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慈悲面对“敲门”警察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九日,我和同修学法之后开始交流近期警察敲门骚扰同修的事情,有几位同修讲了片警上门骚扰的情况并说了她们自己如何对待的,在其中我也谈了谈对此事的认识,大家也有一些共识:

对敲门骚扰的警察不要害怕,因为我们修大法是最正的,我们是正的,警察敲门骚扰是违法的,当警察敲门骚扰时可以采取不给开门,或开门后制止他们录像、记录等所谓的取证行为,还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他们:私人住宅受法律保护,未经住宅住户人允许任何人不可随便進入,如果警察你是在执行公务,请出示你的警察证件、警号及执行公务的公文,或给我们写一个警察在某年某月某日到我家進行检查(搜查)的证明并由当事警察签名画押,我们公民有权监督警察的行为,我们保留自己的一切权利,在今后可以此证明凭证控告或诉讼上门骚扰的警察。

在交流中,还有一个年轻的同修说自己很纠结,警察上门没找到她,却找到了她不修炼的父亲,而警察给她父亲打了几次电话等,她说是否应该主动找警察谈一谈。当时我随口说“不用了”,找警察干什么等等,也有其他同修附和着我说。当时我觉的悟的还挺对的。

可是当我晚上回来自己想梳理一下白天交流的情况,并阅读明慧上同修们的交流文章时,尤其看了师父的一些讲法时,自己惭愧的不得了,认识到了自己对年轻同修随口说的不用主动找上门骚扰的警察谈,是非常错误的!这有自己的显示心、怕心等等在里边。如果自己这句错话阻止了年轻同修给警察讲真相或什么的……,自己不敢往下想了。在这里我诚恳的向年轻的同修道歉,希望年轻的同修能自己在法上悟,如果她能主动找警察讲真相将警察救了就更好了。

师父讲:“只要你们走的正,其实我都能善解了。我一定能使那个极端的心变好,我就能使他不再要他的命,因为我用法解开他的心结,我什么都做的到。你们一有了执著放不下,就解不开,师父就不好办。”[1] 师父还讲:“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这是过去释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炼人也好,都没有讲过的。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2]

我还认识到:自己对上门骚扰的警察有一种对抗心,其实暗藏着争斗心,这是党文化的表现。这是长期以来保护自己的私心和讲真相的分别心,不敢也不愿意给公检法警察讲真相,怕他们不听,怕自己受到迫害。我们是不配合并全面否定邪恶,但是我们也要对警察讲真相,警察也是应该得救的。上门骚扰的警察是受背后邪恶指使的,如果我们正念对待此事,慈悲给警察讲真相,师尊就能善解一切,警察就能得救!

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警察上门来表面是骚扰我们来了,可能也是有历史上的缘份来听讲真相来了。我还认识到自己的“善”还修的很不够。

个人所悟,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