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牵山西了心愿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九日】我是一名教师,今年五十岁,一九九六年初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经二十一年。

修炼后师父给我净化身体,疾病全无,全身轻松,工作做的更好。因为家里修炼人多,大家都能遇事找自己,家庭和睦幸福,沐浴在佛恩浩荡的法光之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邪恶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后,我和修炼的家人坚定的维护大法、证实大法、讲真相。为此先后多次遭邪党非法拘留、劳教、判刑、开除等迫害。在师父的指引呵护下,同修们的无私帮助下,我多次栽倒后又从新站起来,从风风雨雨中走了过来。

二零一五年六月,我们全家向最高检察院和法院投寄了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堂堂正正的要求将迫害大法的元凶江泽民送上法庭,结束这场史无前例的无法无天的大迫害。

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我越来越感觉到大法的殊聖美好,决心听师父的话,把三件事做的更好。这里把我和同修一起回家乡救人的一段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缘牵山西了心愿

二零一五年暑假,一位外地女同修因讲真相被非法拘留,出来后失去了工作,需要回山西老家去办理户口。那里还有她的老父亲。

迫害早期,她的父亲曾因自己的儿子——她的哥哥修炼大法被非法劳教过,还失去了教师工作,所以对家人修炼大法担惊受怕,也不支持家人修炼。她的哥哥解除劳教后,与一名大法弟子结婚,全家都是大法弟子。她的妈妈原本惧怕邪恶迫害不敢修炼,但在北京看孙子期间,不但走入了大法修炼,还非常坚定。她自己当初是和爸爸一起强烈反对哥哥、妈妈修炼的。不过前一年在妈妈的鼓励下也走入修炼了。

这次她因被当地六一零非法拘留失去了非常好的工作,如果爸爸知道,可能引起家庭矛盾,把她爸爸推的更远,她觉的自己一个人很难面对。我与她父亲有一面之缘,今年过大年时在北京见过面,长谈过一次。开始只是谈他喜欢的传统文化,为人处世等,感觉他很善良,个性平和,有责任感,最后才讲了一些大法真相,让他知道了我们的大法弟子身份,老人还很认可我们。

我妻子(同修)认为,大法弟子是一家人,是一个整体,就想和这位女同修一起回去,帮她解决这个家庭矛盾。当然,我们去不能产生负面效果,还要劝她爸爸退出邪党,向大法更靠近一步。我们之所以相信她的父亲会有所改变,是源于我们对大法和师父的坚信。

开车去山西,需要时间精力,我想作为大法弟子,不能只去做这一件事儿,那效率太低了,于是我联系了那边的一个朋友——一所培训学校的校长。她一听我们要去,非常高兴,就安排我利用半天时间给她学校的教师做培训。

我的祖籍也在这位女同修家附近,有许多亲戚住在那里。十三年前我被非法通缉,流离失所时回去过一次,给亲戚们讲了一些真相。我在蒙难时,他们仍然热情的招待我,没有一丝害怕,他们在残酷迫害中仍然对大法弟子信任、理解、尊重和支持。后来,北京的国保警察为了调查我也赶到山西骚扰了他们,他们没有恐惧,坦然面对,很让我感动。

我想借这个机会再回去一次,让亲人们都能進一步了解真相,退出邪党,也是了了我一个心愿。

她的父亲得救了

我、妻子、女同修和她的母亲一起开车去山西。一路发正念、切磋交流,不断齐声的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路上在服务区停车休息或加油时,我们就把明慧期刊、光盘送到有缘人手里,还告诉旅客或卖东西的小贩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同修的全家都想悄悄儿的把事办了,不敢让父亲知道她因修炼大法而失去工作,引起冲突。妻子却非常相信大法弟子家属,说,他们因邪恶的迫害,受到牵连,吃了许多我们不知道的苦,他们是我们的亲人,我们应该理解他们,相信他们一定能被师父救度。

到了她家,由我和妻子和她父亲讲真相劝退。连续谈了几次,一人谈,另外一人发正念。她和她母亲也都静静发正念加持。开始我们谈他喜欢的传统文化,让他先放松,再谈大法真相,讲中共的邪恶历史。过程中,他有时会被感染打动,但真正冲击到他的观念时看到他还挺难受。我们信师信法,也同样相信大法弟子的家人,尊重、理解家人,讲真相时非常轻松和自然,不让老人感到任何压力。坚冰在渐渐融化。最后他父亲终于答应退出邪党组织,并明确表示不反对妻子、儿子修炼,甚至也不反对在家里炼功。对女儿被拘留、失去工作的现实,平静的接受,还与女儿敞开心扉進行交谈。

家里一片祥和,法轮大法给这个家庭带来幸福与美好!同修在北京的哥哥、嫂子听到父亲的变化,都非常高兴。

两位校长“三退”了

第二天上午我们来到市区培训学校。两位校长热情接待我们,并和几个分校的老师们一起听了讲座。妻子让教师们在轻松欢乐的气氛中获得了传统文化知识,理解了中华正统文化的美好。教师们在道德修养、教育方法等方面都有很大的收获,这都在一阵阵欢笑声中自然的流露出来。

女同修还客串当了一次“记者”,并上台讲述了自己对“感恩父亲”的理解,她的演讲深深的感动了教师们。回来我把这段视频放给她的爸爸看,令她爸爸非常惊讶和感动,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中午两位校长陪我们在饭店吃饭,交谈非常融洽,轻松愉快。我们穿插着告诉他们真相。年长的女校长非常善良,爽快的答应退出了邪党。年轻的男校长,因为有公职,开始有所顾虑,后来進一步给他讲真相,最后同意“三退”。

故乡亲人喜得救

告别两位校长,我们驱车赶去我的表哥家。路上,她们俩人去买水果,还给卖水果的讲了真相做了“三退”。

再次重逢,表哥见到我们特别高兴。聊了不一会就同意退出了邪党。表哥前两年得了脑瘤去北京做了手术,看起来恢复的很好。我相信退出邪党后,他们一定会活的轻松,身体会更加健康,未来一定美好。

告别表哥表嫂,我们驱车赶往我老家的县城。

上次在老家住了十多天,善良朴实的亲人们没有受邪恶宣传的影响,热情的迎接我,像贵宾一样用心招待我。我给他们讲了大法和自己受迫害的情况,还把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光盘送给他们。

一路发正念,我们仨到了老家的县城。二表姐搬了新楼房。她是教师,已经退休了。姐夫很善良,不爱多说话。我们给他们讲了真相,二表姐夫妇俩都做了“三退”。在他俩的陪同下,我们又一起到农村大表姐家。

前两年大表姐与姐夫到过北京,他们都做了“三退”。外甥加班不在家,第一次见面的外甥媳妇很热情,带我们到邻村的饭店吃了团圆饭,一大家子说说笑笑,又照相又聊天。外甥媳妇在银行工作,妻子给她讲了“三退”保平安,她痛快的退出邪党。大姐的两个外孙女儿都上小学了,我们也给他俩讲了为什么要退出少先队,她俩很快乐的答应退了。

上次我来,住在大姐家时间最长,今天她们全家都被大法救度了,了了我一个心愿。

快晚上九点了,大姐全家让我们住下,我们谢绝了,马不停蹄的赶往老家的村子。那里还住着三个同一太祖的堂哥。先到了三哥家。四哥四嫂听到我们来了,马上骑着电动车赶过来。大家见面非常开心。

哥哥嫂子们由于连年的操劳,身体都不是太好,有许多的病。他们听说同去的女同修是大医院的医生,就请教起治病的问题。同修以专业医生的身份讲了自己的亲身经历:她就在大医院工作,有最好的医疗条件,人还很年轻,但即使北京那些大医院的著名专家也没能治好她的病。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修炼了法轮功。一粒药也没吃很快无病一身轻。她告诉大家,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有神奇的效果。

看着一屋子人,我正不知如何开口讲退党的事呢,就听妻子说,“现在都在讲‘三退’保平安,大家听说过吗?”大家都说没听过。我们就讲了中共的罪恶历史,共产邪党的腐败,“天灭中共”的必然。告诉大家为何“三退”能保平安,劝大家都退了吧!三哥三嫂和他们的家人与四哥四嫂都表示“退!”一大屋子的人就全都退出了中共邪党。

接着,我们又一起去了大哥家。大哥、大嫂将近八十岁了,侄子的岁数比我还要大,但我的辈分比他高,他和侄媳妇一直按辈份称呼我们。他的儿子,叫我爷爷,已经上大学了。女同修给我们照了个全家福。

说说笑笑中,都给大哥一家人退出了邪党组织。大哥是个老党员,还是有点儿怕,嘱咐我要注意点。我尽量的从他能接受的角度给他讲真相,最后他也点头同意退出邪党,但好像有点勉强。

感谢师父!家乡的亲人都得救了!

依依不舍的和亲人们分手。离开村子已是夜里十一点多了,我们三个人开车返回市里。一路感恩,一路欢笑。想想一天有这么多人得救,感到师父的慈悲,也感到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重要——北京的大法弟子一直都在给我们发正念,加持我们哪!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