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关押酷刑等迫害 吉林延吉吴春延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八年的迫害中,延吉市法轮功学员吴春延多次被非法关押、遭受酷刑折磨,所有的牙都被打掉了。二零一六年三月他在家与同修一起学习法轮功著作时,被警察破门而入非法抓捕和抄家,法轮功学员朱喜玉和安福子后来被非法判刑;吴春延后来身体瘫痪,二零一七年六月含冤离世。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吴春延,男,汉族,一九五九年生,延吉市建筑安装公司电工,曾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向世人揭露法轮功被中共迫害的事实真相,被天安门值勤警察拦截,关进北京东城区看守所,遭受到惨无人道的迫害:四、五个警察用警棍毒打吴春延,边打边骂,吴春延被打的全身疼痛难忍,三天坐不下站不起。因为不穿号服,吴春延的背部被打的像背了一块大冰块一样。那段时间吴春延还被打电针扎入穴道、电棍电击后脖梗、被灌辣椒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用电针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用电针电击

在北京遭迫害大约半个月后的吴春延被带回延吉市拘留所,之后被非法劳教。延吉市610还逼迫吴春延所在单位拿出五千元,其家人拿出五千元,共一万元所谓“罚款”。

酷刑演示:鞋底打脸
酷刑演示:鞋底打脸

在劳教所,吴春延因拒绝写不炼法轮功的所谓“保证书”,被警察毒打,三天三夜不让睡觉。警察用鞋底抽他的脸和嘴,不让说话,不让闭眼睛……一次警察李文彬在吴春延母亲面前用鞋底抽他的脸,吴春延的嘴被打出血,老人看到吓坏了。在劳教所里,大热天干活干的身上沾满了水泥、白灰,还故意不让洗,为的是烧坏皮肤。干完清理脏水垢的活之后也不让洗,身上都是臭味,还强制在厕所坐小板凳,臀部都坐烂了。因为不转化,吴春延被关进小号一星期以上,每天只给两个小窝窝头。小号里冬冷夏热,对身体损伤很大。关押期间吴春延还被强制抽血检查身体。

二零零二年一月吴春延被转九台劳教所继续遭受迫害。二零零二年三月末,九台劳教所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强制转化。被恶人唐波用鞋底抽打脸之后,吴春延的脸都变形了,所有的牙都被打掉了。

二零零三年三月,延吉市进学派出所四名警察闯入吴春延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经文,并将吴春延绑架到进学派出所。在派出所,吴春延遭到残酷的刑讯逼供:被绑到老虎凳上两个多小时,用东西包住头后二只胳膊用力向后靠拢……此次绑架吴春延被劳教迫害两年。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再次被非法关押在九台劳教所,吴春延仍然遭到残酷迫害:警察张新把吴春延双腿掰开,两腿间放一张八十公分的床让他跨着,用手铐铐住手后吊起来,同时一管教把他双腿的小腿分别往内推,另有一人挠他的胳肢窝、一人挠脚心,酷刑荒唐下流。二零零五年吴春延被强迫按住抽血,劳教期间被超期关押。

吴春延因屡次被绑架关押、遭受酷刑迫害,家人也受到很大的伤害。特别是警察当着吴春延母亲的面毒打他,对其母亲伤害非常大,加上610警察不断的骚扰,吴春延的母亲受到了惊吓,得了脑中风,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日,七名法轮功学员在吴春延家学习法轮功著作时,延吉国保大队郑哲洙等人穿着便衣,突然非法闯入,没有出示身份证与法律手续,就把七名学员抓到河南派出所,同时把个人物品,包括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电脑、打印机、录音机、播放器和一千多元现金抢走。

晚上七、八点左右,有法轮功学员家里来要人的被放回家,其他学员一直被非法关押。三月四日下午两点左右,警察把法轮功学员关入洗脑班,由各自所在社区来人负责看管。三月十五日,犹大开始给学员洗脑,逼他们写放弃信仰的所谓“五书”。三月二十二日上午,延吉国保大队郑哲洙等人又来审问法轮功学员,并照相、录像。晚上七点左右,省里来人。七点半左右,把所有法轮功学员放回家。

虽然二十天内,七人全部回家,但警察对吴春延、朱喜玉、安福子三人“监视居住”半年。四月二十日,延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与市检察院人员闯到吴春延、安福子、朱熹玉家,强行把他们带到延吉市检察院,逼他们在什么文件上签字,遭三人拒绝。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吴春延身体出现病业状态。十二月二十七日,公检法人员以解除案件为名把朱喜玉和安福子带到法院(吴春延身体原因没有去)开庭,宣布解除案件,二人当场回家。

可是,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朱喜玉和安福子被延吉市法院分别非法判刑四年和三年,朱喜玉当场被关押,安福子当天因身体原因放回家。五月十一日朱喜玉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

这次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吴春延家被抓捕而且骚扰不断,给曾经遭受过残酷迫害的吴春延造成很大的心理负担,导致他身体瘫痪,家人送医院治疗没有见效,二零一七年六月,吴春延含冤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