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锅两炸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三日】

一、药锅两炸

我是一九九四年喜得法轮大法的老弟子。得法前,我患有乙型肝炎。当时我为了治病,跑遍了各大、小医院,中西医都看过,还练过别的气功。可是到头来,钱花了不少,药也吃了不少,病也没能治好,甚至后来,因吃各种药物过多,连饭也吃不下去了。导致身体面黄肌瘦,经常出现头晕、呕吐、浑身无力等现象,有时候站立不到半小时肝区就疼痛,什么活也干不了,真是活受罪。

在我没有任何希望的情况下,我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又叫法轮功)。记得那年七月的一天,我为看病准备回老家,到街上买点东西带着,碰巧遇到了一位朋友,这位朋友得知我当时的身体状况后,立即告诉我说,他认识一位诊所的大夫,专门治疗肝病,行医几十年,很有经验,当时就带我去了那里。

来到诊所后,我意外地发现墙上贴的一张照片(大法师父打坐的照片),感觉非同一般,好奇间我向大夫询问,大夫告诉我这是他的师父,并向我提及了法轮功,还说法轮功如何教人按真善忍做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和别人生气,遇事要忍让等,还说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我听后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赶紧问大夫:“我能不能炼?”大夫说:“能炼,谁都能炼。”

我心想,如果一边吃药,一边炼功,那病岂不是好得更快!于是我又问:“炼这个功,需要多少钱?”大夫说:“不要钱,法轮功是义务教功,不收任何人一分钱。”我一听还有不用花钱就能学的功法,真是太好了! 这样,大夫给我抓了七副药,我便一边吃着药,一边炼起了法轮功。炼了几天,我的身体就有了明显的变化,能吃饭了,感觉精神也好多了,全身也有劲儿了,吃东西也不吐了。这使我感到大法的神奇,使我看到了希望。

就在我学功六天的时候,正在熬药,熬到不到二十分钟的时候,就听“咔”的一声,炉子突然冒出了大气,煎药罐裂了,妻子还吓了一跳,赶紧把药倒在一个盆里。妻子说:“这回还咋熬啊?”我说再买个药罐去。妻子说:“再买,别买这么小的了,买个大点儿的,煎药好煎。”我说行,就去了一个土产门市部。

到那一看,还真有,就问老板多少钱,老板说:“二十五元。”我说我刚煎药炸了一个,老板说:“这个没个炸,你看这锅边都有一公分半厚”,我说:“再炸了,我就不吃了。”于是就买回了家。妻子问多少钱,我说二十五,妻子说:“这么贵!” 我说质量好。于是妻子把药倒進了新药锅里,又开始熬。还不到半小时,就听那药锅“咔、咔”两声,比头一个炸的厉害,药锅里的水都漏没了?!

妻子长期为我熬药,一闻到药味就难受,我喝药的碗都变了颜色,成了药色。我坐下来和妻子说:“我不喝了,我要好好炼这个法轮功,也许是不该吃了。”妻子说:“你自己拿主意。”我说:“行。”就这样,七副药吃了五副,第六副没熬完,就全部扔了。

从此以后,我开始一心一意的炼功。坚持炼功还不到一个月,我的身体竟奇迹般完全恢复了健康,难以治愈的肝炎痊愈了。“法轮功真是太神奇了,法轮大法真的能救了人哦!”我从未有过的喜悦之情难以言表。在这里我要感谢大法师父救度之恩,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谢谢师父!

二、不再看重钱财

修炼法轮功,不仅让我身体得到了健康,而且还教我学会了如何按真、善、忍做好人,无论做什么事,都会处处为他人着想。

记得有一次,我开着出租三轮车,从车站拉着三个要去饭店吃饭的小伙子,到达饭店门口,三个小伙子急匆匆的進了饭店,我便开着车回到车站。

和往常一样,我习惯性的从车上下来,到后面去整理座位,发现有一个手机落在了座位上。心想,肯定是刚才那三个小伙子掉的,于是就赶紧开车往饭店的方向走,车站到饭店大约有二里路,途中,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因我那时没有手机,也不会接,就继续往前开,直到离饭店不远处,就看到那三个小伙子正焦急的站在饭店门口,正在吵吵着。

这时,他们也看见了我,其中一个小伙子高兴的说:“看,快看! 那个开三轮车的回来了!”我来到他们跟前,停住车问:“你们掉东西了吗?”其中一个小伙子赶紧说:“掉手机了。”我忙说:“是这个吗?”他用手指着身边的同伴说:“是他的”。我说:“原来是你掉的呀,还给你吧。”他激动地说:“谢谢你!”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不要别人的东西。”三个小伙子互相看看我说:“法轮功真好!”

像这样类似的情况还有好多次,但无论顾客落下什么东西,不管路途多远,我都会给失主送回去,因而失主都一再的表示感谢,有的甚至拿出钱来表示答谢,都被我婉言谢绝了。

还有一次我买东西的时候,买了二十几元钱的东西,给老板一张五十元的钞票,他却找给我七十多元钱(错把五十元当成了一百元),我赶紧说明情况把多找的钱还给了老板。当然,这些对我们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来说,都是普通事、平常事。

我想,在当今道德急剧下滑的社会里,如果不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功,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做好人,让我们明白了大法的法理,我或许不会这么做的。这是师父的威德、大法的法力使然。

三、一人炼功 妻儿受益

自从我修炼了法轮功以后,就再也没有和医院打过交道,二十年了,没有再吃过任何一粒药,甚至家属和孩子也是如此,但我们都身体健康。

那是某年夏季的一天,我和十一岁的儿子在房上修房顶,修好后,我们准备从房上下来,儿子在前面,我跟在后面,当儿子走到房檐处,准备踩着梯子下去,不料,往下一看,两手没抓住梯子,顺着梯子滑了下去,头朝下、脚朝上,倒立着,竟奇迹般的悬在空中。

妻子见状,惊慌的在下面大喊:“快点按住腿,快点!”我当时吓得愣住了,不知如何是好。听到妻子的喊声,我才回过神来,便赶紧拉住儿子的腿。随后,我和妻子一起把儿子安全的从梯子上抱下来。

我和妻子深知,是师父救了孩子的命,如果不是大法师父,四米高的房,从上面掉下来,后果不堪设想(因当时修房顶所用的工具如三齿、铁锨以及碎砖瓦块全部摊在梯子下面)。進屋后,我对儿子说,这是师父救了你,你害怕了吗?儿子说:“我一点也没害怕,不知道怎么悬在那里了。”妻子赶紧对儿子说:“还不谢谢师父!”儿子说:“谢谢法轮功师父!”从此,全家人便都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