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三年冤狱折磨 河北陈凌梅出狱三月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陈凌梅,河北省涿州市法轮功学员,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自一九九九年,多次遭长时间酷刑迫害,以她坚强的意志挺过一轮一轮的吊打。二零一四年起,陈凌梅在石家庄市女子监狱遭三年冤狱,出狱时双眼失明,不能自理,仅三个多月,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七日,陈凌梅不堪狱中迫害,含冤离世。

陈凌梅,六十七岁,一个普通的农民,有一颗善良的心,她在个人生活上非常节俭,为了让更多的百姓能明白法轮大法真相和有一个好的未来,她把省下来的钱几乎都用在讲真相救人上。每次从集市上讲真相回来,她买的水果蔬菜都是长虫儿或带伤的,这样的水果蔬菜比较便宜,但是对于讲真相救人上,陈凌梅却从不吝啬,只要讲真相需要钱,五千、一万,她都毫不吝啬,这些钱对于一个农妇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但只要能救人,自己生活苦点儿都不放在心上。

陈凌梅,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得法后身心受益,她的丈夫曹召会也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团倾一国之力发动起对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陈凌梅因坚持信仰真善忍,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曾数次被非法关押劳教,酷刑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陈凌梅去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被当地公安局抓回码头镇,关在码头中学,晚上被逼跑步,跑不动,警察就用柳条抽打,用宽木板打臀部致青紫,打嘴巴打的脸部变形。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九日,陈凌梅再次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好,被当地公安局非法关押刑讯逼供,后被非法关押在涿州市臭名昭著的南马洗脑班。在南马洗脑班,因坚持信仰,陈凌梅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天天被逼着写“保证”,念攻击大法的报纸,如不服从,就逐一地被送到隔壁一间房子里,毒打、用电棍从后背一圈一圈地缩小着电,一直到头顶、头部。恶人看此方式不行,就大嘴巴子抡圆了打,他们的手疼了累了,用脚踢、用棍子浑身乱打,更残忍的用一尺多长的木板往脸上打,不让睡觉,就这样折磨到半夜。事后,时年五十岁的陈凌梅说:一个警察用电棍电击她的软组织,她紧握双拳,忍受着。该警察见不奏效,就用电棍电击陈凌梅的腋下,长时间不移动,陈凌梅痛苦得用手抓住自己的棉裤,感觉就象烟头灼烧皮肤一样。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电击、棒打、踩踢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击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陈凌梅再次去北京证实法,被执勤警察抓到前门派出所,涿州义合庄乡司法所张少彬、政法书记任炳辉等三人,把陈凌梅拉回义合庄乡政府,把她双脚离地铐在车棚上,很多恶徒围着打,有用木板打的,任炳辉用书打,并用带针的刑具抽打背部,任炳辉还往陈凌梅背上撒盐,打的陈凌梅浑身青紫。陈凌梅被打时,都始终咬牙忍着,挺过了一次又一次的严刑拷打。后来把她打昏了,再用凉水泼,后让陈凌梅在脏水池里坐着,十月的天气,陈凌梅仅穿一身秋衣,被铐了一夜。

二零零二年,陈凌梅写真相条幅张贴,被码头镇政府不法人员发现,把她绑架到涿州市公安局,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保定劳教所。

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码头镇政府不法人员把陈凌梅绑架到涿州市松林店镇南马洗脑班迫害,三个多月后,关入保定所谓“法制教育基地”(小白楼洗脑班),政府不法人员逼陈凌梅站了一夜,用胶皮棒打她,一个多月后,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六年,陈凌梅和丈夫曹召会,以及多名法轮功学员相继从家中被绑架至涿州市拘留所。涿州市国保大队杨玉刚等他们采取不让睡觉、殴打、电击等方式残酷迫害。

二零一四年八月,陈凌梅和丈夫曹召会在固安县讲法轮功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被固安县法院非法判刑,俩人都被非法判刑三年。夫妻二人上诉后,被廊坊市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原判。在陈凌梅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女子监狱第十七监区。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七日,家属去探视,发现陈凌梅已被迫害的视力严重下降,看不清人,走路需要别人搀扶,并被迫“转化”。见到亲人,陈凌梅痛悔不已。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刑事犯被狱警指使对陈凌梅进行毒打(抽耳光),体罚,在原本生活不能自理无法站立的情况下,被犯人强迫扶着墙强行站立。

陈凌梅于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刑满出狱,回家后,已双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出狱后不久,含冤离世,时年六十七岁。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