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好三件事中修心性去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二日】我是九四年得法的老弟子,我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家庭环境还可以,二零零二年,单位改革,我就内退了。

99年7·20迫害开始后,我们这里师父的新经文、明慧、正见周刊及真相资料等都很紧缺,大概是零四年我知道这情况后,就想我有时间我来做,就和我就近的两、三个同修一商量,决定我们自己学做资料。在搞技术的同修帮助下,我家就开了这朵小花。这十几年中,虽有辛酸、有艰难,却一直保持及时根据当时需要,做着各种救人所需的书、小册子、光盘、护身符等资料。

感谢师父的慈悲看护,我一路走的比较稳,家人亲朋都得大法的福泽,家庭和睦、孩子上学、工作婚姻一切都很顺利、很好,他们都认同法轮大法好。在迫害严酷的环境中,家人虽然为我担惊受怕,可他们都尽心尽力帮我买机器、耗材,送资料、搞制作等,大法弟子的事他们都帮助做,做了他们该做的,给他们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一、做贺卡中去人心

刚开始除了会很慢的打字外,对电脑是一窍不通,师父华诞快到了,我想用彩色美术字,给师父发一个“祝师父生日快乐”的贺卡。当时教我技术的同修被绑架,我又找不到人问,只好等儿子放学回来问。

他当时上高中,学习很忙,他教了我两遍:在哪个地方找、怎么选字样、选好了怎么做,……当时我按照他教的练习了一遍,他就忙去了。可当我真做时,却怎么也找不到了,又问他,他又做了一遍给我看。他一转身,我又不会了。没办法,第二天再问,结果还象头一天一样,开始会了,转念又不知道了。

我在人中还算是个能干的,什么东西都是一看就会,可就没想到让这事给难住了,花了那么多时间,就是学不会,当时也不知道向内找,也不知道发正念,过了几天,再问他,还是跟前两次一样,这回,我心里这个急啊,气啊、恼火,心里难过极了。

就在这节骨眼上,我儿子教我教的火冒三丈,就劈头盖脸对我训斥起来,“真没见过这么笨的要死的人,你这人怎么笨到这种程度,……”反正是我从小到大都没听到的训人的难听话,这一下全对我来了,当时这心里委屈的眼泪不停的流,因为我以前很幸运,小时候父母捧着,上班单位领导顺着,结婚后,丈夫、婆婆家也捧着,一路绿灯,哪受过这种气?心里也知道是师父要我提高心性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们在人与人之间发生矛盾时,忍不下这口气,甚至于不能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去对待,我说这就不行。我过去修炼的时候,有许多高人给我讲过这样的话,他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

于是就盘着腿,手接着印,心里背着师父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咬着牙一声不吭的强忍着,这时儿子还不走,就站在我面前不停的向我吼叫着、训斥着(我都不知道他那些话从哪来的,因为他从小到大都很乖,我都没训过他),我就记着师父要求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 ,强忍着逼着自己闭嘴一言不发,任眼泪、鼻涕不停的流,流的我满脸满手上都是,心里痛苦到了极点,我还是盘着腿,手接着印,没动,由开始的强忍,渐渐的心情好过一些,渐渐平稳了,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他走了。

在这时,我天目清楚的看到从我左侧肋骨下边,流出一滩象青蛙卵一样透明的东西,当时真感谢师父以此鼓励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这样大忍,让我天目看到师父给我打下去的坏东西,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们失去的实质是不好的东西,是什么呢?就是业力,它和人的各种心是相辅相成的。”[1]真是千真万确的。以前我有胰腺炎,炼功后,偶尔会痛一下,可从此以后,再也没痛过了。

过了两天,我自己在家,想着给师父做贺卡,就试一下,没想到,很顺利的做成了,发到明慧网,明慧网还登出来了,我心里好激动,终于在明慧网表达了我和学法小组同修对师父的问候。我到学法小组跟同修们说,我以小组的名义给师父发了贺卡,他们都非常高兴,早就想给师父寄贺卡,就是因为这儿没人会。

我知道去掉了人心,消去了业力,师父在亲自教的,因为在做贺卡的过程中,我都是无意间摸到一个键、或鼠标碰到哪里,结果就是我需要的,个个都是对的,所以就很顺利的做成了。

二、师父让我去怕心

刚开始做资料的激光打印机,教我的同修要我注意安全,他们和儿子都告诉我最好屏蔽一下,免得巡查车测到,每次打印,我心里也有些紧张,而且楼下经常会出现警车,最多时停有三辆,有一回,孩子晚上放学回家,还看到一辆不一样的小车,车头和尾都有天线(大概是那种特殊的巡查车吧),车里坐着一个人,没开灯,孩子就拿手电照他,车里人说:“吓我一跳。”孩子说:“你是人是鬼呀?黑灯瞎火在这吓人。”他一到家,就问我今天打印没有?我说没有,他说:好,这回他白等。

我的打印机也很有灵性,有时他会突然不打印了,也查不出毛病,就是不打印,有一回又不打了,我就到阳台上转一下,无意间看到一辆警车在楼下,这时,我就把打印机收起来。后来类似情况还出现了好几次。再后来就开始发正念,清理邪恶干扰,但还是心不稳,就多学法,多发正念,时常还是看到楼下停着警车,就这样持续一年多。

刚开始做明慧周刊,因不会上网下载,就到另一同修那,由他下载后,我们拿优盘回来做。有一次去他那拿,因有人在他门口蹲坑,我们没发现,出来时就被两人跟踪了,几次想甩掉他们都甩不掉。走到了一个公交站,就在离恶人只有一臂的距离,他们伸手就能抓到我们的情况下,我与同修俩人不约而同的发正念定住他们,他们真被定在那里动不了,这时正好有公交车到站,我们跑两步上公共汽车,走脱了。

还有一次是打印师父的新经文,因为同修都盼着早点看到新经文,明慧网新经文的打印版一出来,我就把转送资料的同修请来,准备做好了好及时送给大家,因为那次经文较长,打印纸不够了,就请她去她那边拿一点纸来补充。结果她走不一会,打印机就不动不打印了,在等纸来的时间,我就到阳台上转一下,无意间向下一看,嚯,三辆警车正停在我的楼下,这一下,我担心同修的安全了,就立即发正念,解体一切干扰我们打印经文和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的生命与因素,念正法口诀。过一会同修来了,我问她,楼下三辆警车走了没有,她说没走,只有一个开车的警察在。我就叫她赶快走,约好她在哪儿等我,我做好后送过去,我会观察,待我确认没被跟踪后再给她包,如果有,我就装着不认识走过去。结果送去时,并没人跟踪。

通过这件事向内找自己,发现在遇到此事以前打印机不打印,那么多次,警车这么频繁的出现在楼下,都是怕心招来的干扰,自己不但不悟,还真上了邪恶的当,就收起来不敢做了。师父讲“相由心生”[3],是自己心不正招来的。遇事总是用人心—怕心、耍常人的小聪明,用人的狡猾来解决,这些现象背后却是隐藏的追求世间得失的心等,是这些人心和法拧了劲,是人心不正招来。就发正念灭掉这些人心,用法来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只要一出现,就一个一个的灭,一个一个的清除,就想这不是我,灭掉它,慢慢的怕心、追求世间得失的人心与观念,就越来越少了,渐渐的修掉了,随之楼下也再没警车出现了,打印机也没有出现自己停机不打印的现象。心性在学法做好三件事中实修中一点一点升华上来了。

三、正念清除社区污蔑宣传 救度相关众生

今年许多城市的社区出现了邪党利用社区街道、居民大院制作宣传栏、横幅宣传画张贴污蔑师父、污蔑大法的邪恶宣传。我们所在城市去年底,就有同修住的社区出现张贴一些污蔑宣传画,同修通过寄真相信,发正念,有的社区明真相后,自己换掉了,有的是我们大法弟子把那宣传画撕掉了。我住的小区正好是我去赶火车,出门看到刚贴上的邪恶宣传画,就停下问门卫值班的“是你贴的吗,要是你贴的赶快撕掉,这都是江泽民的余孽指使干的,现在全国都有20多万人起诉了江泽民,你还干这事,要闯大祸的,快点撕掉”。说完就赶车去了,回来后看到是撕掉了,就过去了。

今年大概是一个多月前,有一天出去看到小区门口装上了几个由不锈钢和玻璃做成的宣传栏,其中有一个是污蔑大法的,我就发正念清除,没过几天,我出去,嚯!发现这边的玻璃框里的污蔑大法的没除掉,那边又贴了七八张邪恶宣传画,这一下我震惊了,我知道自己出了大漏了,于是赶紧正念铲除毒害众生的邪恶生命与因素,然后就向内找。是上一次没有向内修自己,只看到表面撕掉了,还觉的自己正念正行做了大法弟子该做的,甚至还起了点欢喜心、自以为是的心。自己没有及时发正念灭掉这些人心,清理自身,还忽略了针对这些邪恶宣传持续发正念。

师父在《精進要旨三》正念中讲过“然而邪恶已经看到了它们的末日,也表现的越来越疯狂。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所以为了更有效的起到正法的作用,大家在讲清真相的同时,一定要重视发正念,及时清理邪恶和自身存在的问题,以免被邪恶钻空子。”[4]“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4],我住在这,就是这里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是自己没做好才造成邪恶如此的疯狂大量邪恶宣传,才使得师父被污蔑,才使得这里的众生看到这些污蔑邪恶的宣传,遭受毒害,这些众生怎么得救啊,心里难过极了。

晚上回家后,就长时间发正念,清除找出来的这些人心、观念与执着,解体我所在地区利用邪恶宣传污蔑师父、污蔑大法,毒害众生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师父与大法不能这样被污蔑,我住在这小区就是我的责任,明天我就一人去撕掉它!第二天就下楼去撕,我还没走到跟前,就看到污蔑师父的宣传画已经被撕掉没有了,心里一阵羞愧,同修比我修的好,走在我前面已经将它销毁了。

回来后又想,撕掉了只是暂时的,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要使他们以后不贴了才是根本,就想师父 讲“堂堂正正的讲清真相,就是大法弟子的事。我也告诉大家,今天世上的一切生命都是为法来的。你要想让他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你就去讲真相。这是一把万能的钥匙,是打开众生封存已久的那件久远就已等待的事情的钥匙。”[5]就决定给社区党支部书记和保安队长寄真相信,因为他们是直接执行和参与者,根据明慧网上给警察的一封劝善信的内容再结合我们地区的具体情况修改后,带着强大的正念寄给他们。信封地址后面写明群众来信和该地区居民,(这样目标明确责任到人,有不可推脱的责任,有威慑力)。指出现在的所谓上级指示都是江泽民的余孽干的,讲明大法真相,说清利害关系,设身处地的为他们着想,给他们和他们家人在善恶之间选择美好未来的机会。这样的信给相邻的另一社区也发了两封。

再一个是每天大量的发正念 ,清除共产邪灵、解体社区和我们小区污蔑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毒害众生的一切邪恶的生命与因素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念正法口诀。就这样,连续几天不停的发正念,最后邪恶真是疯了,有一天上午九、十点钟,我在家正做资料呢,就听楼下热闹,喧嚣的大音响里有人正讲着什么,我到阳台一看,就在楼下两栋楼之间的空地上开会呢,这一下好,邪恶送到家门口来了,我立即進屋双盘发正念,解体操纵这些人的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的生命与因素,要他们立即闭嘴,不许再污蔑师父、污蔑大法,毒害世人。连同邪恶宣传栏和宣传画背后的邪恶一起清除,发了十几分钟,感觉发出的正念发飘,威力不够作用不大,就求师父加持,请众护法神帮助,一起除恶,师父真的时刻就在我身边,没几分钟就听楼下居民们哄笑两次就散会了。中午我出门看到大门口那些邪恶宣传画已经都撕掉了,第二天玻璃框里的污蔑大法宣传画也换掉了。一个星期后,同时发了真相信的另一社区也把污蔑大法污蔑师父的邪恶宣传画换掉了。

感恩师父慈悲加持,感谢众护法神帮助。再次证实了师父法中讲的“对大法弟子行恶的不在表面上。你把背后那些因素解决了,你看看表面上啥样?人没背后的因素你告诉他干啥他就干啥。你是修炼人,你是有能力的,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他是一个常人,他是没有力量的。所以眼睛不要老是盯在表面上的人,解决那些背后的因素才能根本上解决问题,才能使形势发生变化,才能使人发生变化。”[6]把他们背后的邪恶清除了,他人的一面就会明白真相辨别善恶、自己就会不干助纣为虐的恶事,撕掉、换掉不再污蔑,给他们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