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网络讲真相——从无到有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我们多数同修承担的讲真相的项目不少,有时几个交流会议时间很接近。不久前询问同修是否参加全台网络集体学法交流,同修的迟疑让我有机会重新思考,并想起了过去的点点滴滴。在与同修分享一些理解与认识后,同修抛去原有的顾虑,与我一同前往参与全台网络组集体学法交流。

忆与悟

十多年来的修炼,不论是源自于家庭的干扰、工作的时间、大法项目中的繁忙、活动又多、身体各种消业反应与干扰,又或是同修间价值观不同对事态度不一,长年下来,也在消减着我们初得法的那种坚定正念。

过去,哪有考虑时间,常常为了把一个人讲明白,彻夜不睡觉都无所谓;哪有考虑金钱,活动再多,每个月当空中飞人,也乐此不疲。哪有考虑能耐,有多少人都是从不会拿鼠标开始。就是一股劲的往前冲,只知道大法好,只知道要讲真相救人,那时会选择吗?不会。

现在,考虑时间、考虑金钱、考虑能耐、考虑喜好和价值观……从而裹足不前,怎么会这样?!

虽然这些都是现实生活的问题,也实实在在的,但过去都能行,现在对法的理解应该是更深切,那就更应该能行的。

师父说:“从九九年“七•二零”走过来的大法弟子,你们要珍惜自己,你们真的了不起。神都在珍惜你们。希望你们走好以后的路。特别是那些没做好的,要格外的小心,要珍惜还有的时间。”[1]

网络讲真相——从无到有

1999年,大法被无端的镇压,当时只知道可以跟团出国到各个国家讲真相。为了能不依赖同修可以随时看明慧文章,孩子拿压岁钱让我买了部中古计算机。为了向广大中国人民讲真相,一次交流中,听同修说可以進大陆各大聊天室去讲真相。在什么都不会、都不懂的情况下,尝试性的進了聊天室,但从小就很木讷又自闭的我,看到了一串又一串的对话,我只知道说:你好,然后第二句要说什么,怎么都想不起来。好不容易在经过了半个月后,总算再次登入聊天室,在问候网友:你好,然后我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僵住了,网友笑我:你好静。

我只知道要讲真相,但怎么讲,讲什么,脑袋里一片空白。一次,一位自称来自吉林的军火商找我聊天,说他想知道有关吉林的情况,我就打开明慧网,找到跟吉林有关的文章,并念给他听,他连着七天都上线找我听真相,就这样,我知道了真相怎么讲。

一个人能做的毕竟有限,为了让更多的同修加入讲真相的行列,当时在网络上认识了一名工程师,和他讲了真相后,一次有意无意提到,澎湖的计算机商店很少,请他帮忙组装计算机,他担心计算机寄送澎湖会出问题,再寄回去费用大,也不一定能解决往返途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当时对计算机一窍不通的我竟然回答他说:那你组装计算机,计算机有问题,我就打电话给你,你告诉我怎么维修。他答应了。

就这样,他连着组装了几部计算机。这位工程师白天上班,晚上要照顾孩子功课,要整理家务……早早就要休息。一次,同修的计算机出现蓝底白字,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急着想解决问题,又考虑到他的处境,几次联系不到,我头痛到像要炸开似的难受,双手捧着头盯着计算机,心里明白那就是看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是坚持的往前走,还是要放弃……想起了从开始在网络上讲真相后,每次遇到问题,总会在各种奇遇中得到解决,因此,下定决心,再难我都要往前走、往前做。

之后,听说台湾网络组成立,且将北中南巡回,做真相工具的推广与技术教学,当时的我好开心,就这样积极的参加各种课程,不管是飞高雄、飞台中、飞台北……只要有学习的机会,我就紧紧的抓着。在维修计算机或技术教学上,如果碰到了问题,就打电话给当时负责的技术同修请求协助,就这样边记录边操作,随着操作的次数多了,对计算机、对工具更熟悉。

有一次,在补习班教英文的同修的计算机故障了,他好意的在一张小纸条上写了满满的英文,说是为了让我了解计算机的状况。我一看满满的“豆芽菜”不好意思的跟他说:“可是我看不懂英文。”他惊讶地说:“你看不懂英文!那你怎么有办法维修计算机?”我说:“就是看图,图的画面再加上可能认识的一两个单字,不会的就打电话问技术同修。”

师父说:“大法弟子的真我都是高层来的”[2];“有的时候大法弟子的一个想法比较正,就有一个正神或因素在起着作用,加持着他的正念。”[3]所以不是看我们有没有能耐、有没有具足条件,進而选择要做什么,是大法弟子只要有那样的愿望、想要做,并去实践就能够做成。

誓约

多年前,在几次思想冲击中萌生放弃做技术服务与协调念头,只是碍于没有同修可以接手,又考虑另一位维护计算机的同修也需要我的支持,两难中也只能顶着。在不断的向内找的过程中,虽然总能找到还没放下的,也知道自己得舍弃人中的感受,但总感觉少了一点什么。

直到一天,脑海中浮起,为什么放不掉网络技术服务与协调?只是因为没人接,只是因为不能让现有维护的同修去扛起我应付的责任?师父说:“大法弟子啊,肯定是辛苦的,因为历史的责任赋予了你们这么大的重担,历史的使命使你们在关键时刻必须担的起这历史的责任。”[4]“在这个时期大法弟子要来承担历史赋予的使命,真的太难了。说大法弟子了不起,就是因为大法弟子在这样一个时期来救度众生、来助师正法、来完成自己应该完成的使命,这才真正了不起。”[5]

不禁想,下世前,我曾和师父签了什么约,我都不知道,如果这是过去签下的誓约……我还有什么好纠结的,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念头至此,几年的苦思一下云淡风清了。

几个月前总感觉,事情怎么做都做不完,明知道是系统的问题,但怎么都找不到,眼睁睁的看着同修此起彼落的反馈,明知道影响面太大了,一定要尽快解决,我却没有足够的时间去一一完成,有时想,师父,我该怎么办?好想请师父帮助!可是又不敢真那么想。

同修听后,说大概是我需要扩大容量了。我则说,大概是正法進入新的進程,而我的心性提高速度太慢,虽然不至于吃不消,但压力实在大。

虽然忙,脚步得再加快才能跟上正法進程,答应师父的无论如何都要做到,还要做得更好。想到这儿,脑中突生一念:要能在这一波中跳脱出来,那就是大好事。是,我相信。这一下,原本紧绷的神经放松了。感谢师父!我一定不负师父的期望。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