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大厂县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最近两个月,河北廊坊市大厂县各乡镇派出所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遭学员抵制。

一、祁各庄派出所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

二零一七年九月七日,河北廊坊市大厂县祁各庄镇派出所警察让王广芝的儿子到王广芝家里给她拍照、录像。之前,村干部带着派出所警察,几次敲门骚扰,王广芝没在家。

八月十一日,祁各庄派出所警察到西关村法轮功学员、七十多岁老太太肖宝荣家里骚扰、拍照、录像,还抢走了肖宝荣家里所有的大法书及大法真相资料。

二、陈府乡派出所警察骚扰各村法轮功学员

八月十九日至二十三日,陈府乡派出所警察到本乡各村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

八月十九日,陈府乡派出所两名警察到漫兴营村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因村干部已明真相,不给他们带路,警察就找村委会里一个帮忙的带路。他们到法轮功学员张淑英家中,两名警察进屋就拍照录像,一警察假意跟张淑英说:给我几张大法真相图画。张淑英说:你今天穿这身衣服(警服)不给,脱了这身警服要多少都行!他们到院子里给厢房拍照。一警察看见院里树上挂的“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就往下拽,被张淑英一把夺过来说:这是我私人物品,不许你随便抢,把你的身份证、工作证拿出来,你违法了,我要控告你。这两名警察赶紧说好话:我们赔给你。张淑英说:这么珍贵的东西,你赔得起吗?两警察和本村带路人连忙说好话。

这两名警察还到曾经炼过法轮功的强淑凤、强永明、李静兰、张希连、兰淑芹家中骚扰,受到斥责。

八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三日,陈府乡派出所警察陆续到本乡其它村骚扰法轮功学员。两、三名警察到太平庄村骚扰、拍照录像。警察到王森林家,问他还炼不炼法轮功,王森林说:“炼,永远炼,天天炼!”警察无趣地走了。警察到隋景荣家,问还炼不炼法轮功,隋景荣说:“炼”。警察到杨金龙、王淑芬夫妻家里,进门就给他们夫妻二人照相、录像。杨金龙拿起手机也给警察拍照。一个警察说:“你照可以,别拿去干什么用!”杨金龙说:“那你给我们照的呢?”警察无语。警察还去了高淑玲家骚扰。

警察到法轮功学员杨淑芳家骚扰,问杨淑芳还炼不炼,杨淑芳说:“炼,这么好的功法,能不炼吗?!你是不明白,你要明白你也会炼的!”这几个警察还到徐茂春家(徐茂春媳妇是法轮功学员)骚扰。

警察到荣马房村法轮功学员周玉芬、司万平家里骚扰拍照录像。

警察到兰庄户村法轮功学员家骚扰。他们到七十多岁老太太邢桂珍家里骚扰,拍照,录像,还抢走几本大法书和真相字画。警察三次到贾翠荣家里骚扰(前两次贾翠荣没在家)抢走了真相字画和福字。到王玉文家骚扰,那天正下雨天,王玉文没让他们进屋。

四名警察到马家庙村法轮功学员骚扰。他们来到开小卖部的刘良家,刘良对他们好言相劝。一个警察说:“我穿着这身衣服(指警服)、端这碗饭,你看今天这明明是白天,他们(指邪党人员)让我说是黑夜,我就得说是黑夜”。又说:“你这小卖部是公共场所,不许贴(法轮功)真相材料”。

四个警察来到七十多岁的杨守斌家,杨守斌正在自家大棚里浇菜。一警察问杨守斌和他老伴:“你们家都谁炼法轮功啊?”杨守斌老伴徐珍芳说:“我们老俩口、儿子、媳妇都炼。如果我不炼功,我这么大岁数,这么累的活(指种大棚菜),我还能干嘛?”四个警察想到杨守斌家里去,杨守斌老伴徐珍芳说:“我正干活呢,我不回去,如果你们进我家就是违法的”。四个警察就走了,他们四个人中有一个叫孟庆怀。

三、大厂镇派出所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

大厂镇派出所警察高凡带着何姓、杨姓两名协警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他们到小厂村张天海家拍照录像,张天海给他们讲真相好心劝善。他们到西马庄村郭兰芬家骚扰,拍照录像。

这些警察还去了县城法轮功学员刘力家、孟丽新家、李文明家、郭大靖家拍照录像。一天晚八点多,他们还去了刘秀香母亲家骚扰。刘秀香八十多岁的老母亲被吓坏了,老人心脏不太好。老人儿女表示,如果老人有什么不好征兆,一定会追究他们的责任。

四、邵府派出所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

八月十八日,邵府派出所二名警察到宋淑芬家骚扰,宋淑芬把自己修炼大法经历详细说给两个警察:“一九九九年春天,因病修大法,不久身体好了,许多种疾病不治自愈。二零零八年被绑架到廊坊洗脑班迫害,迫于压力又被迷惑后,一度放弃修炼,之后,两三年时间内做了三次大手术,花了很多钱,遭了不少罪。从新修炼后,身体好了很多。这几年,伺候老人、哄孙子、给一家人做饭、还和家里人轮流着照顾小卖部生意。如果不炼功,这些活干得了吗?”警察说:“这不江某某还有这口气儿吗,等他没这口气儿了,就没人管你们了。”两名警察还要给宋淑芬拍照录像。宋淑芬说:你们这是侵犯肖像权。两名警察就没照相。

这两名警察还到宋淑芬前邻居刘仕玲家骚扰,拍照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