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市车卫东等610人员迫害法轮功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车卫东,男,年龄在五十岁上下,二零一三年之前,任南京市白下区“610”主任,二零一三年之后,南京市区从新规划,白下区和秦淮区合并成秦淮区,车卫东任秦淮区“610”副主任。

车卫东不管在白下区“610”主任这把交椅上也好,还是在秦淮区“610”副主任的这个位子上,都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马仔,而且拒不听法轮功学员的良言善劝,在迫害法轮功的路上越走越远,真可谓双手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鲜血。下面将分两个阶段曝光车卫东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一、原白下区“610”的恶行

白下区“610”早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初,就在时任南京市公安局白下区公安分局局长黄亚玲兼白下区“610”主任(女,现已退休)的把持下,在南京市这个全国迫害法轮功重灾区之中就位居市各区第一或第二的位置上。后因首恶江泽民、元凶周永康在江苏的代理人视黄亚玲迫害法轮功有功,就把她提拔到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市“610”主任的位置上。此时的黄亚玲很自然的就选中她手下既听使唤、迫害法轮功又卖力的得力干将车卫东,于是在她授意下一步步走上了主任的位置上。

车卫东自然心知肚明,既求得顶头上司的垂青爱怜,又得到提拔重用,那时的车卫东摩拳擦掌,披上了老上级的外衣,承继了老上级的“业绩”,不仅是卖力的问题,实际是在卖命了。下面仅列举数例:

(1)李群被迫害九死一生 坚持修炼被逼异国他乡

李群,女,一九六九年九月出生在江西南昌,十六岁考上总参三部解放军信息工程学院。二十岁考上南京解放军通信工程学院读研究生,之后留校当教官。 副教授。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李群由于坚持法轮功真、善、忍信仰,反映法轮功实情,被军内记“大过”处分,并被非法关南京脑科医院(精神病院)遭受非人折磨两个多月、二零零零年逼迫作战士复员。

李群被残酷迫害前期,系她所在部队所为。军队是邪党的御用工具,唯命是从自不待言。但与车卫东等吹风点火、推波助澜亦有很大关系,其后被迫害的伤痕累累,血迹斑斑而九死一生,那就是车卫东等的所为了。二零零一年,李群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加期半年,在江苏句东劳教所被骗“转化”,回家后遭“610”、公安严密监控,胁迫做特务、当内线,身心遭受巨大创伤。走回大法修炼后,其仍为现役军人的丈夫,师职军官,因不愿离婚,被迫当年转业。二零零九年八月,李群被绑架进南京市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半年。其丈夫随即被勒令交接、停止所有工作;女儿被威胁,逼迫在老师、同学面前抬不起头。

二零一三年七月初,流离失所近三年的李群再次被南京国保恶警绑架,关押在南京市看守所三十七天后,被劫持在南京市“610”洗脑班进行“转化”迫害,由南京市“610”转到白下区“610”,再由白下区“610”转到南京市“610”,恶徒用尽各种手段,层层围困围攻。威胁利诱、软硬兼施,身心受到非人摧残。偌大的中华大地竟没有一个李群的容身之地,她被逼迫无奈流落异国他乡。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明慧网上登出李群自述性文章《趟过中共洗脑的血与泪的冰河》(后来几年对她的迫害有过之而无不及),足见迫害之惨无人道。

(2)彭继龙被摧残离开人世、妻子倪雪英被迫害神志不清

二零零七年四月底,彭继龙被白下区“610”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期间,恶人不让彭继龙睡觉,强制长时间站立,逼迫其放弃信仰。彭继龙始终信师信法。三个月后,“610”恶徒见转化不了他,就把彭继龙劫持到江苏方强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在方强劳教所,警察不让他正常睡觉,强迫他做奴工。有一次,警察用力扇彭继龙的双耳,致使他一只耳朵一直淌水,几乎失去听力。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下午,在方强劳教所被迫害了一年半的彭继龙,回到家中才几个月,在自家楼下被守候的白下区“610”、白下区公安分局、四方村派出所等不法人员又一次绑架。接着四方新村派出所警察王天海等人又非法抄家。彭继龙被非法关押到白下区洗脑班,遭非人残酷折磨得全身浮肿、神智不清,被迫送医院抢救。此时白下区“610”怕承担责任,将其妻倪雪英叫去,让她把彭继龙接回家。善良的倪雪英默默忍痛从医院接回了昏迷不醒的丈夫。

说到倪雪英,她早在二零零一年,就被白下区“610”绑架,后构陷到法院,在”610”的操纵下被诬判八年的重刑。其后劫持到南通女子监狱遭受非人的残酷迫害。

回家后的彭继龙和妻子倪雪英一起学法炼功,很快的恢复了健康。老俩口准备给孩子办理结婚事宜。一家人沐浴在佛恩浩荡之中。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五日,这个才团圆了几个月的家,被白下区“610”、光华路派出所、光华路街道七、八个人上门。它们开始对彭继龙谎说:“要和你妻子倪雪英约谈。”就这样把倪雪英从家里带走,直接绑架至白下区“610”设在行宫饭店的洗脑班,再行迫害。不多日,对倪雪英的迫害又升级到南京市洗脑班,遭到更加邪恶的精神与肉体的非人残害,致使倪雪英中风、神志不清……

二零一七年七月,六十多岁的彭继龙不堪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十八年来残酷迫害,含冤离开人世。

(3)青年陈刚被迫害半身瘫痪 导致古稀父亲中风无人照料

二零零八年一月七日午后,勤劳、忠厚、善良的青年陈刚,正在工作岗位上班时,莫名其妙的被南京市白下区国保大队黄水成、白下区夫子庙派出所刑警苏建华、周军、夫子庙片警潘晓忠、社区主任陈某等八人绑架,而且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抄家。其后被非法关押在南京白下区看守所迫害一年半。

非人的摧残致使昔日这个年轻力壮的陈刚中风、失忆、半身瘫痪、全身是病,生命垂危,生活无法自理;其古稀之年的父亲在二零零九年七月十日下午才在白下区法院庭审儿子的法庭上看到儿子陈刚的。此时的陈父老泪纵横,泣不成声,已认不清原本身强体健又极富朝气的三十多岁的儿子了。这哪里还象我的儿子?哪里还象我朝夕相处的刚儿?!又黑又瘦,佝偻着腰,又一瘸一拐的象是个老头子。陈父怎么也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的儿子陈刚。

即便这样,恶人也不放过陈刚,在“610”的操控下,法院在陈刚判刑书中写道:“考虑到陈刚有位年迈的父亲和他本人身体不好的情况,从轻判处陈刚有期徒三年六个月。”白下区看守所副所长第二天一早将陈刚劫持到苏州监狱。监狱一看生命垂危的残疾人陈刚,不敢收。请示江苏省监狱管理局,省监狱管理局也认为陈刚不具备收监条件而拒收。白下区看守所和“610”,当晚邀请监狱支队和省监狱管理局的相关人员吃饭,通过托关系、走后门将陈刚强行关押苏州监狱继续迫害。

陈刚之父自从相依为命的儿子被非法强行绑架离家,尤其是在白下区法院庭审儿子的法庭上看到儿子陈刚后,就食不甘味、夜不能寐,整日以泪洗面,时刻盼着儿子回到自己身边。终于导致脑中风,瘫痪在家无人照料。二零一一年初,陈刚出狱回到家,见到瘫痪在床上的老父亲。父子两人泪眼对泪眼,无言对无言。自己都不能自理了的陈刚,哪里还有能力照料父亲?!

现在的陈刚,才四十多岁,为了自己的信仰,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只能住进养老院里度日。

限于篇幅,例子就不列举了。下面把遭受到非法劳教以上迫害者的名单(这仅是明慧网报道出来的,由于网络封锁等原因尚未揭露出来的远不止此数)列出:吴顺珍、王三秀、侯小莉、翟梅华、曹漫霞、陈云丽、陈童(音)、潘晓琴、程永丽、王宝芝、陆仲文、高伟、殷秀霞、冯宝珠、高美玲、管洪珍、管秀兰、潘庆宁、刘淑英、张成秀、吴以林、方志文等 。

二、秦淮区“610”的恶行

二零一三年,白下区与秦淮区两区合并组建秦淮区(新),车卫东任“610”副主任。凭车卫东在原白下区迫害法轮功的赫赫“业绩”却不升而降。但他仍麻木的干着,使原本在迫害法轮功榜上没有名气的秦淮区渐渐的窜到了前位。据明慧网统计:

二零一三年到二零一四年,秦淮区已窜到南京市十一个区的第二位;

二零一五年,秦淮区的迫害情况还是高居第二位;

从二零一六年南京各区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情况人次统计和二零一六年南京各区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强制采血人次统计情况看,秦淮区皆已跨上第一位,远远超过第二位十多人次。下面仅举几个案例:

(1)管秀兰遭恶意报复,被秦淮区法院非法庭审。

管秀兰女士,今年六十四岁, 二零一六年七月初,因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南京市秦淮区大光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并强制采血,后遭非法抄家。警察极欲抄到的东西却一样没抄到。尽管这样,管秀兰仍被非法关押在南京市看守所,随后遭到非法起诉。因证据不足,被南京市秦淮区检察院撤诉退回;秦淮区“610”、公安又搜集证据,第二次起诉。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二日,南京市秦淮区法院对管秀兰非法开庭

(2)年轻法轮功学员陈同被非法关押,无辜迫害

陈同,男,二十多岁,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南京市秦淮区看守所(详情不知)。据悉:案件由秦淮区法院退回到秦淮区检察院;现在陈同案又重新转到法院。据秦淮区看守所知情人士描述:陈同出生在一个教育世家,人非常聪明有才气,又善良温和,看守所的警察都非常认同他的道德品行,说:“如果不是因为法轮功的事情,他(陈同)在社会上可是独当一面的人才。”

从以上情况看,秦淮区(新)迫害法轮功的“业绩”与车卫东的“卖命”确实有关,而且关系很大。

更多案例请见
(1)《南京伏玉荣被劫持逾两年 五岁儿女要妈妈》

(2)《南京秦淮区法院对谢丽华等四人“突袭”式宣判》

(3)《十名南京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庭审》

(4)《南京肖武群本月三十日遭非法庭审》

结束语

迫害法轮功这个滔天大罪是首恶江泽民及它的政治流氓集团所为所承担,但具体事可是遍及全国各级大大小小的“610”与公、检、法、司等人干的,谁干谁负责,也是铁案如山,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是要一追到底!

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新修订的《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删除了一九九九年六月十一日出台的同文件的第十四条“执行上级命令的,不追究人民警察的责任”的条文;《公务员法》也规定:公务员违法犯罪要终身追究责任。现政府一系列举措都是为了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切割,为法办江泽民铺路。

天象在变,人在觉醒。今年以来各地很多的法轮功案件被检察院撤诉、法院发回,人无罪释放;众多的派出所、警察不受理或以各种理由推脱对法轮功的举报;还有早在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发布第五十号令,废除一九九九年发布的对法轮功书籍的出版禁令,承认法轮功书籍都是合法的。

人在做,天在看。以达官显贵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李东生为代表的一大批替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的刽子手被判特重刑收监入牢,更何况各省、市、区大大小小的马仔黑手之流?!

然而,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是修善讲慈悲的法轮功弟子,尤其是你(你们)身边的法轮功弟子,还是想给你(你们)留一点机会,一线希望,这都由你(你们)自己选择。

不过供你(你们)选择的机会不会太多,时间也不会太长。信不信由你(你们):时间是个神,既威严又神圣。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天理,不是不报,时辰没到,时辰一到,笃定会报,毫发不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