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圣泉派出所警察多次骚扰、抢劫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贵州报道)贵阳市云岩区圣泉派出所警察秦静涛、韩丽萍,几年来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劝善置若罔闻,多次上门骚扰她们的正常生活、非法抄家,还对准法轮功学员的家门口安装监控器,并以治安、维稳为名,不断制造事端,搅扰法轮功学员的正常生活。韩丽萍带着张某、孙某两人,强制对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唐文珍、姚秋元、刘祥菊、秦风娣、蒋光皓强迫采血。

对唐文珍的骚扰、强迫采血、抄家、按摄像头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三日晚十时许,社区警察韩丽萍带领四个人敲开法轮功学员唐文珍老人的家门,借口关心独居老人的健康,要求唐文珍配合他们抽血化验。唐文珍不同意,他们一再坚持,唐文珍也一再拒绝。韩丽萍就威胁说:不抽血就抄家。

唐文珍老人被他们强制抽了血,他们要唐文珍在一张纸上签字,唐文珍不签。他们就强行抄了唐文珍的家。抄家时韩丽萍又喊来两个人,共六个人抄家,每间屋两个人把守着,不准唐文珍动,他们翻箱倒柜,抢走了200盘神韵和新闻光盘,40多本大法书和李洪志师父的法像。最后连墙壁上写 “法正乾坤”大篆字幅也被撕走。还抢走了一个MP3。

此后,他们(社区警察韩丽萍、秦静涛)经常上门骚扰。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唐文珍、姚秋元在贵阳西南商贸城发真相资料,被巡逻特警非法抓捕,劫持到三桥派出所后,又非法抄家。当时他们用手铐铐着唐文珍,喊来开锁王强行开门,最后是砸门毁锁。没有搜查证,七、八个人在唐文珍家到处翻查,将她爱看的《明慧周刊》(十一年约3000册)、《转法轮》(两本)、《洪吟 四》、大法经书若干本、李洪志师父《广州讲法》四套十六张(光碟)、MP5两个、随身听三个悉数抄走。

之后的四月下旬,圣泉派出所警察韩丽萍三次到她家照相骚扰,还安装监控器,摄像头对准她家大门。

紧接着,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圣泉派出所片警秦静涛(手机:13984863588)带人去唐文珍家,连续抄家三次。平时还经常上门骚扰,并警告唐文珍不要出去发真相资料。

进入二零一七年,四、五月份时,韩丽萍和秦静涛以维稳为名,轮番上唐文珍家骚扰,再三警告她:不要出去发资料。

对姚秋元的多次骚扰、抄家、按摄像头

二零一六年四月下旬,韩丽萍经常带人到姚秋元家骚扰。安装监控器,摄像头对准姚家大门。

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社区警察秦静涛带一协警进入姚家,协警胸前别着录像机到处走动,边走边摄像。秦警对姚秋元说:“我们要全盘录像。上面说了不准炼(法轮功),你跟我说什么都没有用,(这事)由不得你……”

五天以后,秦静涛又带着三个男人到姚秋元家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几十本,李洪志师父法像,莲花护身符等……姚秋元请秦警出示搜查证,秦静涛说:以后补。请他留下搜查清单,他说“清理以后会电话通知你去的”。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三日,韩丽萍又一次带人到姚家抄家。姚秋元对韩警说:没有搜查证,不许进我家。韩丽萍没有搜查证,没抄成走了。过来十五天,韩丽萍拿着检查证再次闯进姚家,还没等姚秋元看明白韩丽萍递给她的是一张什么纸条,他们就冲进房间,打开装书的箱子,把书抄走。扬长而去。

二零一七年四月六日韩丽萍带人去姚家,问:“有没有资料?”姚说:没有。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一日,秦静涛带两个人去姚秋元家抄家。姚秋元阻挡,请他们出示搜查证。秦静涛让一人去拿,另两个人守在姚家大门口。结果拿来的是检查证,不是搜查证。秦静涛有恃无恐,又一次抄走姚秋元的原装大法书《转法轮(卷二)》、《法轮大法义解》,还有《(控告江泽民)控告状》。抄完家,秦警叫姚秋元的家人在检查证上签字,并不拿给她本人看,也没有给她留下任何抄家后的清单。接着秦静涛把姚的家人叫到门外嘀咕一阵后就离开了。姚的家人告诉她,十天之内不许出门,不然会被派出所送到洗脑班去。洗脑班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他们都不知道在哪里。十天内警察派人监视她的一切行踪。

二零一七年五月一日前,对准姚秋元家门口的摄像头又换了个新的。

对廖媛的骚扰、强迫采血、抄家、按摄像头

二零一五年七月中旬,贵阳三桥派出所圣泉社区警察韩丽萍带三人到廖媛家要抽她血,廖媛不在家,当时她女儿在家里,韩丽萍叫她不修炼的女儿代替廖媛抽了血。并欺骗说:抽了血就不再来骚扰了。还说抽的血,放到数据库里,往上交差。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中午,圣泉社区女警韩丽萍,看见法轮功学员廖媛从菜市场回家,就与一男警假装以关心拆迁一事与廖媛搭话。同时一左一右将廖媛夹在中间,当他们三人走进廖媛居住的宿舍区时,廖媛问韩丽萍:我修炼真善忍,错在哪里?韩丽萍胡说:我告诉你,法轮功(学员)就是没有公民权。

说话间,来到了廖媛家门前,韩丽萍、一男警突然一前一后,迅速将廖媛推到墙边,用胳膊肘顶住廖媛的胸部,又用膝盖顶住着廖媛的大腿根和下身,同时招呼那位男警:“快锥,只管乱锥、锥深点。”廖媛的手被连续扎了七针。两人采完血后就跑了。

二零一六年五月,片警秦静涛带人先抄了姚秋元家,接着闯进廖媛家,翻箱倒柜进行非法抄家。抄走廖媛的私人物品(含信仰所需的大法书籍)还有小孙女的画箱、颜料、画册等。同时非法绑架廖媛到圣泉派出所。因廖媛抵制非法绑架和“保证不出去发真相资料”,就策划送廖媛到烂泥沟洗脑班。结果体检时,廖媛血压太高没送成,就强行拽着廖媛的手,在一份“保证书”上按手印。还让廖的妹妹、妹夫(两人都未修炼法轮功)作担保。

二零一七年四月韩丽萍和秦静涛以维稳为名再次到廖媛家骚扰。还要求廖的女儿每天照一张妈妈的相片发送到圣泉派出所。廖的女儿不同意。廖家门前就多了一架监视器,摄像头正对着她家的门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