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淡钱财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七日】家中二弟说我修炼大法后从里到外彻头彻尾换了一个人。我纳闷他怎么会把我说的这么好。我觉的自己除了身体如他所言确实是换了个人外,其它方面真的没他说的那么好,因为炼功人几乎人人都是无病一身轻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了。自己仔细寻思一番才想到可能二弟主要是指我对钱财的态度上的变化吧。

母亲:谢谢法轮功,叫我女儿变的良心好身体好

不怕大家见笑,94年修炼前的我是个只想進不肯出的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当我一口气看完邻居同修送来的《法轮功》这本书的当晚,慈悲的师父就把我的终生顽疾一下子拿掉了,欣喜若狂的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好好修炼,一定要改掉这小气的臭毛病,做个大度的好人,所以在以后的修炼中主要是在看淡钱财上用了一点心,因为师父说:“对于财的舍弃,当然它也是一方面,也是比较主要的一方面。”[1]

96年父亲走后,我们子女3人每人每月给母亲150元,那一年长病假的我加到了47元工资,于是我对母亲说这工资就加给你吧,再添上3元凑个整数200元。其实我们3个人中我收入是最少的,而母亲一年四季从里到外从头到脚的衣物我全都管,连母亲保姆身上的衣服我也给她买。旧冰箱太小装不下我给母亲送去她最爱吃的粽子,我给换新的,热水器舍不得买我来买,保姆回乡探亲我也不忘塞给她200元钱,我说你照顾了我妈亏待了你妈,给她买点吃的穿的,表示一点大姐我的心意吧。保姆是个基督徒,她对我说,大法是好,但我做不到像你大姐这样,我只能信基督。母亲也忍不住对她的邻居偷偷说了句心里话:这个女儿以前我对她最不好,现在她对我最好,真要谢谢法轮功叫我女儿变的良心好身体好。

婆婆只有我丈夫一个儿子外加两个女儿,她的生活由我们挑大头,过去因为婆婆不肯帮我接送孩子去托儿所,因此过年丈夫要多给她10元钱我也坚决不同意,可现在我觉的老人一人生活不容易,把自己管得挺好,也从来不麻烦我们,真心想谢谢她,就让丈夫尽量多给点,到她病故前达到每月400元,那时我的病假工资是600元,正好分给两位老人了。所以在婆婆的追悼会上她的一位老姐妹说是一定要见识一下这位让丈夫尽量多给钱的法轮功媳妇。说实话两位老人过去都亏待过我,想到“真、善、忍”,我就会咬咬牙跺跺脚逼着自己去做好了。

一位同修离异的丈夫因误入赌博歧途,生活陷入困境,向我借钱,我非常可怜这位爱听我讲真相又认同大法的好人,尽管同修和我家人都说不要借给他,肯定有去无还,我还是借给他2000元,过了两个月又来借一次,我又借给他1000元,连借条都不要。争气的是他有了钱后不先还别人,第一个就来还我这3000元钱。

师父在法中讲:“其实很多大法弟子讲真相时说,我现在去讲真相,好象现在是去讲真相,你平时就不是讲真相。救度众生贯穿在你们现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如果大家都能够认识到、认清其重要性,我想,那可能会救度更多的众生。”[2]

所以我想大法弟子给人雪中送炭,解人燃眉之急这就是在讲真相证实法,所以凡是向我借钱的,我总是有求必应,不管是上千还是上万,一概不要借条,尽管我没有存折,所有可个人支配的财产也就是抽屉里那几万元钱。可是当一位明真相的老邻居跟我诉说自己因儿子生意受挫向有钱的兄弟借钱未果时,我就主动借给了她三万,要知道我的抽屉里一共只有五万块钱哪,起先我想给她两万的,想到她的难处,觉的应该把大头给她,已经一年多没有联系了,就在写这稿的前两天,她突然给我来了电话,说要来还钱。师父不是说过“是你的东西不丢”[1]吗?

司机大声连喊三遍:我退!我退!我退!

2001年我搬家到了房价低的城郊,但对我外出讲真相和与同修来往带来不便,上午在家学完法、处理好必要的家务、再外出去市区办事,还得赶回家做不凑合的晚饭时间实在是太紧张,我为了节省时间开始试着打车,尽管费钱,每月要花去我工资的将近一半,但我觉的值,一是确实省了不少时间,第二个好处是可以大量花真相币,平日生活消费有限,花不了多少钱,第三个好处也是我最看重的好处就是可以很自然的同司机搭话讲真相劝三退送真相资料,真是一举三得。曾有一司机问我,阿姨总见到你在路边扬招,你一个月要花多少钱打车啊?我回答她两千左右吧,没有想到的是她连说划算划算,你二十年不吃药打针给你省了多少钱?有的病人一个月两千药费还不够呢!而且你连牛奶蜂蜜这样的营养保健也不用又给你省了多少钱,家里的剩饭剩菜你全包,又给你省了钱。

说实话这位司机的话对我鼓励很大,这也许是师父对我的鼓励,因为我做不到在大庭广众面对面的发资料。另外我发现小车司机不仅容易接受真相,因为邪党对他们盘剥得厉害又因他们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接触人面广,真给他讲明白了他会自觉成为活传媒的。

一次因司机不认路绕道走了,他要少收我多少钱,我执意不让,并告诉他同你讲真相是最重要的,让我同你多讲一会儿不是更好吗?多花点钱算得了什么?一元两元的零头我也总是让给他们的,为的是让他们看到大法弟子与别人不一样。这位司机感受到了我的真心,下车时连连对我说你尽管放心我一定会给你去传的。还有一次一位司机听完我讲完真相收下资料后,竟激动得分别用中文英文日文讲了三遍谢谢。我让他谢谢李老师安排我同他接缘。

更有一位司机当我告诉他上不了网的可以在人民币上写三退声明时,他竟会斩钉截铁的回我:那我一定要写它个一千张!还有一位司机收下我的各种资料后,开心得告诉我一定要传给朋友看,再让朋友传给他的朋友看!还有一次坐了120元的长途,因赶时间否则我会中间换一个车的,给他整整讲了一路,让他彻底明白了大法是什么和中共江泽民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听完真相他感慨万分的说,你今天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太感谢你了。我说是我师父安排让我给你讲的,你要谢李老师才是。他要抹去我20元零头,我不能答应,为了给他一个台阶,我就说你少收我的钱会减我的功德的,他只得收下了。我总是用减功德来处理这类矛盾的,再加上一句你如能把这救命的福音传给亲朋好友比什么都好,你我都会功德无量的,几乎每个人我都会对他讲这句话的。最叫我开心的是有一位司机手里拿着我给的资料说这么好的东西,我就是要放在车上给乘客看,还有不少这样的故事,不能在此一一列举了。

看到这些众生的真情表白使我觉的不管花多少钱都值啊!从此我更愿意打车了,更不去想什么钱不钱的了,我也成功纠正过两位持糊涂认识的司机,一位是个年轻人因路途很短,我一上车就开讲他顿时有了抵触情绪,冲着我说,你是干什么的,一上车就搞宣传,你怎么跟别人不一样。接下来就说你们这些老年人享受共产党给的退休费还要骂共产党。我耐心的告诉他,小兄弟,财富是工人农民工程师他们辛勤劳动直接创造出来的,共产党夺取了政权就是夺取了财富的分配权,它让一部份人先富起来,让小官大贪大官巨贪无官不贪,可你干一辈子也买不起房,你还要谢它?一会儿功夫目地地就到了,他真的明白自己错了,所以对下车的我他诚心诚意的道了声谢谢!还有位党员司机当听我诉说中共的种种邪恶后就反驳我说党员大多数是好的,自己就是如何如何的好。我开导他说我相信你确实是为人很好,可我问你一句:你的好是共产党教育的结果还是父母家教的结果或者是自己修为的结果?我告诉你天下第一贪江泽民、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等等腐败分子他们才是共产党教育的结果,他们才是共产党的真正的代表。否则怎么能当上党的一把手。怎么能升的那么高?你是共产党脚后跟上给它垫底的一块泥,你是个被共产党利用专给共产党脸上贴金的劳动党。兄弟呀兄弟,你可别当个给共产党卖了还替共产党数钱的糊涂人哪!听完我这番话,他如梦初醒激动得连喊三遍我退!我退!我退!

丈夫告诉我,他发自内心的要对朋友说法轮大法好

说实在的,家庭那是最无法掩藏真实心性的地方,要做好也是最难的了。

过去的我同丈夫一起出门是从来不肯带钱包的。可现在的我成了家里的顶梁柱,退休金同我不相上下的丈夫每月就交给我1000元的生活费,我是当家人,家中所有花销全归我承包。丈夫是个旅游迷境外游国内游游得不亦乐乎,买个相机一万,换个镜头又花一万,他说这么游下去,真担心那点存款有点不经花,夫妻共同财产的存款数他是一直对我保密的,说怕我会告白天下不安全,自从修炼后我也从来没去问过他。听他说不经花就想也不想的对他说,真的不够花,你那1000元不交也没关系的,我的退休金够我们吃饭的了。话是这么说出去了,可心里还是真有点不平衡,因为除了在家吃饭,他的手机费,交通卡,还有隔三差五的外出各类聚会餐饮费用通通要在他的1000元里报销,甚至连买衣买裤买袜,也一点不客气的记在帐本上,我都不愿看那家庭支出帐本,一看心就堵的慌。

不仅经济上挑大梁,家中买菜做饭洗衣搞卫生也全是我的事,每天他的生活内容就是上网,交友,旅游,还有就是去老年大学上课和各类聚会。忙的一点不比我逊色,我调侃他,过去是赚钱辛苦现在是花钱辛苦。可我还是同他上班时一样待他,连他的短裤袜子也都是我洗。

经济上挑大梁不算,每日的买菜做饭洗衣打扫卫生也全由我承包。他实在有点过意不去了,于是提出晚饭碗由他洗,我欢喜心出来了,但是他洗了三天又不想洗了,我连忙说还是我洗。不仅如此,丈夫对生活品质还有一定的要求,隔夜的饭菜不吃,隔顿的菜不喜欢。在外面吃饭也不会象我那样随便填饱肚子就行的。

我的心的容量太小,我有点受不了了。“法能破一切执著”[3]。我要大量学法,一次半夜起来学第六讲大概入心了一共花了4个小时,学完法感觉这颗不平衡的心终于下去了一大半,为了彻底去掉这颗“别人要好了呢,不是替别人高兴,而是心里不平衡”[1]的妒嫉之心,我把师父的法:“大家知道,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真能做到,你已经达到罗汉初级果位了。”[1]抄下来贴在墙上,经常看经常背。

我要乐呵呵的做好眼前的一切,不再是为了做好而做好,而是发自内心的要去掉这颗不平衡的心后心甘情愿的去做好了,丈夫的一切表现都是师父为我提高而安排的,我真该谢谢他才是。写到这里,忽然想到过去家中曾经是他挑大梁,现在让我挑大梁,这难道不就是在证实法吗?我怎么不应该开开心心的去做好这一切呢?

每次出门旅游前我都会给他“饯行”,回来后还要为他“洗尘”,再要帮他洗完那一大堆衣服,那床上也早已给他洗的干干净净,他好舒心。最使他感觉良好和在朋友面前露脸的是我对他旅游的支持,去年去美国旅游不小心他丢了一万元钱,我宽慰他说,只要人不受损失,损失点钱算什么。破财消灾么。

我每月的退休金都交由他去银行领取,我没工夫去排队。取回来加上他的1000元,放在抽屉里任他自由取用,不过我要求他尽量使用真相币,他的心态也挺正,没有顾虑,说碰到不收的换一张就是了,每次出门我总关照他多带点。他当然很开心。

他喜欢吃鸭子,我为他买了70元一只的鸭子给他炖汤,我说我吃不吃是无所谓的,第一顿趁新鲜你尽量多吃点,等他吃的差不多了,我尝了才知道不错。在吃的问题上我总对他强调一点;只要你满意就行,至于我吃的怎么样等其它的事你都不用管,我只对你负责。有一次让我瞅见丈夫正自言自语的偷着乐:我是蛮有福气的。曾有一次他毫不掩饰的告诉我说不知怎么的自己就是发自内心的要对朋友说“法轮大法好”。他也送翻墙软件给朋友。他也得到了大法的福报,几次出国旅游遇到困难时总有贵人神奇相助,一次在家里挂窗帘时不小心摔了下来,后脑着地却啥事没有,真是有惊无险。他这个心脏装了支架的70岁的老人到处跋山涉水去旅游令同行者们也刮目相看。

去年过年他对我说香榧子太贵了,我知道他喜欢,但不好意思买,于是问他是300元一斤吗?你就买半斤,他说150元一斤,我连忙说那你就买半斤呗。我是除了买菜其它家里买什么都不管的,任由他安排,有什么好吃的他买来了我也不会去理会的,根本也没时间去吃,吃顿饭也就是几分钟的事。

丈夫十分感慨的说我,钱没有别人多,可那个派头真是比谁都大。真的连我自己都觉的我是有点把钱不当钱,不管到哪里我总是最受欢迎的顾客,因为我不会讨价还价,不挑剔,对商品看的过去就行,不会求全责备,硬卖给我多了也不好意思拒绝,拿回家后送人就是了。

奇妙的是任我这么毫无顾忌的花钱,可我的钱总是有的花,从来也不用愁钱不够花,几乎每个月的支出都要超过收入不少,而且我这个懒得记帐的糊涂虫也少不了漏帐,所以连丈夫这个老是盯着我记帐的精明人也搞不懂是怎么回事了,他只会说你反正有的是钱。我的体悟是当你把每一笔消费都与证实法连在一起时,比如烫发添衣的日常消费中也存着要维护好大法弟子形象的那一念,那么你的钱永远是够花的。师父不是说过:“我们这一法门是直指人心,不是从物质利益上使你真正的失去什么。恰恰相反,就是在常人这种物质利益当中去魔炼你的心性,真正提高的就是你的心性。”[1]再说在常人环境中大法弟子能维持一种良好的生活状态不也是在证实大法的美好吗?只要弟子的心性到位,师父都会给的呀。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