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会理县崔德利等三人被非法判刑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四川省凉山州会理国保打电话给保外就医的崔德利,要她到国保大队去。崔德利到了国保,就被那里的警察绑架到看守所关押。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会理法院对崔德利非法判刑三年,对花晚霞、张惠琼分别判刑三年零三个月。三位老太太不承认非法判决,已经向中院上诉。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一日,卢廷阁和黎雄兵律师到会理法院取被扣押的电脑、手机等物品,法院只还了黎律师的电脑。

一月十二日两位律师将法官邱云在法院的违法行为,向会理县国家监察局、会理县法院递交了控告,并要求国赔。律师还将邱云的违法行为控告到凉山州中级法院。

案件回放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早上才六点多,会理县国保大队、派出所、社区人员敲开法轮功学员花晚霞、崔德利、张惠琼的家门,将三位老太太绑架到公安局后,又抢走她们的私人物品,并把她们关押在看守所。一星期后,崔德利因身体出现严重病态,被女儿保释回家医治。

二零一七年五月初,会理县国保、检察院合伙构陷三位老太太,检察院并将构陷材料交到会理法院。

法院开庭 律师遭殴打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七日上午九点,四川省凉山州会理县法院对花晚霞、崔德利、张惠琼三位老太太非法开庭,她们的律师卢廷阁、熊冬梅、黎雄兵进入法庭,法官邱云要求三位律师将电脑、公文包等交给法警(法律上没有这些规定)。三位律师因开庭文件、案卷均存放在电脑中,无法履行辩护职责,不同意将电脑交给法警,邱云法官说:“在这里我说了算,既然这样就取消开庭!”

法官、公诉人离开法庭,随后三律师也离开法庭,下楼时,法警听到黎律师要控告邱云的违法行为,于是推搡黎律师。卢律师试图拍摄法警的推搡行为,卢律师随即被一群法警拖入办公室,并遭到法警殴打。黎律师看到卢律师被法警拖走,于是马上打电话报警,也给纪委打了电话。

卢律师被打后,对这一群法警说:“你们是人民警察,是纳税人养活你们,我是纳税人,是你们的衣食父母,你们这样打我,你们良心何在?”卢律师义正词严的问话,在场的所有法警无人吱声。一会儿,110的、特警都到了法院,领导也到场了。至十二点三十分,法院将卢律师送到会理县人民医院检查伤势,并送进了重症监护室。

目睹卢律师的遭遇,熊律师、黎律师向审判长杨继兰、审判员邱云提出抗议,要求制止、纠正法警粗暴违法侵害律师权益的行为。邱云说:“你们等着!一个一个的来!”

随即,熊律师、黎律师被法警带入办公室,被强制搜查,扣押了他们的办公电脑、手机和U盘等随身电子设备,黎律师公文包内的司法文书、法律法规等文件资料,均被扣押。

下午四点,法警负责人叶队长告知律师,扣押的电脑、电子物品已送网监部门鉴定,法院和公安部门将依据检查鉴定结论,对律师采取进一步措施。

下午六点,卢律师从医院回到宾馆,他的手机、电脑也被扣押。

强行开庭 指派律师

在律师刚刚被打还没有恢复健康、所有的办公设备均被无理扣押不还的情况下,会理县法院急匆匆通知开庭;在三位老太太没有辞退已经聘请的律师情况下,为三位当事人又指派了律师。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会理法院法庭内,庭长对张惠琼、花晚霞、崔德利三位老太太,说:“今天给你们三个指派了法律援助律师。”三位老太太都说:“我不要!我请得有律师。”三个法律援助律师都站起来,离开了法庭。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邱云还是进行非法庭审。

当法官问话时,花晚霞和张惠琼都回答道:“拒绝回答。”花晚霞说:“我们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张惠琼劝法官:“不要迫害法轮功了,这对你们不好。”邱云污蔑说:“你在威胁我们。”张惠琼又说:“我是真心为你好,这对你和你的家人好。”

最后,花晚霞和张惠琼都说:“我请的律师没到庭,今天的庭审我不承认。”快到中午十二点,邱云宣布庭审结束。

当天九点不到,会理法院正门前、侧面站了不少警察,国保大队警察拿着摄像机、手机,在到处对着法轮功学员摄像、拍照。

综述庭长邱云违法行为

1、指使法警殴打律师,侵犯律师的人身权和辩护权。
2、在当事人没有辞退已聘请的辩护律师情况下,随便给当事人指派律师。
3、在辩护律师没到的情况下,强行开庭,剥夺当事人的辩护权。
4、三位当事人根本不承认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的开庭,擅自非法判决。

邱云在整个案件中,处处违背法律,扮演了一个法盲加黑帮老大的角色,

把自己摆在法律之上,践踏法律,与“依法治国,依宪治国”背道而驰,与正义良知更是背道而驰。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