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企业家何以入狱遭酷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看到这个题目,可能有人会想到,一些企业家因偷税漏税而入狱,但是以他们的家财和地位,也不至于遭酷刑虐待。本文的几位主人公都不是这个情况,他们被关押入狱,只因为信仰。

加籍中国女企业家的遭遇

孙茜(右)参加浙商创投杯2012春季高尔夫邀请赛,获女子“总杆季军”
孙茜(右)参加浙商创投杯2012春季高尔夫邀请赛,获女子“总杆季军”

孙茜今年五十一岁,是北京利德曼生物化学公司创始人,二零零七年获加拿大国籍,二零一二年和二零一六年登上胡润中国富豪榜,身家三十五亿。

虽然事业上取得成功,但由于为公司操劳过度,孙茜的身体健康严重透支,患上忧郁症、肝坏死、心悸、心脏骤停等症状,多方医治无效。但在二零一四年学炼法轮功后,身体很快恢复健康。用她自己的话说:“花了两百万治不好,炼法轮功后十天康复”。

修炼后,孙茜的性情也变得更加宽容、善良、平和。以前的她信奉“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错了我也不认错”。自从修炼法轮功,她来个180度大转弯儿。她跟小妹打电话说:“以前是姐姐做得不好,现在我做错了啥,你可告诉我啊,我改!”此后,孙茜跟人说话常笑呵呵的。“哎呀!我又错了,我又没做好。”这些话常挂在嘴边儿。

可是,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九日,孙茜被北京公安绑架至看守所,只因为她的信仰。一次,当警察辱骂法轮功时,孙茜只因回一句“法轮大法好”,警察将她推倒在地,向她脸上喷辣椒水,给她戴上不能活动的手铐(工字铐)和脚镣。在两个多月中,孙茜都穿同一双袜子、同一套内衣。她被抓捕时曾准备一包换洗衣服,但至今没见到。

孙茜的律师也被当局施加压力:“如果你继续做孙茜的法律代表,将吊销你的律师执照,也吊销你工作的律师事务所的执照。”一位官员甚至要求这名律师成为该案件的告密者。无奈之下,律师告诉孙茜家人,不会再为她工作。孙茜至今仍被关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他是控告江泽民的第一人

朱柯明
朱柯明

朱柯明一九五七年生于北京,一九九二年移民香港,曾是一位千万富翁,经营一家有近百名员工的私人企业。一九九八年,他开始修炼法轮功,按书中“真、善、忍”的道理要求自己,很快手下员工发现老板变了。原来的他脾气暴躁,骂人不留情面,修炼后变的宽容起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下令迫害法轮功。朱柯明以为政府不了解情况,于是给当时中共最高权力机构写信,把法轮功是什么、迫害法轮功会给国家民族带来的危害都写透,希望中共当局回心转意。他给各大部门也写了无数的信,后来还到香港写信给各国首脑、各大新闻媒体。但是,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并没有停止。于是,朱柯明决定控告江泽民。

从没学过法律的他,花了三天写出正规申诉状,长达四万多字,列出江泽民、曾庆红、罗干等人迫害法轮功等违法违宪九条罪状,要求释放所有无辜被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一个清白公道。

诉状于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九日经挂号信寄达中国高检,被告江泽民、罗干亲自下令逮捕原告。九天后,警察循着申诉状的笔迹找到朱柯明,还有与他一起控告的法轮功学员王杰。

二人被捕后,没有审讯,只有猛烈殴打与酷刑。朱柯明在一个多月后见到王杰,一百五十多斤的体重瘦到七十多斤,那是他见王杰最后一面。王杰被打得五脏六腑俱损,受尽各种酷刑而离世。朱柯明因为香港居民的身份,中共没将他打死,但是对他的强制洗脑迫害也无所不用其极。

朱柯明受的其中一种刑罚是整天端正的长时间坐着,不许动,眼睛只能往前看,不许眨眼;膝盖中间夹一张纸,掉了都不行,这种刑罚可以把人的臀部坐烂。
警察扬言要让他度日如年,让他得精神病,但最后朱柯明都扛过来了。他回忆:“当我被七、八根电棍电的很难受的时候,我问自己:如果每天都这样被电着,还修不修?我的答案是肯定的。”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朱柯明被绑架后,香港与美国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努力,呼吁释放他。美联社、BBC、法新社、《明报》、《网上行报》、《苹果日报》等海外媒体都曾予以报导,朱柯明的故事传遍五湖四海。二零零六年,朱柯明被释放。

他被警察巨额勒索

李玄刚是湖南省长沙县果园镇人,八十年代起从事汽车配件生意,成为当地最先富起来的人,除了自家盖一栋小别墅外,还捐资为家乡修建一条公路。当时的长沙县政府将他作为典型,给予他特殊的荣誉和物质奖励,他一度成为当地名人。

一九九六年,他得遇法轮大法开始修炼,年轻有钱的他不禁惊叹:若不是修炼法轮大法,他可能是五毒齐全,嫖赌逍遥什么都会去干,是法轮大法的法理使他明白了做人的真正意义。

在经营中,李玄刚谨记师父的教诲,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对同事和善、真诚;对下属关心、爱护;对客户诚信、周到,货真价实,从不出售假冒伪劣产品,不收受任何不义之财;对竞争对手宽容、大度,不与人争名夺利。他的行为赢得他人尊重和爱戴,以致后来在面对不法人员企图迫害他时,工作伙伴们都十分愤慨,有的还挺身而出保护他。

一九九九年后,李玄刚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讲句公道话,遭警察残酷毒打,后被非法判刑四年。此后又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劳教所、看守所。

二零一二年四月,李玄刚再次被劫持到咸宁市天照生态农庄洗脑班。警察向李玄刚的家人敲诈勒索四十五万元,才将他放回。咸宁市“六一零”一位姓姚的人毫不掩饰地说:“那些老太太们,我们抓了没什么用,还怕搞病不好侍候,关几天算了。我们就是要抓象你们这样年轻又有钱的,我们赤壁穷呀。”

二零一四年三月,李玄刚再次被绑架,价值不菲的宝马轿车被长沙警方无理扣押,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结语

面对当今社会道德滑坡、人们为挣钱而不择手段的乱象,作为商人,怎样能够在做好经营的同时,出淤泥而不染,守住良知与道德,可谓是个难题。但修炼法轮功的商人们做到了,正如本文的主人公。

可是,因修炼法轮功而变得更加善良无私的他们,却因此而被中共当局绑架关押,遭酷刑折磨,经济上也遭受巨额损失。

因思想、信仰而入狱,这样荒谬的事情仍然还在当今的中国大陆发生着。即便单从法律来讲,《刑法》只惩罚行为,思想(信仰)并不构成犯罪。而且中国现行法律没有一条规定法轮功是××,炼法轮功不构成违法。相反,中国《宪法》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

现在,法轮大法已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给亿万民众带来福音,收到各国数千项褒奖。奉劝中共当权者和公检法人员不要再违法违宪、赶快停止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