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与同修共同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五年走進大法修炼的老弟子,以往提起笔每每写到这句话,觉的自己得法较早,是一种荣耀。如今,我真的发自肺腑的自愧,在大法中我修炼了二十二年真觉的好像才迈進大法的门,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让师父为弟子操了那么多的心,真觉的汗颜。一直以来自己把做大法事当成了修炼。其实,做大法事必须是在学好法、发好正念的基础上進行。带着人的观念做事,这不是修炼。

通过修炼,我体会到了向内找的无边法力:只有向内找我们才能在法中提高,才能走过修炼中的关、难。师父让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我们每一天遇到的每一件事都是修炼的因素,有什么高兴与气恨?高兴与气恨都从自己的心性上找一找,是什么心使自己如此,去掉那颗不好的人心,就是一个提高。

由于自己在常人中是单位领导,邪党文化的东西时常对自己修炼形成干扰,尤其是常常在修炼中去修理别人:谁哪句话不在法上,谁谁怎么做不在法上,用镜子光照别人,不照自己。再如,哪个同修过病业关,就有协调同修让我去和他们一起学法,意思是帮助帮助同修。我自己也有种帮助同修的想法,认为都是师父的弟子,她的事就是我的事,除了和同修一起学法,就是帮助同修找心性方面的问题。帮助同修当然是应该的,但如果夸夸其谈,不在法上,那就会起反作用。

这一年多以来,自己对照法向内找,找到了一些人心,加大了学法力度,从学《转法轮》到师父的各地讲法再到新经文,使我从感性上认识法,有了在理性上的升华。

一次一老年同修身体出现病业状态,当我有事到他家后,夫妻同修都特别高兴,说:你来了,太好了。之后妻子同修就讲了丈夫同修如何状态,让我帮助发正念,又要我与他们交流。我们一起发正念后,这次交流我没有去找同修的心性问题,而是找自己,同修也在向内找,我们都对照法修自己。临走时同修告诉我,抽时间再来啊,我答应了。回家后找自己,我真是在这个同修身上看到了我们似乎有共同的心性问题,真的是应该修自己呀,于是我抱着修自己的一颗坦诚的心又来到同修家,我们又一起发了正念,又進一步各自向内找,同修告诉我说:好了,前天自己站着炼功都不行,得靠着床炼,但也困难,现在可以独立炼功了。是呀,师父说:“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修炼人遇到的事不是要帮他,而应该是修自己呀。

再如,一次我去同修家了解甲被绑架的事,同修看到我就拉着我的手说:来,我姐姐从外地来,修炼遇到关了过不去,我们一起交流交流。然后她就讲了姐姐如何从遥远的地方来,家庭魔难大,近八十岁的人架着双拐、两个人护送乘火车来她家,她这一来不想走了,要在这买房子,拉一个孩子过来伺候她。妹子与姐在法上交流,总是一针见血的指出姐的错误,姐总是抱怨全家人四个孩子还有丈夫都对不住自己,她恨丈夫。我听后就把我自己以前怎样没做好,不修自己,丈夫不买账的事讲给她听,现在自己怎么遇事想着家人的感受,丈夫发生了变化,支持我学法修炼。我们还交流了有的同修在修炼过程中,转变自己,家庭发生变化的例子。看出来她心没有动,情绪还是不高。回到家后,我还再向内找,找到了根子在于自私,这颗心也在干扰我呀,于是我深挖其根,自己又学了师父在《休斯顿法会讲法》,感受颇深。第二天,我带着师父的这本法,来到同修家,后又来了三位同修(不约而同)与其一起学法,我们一字一句的学师父的讲法:“我经常讲,别人欺负你的时候、给你制造麻烦的时候,或你遭受什么痛苦的时候,你不要去记恨别人,因为你是在修炼。”[2]学完法后,我们只做了简短的交流,主要是说我们遇事要把自己当作一个大法弟子;要听师父话;向内找自己。我们走后,大姐的孩子对她姨说:今天我妈心情挺好,还主动吃香蕉了。过后妹子同她交流,她说:人家同修拿来师父的法一句一字的给咱念,对照师父的法还真是我错了,我总说老头打我,其实,开始老头没打我,我真的先给老头一个大嘴巴子。咱没修自己呀。

是啊,修炼人总要改变别人,不改变自己,这是没修啊!我们作为一个修炼人,一件事没修,在这一件事上我们不是修炼人;天天不修自己,那就是常人。我们要听师父的话呀,师父告诉我们:“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我们在遇到关难的时候要用啊,这是一把万能的钥匙,即可过关,又可除妖。大姐笑着说:是啊!我不在这修炼了,我老妹子过两天过生日,过完生日我就回家好好修自己。我现在不恨老头了,也不怪孩子们了,我儿子总打电话要我回家,说在网上给我买票呢。小女儿说:妈,你让儿子和儿媳来接,要不你回家多没面子。同修大姐说:别让他们来,儿子一天不上班要扣三百多元钱呢,我不要面子,要修炼。同修转变了观念。我再去时发现她不用拄双拐了,我问大姐,她说不用双拐现在改用一个塑料凳当拐杖。我说大姐你若不用塑料凳怎样?她说:在家迈不动步。我说:你扔掉塑料凳看看。她走起来挺轻松,在屋里走了好几圈。同修转变的过程,其实就是我们修炼的过程。

近一年以来,邪党用敲门行动来骚扰大法弟子,本地大法弟子因诉江被绑架、拘留、判刑的都有。我有些害怕。一次,有两个人到我家敲门,我从门镜看不是同修,没给开门,心中有些怕。但我马上对丈夫说发正念清除干扰,敲门就是骚扰。于是,我立掌清除邪恶。后开始学法,师父的法清晰的打入我的脑海中:“已经得法了,我连生死都不怕,命都可以不要了,那么什么事情还能执著呢?”[3]

是啊,自己天天说是大法弟子,你做到放下生死了吗?你是真正的大法弟子吗?你向内找了吗?对呀,在生与死的考验面前,我怕过,这件事上没修出来,这不正好是我提高的机会吗?今天,我把怕心去掉,我是大法弟子,我怕什么,一切都师父说了算,我不要它,我放下生死。真的瞬间,怕心无影无踪,是师父把怕的物质帮弟子拿掉了。我再发正念,我的整个空间场通红一片,是师父在点悟弟子观念转变了,心性提高了。我告诉丈夫,他们再不能来了。的确如此。谢谢师父!

发现自己在修炼上的问题,马上归正自己,心性得到升华,这才是修啊。修炼是严肃的;修心是必须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