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咸宁市章红萍被非法关押十三次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咸宁市四十五岁的章红萍女士一九九四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多病的身体恢复了健康,精神得到了升华。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一伙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章红萍女士被非法关押到派出所、收容站、看守所、拘留所、劳教所、洗脑班等地方,遭受种种虐待和折磨。

章红萍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被非法关押十三次、被劫持到洗脑班三次、被非法抄家二次,家庭、事业、经济、人际关系、身心等方方面面等遭到了巨大的损失和伤害。

二零一五年七月,章红萍女士控告元凶江泽民,申请最高检察院对犯罪人江泽民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相关责任。

章红萍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有胃病、腰痛,脾气不好,做事都是以自我为中心,夫妻关系不太好。

经朋友介绍,她有幸参加了师父在广州举办的讲法面授班,她的病很快就好了,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而且还能做到事事为别人着想,心性和境界在不同程度得到纯净和升华,待人友善,家庭和睦,她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注重找自己的不足,变得更加善良、宽容。

一九九八年夏天的一天,她儿子被一辆无牌照吉普车给撞了,孩子自己从车子底下爬出来,隔壁老板跑来告诉她,等她到时,儿子正在哭,她问司机怎么回事,司机脸红红的,一看就是喝了酒的,副驾座位上的女子说不小心撞的,她说没事就好。她没向对方要一分钱,也没去医院检查,邻居都不让司机走。章红萍女士说没事,就抱着孩子回家了。

看热闹的人说:你比雷锋还雷锋。如果是雷锋被撞了,起码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再放人走,而你检查都不去,就让人家走了,还是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人境界高啊。当然她儿子一点事儿都没有,也没有任何后遗症。

更重要的是,章红萍女士了悟了人生真谛,知道如何做个好人的方法,知道人活着的真正意义所在,心灵得到了真正的幸福感,思想和道德得到了真正的升华。章红萍女士每天很充实、快乐、幸福。内心非常感谢师父和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一伙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对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残酷迫害,给控告人一家人造成很大损失和伤害。章红萍女士在看守所被脚镣手铐和罚跪折磨,人格受到极大的摧残。

以下是章红萍女士讲述的自己遭受迫害的经历:

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三日,我到北京依法上访,还没到信访办,就被我地和北京的便衣绑架到派出所,后被劫持到昌平收容站非法关押,三天后被劫持到咸宁双鹤桥拘留所,警察剥夺了我们的一切权利,不让见家属,不让送日用品,不让说话。

我们只好绝食,当时他们还想企图非法关押一个孕妇和一个在哺乳期的母子俩。在我们的强烈反对下,才放了他们三人。

这次非法关押十五天后,警察仍不放人,把我们直接非法拘禁到粮食局洗脑班。这次是分几个地方非法拘禁的,粮食局洗脑班有方锦红、陈谦、余劲光、周克利、陈晏平、徐小涛和我。

一直超期非法关押到十月八日,公安想要勒索我三千元,遭家属拒绝。最后我们绝食反对这样虐待,他们才放人。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二日,我再次依法到北京上访,被便衣跟踪,在住处被绑架,先被非法关押到派出所一天,没吃没喝,晚上被劫持到朝阳看守所非法关押,晚上不准睡觉,逼迫买里面的床上用品。

三天后我被咸宁市公安局温泉分局副局长宋瑞生、政保科科长度志祥、国安局贾某某等警察劫持回咸宁,继续非法关押,先非法关押在双鹤桥拘留所十五天后,警察把我和杨冬香、李慧坪、刘爱民(已迫害致死)、陈谦、余劲光非法转至赤壁市看守所异地关押。国保科度志祥说:“我们下不了手治你们,叫他们治你们。”

在赤壁看守所警察要我们做一些违心的事,我们不做,狱警就把我、李慧坪、刘爱民(已迫害致死)、杨冬香四人手铐手链铐在一起,并上三十公斤的脚链,脚铐脚链在一起,用对死囚的手段虐待我们,在过道上跪了两个多小时。这一次超期非法关押了四个月,非法勒索七百多元后释放。

年幼的儿子没有妈妈的照顾,他的成长受到严重影响;生意没有我的打点,一落千丈,丈夫很沮丧,真是有冤无处申,有苦无处诉啊。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六日,为了不让我继续修炼法轮大法,我的法轮功书籍与其他财产被当地警察非法抄家时抢走,我的私人合法财产也遭到了损害和破坏。

二零零零年八月,我发真相传单救人,被人诬告,警察从家中把我绑架走,非法关押在双鹤拘留所二十多天,期间家属送礼给副局长七百多元的高级烟酒。

由于不断被非法跟踪、骚扰,我只好把门面关转了,过着打工生涯。我的家人说,这个公安局是谁有钱就抓谁,你要是个穷人就没人关注你了。

二零零三年秋天的一个晚上,我家又被当地警察非法抄家。在这次非法抄家行动中,温泉法轮功学员徐玉凤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五年五月三十一日,我刚出门不远,就被便衣绑架到咸宁市猫耳山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天后把我劫持到武汉汤逊湖洗脑班,利用软硬兼施、恐吓利诱的手段,逼迫我放弃修炼法轮功。叛徒丁星桥等人利用改过的大法书籍以法破法的卑鄙手段使我迷糊,违心地写了“三书”(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后来直接劫持到咸宁市拘留所,最后还是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美其名曰是为了保护我。

咸宁市温泉公安分局的办案人员给我看的是劳教一年,到了武汉女子劳教所却成了一年六个月。

在武汉女子劳教所,我目睹了狱警和吸毒犯互相勾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内幕,比如,有一位孝感市孝南的老年女法轮功学员,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拒绝转化,夏天狱警利用吸毒犯把这位老人用丝袜分别把两只手绑在窗户上,嘴里还塞着臭袜子,绑了一个晚上,还故意把窗户打开,让蚊子叮咬这个老人,后来这位老人被抽血化验二次后,据说是被放了。也不知是真是假,她没有报姓名,我们都不知道她的名字。

二零一三年五月,咸宁市610办“天照生态农庄洗脑班”,我被绑架去了,被非法关押九天。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