无反应,就开始给更高层政府写信,或直接到北京请愿。到了二零零零年,几乎每天都有法轮功修炼者在天安门广场拉横幅、炼功,但大多数人马上遭到逮捕。

共产党镇压机器是失败的

报告说,尽管中共已经对法轮功进行了长达十八年斩草除根式的迫害,中国仍然有几百万人(编者注:实际上有几千万人)继续修炼法轮功,而且很多人是在镇压法轮功开始后才开始修炼。这显共产党镇压机器是失败的。

中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广泛受到监控、任意羁押、判刑、酷刑,他们还是被法外处死的高危群体。自由之家独立证实了,从二零一三年一月至二零一六年六月期间,有九百三十三起法轮功学员被判处上至十二年徒刑的案例,原因是行使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权利。而这些案例仅仅是法轮功被判刑的部份案例,数以千计的法轮功学员据信被关押在不同的监狱和法外拘留场所。

大规模从法轮功学员身上强摘器官

中共当局每年投入数以亿计的资金镇压法轮功,同时又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利润丰厚的经济上的掠夺,包括向他们索取钱财、监狱强迫劳动等形式。有证据显示有大规模从法轮功学员身上强摘器官,用于器官移植手术,这种情况仍然持续进行中。

法轮功学员使用了多种非暴力策略应对镇压。他们尤其注重与警察和公众分享法轮功信息。近年来,中国有越来越多的非法轮功修炼者也加入了这些努力,如人权律师、家庭成员和邻居等。

二十多万人控告江泽民

对江泽民提起诉讼,追究责任:从二零一五年五月起,大量法轮功酷刑幸存者采取攻势,利用法规中的一个变化,对江泽民提起刑事诉讼,指认他是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生效的最高人民法院规定,要求司法部门接受公民个人所提出的刑事控告;在此之前,司法当局有空间拒绝这样的控告。

中国境内外的被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开始起草法律控告书,并将之寄到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检察院,个人寄或者联合寄都有。一名发出控告书的受访者说,他可以查到邮件确实已经寄达并被签收,但他没有收到任何进一步的信息。明慧网报告说,到二零一六年七月为止,有二十万以上修炼者寄出了控告材料,材料也常常投到网站上发表。尽管无法确认这个数字,自由之家研究人员获得了几份控告书的副本,并与寄了控告书的北京、上海、黑龙江、以及美国的法轮功修炼者进行了交谈。这些修炼者表示知道其他几十人也这样做了。许多人指出,虽然有些原告被抓了起来,但是绝大多数寄控告书的人没有遭到报复,或者在被抓后很快获得释放。

大批非法轮功修炼者加入了法轮功的行动中

报告还说,“也许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大批非法轮功修炼者加入了法轮功的行动中。尽管中共二零一五年对人权律师发起了大规模打压,但是很多人权律师继续代表法轮功当事人。”

“中国境内有成千上万人联署要求释放法轮功修炼者,不仅限于要求释放他们被抓的邻居,而且支持援助(法轮功学员)对江泽民的控告。”

“法轮功在共产党的血腥镇压下幸存下来这一简单事实,既令人印象深刻,而且也证明共产党的镇压机器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