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新津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药物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编注:成都新津洗脑班名为“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位于新津县花桥镇蔡湾十八号,是一个为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实施暴虐的肉体及精神折磨迫害的集中营。

根据突破重重信息封锁收集的数据(不完全统计),自二零零三年至二零一三年以来,新津洗脑班非法拘禁法轮功学员至少达上千人次,其中多名被害人被虐待致死,有的被害人被折磨成痴呆,多名受害人身体器官衰竭,出现严重中毒症状。洗脑班不法人员不仅在饮食中投不明药物,而且将被害人强按捆绑住输液,输的是破坏中枢神经的各种药物,其中有迷幻药。已知至少七人被迫害致死,其中谢德清、刘生乐、李晓文、邓淑芬四人是被毒杀,他们比较共同的特点是内脏受到严重损伤致死。)

有一天,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来看我,看到我身体很不好,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告诉她:“我便血两天了。”她问:“怎么会这样?”我就把我被迫害的经过讲给她听:

二零零二年,我被非法判刑七年,冤狱期满回家后,不久又被当地610劫持到新津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吃饭时,觉得饭菜味道怪怪的,才进去第四天我就开始便血。我对包夹说:我和你换饭吃。她马上说:“不不,都是一样的,你吃你的,我吃我的。”后来我就不吃菜,把饭用自来水洗过再吃。不久我就出现头昏,包夹就叫医生来给我测血压,血压高达280。以前我从未有过高血压,修炼后更是无病一身轻。包夹叫我吃高血压的药,我偷偷把药丢了。

后来便血越来越严重,血压越来越高,人软绵绵的,浑身难受。头昏沉沉的,洗脑班的人看我那样了,怕承担责任就叫我大儿子把我接回家。出去之前还叫我儿给她们签字。我身体不舒服、头昏。

回家不久,我又和同修去发弘扬中华文化的神韵光碟。被人构陷,又被610绑架到新津洗脑班,那时我还在便血,内脏火烧火燎的痛。

刚进洗脑班的门,洗脑班的一个头头惊诧的说,你怎么又来了?我就听她对一个六十岁左右的男子说;“前不久才死了一个,赔了30万”。然后就把我弄到医院去检查身体(通常进洗脑班的人是不检查身体的),我听到医生跟她们说我内脏已经糜烂了,那个头头看了我一眼,她们下面说话声非常小了,说的什么我不知道。洗脑班不收我,还逼我写保证后,才叫我大儿子把我接回家。

回家后,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头昏、反应迟钝、一身软绵绵的,心里火烧火燎的,经常便血,便一次血有250克左右,儿子看到我的这种情况,就问我:“妈妈你怎么了?”我不知他在说什么,就这样呆呆的看着他,儿子看到我这种情况,非常担心,就给他外婆打电话说:我妈妈现在就象傻的一样,我和她说话,她就这样呆呆的看着我,没有反应,跟以前判若两人。

妈妈来看我,就问我你怎么啦?他们是不是给你打过针、吃过药?我说没有打过针,叫我吃高血压药我都把它丢了。饭都是用自来水洗过才吃。妈妈和儿子都很担心,后来每个月的便血次数增多,便血量也比以前增多。610人员还经常打电话给我大儿子,询问我的身体状况。

有一天,610人员又打电话给大儿,问我的身体状况怎么样,我儿子告诉他们:“我妈妈身体不舒服,在床上躺着。”他们就急切的说:要到家里来看一下情况。来了后,看到我躺在床上,身体状况非常不好就走了。

同修听完我讲的经历后,就说:我地有一位同修和你的情况有些相同,身体疼痛难受的时候,叫喊声都很恐怖,连衣服裤子都不穿,最后越来越严重,不长时间就死了。你一个月要便血两三次。而且每次又便那么多血。

这时我才回想起,在洗脑班吃的饭有怪味,原来是他们在饭里下了毒,吃了以后脑子失去正常思维,反应迟钝,我还误认为自己是在消业。我每一次便血的时候都非常痛苦,头昏、四肢无力、内脏里面火烧火燎的,象吃了辣椒水一样。

同修说:从现在开始只有大量学法、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同修陪我大量学法、发正念、每天炼两次功,身体才慢慢好转,每个月便血的次数和便血量才逐渐减少。后来有两次便出来的全是黑血块块和烂肉渣渣,最后两次也是便了一点烂肉渣渣。身体就完全恢复正常了。

从我的经历,可以看出新津洗脑班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它们的迫害手段之阴险毒辣,让人防不胜防。

另外,请被新津洗脑班迫害过的同修,如有便血症状,不要误以为是消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