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 我成为真正的修炼人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四日】二零一六年二月,看到明慧编辑部《关于全面停止发放神韵大陆光碟的通知》后,我更加深刻的体会到“党文化”太害人,从内心想去除它,却苦于长期生活在中共统治的环境下,已经认识不到它,分辨不出它来了。

一下想起师父讲的法:“一个瓶子里装满了脏东西,把它的盖拧的很紧,扔到水里,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里面的脏东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会浮起来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来了。”[1]是啊,我不就是那个“瓶子”吗?只有把脏东西倒出去,我才能浮起来啊。可是很久以来学法不入心,嘴上念着心里胡思乱想,总感觉像有个东西隔着,使我学法不得法,也没有悟到什么新的法理,也不象当初那么渴望学法了。

要改变这种状态没有一个突破是不行的,那就背《转法轮》吧。一直以来我都觉的背法太难了,厚厚的一本书,记不住啊。以前背过《洪吟》,后来也都忘了。刚想背书,畏难的情绪先冒了出来。转念又想,那么多老年的、甚至不认字的同修都能把书背下来,我还年轻,更应该可以背啊,况且能否背下来不在年纪而是在于是否真心、真念啊!

我决心要背下来。

背法中出现的各种思想障碍

说着就开始拿起书背。可是思想中各种念头、各种干扰都来了,嘴上念着这句法,脑子里不知想什么去了,然后发正念灭掉干扰,求师父加持我,再接着背,很长时间才能背下来一小段,背的好艰难。

背到第二页卡住了。师父说:“我们坐在这里的人,是来学大法的,那么你就得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坐在这里,你就得放弃执著心。”[1]就这句话,我念了好多遍也记不住。我一下子明白了,这么多年在内心深处从来没把自己当成真正的炼功人,从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修炼人。自己不知道,可师父知道,这是在点悟我啊!我震惊了,在这个根本性的问题上自己一直都还没有搞清楚呢。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从一九九八年得法到现在,我一直是一脚在大法门里一脚在门外,书是看过许多遍,偶尔想起来就炼炼功,讲真相的事做的屈指可数,有时很长一段时间就象个常人一样,这么多年我顶多也就算是一个认同大法的常人!

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同时我感觉自己突然破了一层壳,好像此时此刻我才是一个修炼者。真的很汗颜!认识到这个问题了,这句法也就背下来了。

随后的背法中也出现了很多心:不耐烦的心,着急的心,想放弃的心等等,但因为时刻保持了正念才一边背法一边去掉了这些不好的心。在背法中我感觉很多法好似以前都没有看到过,尽管《转法轮》这本书看了上百遍了。同时师父讲法中的强大的逻辑性也让我惊讶。师父能把这么复杂的问题循序渐進的都讲清楚了,告诉了我们闻所未闻的法理,给了我们一部登天的梯子,我觉的我对法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这是以前看书时从未体会过的。

背到“他那个名利心根本就没有去,根本就生不出慈悲心来。他怕自己丢名,恨不得让自己得这个病,他都怕丢这个名,求名的心多强啊!”[1]这两句话我总也背不下来,刚开始一直没有找自己,就是不停的背,潜意识里觉的自己从来没有过求名的心。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没有背下来时,一句法突然打入我的脑中:“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觉不出来。”[1]我才明白,不是我没有这颗心,而是我的这颗心已经根深蒂固到让我自己一直没有发现。我发正念一定要去掉它,然后顺利的背下来了。

背法中我过了一关

当背到第三讲的时候,我过了一关。

一天早上我拿起书刚要开始背法,毫无征兆的浑身发冷。我马上向内找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个状态?一下子想起来昨夜做了一个梦:在一个很大的银行大厅里,一个人要给大家讲课,很多人坐那里听,大厅有些热,那个人一挥手马上就凉快了,大家都觉的这个人很厉害,我的内心很骄傲,“这是我师父!”我想。刚想到这,又想起所有见到过师父的同修都说师父很高大,仪表堂堂。为什么我看到的这个师父这么矮小,还这么丑呢?想到这时我醒了。

回想这个梦我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错认了师父!师父说:“你随便认师父,你要跟他去了,他把你带到哪一步上去?他都不得正果,你不是白修了吗?”[1]于是这魔就来迫害我了。我立即盘腿发正念,一个小时过去了,我身上觉的发冷,冷的越来越严重,上下牙直打架。

我给远方的妈妈打电话,让她帮我发正念。电话刚放下,我不冷了,手脚却开始抽筋,浑身上下就像电流通过一样的感觉。

我跪在地上向师父承认错误:“师父,是我的主元神不够清醒,在梦里错认了师父,我错了!”结果抽筋抽的太厉害,直接栽倒在地上,我躺在地上不停的发正念,同时对自己说,以后时刻要保持清醒,哪怕是在梦里也不能再犯这样原则性的错误。

这时感觉有一根绳子在我身上绕了好多圈,把我牢牢捆住,使我动不了,呼吸困难。刚刚还冷的直哆嗦,现在浑身冒汗。手已经抽的象鸡爪,两个胳膊也抽在胸前,我用腿压着胳膊想要掰开它,不承认这种形式的迫害,胳膊像铁棒一样纹丝不动。我想起了刚刚背过的法:“真正修炼可不象你想象的那么容易,你想修炼,就修炼上去啦?你要真正的修炼,马上就遇到生命危险,马上就牵扯这个问题。”[1]

我意识到这是考验我能否放下生死,我在心里说:我不惧死亡,但是我不能死,我还没有背完法,荒废了这么多年刚要开始好好学,谁也别想拿走我的肉身,无论如何我都要跟师父走到最后,我的内心很平静,很坦然,没有怕。身体上像电流通过,整个脸都麻木了,浑身抽筋疼的在地上打滚,整个身体抽成了一个团,汗顺着头发丝掉在地上,嘴也不好使,气也喘不过来了,感觉整个脸上的肉都在颤抖,我就在心里一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三个小时候后一直帮我发正念的妈妈给正在上班的丈夫打了电话,让他赶快回家看看我怎么了。丈夫一看到我这个样子说叫救护车去医院,我使出浑身力气说了两个字“不去”。可是救护车还是来了,把我送到了医院。

医生做了各项检查,血压,血糖等等全都正常,只有钾稍微低了点。我躺在床上连翻身都翻不了,我一直在心里求师父救我,我一定要过去这关。在医院里折腾了好几个小时,输了两瓶液,症状没有任何好转。我知道这是过关,不是病,医院治不了,我想该我承受的我就承受,不该我承受的我一点也不承受,求师父救我。我使出所有的力气掰我那抽成鸡爪形的手,最后掰开了,我觉的自己好了,我一下坐起来了,对丈夫说:回家吧。我自己走出了医院的大门。

从上午十点多一直到晚上八点,历经九个多小时,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走过了这一关。

回到家我继续背法。现在越背速度越快,思想干扰很少了,拿起书就能静下心来背。感觉书里的字排着队往我脑子進。以前学法时那个隔着的东西不见了。就这样我用三个月的时间背了一遍《转法轮》。背完后我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我知道我现在是真正的修炼人了。

背法帮助我去掉执着心

背法后执着心去掉了很多。以前利益心和爱占小便宜的心特别强,怎样也摆脱不了。背法后我告诉自己这两个心必须去掉。所有的执着心都不能放过。

一天和朋友去西餐厅吃饭,朋友忽然和我说,这里的刀叉勺都很好,你拿几个带回家去用。我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她看我懵懵懂懂,又说,没事的,大家都拿。我看着那勺子心想,我现在是修炼人了,不能占这个小便宜,谁拿我也不能拿。我没有动心。

从此以后占小便宜的心没有了。

没过几天,我带孩子去商场的洗手间,進去关好门转身发现一部最新款苹果手机在台子上放着,我丝毫不动心就出去了。我知道这是对我的考验,我明白我的利益心去掉了。若是在背法以前,在那颗强烈的利益心的驱使下很可能我就把它揣口袋里了。

师父说:“每个班上都有这种落后的,悟性差一点的,所以你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是正常的。”[1] 师父说的就是我啊!正法都快结束了,修的好的同修已经到终点了,我才来到起点。

自知悟性太差,起步太晚了。那天我一下想起了九八年妈妈刚得法时她的一个梦:妈妈领着六、七岁模样的我在马路上走,一辆吉普车疾驶过来停在我们身边,师父从车上下来,妈妈激动的问师父好,妈妈看到师父一直盯着我看,她就想让我和师父打招呼,我却一直往她身后躲。师父拿出两千元钱给我们,因为我们生活条件不好,妈妈说怎么能要师父的钱呢,无论如何不能要……

梦醒了,妈妈说:“师父一直惦记着妳啊,怕妳迷在常人中,就开着吉普车来看妳。师父多着急啊!”

从头到尾,千百年来师父都在为我操心,而我就在这个迷的环境中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沉浮着。现在能有所转变都是法的力量,因为用心学法了,一切问题都能正念对待了,执着心去的就容易了,有了法的力量,但凡遇到事首先能意识到自己是修炼人了,没有法的加持我什么都做不了,更别说跟师父回家了。好好学法真的太重要了,那是一切的根本。

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谢谢师父为我承受的一切!

感谢师父一直没有放弃我!

叩拜,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