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焚骗局看善恶有报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九日】据媒体报导,原中共喉舌新华社的社长田聪明病亡,现场亲友都戴着口罩,因其得了一种急性的、具有高度杀伤力的流感而死。

二零零零年六月至二零零八年三月,田聪明任职新华社社长期间,一直追随中共江氏集团刊登污蔑法轮功的文章,煽动民众仇恨法轮功。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北京天安门广场发生所谓“自焚事件”,此案纯属捏造却被江氏集团广泛宣传并借此升级迫害法轮功。时任新华社社长的田聪明是炮制“自焚伪案”的责任当事人之一。

在迫害法轮功的十八年中,新华社一直扮演着推波助澜的主要帮凶角色,新华社很多从业人员完全丧失了新闻工作的职业道德,违背了新闻的公正、客观和正面导向,甚至煽动仇恨、诽谤佛法。新华社及新华网大规模编造对法轮功进行诋毁和诽谤的文章,如天安门自焚伪案、精神病患者傅怡彬杀人案、浙江毒杀乞丐案等恶意诽谤案件。仅二零零零年一月至二零零三年十月,新华网对法轮功的诋毁文章达五百二十二篇之多。许多海内外华人对法轮功的误解,大多因为相信了这些中共喉舌的造假宣传。

例如新华社总社记者王雷鸣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三十日至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四日之间,编造了二十六篇恶意诽谤法轮功的文章。文章中掩盖天安门自焚伪案真相,把劳教所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用酷刑、洗脑等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暴力行为涂脂抹粉,掩饰真相。又如新华社浙江分社记者张奇志、张和平于二零零三年七月十四日以浙江省毒杀乞丐案栽赃诋毁法轮功。

从古至今,诽谤佛法、迫害修炼人的罪恶,必遭天谴,谁也逃脱不了这天理。以史为鉴,后周世宗柴荣亲自用大斧砍毁菩萨像,胸生恶疮而死,年仅三十九岁。除了田聪明,中共喉舌媒体人的现世恶报殷鉴不远:原中央电视台新闻评论部副主任、央视“东方时空”的主管陈虻,是“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制片人,二零零八年初罹患胃癌和肝癌,在经历九个月的折磨后,痛不欲生的他要求放弃抢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北京肿瘤医院死亡,死时四十七岁。

另一为人熟知的事例是罗京。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央视主播罗京因癌症不治死亡,据报导,罗京在罹病期间,口腔严重溃疡,舌头溃烂,疼痛难忍,不能说话。罗京在生前是喉舌电视台最具代表性的播音员,是中共宣传机器的主要传声筒,在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罗京一直昧着良心播报诬蔑法轮功的假新闻,在媒体抹黑法轮功中起着帮衬作用。

在江氏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中,中央电视台紧跟首恶肆虐,大量地引用、发布、转载了中伤法轮功的不实新闻和文章。央视多次播放污蔑法轮功的电视节目,为江氏集团摇舌鼓噪,充当摇旗吶喊的从犯。罗京用嘴造谣栽赃,天意就让他患淋巴结癌,出现舌头溃烂、无法言语的症状,这昭昭果报不正是上苍警示世人吗?

随着中共长期灌输“无神论”的邪恶思想,现在许多中国人不相信神佛的存在,更视“三尺头上有神灵”为迷信。善恶有报的说法、因果报应的事实,被许多人视之为“偶然”,却难以用现代科学解释。《太上感应篇》云:“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古人敬畏天地神明,“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的说法千百年来始终深植人心。

神目如电,报应不爽,古云:“多行不义必自毙”,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者屡见不鲜。明慧网上已公布了上万例有据可查的因紧随中共迫害法轮功而遭到恶报的事例,其中包括中共中央官员、省委官员、市委官员、公安科长、学校校长、办公室主任、“六一零”头目、派出所所长与居委会主任等。

这些现世恶报历历在目,有被车撞死的,有翻车死亡的,有得怪病死的,有被雷击死的,有被电死的,有得癌症死的,有无缘无故倒地死亡的,有遭遇精神刺激上吊自杀的,有因其他罪行败露畏罪自杀的,还有因各种原因被判刑、被撤职,或者突然一跤摔倒瘫痪的,更有自己作恶殃及家人的,不一而足。

另一中共喉舌凤凰卫视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也频频遭到报应。诸如:二零零二年凤凰卫视总裁刘长乐遭“双规”,新闻大陆组的三名女记者或死或遭重创,信息台记者钱志红被绑架,中文台副台长赵群力驾机坠毁身亡。二零零四年六月,凤凰卫视前副主席周一男更惨遭灭门之灾。

任何人都不忍心看到或听到这样的恶报事例。明慧网经常刊载许多因迫害法轮功、遭到报应的事例,并不是幸灾乐祸,而是真诚的为这些生命受到中共的谎言欺骗、成为助纣为虐的帮凶,而深感惋惜。前述因果报应的案例,值得人们深思。

吾人真诚奉劝所有行恶之徒,赶紧悬崖勒马、回头是岸,否则恶报加身之时,悔之晚矣。善恶有报是天理,所有迫害法轮功修炼人的中共官员与其追随者,自己遭恶报,还殃及家属跟着受害。迄今在大纪元退党网站公开表明“三退”(即退出中国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的人数已经超过二亿九千五百万,天灭中共在即,行恶者应唾弃邪党,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赶快“三退”才是明智保身之举。曾经为虎作伥、推波助流的人们应该慎思明辨,以历年参与迫害者的报应为戒,分清正邪与善恶,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方为上策。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