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六年冤狱 福建左福生继续遭受经济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福建报道)福州市法轮功学员左福生,原是福州铁路房管生活段的一名干部,遭受了六年冤狱折磨,于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期满回家。在福建省福清监狱被非法关押的期间,左福生因坚持信仰屡遭迫害,甚至被狱警威胁:“如果你还要坚持就会让你从这个社会上消失掉”。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八日,福州市国保在一处处长的带领下绑架左福生之后,抄了他的家,在他不在的情况下,抢走了家里的一台台式电脑主机,二台笔记本电脑以及两个移动硬盘一台刻录机及手机,储存卡和一些其它私人物品。

被非法判刑后,左福生被关入福建省清监狱,此间的一些经历已经《六年的迫害 六年的坚持》一文中揭露,以下是对在狱中情况的补充及出狱后被迫害的情况。

被非法关押在女监洗脑班期间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五日,左福生以及其他几位福清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转移到位于福州南屿新建的福建省女子监狱的洗脑班。二零一四年五月三十日晚上七点过后,攻坚组何方在女监“洗脑班”二楼二号房间,在对左福生说了各种歪理后要他放弃修炼法轮功,当左福生严肃的拒绝后,他就恫吓和威胁的说:我们攻坚组几个人会离开这里,会换一批人来。他们有办法会叫你放弃法轮功。左福生如是说:我也不会放弃。何方说:如果你还要坚持就会让你从这个社会上消失掉。

二零一四年六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十一点,左福生与往常一样,把一件衣服挂在床头遮挡外面的亮光,以免亮光照在脸上影响入眠(一个月来都是这样做的)。准备睡觉,可是突然间狱警陈志明走过来要他把遮挡光线的衣服取下,左福生说没有衣服遮挡亮光,无法睡觉。他仍然不说理由坚持要拿下衣服,左福生说一个月来都是这样挂的,怎么突然间就不行了呢?左福生没拿下衣服。这时狱警何方冲过来抢夺左手上的衣服,他就长时间的扭压左福生的右手拇指,造成右手拇指受伤,第二就红肿起来。当晚何方还把左福生装衣服的箱子及床上的席子拿到走廊上并说:你不把衣服拿下来,你今晚就不要睡觉。当左福生拿着衣服和席子回房间时,突然狱警何方一步跨挡在左的面前,左急忙停住脚步,他对左福生说,如果你碰到我,我就说你‘袭警’。他们就是这样有事没事找茬或制造事端来整左福生。

延续到社会上的迫害

年事已六十岁的左福生今年一月份当从监狱出来后,原工作单位(铁路)解除了劳动合同,左福生没有了经济收入,生活陷入了困境。到二零一七按规定左福生原本有四十一年的工龄,原单位却只计算有缴交“社保费”的九年六个月时间(福建省社保中心提供的数子),按现行政策规定当事人“保费”要缴交满十五年每月才能领取八百元的退休金,而且不能补交只能再逐年缴交。市社保中心工作人员说今年缴费标准在六千多元,也就说左福生要想领到每月八百元退休金,从今年起要每年至少要缴交六千多元至二零二二年满六十四岁。

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怎么办呢?有社区好心人建议左福生向当地政府有关部门申请“低保”(社会最低保障),但是当地段警黄某某知道后跑到左福生家问:“你是不是在办申请‘低保’?”当得到肯定回答后他说:“你不能办低保。”并且威胁说:“你再宣传法轮功我会来找你的。”

在左福生被非法关押期间,其所居住的小区土地被政府征用,住宅面临拆迁。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九日福州市晋安区政法委610国保茶园街道社区拆迁办等一行人来到福清监狱告知左福生有关拆迁的时间及政策,根据此次拆迁的政策和左福生目前情况作了谈话记录:一是左福生选择拆迁后以(盛景苑)现房分配的形式给予补偿,二拆迁办主动提出左福生家中财产及物品由他们代为保管,财产主要指包括家具电器衣服被褥餐具电动车等家中全部物品。且以谈话记录的形式双方签字确认(对方签字的代表是茶园街道副书记马传魁,拆迁办副主任梁某等)。

然而由于拆迁办保管的不负责任,造成左福生家中物品的重大损失:一次是被洪水浸泡,部份衣物卧具霉烂,二又遭人洗劫大到电器(空调电摩)小到日用品。至今拆迁办都没给个说法,我们将持续关注此事的后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