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神迹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三日】我是开着修的,看到了瘟神下界,以水、冰雹、疾病、阴风等形式扑向所有生灵,我看到了人类和一切生灵大淘汰时的惊心的一幕幕。

我一九九八年得大法。事情虽然过去近二十年了,但每每回想起来,就像发生在今天和昨天。以下都是我亲身经历的事情。师父为我这个从三恶道来的今天尚有人体的卑微根基的人超前去掉了色心、妒嫉心等各种常人心,使我最后能得大法,能静心修炼,闯过很多关、难。谢谢师父的救度之恩。师父好,法轮大法好。

得法后的神迹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五日,我到我姨姐家蹓跶,我屯老曲太太正在我姨姐家劝她炼法轮功,她说她肩周炎都炼好了。我姨姐也有病,可她说自己炼不了,因为自己又抽烟又喝酒的,还老骂人,脾气不好,腿硬盘不上。我和她们聊了一会佛家的事,并双盘腿给她们看,我问她有书吗?她说有。我说先给我看看。她借给了我几本书。

我回到家打开一看,正是那五本书,心里很激动。我想先挑本厚的看,就拿起《转法轮》,亮起灯,一口气看到第八讲。这时屋里的四面墙上出现了奇怪的现象,象闪电一样,到处都打着闪电,我象被闪电包围了一样,前额和头顶一鼓一鼓的,一闭上眼睛满屋通红。这时母亲醒了,问我大半夜的打着灯干什么?催我睡觉,我就睡下了。接着做了一个梦,非常清楚,瓦蓝的天空中飞来一尊佛,象白玉雕塑的一般,盘着腿,双手结着印,来到我家房檐边上,一动不动的往屋里看,嘴唇微微启动好像说什么,眼中含着泪水,我躺在炕上向上看着她。后来我起来双手上举,喊她進屋,可是喊不出声来。她见我起来了,就向后退,飞快的消失在瓦蓝的天空里。

这时我妈拍打着墙壁说,小小(我的小名)啊,你睡觉魇住了咋的,喊什么呢?快醒醒,我就醒了,说:妈我做了个梦,没喊什么。因那会儿还没亮天,我也没起来看书。

第二天,老曲太太来要书,说每天都得学法,我很不情愿的还给了她。第三天我来到了炼功点,大家都欢迎我加入。就这样,我终于得法了。

走入大法修炼后,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佛法。师父没用上十天就给我净化了身体。炼功时,大大小小的法轮在我周身旋转,很快就出了功,天目也开了,看到和接触到了另外空间的生命,做什么事情一想就发生了,威力很大。不久,元婴也长的有两尺多高了。也知道了我的前世。那时我在一个青铜造的寺院当住持。再后来我是三岁小孩模样只穿一红肚兜,穿越天宇下世转生李户人家做儿子。其它就不一一列举了。

魔难中的神迹

得大法后,我有六次要命的魔难,在师父的保护下都走了过来。第一次,那时刚得法不长时间。我们那里冬天卖玉米时,除了开脱粒机的机主挣钱以外,其它家打玉米都是你帮我,我帮你,就是帮工,不挣钱。邻居家要打玉米,来找我帮忙倒筐,我当时正在学法,心里起了怕累的心,心想倒筐是个很累的活,没人替,一卯顶一楔,干上了就没人换你。我晚去一会儿,等开打了,有人上去倒筐,我就轻巧了。没想到我到那儿一看,机器响着,人已经各就各位,倒筐的位置虽然被人占了,可是打撮子灌麻袋的活留下了,一个大铁撮子在地上放着。心想,还是没躲过重活。他家一晌半地,三万多斤玉米,我打撮子灌麻袋,一干上了就没人换你,得打多少撮子呀?我很不情愿的端起大撮子。可是马上也想到了自己是个修炼人,应当处处表现出一个修炼人的样子,不能怕吃苦,那点怨气马上消失了。

当时我修炼大法已经有半个多月,面貌改观很大,油黑的头发亮亮的,我也舍不得剃。在我弯腰去撮粮时,头不小心碰到皮带轮上,我听着就象金属碰到金属上的声音,丁铃铃的响着,感觉是皮带轮在我头上扑拉了(划了)一圈,就听他们那几个人喊着我的名字。我直起腰,头往斜上方一偏,无意中看到一个磨盘大小的彩色法轮在我头被机器皮带铁轮扑拉的地方旋转着,然后打着斜飞快的消失在深蓝的夜空中。法轮的图形我都看得非常清楚。我激动了,是师父保护了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皮带轮是被一个钢销固定在那儿的,钢销漏出来五公分长。那钢销在我头顶上扑啦啦划了一圈,我听到的象金属碰到金属的叮铃铃的声音,就是那个钢销子扑拉我头顶时发出的声音。大家把机器停下了,围着我都惊讶的不知道说啥好了。一个人说,大哥呀,你真命大啊,我喊你你没听见呀?多玄没把你头发搅進去,搅進去头皮都得扒下来的,可吓死人了!先歇会儿,等会儿再干。干完活我回家后,想到师父保护了我,为我挡了一难,流下了热泪。

第六次是去长春糖厂打工期间碰到的一难。那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的事儿了。迫害发生后,我们村的炼功点也散了。二零零三年经人介绍我去长春糖厂打工,每月工资两千元,包吃住。当时我们一起去了四个人。老板安排我们四人去新厂房做交接和开工准备工作。第三天夜里我们睡觉时,听见铝合金窗户框咔咔响,可能有小偷来偷窃。我招呼他们三个起来看看,他们说,李哥少管闲事,杨老板家大业大丢啥再买,黑灯瞎火的,看有人拿刀捅了你。他们三人把头蒙在被窝里,吓得一动不敢动,大气儿都不敢喘,还拽着我不让我起来。我想起师父的讲法……这时,门窗框响声越来越厉害,砸玻璃的声音都听见了。我想起我们厂房东北角有一家空车配货站,老板高大魁梧,顿时增添了胆量。下床把灯全部打开,拿起一块木板冲了出去,一边喊:“有贼,快抓贼呀!”

夜深人静,喊声也大,那小偷一手拽着窗框,一手拿着大螺丝刀向我捅来,我一闪躲,拽着窗框没撒手,借那小偷往外拉的力一推,那小偷一个腚墩坐在地上,仰面朝天。这时东北角空车配货站的老板也开了灯,穿个小裤头冲出来,手里高举一把菜刀,高声说:老婆快打110报警,有人行凶作案。说完举刀冲了过来。那小偷见状撒开窗框,冲到墙根拽出自行车骑上一溜烟消失了。配货站老板说,小老弟你真了不起。其实我早就听见了,我还以为你们监守自盗,祸害老板呢。后来听到你的喊声才知道不是你们,真有贼,就冲出来了。我说谢谢大哥拔刀相助,要不然说不上吃啥亏呢。这时那三个人也出来了。配货站老板说,今后咱们是邻居了,晚上互相照看,互相帮助。

第二天杨总来,我们把情况讲了。杨总说,你们才来几天也不能开资,就把那几个门窗框卖了做饭伙钱吧,不算这个月工资内,算是对你们的奖励。他们三人乐颠颠的拿窗框去卖,卖了三百五十元钱。回来说,咱们把钱分了吧,吃啥自己买,我坚持不要。他们说,你不要那我们三个请你吃顿饭,剩下的钱我们哥仨买烟抽。我说饭也不吃,他们不好意思了,说李哥你看你,门窗框是你抢下来的,我们就拿去卖卖,你钱也不要,饭也不吃,我们也太没面子了。饭我们都订好了,就在马路对面的小吃部。我寻思那就吃吧,这几天尽吃方便面了。就跟着他们去了。他们三个大步流星地过了马路,我走了几步又不想去了,心想修炼人求啥好吃的呢?他们三个回头看我不走了就站在小吃部门口招呼我,李哥快过来呀,啥都买了,今天咱们好好吃一顿儿。我看马路上车少了,我再过去,正当我往对面穿过时,从西边来了一辆开的飞快的黑色轿车,砰的一声把我撞飞起来,然后头朝下,脚朝上斜着扎在马路上,头挨地时右边半拉脸贴着马路往前出蹓了几米,蹭了一脸灰,就差几公分磕在马路牙子上。那辆轿车又开出去二十多米才刹住车。从里边下来一个穿着很讲究的男子,胳膊夹着一个包,走过来。

马路边上的人都惊呆了,不知是谁喊:“出车祸了,撞死人了!”我趴在地上听得清清楚楚。我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去捡鞋穿。马路两边的人都朝我这看,那三个工友也看着,没敢过来。等我穿上鞋和那个司机说话时,他们才过来说,李哥呀,真吓死我们了!撞坏没有?我说没事。正说着,道北过来五、六个大姐,过来就把那个司机围上了,一个大姐说,你眼睛瞎呀?这么宽马路不够你走,开车往人身上撞?今天把我兄弟撞了,你说怎么办吧?几个大姐也七嘴八舌的数落他,好像我是她们的亲人一样。说车主你不是有钱吗?愣着干啥,我兄弟让你撞了,是报警还是上医院?那车主看看我,瞅瞅她们几个和围观的人,那意思是这位被撞的兄弟都说没事,你们这么横干什么?我急忙说,几位好心大姐,谢谢你们关心我,我哪儿也没撞坏,不信你们看——我抬抬腿,晃晃头,原地转了一圈。她们前后左右地看看我,一位大姐过来给我拍打身上的灰土,一边说我,一边让她姑娘把车号记下来了,又冲那车主说,我兄弟要没事拉倒,有事你到天边、外国也跑不了。车主听到这句话,执意要拉我去医院检查,我说不用,你赶紧走吧。他就走了。

我回身谢过几个大姐,其中一个大姐说,这兄弟也真傻,怎么不讹他?开个破车,他不就有钱能装吗?要是撞了我们市里人,不讹死他。其中一个大姐小声对另一个大姐说,撞车的都这样,当时说没事,过两天就不行了。我们那三个工友也说,李哥呀,你真气死我们了,大伙好心好意把那车主围住了,你说没事,非得让他走。咱们出来不就是打工赚钱吗?你跟他私了,讹他五千元,用两千请大伙吃饭多好。我说,也没撞坏,讹人干啥?刚才要不叫贪吃,能被撞吗?小吃部的一个小兄弟过来说,大哥你真命大,我们都寻思你指定活不了了,没想到你没咋地。

我们一个工友调侃的说,你知道我李哥是干啥的?他是炼法轮功的,碰到啥危险事都说是没有事。你看人都撞飞了,表演了一个特技镜头掉地上,就是没事。那小兄弟说,今天这车主在哪个庙上烧高香了,碰上好人了,要是碰上我们二道区这儿的人,不讹死他才怪呢。

第二天我们装车,马路对面站着几个昨天看热闹的人,那个记下肇事车车牌号的姑娘手指着我喊她妈妈,妈你快看,那个人不在车上周袋子吗?真命大!看了一会儿,他们就说笑着象松了口气似的回小区去了。在师父家乡长春市二道区,我碰到了这些陌生的亲人对我的关心,很是感动,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家乡的亲人!

之后的几天,我就是感觉困,干什么也打不起精神来,学法也老想睡觉。几天后,我回了趟家。夜深人静时,我开始炼功。抱轮时,我感觉有一只大手软绵绵的按在我的头盖骨上,另一只手用一根鹅毛翎来回捅我的两个鼻孔,弄得我鼻孔痒痒的。我耳边响起:“炼功时遇到什么事都不要管它,你就炼你的功。我没睁眼看,就继续炼功。”突然,我感觉我整个身体就象手机开机震动时一样,震颤了一下,一股热流把我包围了,热浪围着我周身旋转,皮肉都有点烫人,就象一掀开锅盖,一股热气扑面而来,我猛地点头打了一个喷嚏,我继续保持炼功不动,心想不能乱了机制。可是就感觉着从鼻孔里往外淌水,嘀嗒嘀嗒一会儿就成流了。再一会儿就象从鼻孔往出掉东西,一块一块的。等我炼完抱轮睁眼一看,整个衬衫前面被血水和血块染红了,地上也是一片。但我的头脑非常清爽,也不困了,老想睡觉那种感觉和状态也没了。我想起那两个大姐说的话,“撞车当时都说没事,以后就不行了。”可能撞车当时颅内有了淤血,是师父给我抑制着,趁着我回家炼功时帮我清理了。师父又保护弟子过了一个大难。

打那以后,我炼功更长進了,各种功能出的很厉害,元婴也长到两尺多高了,整个人达到了出世间法的高度。还看到了小婴孩儿从我的鼻孔里出入。

破除迫害的神迹

我有三次得法机缘错过和得法后几次闯过生死关的经历,使我对大法书看的比生命都重要。大法就是我的救命法宝,谁也别想从我这儿拿走大法书或者把书销毁。世上妻财子禄什么我都可以没有,我也不求,但是我不能没有大法。我当时就是这样想的。直到现在,师父各地讲法、新经文、《明慧周刊》、新唐人和真相资料,我什么都有,一应俱全。

有一次,我屯一个邪悟的同修的儿子来我家,我正在学法,他看见我的书、录音机和炼功带放在一个红色的小纸箱中。之后他就走了。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马上把书藏好,纸箱倒出来放進几个大萝卜,然后把箱子还放在原地方。一会儿,警察来到我家管我要书,说放在一个红箱子里,有两条金龙的箱子。我把纸箱搬出来放在地上,理直气壮的瞅着他儿子,警察问他儿子,你当时看见了吗?是书吗?结果他们不欢而散,灰溜溜的走了。

有人说真相材料是我联系来的,警察到我家翻了个底朝天,第二天又来搜,啥也没搜到。说也怪,我的书放在我父亲那间屋里,就那个屋他们没去翻。我预感他们还会来,就把书放進头天他们翻过的一个装绳子的麻袋里,下边装书,上边装上绳子,扎上口。然后把箱子里放進一些闲杂破书啥的,还故意扔上两件旧衣服。果然第二天他们又来了,下车直奔我父亲的屋里。原来是我屯有人告密,挣了五百元钱。他们直奔箱子而去,掀开一看,泄气了。他们出来到处看,看到我装书的麻袋,就盯着看,我把麻袋放倒,蹲下来,手拎着麻袋,仰着脸说,头天你们翻过的,不信我再倒出来让你们看看?一警察说,你别倒了,完了还得装。他们又到我家后院看了看,就走了。走之前对我说,今天从你家翻出一片纸都够你喝一壶了。

他们一走,我回身马上把书送到我老妹家去了,然后把麻袋里装满了绳子,怕他们杀个回马枪。我妈也在我老妹家趴在窗户上看,一边流泪。我老妹说,我拿两本书打发他们走得了,我妈说不行,那不等于承认你哥有书了吗?我老妹不听,拿出两本书就往外走。刚出屋,就好像谁在她背后给了她一掌,推她个大前趴子。她爬起来捧着书就往回跑,冲我妈说,妈呀,妈呀,这书真不能交。真是佛经呀!刚才象有人推我一下。后来那个举报我的人被传去派出所,说举报不实,五百元钱也被要回去了。转年那人得病死了,才五十多岁。一次我老妹趁我不在,把我的单张经文烧了,能有二十多篇。第二天早晨起来往出扒灰,一看经文完好无损,扒出来了。我老妹惊呆了,说我哥说的全是真的,真是佛讲的法呀!昨晚我俩(她和她丈夫)亲眼看见烧没的,扒拉着烧个满堂红,咋没烧没呢?

讲真相中的神迹

迫害开始后,我们也象各地同修一样,在本地散发真相资料,经常一宿。有时夜走千户,时空错位,快的不可想象。从这个屯子出来,看见那个屯子很远,可是走不一会儿就到了,也不知咋到的。遇狗不叫,警车拦截看不见我们。第二天照样干活,一点不累。日走百里不累,三日不食照样铲地干活。一次夜里,我们几个同修走失散了,我回身一看,那个同修正在一户人家门前放资料,可是她是那么小,好像师父说的小人国的小人那么大,我用手可以把她捧起来。我招呼她,她听见了,立即恢复原状,就又和原先一般大了,回到我们身边。其实是我的身体变大了,发生了时空错位现象。

一次我散发资料时被警车跟踪了,我用神足通甩开警车,之后闪身躲進玉米地,蹲下。警车停下后,警察下来直嘀咕,怎么这人一转眼就没了,真是出了鬼了。这种事情发生了好几次。

有时发正念时,整个大地和天空变成红色。有时夜过木石河,遇蛟龙不伤。一次晚间我过木石河去取资料,见一瘦老头坐在岸边,不像常人。他问我,你啥时候回来?我说,说不准。九时左右,我背着一大包资料回到木石河,遇到一龙状物从水中升起立在那里,面对着我,我心生一念:我背的东西都是救人的,你不能干扰我。它就缩回水里,向上游游走了。一次我探查木石河蛟龙水府,用四根两米长的玉米秆接上,还没有探到底。

还有一次,月夜外出散发资料时,遇到一金黄颜色的不明飞行物从玉米地立着升起来,直径有一米多长,圆盘状,发出“唰唰”的声音,里面微带着红色的光,后化作一个L形,朝南方向飞去,瞬间就不见了。

祝愿所有的同修,不管你是哪层空间、宇宙、天体、大穹来的;不管你是什么原因、根基深浅、怎么转生来的;不管你的悟性高、低,生活环境条件好、坏,只要是按着师父讲的真、善、忍宇宙根本大法,真心纯净实修,修成金刚不坏之体,穿越一切时间空间不受阻碍。可是修不出来,什么都谈不上。师父给我们每个真修的弟子都打开了智慧,用我们的智慧做好三件事,一切尽在其中。同修们,精進呀!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