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招远610头目宋少昌犯罪记录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宋少昌,男,四十五岁,山东招远市“六一零”副主任。这个小头目是宋少昌十八年泯灭良知,违法犯罪、残酷迫害法轮功,用生命的未来做赌注换来的。

宋少昌从九九年不到三十岁紧跟江氏流氓集团作恶到四十多岁,十八年专职迫害法轮功学员。他的劣行,除了执行江氏犯罪集团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和党叫干啥就干啥外,更与此人恶劣的人品有关。因此被邪党相中,并根据“有罪上位”的原则,弄了个“六一零”小头目给他。

十八年,招远市换了几届市委书记、市政法委书记、“六一零”头目、洗脑班头目,宋少昌迫害法轮功却一条黑路走到底。他喜欢这个充满血腥,肆意妄为的位置。正因为招远有宋少昌之流不听劝善,不认天理,不停作恶,不惜性命的邪党爪牙,使招远法轮功学员被打死、冤死、判刑、劳教、绑架、酷刑的不计其数。宋少昌违法犯罪事实数不胜数,因目前条件所限,本文只能举几例和他的几个犯罪特点予以揭露,意在制止其继续犯罪,并让善良的人通过这些事实认清他所效忠的主子——中共的邪恶本质,从而远离邪党,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宋少昌,农民出身。从小打架斗殴偷鸡摸狗。因其父在派出所担任点职务,他借此混进了公安。九九年江氏开始迫害法轮功,宋少昌有了用武之地,他多次大言不惭地说:我这个人,叫我出好主意,我三天出不来一个,叫我出坏主意,我一天能出二百个。凭这被中共视为一宝,爱不释手,让他专职迫害法轮功。

十八年,宋少昌绑架、酷刑、劳教、敲诈了多少法轮功学员,连他自己也难记清。因他而造成法轮功学员家庭苦难,孩子无人看管、老人无人照顾、家人承受压力,以致惊恐抑郁悲愤离世的不在少数。宋少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事实十年前在明慧网上曝光过,他也上了恶人榜。这些年来,宋少昌不仅没有丝毫的悔改和收敛,反而以此为荣,持续迫害着法轮功学员,还形成了一套邪恶的犯罪套路,以下罗列部份犯罪特点及犯罪事实:

以迫害为荣

宋少昌在绑架和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经常会自报家门:我就是恶警宋少昌!意思是我心狠手辣,整法轮功出名,想用这话给法轮功学员来个下马威。他甚至连平时走路也要找机会展示自己的身份。

二零零九年九月的一天,一个在街上做修鞋生意的近七十岁的老人,手上无活时,正在看一份材料,宋少昌从摊位前路过,见此马上窜过去问:看什么?答:法轮功材料。问:哪来的?答:别人放的。说完,老人继续看资料。宋少昌恶狠狠地对老人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宋少昌!老人不紧不慢的说:宋少昌怎么了?宋少昌见对方不买帐,邪性大发,马上电话召来了七、八个警察。拽着老人要到他家抄家,老人理直气壮的质问:抄家?你有搜查证吗?警察就可以随便抄家吗?我的家谁也不准动!他们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肆意施暴、扇耳光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王桂梅在家中照顾八十多岁有病的父母,宋少昌去绑架她,王桂梅外出买东西不在家。宋少昌骚扰了两位老人后,在返回的路上绑架了王桂梅,把她劫持到洗脑班。刚下车,宋少昌就狠狠的扇了王桂梅三个耳光子,打得她恶心呕吐,住了三天医院。王桂梅的老父亲因受到宋少昌一伙的骚扰惊吓,病情加重,又担心女儿,被骚扰后四天含冤离世。

二零零八年四月,宋少昌在招远博览中心绑架了年近七旬的法轮功学员栾翠莲。一见面,先扇了这个比他母亲年龄还大的老人一耳光,打得她眼冒金星,差点摔倒。又拉到了洗脑班。勒索家人五千元钱才放人。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傅彩霞在母亲家中,被恶警李建光等七、八个人翻墙砸门绑架到洗脑班。刚下车,宋少昌狠狠一拳砸在傅彩霞的脸上,血随即从她的口中喷出,后宋少昌又用各种酷刑折磨她,七天七夜不准她睡觉,她被非法关押了四个月后冤判十年。

二零零九年,李玉凤被绑架到洗脑班,宋少昌见面先扇了她两个耳光,又给她戴上手铐关进小黑屋,七天七夜铐着,并用绳子捆全身。李玉凤绝食十九天,被野蛮灌食,打吊针,非法关押了三个月。期间,宋少昌还不断的骚扰她的家人,她父亲受到骚扰和惊吓,精神恍惚,在一次车祸中失去生命。

二零零九年十月,五十八岁的王美芬被宋少昌绑架到洗脑班,宋少昌在她脸上狠狠的扇耳光,并使劲用拳头捣她的头。王美芬被打得头晕眼花,站立不稳,后被勒索了三千七百元钱才放回家。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宋少昌领多名警察闯入阜山镇法轮功学员刘江红家中,抢劫了大量私人物品,后把刘江红绑架到了洗脑班。宋少昌非法审讯她时,不断的扇刘江红耳光,打得她头晕眼花,多次审讯,多次殴打她,最后把她冤判三年。

扩大迫害面 株连孩子

多年来,宋少昌每当用酷刑逼不出法轮功学员的口供,或找不到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时,只要打听到学员家中有上学的孩子,就用株连孩子的毒招。

九九年十月七日,法轮功学员赵金华被张星镇派出所活活打死,邪党和公安为了封锁消息,在招远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李玉凤到一学员家串门,被绑架到看守所。宋少昌领八、九个人殴打她,不准她吃饭睡觉。宋少昌又率六人抄了她的家。还多次到李玉凤女儿所在学校,通过老师找到孩子,骚扰孩子,逼问女孩她妈妈都和谁在一起,妄图从孩子的口中得到线索,抓捕更多的学员,给孩子身心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二零零一年腊月,法轮功学员苏良莹进京为大法伸冤,被绑架到齐山镇派出所和招远看守所迫害:毒打、冷冻、灌盐水。正月底,苏良莹从看守所逃出流离失所。宋少昌、刘奎义等找不到苏良莹,就到她家中绑架了她不修炼的丈夫,并对他酷刑折磨。用钳子夹,小绳捆全身,戴上手铐双手放在膝盖上,下面用铁管子从腿弯处穿过,倒挂在两张桌子中间,逼问他妻子的下落。没能达到目的,宋少昌等人又到苏良莹儿子所在的学校,把孩子绑架到了派出所,路上,宋少昌又拧又打这个男孩,逼问他妈妈的下落。因为孩子在学校住宿,一个月才回家一次,根本不知道家里的事情,宋少昌说孩子不老实交代,把孩子非法关押,逼问了三天才放回学校。

女孩孙艳佩,爸爸妈妈都修炼法轮功,都被多次绑架、抄家、被逼流离失所,先后被非法判重刑。

宋少昌为了找到孙艳佩流离失所的爸爸妈妈。从小学开始就不断的骚扰她。

二零零二年四月,孙艳佩的爸爸被逼流离失所后,她妈妈也被逼流离失所。十三岁的孙艳佩只得自己生活。六一零还不放过这个可怜的孩子,跟踪、恐吓,到学校骚扰她达四十多天,逼她说出爸爸妈妈的下落。

二零零二年暑假,为了找到孙艳佩的爸爸妈妈,宋少昌、李建光等指使学校假期把孙艳佩送到洗脑班当人质,孙艳佩为了躲避迫害,不敢回家,小小的她在外面躲避了一个假期。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一日,宋少昌、李建光为了抓捕孙艳佩的妈妈,恶毒的要把孙艳佩绑架到招远洗脑班当人质。有好心人劝说:这个孩子太优秀了,别毁了孩子。宋少昌恶狠狠地说:招远一中不缺一个好学生!硬是把孩子绑架到了洗脑班,非法关押了十五天。

二零零七年,孙艳佩高考结束后去看流离失所的妈妈,被宋少昌等把母女俩一起绑架到了烟台洗脑班非法关押。孙艳佩被关了十五天,差点耽误报高考志愿。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孙艳佩回上海上学的前一天,早上与妈妈出门买菜。孙艳佩在前面刚迈出家门一步,埋伏在门外的宋少昌、王玉成等几人猛扑上来,他们是来绑架孙艳佩妈妈的。她妈妈见状后退一步关上了门,宋少昌狠狠地踢门、砸门,见不开门,疯狂的大叫:再不开门,把你的女儿抓走!宋少昌真把孙艳佩绑架到了公安局当人质非法关押,后来被亲属得知后要回了家。

孙艳佩上大学期间成绩优秀,德才兼备,学校要保送她读研究生,宋少昌得知消息后,给学校写了一份诬蔑造假材料,学校因此取消了孙艳佩的保研资格。

还有辛庄镇某村的女孩雯雯,因爸妈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重刑。宋少昌等以市“六一零”的名义勒令学校开除了这个九岁的女孩,剥夺了她受教育的权利。

部份酷刑、逼供案例

宋少昌酷刑法轮功学员手段之卑鄙,程度之惨烈骇人听闻。仅举几例:

1、绑架酷刑迫害考福全

九九年七二零后,法轮功学员考福全被多次绑架酷刑,并被劳教、判刑,九死一生。二零零七年,宋少昌、李建光又去绑架考福全,因他不在家,宋少昌就绑架了考福全的妻子宋桂华到招远市玲南金矿洗脑班当人质。宋少昌先扇她耳光,再用拳头捣她全身,逼她说出丈夫的下落。宋桂华当人质被宋少昌关押了四个月。

二零一零年五月八日,宋少昌、李建光等一伙人在路上蹲坑绑架了考福全,当场踢断了他两根肋骨,把他绑架到洗脑班。考福全被灌毒药,熏毒烟,受尽各种酷刑。宋少昌用三公分粗的木棍毒打他全身,连手指、脚趾都打遍。边打边逼问口供,直到打得快不行了,送医院检查,拉回来继续毒打,并强行灌不明药物。考福全被他们打得几次昏死,也不知昏死了多长的时间。宋少昌又来了,他手持一根多股电线扭成的刑具,专抽考福全的大腿,边打边逼口供,考福全的大腿被抽的血肉模糊,他什么也不说。宋少昌就自编了一份材料逼考福全签字,不签字继续抽打,考福全痛昏了过去,宋少昌用皮鞋碾他的脚趾,试探他真死假死。昏迷中,他被宋少昌们抬上铁椅子锁在上面,五天五夜不准睡觉,一闭眼就打,宋少昌还在他衣领上插根棍,一动棍就掉,一掉就打。宋少昌安排两个人一班,两个小时轮换一次,看着考福全,用“熬鹰”刑罚。考福全被折磨的失去人形,高血压、心脏病、胸闷憋气、严重缺氧,随时有生命危险。送看守所被拒收,怕死在里面。宋少昌、王玉成仍不放人,又把考福全关进洗脑班小黑屋,不准家人探视。期间,宋少昌又多次用电线扭成的刑具毒打他,并制造罪名,把他移送检察院。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招远公检法执法犯法,要诬判考福全和妻子宋桂华等七名法轮功学员,考福全家人和另几名学员家人,依法聘请了北京人权律师为他们做无罪辩护。宋少昌等人不但百般阻拦不让请律师,还设计陷害律师,检察院法院也联合违法,百般刁难律师。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宋少昌、王玉成用无赖手法到关押考福全的黑屋,威胁他不准请律师,也不准家人请律师,并逼他写不请律师的条子,拿去欺骗家人和律师。考福全不写,宋少昌大叫:律师捣乱,不起好作用!如果不写,今天就叫你死在这里!宋少昌也用同样的卑鄙手段逼其他学员写不请律师的条子出来骗人。

2、绑架酷刑郑美君

郑美君,男,三十多岁,招远灵山金矿职工。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宋少昌窜入灵山金矿绑架了郑美君,把他拉到洗脑班专门用刑的小黑屋。宋少昌把郑美君全身缠上电线用电刑。郑美君被电的痛苦大叫,宋少昌抓起抹布堵住他的嘴继续电。电一会儿,就往郑美君嘴里灌些盐水再电。边电边叫嚣:我叫宋少昌!电话号码是:13954531312 办公室是(0535)8180768给我上网,我也出出名!郑美君被他一口气电了四个小时,全身是伤,双手乌黑,流着血水,脸色苍白,恶心呕吐。宋少昌还口吐狂言:我把你身上绑上炸药!扔到山上老矿井里炸烂,叫你连尸体也找不着!

3、绑架酷刑杨文杰

杨文杰被多次绑架到洗脑班,宋少昌多次酷刑她。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五日,宋少昌又率多人绑架了她,杨文杰为抗议非法抓捕,绝食二十四天。绝食期间,宋少昌与玲南金矿洗脑班女头目季晓东等人对她野蛮灌食。他们把灌食变成了一种酷刑手段,用粗管子故意乱插。每次插管,杨文杰都是鼻口流血,撕心裂肺的惨叫。宋少昌、季晓东还在杨文杰绝食二十天身体极度虚弱时长时间吊铐她;不让她睡觉;把床板掀掉,两手交叉铐在床上,杨文杰被折磨的皮包骨头,奄奄一息。这些年来,杨文杰长期被关押在洗脑班。期间,两次被判劳教,一次被冤判四年,身心遭受了极大的痛苦。

4、绑架酷刑杨兰香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日晚上,宋少昌与国保大队的头目王玉成、李建光率七、八个警察窜到张星镇石对头村,翻墙进到法轮功学员杨兰香家,他们不顾家中有八十多岁的老人和孩子,不出示任何证件,土匪般的抄家抢劫,家中辛苦攒下的六千元钱也被抢走,他们野蛮的当着老人和孩子的面把杨兰香拖走,绑架到洗脑班,直接把杨兰香铐在床上。宋少昌、王玉成各持一根比拇指粗的棍子朝杨兰香头上乱抽,宋少昌还不停的抽她耳光,边打边逼问口供,竟一夜没有停手。杨兰香被打得头肿胀变大,脸变形了,体无完肤,人只剩下了一口气,脱肛,大便拉在了裤子里。一只残疾的胳膊戴的假肢也被打断。几个月后被冤判七年。

5、绑架酷刑王忠贤

王忠贤,张星镇沙沟马家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四日,王忠贤去济南监狱接冤狱七年期满的妻子王好红回家。刚到家还没等见到妻子,就被在监狱门口蹲坑的招远“六一零”宋少昌、国保大队王玉成等人绑架,他们没出示任何证件,土匪般的冲过来扭住王忠贤就非法搜身。抢走王忠贤兜里的两千多元钱和他带在身边的一双新皮鞋。宋少昌、王玉成毫无人性,不让这对患难夫妻见上一面,就把王忠贤拖上车,劫持到他流离失所所在地——龙口租住房。途中,宋少昌不停的用拳头捣王忠贤。到租房处,因王忠贤没带钥匙,被宋少昌又扇了他几个耳光,王玉成也朝他胸膛狠捣几拳。他们非法撬开了门,抢走了大量私人物品。又把王忠贤拉到招远洗脑班迫害。

六月十五日,宋少昌、王玉成和一原姓警察非法审讯王忠贤。宋少昌一见到王忠贤就挥拳朝王忠贤前胸乱捣,边打边叫嚣:我就是宋少昌!王玉成拿棍子朝王忠贤腿、脖子、两肩,头和脸乱打猛抽,并用棍子使劲顶王忠贤喉咙,边打边逼口供。王玉成也自报家门:我就是恶警王玉成!今天不交代就打死你,埋到海边沙滩上没有人知道!王忠贤被打得全身青紫,四肢肿痛。之后他又被宋少昌多次酷刑殴打。在洗脑班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七十二天,等他身上的伤痕基本痊愈时才将他放回家。

另外,二零一一年,宋少昌等人翻墙闯入刘翠云家中,抄家抢东西后。将刘翠云绑架到了玲南金矿洗脑班。宋少昌用三、四公分粗的木棍狠抽她的头和脸,刘翠云被打得七窍流血,宋少昌又用棍子狠敲她的腿和脚,一边骂着不堪入耳的脏话。再如,宋少昌绑架了杨克云后对她用电刑,将她踢倒,骑在她脖子上双手反背捆绳子,杨克云被绳子勒得喘不上气,差点死去,喉咙处留下了一道很深的勒痕。

这些年,被宋少昌亲自绑架和酷刑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很多。如:仲兆芬、吕云凤、宋学英、杨松美、王好红、刘秋芬、王美芬、曹克岐、于美光、刘江红、刘春艳等。仅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前后,宋少昌与国保大队李建光搭档,就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四十七人;二零一零年八月份前后,宋少昌等策划参与绑架多人,其中七人被非法判刑四至八年。

宋少昌对自己的罪行劣迹沾沾自喜,他多次嚣张的扬言:在招远,我说劳教谁就劳教谁!据不完全统计,招远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近一百四十人;被非法判刑近五十人,这都与宋少昌有直接关系。

部份抢劫、敲诈、勒索案例

江魔头对法轮功“经济上截断”的灭绝政策,给了宋少昌之流发横财的好机会。几年来,宋少昌公开抢劫和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财没有具体的数字。这里仅举几例。直接抢的:刁云英:两万元,杨兰香:六千元,王忠贤:两千元;绑架后敲诈勒索的有:刘秋芬:八千三百元(其中直接给王玉成三千元,宋少昌两千元,其余三千三百元不知去向),刘春艳:一万元,仲兆芬:四千元,曹克岐:四千元,吕云凤:五千元,王美芬:三千七百元,苏良莹:四千元。收留苏良莹的好心人家里被敲诈了四千元;被杨松美牵扯的一个炼功人被勒索一万元。这些被抢和敲诈勒索的钱没有任何收据,连个白条也没有,去向可想而知。

列举一桩人命案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六一零”头目刘书举、宋少昌策划参与了绑架阜山镇陈家村法轮功学员张桂好。在玲南金矿洗脑班,宋少昌、曲涛、李海峰等恶人把张桂好单独关在小黑屋酷刑他,那几天,无论是白天或晚上,外面的人经常听到从黑屋内发出的撕心裂肺的痛苦叫喊声。宋少昌们对张桂好的酷刑手段外界无从知道,但仅仅二十天的时间,这个正值壮年、原本在家里身体很健康的善良男子就被活活的打死了。

善良的人无法想象张桂好到底遭受了什么样的非人折磨!人在做,天在看,总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宋少昌等人欠下的人命,必须承担罪责!

鉴于以上事实,宋少昌及同伙利用手中权力和职务之便,涉嫌利用邪教组织(中共)破坏法律(《宪法》《刑法》)实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宋少昌犯有:非法入侵公民住宅罪、绑架罪、非法搜查罪、抢劫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刑讯逼供罪、非法暴力取证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非法剥夺信仰自由罪等。

历史的大审判即将来临。目前,大审判前的大清算已经开始,那些相继落马的高官们。虽然都是以贪腐等名义被制裁的,实质上都是因迫害法轮功遭到的恶报。全国已有二十一万人实名控告江泽民;全世界已有超过二百万人签名支持对江泽民绳之以法。逞凶一时的恶人们,暂时没有遭到恶报和惩治,那是神给他们最后将功补过的机会,但留给他们的机会已经很少了。

我们在这里也警告宋少昌之流:如果继续对大法犯罪,一条黑路走到底,下场如何,自己心里是应该清楚的!何去何从,希望能权衡把握,不要再甘心情愿的充当中共邪党的替罪羊了。珍惜有限的时机,珍惜自己珍贵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