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修炼法轮功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七日】回想起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和现在许多年轻人一样,整天脑子里想的就是怎样往上爬,中个什么大奖、一夜致富等等,那时医院里流行收红包,医生收红包是多年最难解决的问题。虽然医院采用各种办法想杜绝私收费,可是在利益的诱惑面前,有多少人能把握得好自己呢,再严苛的法律也只能一时约束人的行为,却无法使人内心改变。尤其是我们放射科,熟人少买点东西,不交钱的事,更常见。

修炼大法以后,我连自己的父母去检查,也都去交钱,有时碰到实在困难的病人,我就帮他们交钱,有时本院职工去检查不交钱时,我也替他们补上。有一次,主任看到我抽屉里有那么多我交的收钱单子,用很佩服的表情与语气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二零零零年时,我在医院的房子已经房改,医院想盖楼,把我们的房产证要回去,按原价退给我们钱,好处是如果我们想要楼的话,可以先挑。因为在我们当地,我们单位的条件是属于很好的,水电暖齐全,还有专门的锅炉烧水,用热水和洗澡都很方便等等。不想买的都把自己的号以几千元钱卖给了别人。很多人都劝我也这样做,但我是修炼大法的,我自动放弃了。院长在全院职工大会上专门为这事表扬我说:全院就人家炼法轮功的不要楼房。结果很多职工看到我就跟我说:你们炼法轮功的真好。

有一次我正在那上班,我同事的妻子来找我,上来就骂,我听了一会明白了,因为她是离婚后再婚的,害怕别人抢她丈夫,她骂我对她丈夫好。我刚想说话,忽然嘴像被贴了胶带,嘴里像有个茄子堵着,怎么也说不出话来。我知道师尊在管着我,不让我说话,我听了一会,就走到别的屋里去学法了。如果是以前这样冤枉我,我肯定会很生气的大骂她一顿。可我是大法弟子,我不仅不生气,还从心里谢谢她。她走后,我的同事说我这么宽容大度。

得法、见证神奇

在很小的时候,我就躺在院子里的凉席上,望着闪烁的繁星想:我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人为什么活着?我的脾气为什么这么暴躁?我怎么能把脾气变好?所以上学后我读了很多书籍求索着人生意义。

一九九三年,同事给我介绍了对像,他告诉我他们一家都炼法轮功,并且给我看了《法轮功》(修订本)这本书,我一看这书太好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真善忍”,这书正是我要找的,可是我觉得做到太难了,我对像就劝我说:你读法的声音真好听,你先给我读好吗?就这样我慢慢的跟着学起来。到了九四年我们准备结婚时,因为师父在济南办第二期讲法班时,他正值学生期末考试的紧张复习时期,就和我商量请假说咱们结婚去吧,我好请假。我们就以旅行结婚的名义很幸运的去参加了师尊的讲法班。

到了济南,找到公婆后,我大吃一惊,看到已经八十六岁的姥姥,因为我在医院上班,是我年前亲自给她做的检查,她那时已经是肺癌晚期并且扩散到腰椎,五个腰椎椎体仅剩了不到三个好一点的,其余的都被癌细胞吞噬的乱七八糟,她是被家人背着去的。

我婆婆一家是一九九二年开始修炼大法的老学员,这次看到师尊,我婆婆非常激动,笑着说:师尊,我带着我娘来参加班了,师尊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背着的老人,说:让她下来走吧。从那以后不管多远,参加师尊的班,姥姥都是自己走着,也不用人扶。

我婆婆原来也是一身病,风湿性关节炎、胆囊炎、痔疮等,医生说让她回家等死去吧。她没修炼大法以前,整天以泪洗面,活在痛苦之中,修炼以后,一下子病全好了,二十五年了没吃过一点药,走路一身轻,今年都七十八岁了,走路都是带跑的,比小青年都快,每天都走着出去讲真相。

济南讲法班的最后师父亲自为大家祛病。很多人的病当时就好了。师父站在讲台上左手拿麦克风,告诉大家想一下要去的病然后就放松站好,双目闭上(如果自己没病就想一下自己某亲人的病),当时我印象中最深的就是我娘家姥姥的腰疼,她整天一把一把的吃药,腰疼几十年了。所以我就想我姥姥的腰疼。等到我回家后,我和丈夫去看我姥姥时,她已经停药了,她说有一天腰部忽然非常舒服,自此腰疼病就好了,就不用再吃药了。我们告诉他们:这是李洪志师尊给你治好的。

我丈夫读法给他们听,我姥爷在那儿低着头,读了一会,我插了一句:姥爷,您在听吗?我姥爷仍是没抬头,说:快读,快读,来了很多佛道神听,他们可别走啊。姥爷的根基好,一听师尊讲法,天目就开了。

我姥爷是个烟迷,一根接一根的抽烟,所以我姥爷经常咳,气管炎很厉害。为此我姥姥他们俩整天为这事拌嘴,可自从听了我丈夫给他念了一中午师尊的法以后,我姥爷再拿起烟就恶心。从此抽了一辈子的烟彻底戒掉了。所有的病也都不翼而飞了。从此俩老都走入了大法修炼。

乐的象个孩子

没多久,我们家就成立了学法小组。我们早上四点多炼功,炼完功上班,晚上集体学法、交流。谈的都是如何修心性、做好人,社会上那些官场争斗、贪腐的事根本没人提。谁都知道修炼人要的是提高心性,纯净自己,常人的政治和那些乌七八糟的事,修炼人根本没兴趣,就连买菜、物价、这些切身利益也没人提,谁都知道珍惜修炼环境,也不配在修炼的神圣殿堂议论。

随着对法理认识的提高,修炼心性的提高,我身体越来越好:精力充沛、原来的腰疼也好了,虽然我二十多岁,但是也有了白发,修炼了一段时间,我发现掉下来的白发根部竟然是黑的,过了没多长时间,我一根白发也没有了。

那时候真是一身轻松,好象全身每个细胞都在笑,乐的象个孩子。

修炼近二十四年来,从来没有吃过一点药,没有过一点病,即使在邪恶的黑窝里被非法关押八年,期间遭受种种折磨,经常绝食呼唤良知,遭熬鹰等折磨,被憋着不让上厕所,几个月在最热的时候不让洗澡等等,却从来没一点事(我知道这都是慈悲的师尊替我承受了),而迫害我们的那些刑事犯(她们自己叫二警察),却经常吃药、看病。他们知道是遭报应,所以吃药时,经常谎称自己去喝水。这么多年无论她们怎样折磨我,我却连感冒都没有过。那里的民警也不得不说:法轮功祛病健身确实有奇效。

我得法修炼至今已二十四年,那种无病一身轻重获新生的感受,那种明白了人生真正意义、洞彻宇宙真理后对师父和佛法感恩的心情是用语言无法表达的。在这世风日下、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规范了我的言行,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价值观,用师父的真、善、忍的法理衡量自己的一切言行,就能够约束自己,战胜各种利益的诱惑。

我切身体验到了大法修炼对我生活中许许多多层面所产生的积极影响。就如政府相关部门当初对法轮功展开深入调查之后,所总结出的调查报告中表述的那样:法轮功修炼于国于民,只有百利而无一害。我在实修中深刻的体验到了这一点。希望所有人都能明白真相,法轮大法救度众生,请您千万不要错过这万古的机缘,快来了解这部救世的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