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体“敲门”骚扰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九日】八月十五日下午四点多,我回到家时,我公公说:“今天下午派出所的人来咱家了,问你干啥去了,啥时回来,我说不知道,他们就走了。”

第二天下午,我出去给老人买药回来时,我公公说:“刚才那几个警察又来了,问你干啥去了,啥时回来,今晚上回来住不?我说不知道,他们就走了。”公公对我说:“你快躲一躲吧。”我说:“没事儿。”当时我想:我要发正念,把邪恶因素弄的这个所谓的“敲门行动”彻底解体掉。

可发正念时,脑中总往出返些不好的念头,什么警察再来我家时,我怎么样不配合了,我怎么样讲真相了……我立刻否定了这些不正的念头,认清了它们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不是我的,我不要。我只圆容师尊所要的,走的才是师尊安排的路。

这时,我回想起师尊的一些讲法。师父说:“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1]。师父还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2]在法中我悟到:讲真相,救人,宇宙中任何生命都不能干扰迫害,就看当时的心态,作为师尊的正法弟子,讲真相,救人,没有了怕,就没有了让我们怕的因素存在了。不管我们有啥心性上的不足,都不能成为干扰迫害我们的借口,我们的一切只遵从师尊的安排,其它的安排都不要,只走师尊安排的路……想着想着,就感觉我的正念在升起,正念越来越强,想着干脆以此理由去给派出所所长讲真相吧。好,就这么决定了,明天就去。

八月十七日吃过早饭,我就坐公交车去了当地派出所。一路上,我的大脑中不间断的用师尊的法加持着我的正念,我在心里跟师尊说:弟子还在修炼中,一定有太多的人心执着,可这些都是后天形成的,还有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不是我的,我不要,请求师尊加持我的正念,彻底清除灭掉这些不好的物质,特别是色的物质,纯净我的正念……下了公交车,我信心满满的,昂首阔步的走進了当地派出所的大门。

当时看见那么多的警车时,心里掠过一丝怕心,我立刻归正了,没被干扰。進到楼里后,被一个电子门挡住,里边才是所长和办案警察们的工作区域,不是随便出入的。这时,一个高个警察出来,我就问他:“请问,所长在吗?”他说:“你有啥事,说吧,我是指导员。”我说:“不好意思,我找所长有事。”他就走了,没让我進去。

一会儿,看见两个警察一露头,我赶紧打招呼,其中一个警察喊出了我的名字,屋里的一个警察听到后,手里拿着一摞表格,快步奔我走过来说:“正找你呢,快点進来,把这个表签了,照张相,就完事了。”说着打开了电子门。

当时我脑中一闪念:我進去后,要不配合他们,不让我出来怎么办?我立刻否定了这一人的观念,知道要用神念,我就進了那个门。那几个警察让我签字,我说我找所长有事,就往楼上走,一个警察跟着我,撵我下去签字,我没顺从,到二楼找到所长办公室。门开着,室内没人,那个警察说:“所长在洗漱,你还是先下楼,把那个签了吧。”我说:“我在这儿等所长。”

一会儿见到所长,我说:“您好,所长,请问您还认识我吗?”那个警察赶紧告诉他我的名字,所长说:“知道,知道。”就進了他的办公室。我敲了两下门说:“所长,我找你有事,可以進去吗?”他说:“進来吧,坐吧,你有什么事吗?”

我说:“昨天、前天,你派人去我家两次,我都在外办事没在家。为此我家人很担心害怕,昨天我公公就让我躲一躲。可我想我又没违法乱纪,没做坏事,没犯罪,我应该是享受你们保护下的合法公民呀。我今天就是来问一下,你们为啥事去我家呀?”他就说了些什么别被“国外势力利用”呀,美国就盼着咱中国咋地呀等等。

我说:“现在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法轮功在洪传,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对人民,社会以至国家都有百利而无一害,每个信仰法轮功的人,都能够健康快乐,都能够给家庭带来祥和,信仰的人多了就能给社会以至整个国家带来太平和道德的整体回升。只有江泽民蠢的不能再蠢了,怕好人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给我们的国家和人民造成的损失和伤害已无法想象,无法计算,无法弥补。中国是中国人的家园,只有中国繁荣富强了,强大了,我们中国人在世界人民面前,才会有地位,才会被尊重,才会有尊严,哪有中国人扰乱自己的家园,让自己的家园不得安宁,不太平的?那也不合常理呀,那也不符合人的正常思维呀,对吧?

“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简直就是二千年前基督徒被迫害的历史再现,比基督徒被迫害的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二零一一年,政府废除了九九年七.二零时江泽民给法轮功下达的关于法轮功书籍音像制品禁止印刷出版的禁止令,今年国家才公开公布出来。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现政府出台了一条法律条文‘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之后,全国掀起了超过二十多万人的控告江泽民大潮……公安部还出台了一个12389网络公开举报热线平台,用来监督公、检、法部门职员违纪违法现象。可见法轮功在中国的形势逐渐好转……”

期间,所长在电脑上找出大纪元网站让我看。他说:“你们看不到的,我都能看到。”这时已经快十一点了,所长说:“你不用讲了,我知道了,快回去吧。”我说:“保平安的事儿得给你说了呀。”他说:“你们的人给我退完了。”我说:“祝福你了,希望以后关于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的事,你一定要维护,要保护善良,别再伤害他们,现在,还得麻烦你送我出去,因为楼下那几个小伙子让我做的事,我不能配合他们,不能给你们留下迫害我的证据,为你们以后着想。”

所长就送我下了楼,过程中,所长对那几个小伙子说,“都这时候了,让她回去吧!她的那个事就那么那么办吧!”就这样,我堂堂正正的走出派出所。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