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电话挖出了我隐藏十年的怨恨心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四日】这事过去近一年了,还是想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

我很熟悉的一老年同修去年因病业无法下楼参加集体学法,我和一位同修就去这位老年同修家和她一起学法。发现她播放器里发正念的钟声不对,我就给她从新复制了一下,她很高兴。

过了一段时间后我就出差去了河南。刚到目地地她就打来电话说:某某(称呼我的名字,我的电话是工作电话),我的播放器卡出问题了。我说:我在外地出差。她说:某某(我丈夫)会弄吗?我说:他不会。她又说:咱这儿除了你别人谁还会弄?我说:我在外地。就把电话挂了。

放下电话心里很不痛快,怨心出来了:“怎么这么不注意别人的安全,电话里怎么什么都说,要知道我的电话是公开的工作电话呀!”但想到自己是修炼人,首先应该否定邪恶利用同修的无知迫害我们,间隔我们的整体。

回到家我和丈夫说了此事,他很生气,要去找她理论。我想修炼人不可能碰到偶然的事情,这事肯定是冲着我的什么心来的。向内找也没找到,心里就是不痛快。

第二天上班没什么事,就开始学法。学到最后突然明白了这个电话是冲着我的什么心来的了:此同修和我家住的很近,自从得法互相之间走的也很近,她对我们的情也比较重,以前她的资料都是我们给她,我的电话她也有,她就是不注意电话安全。后来我的电话换号就没再给她。有一年我的家人被迫害,她的家也被抄了,公安问她《明慧周刊》是谁给的。她说是我的家人给的。她没被带走。最后起诉书里起诉我的家人的唯一证人就是她。

同修们知道这事后表现各不相同:有指责埋怨她的,有认为她不齿的等等。我当时好象没太动心,看到同修们的种种表现还和同修们交流:她做出了什么事那是她自己的修炼状态、境界、承受能力的表现,我们不能要求她怎么做,她也是被迫害的,她一时的不理智是可以理解的。我们不能再被邪恶钻空子,加重同修的压力。嘴上是这样说,可心里对她的怨恨不知不觉埋藏了下来:如果没有她这个证人我家人不会被判那么重。从此也就疏远了她。

想到过去的这件事,这次我不再找她的毛病了,就找找自己为什么碰到这样的事情,是我的什么心导致的她打的这个电话。师父看我真心想修,就点给了我:怨恨心。

找到这个怨恨心后感觉浑身轻松,脑子也清亮了,感觉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很高兴。

晚上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到我趴在床上,哇!哇!往外吐脏东西,吐出的东西中有一个象蓖麻子大小的棕色的东西,长方形,我的同事把它敲开后发现里面没什么,就是有些酒味。

醒来后悟到,我的执著心找对了,就是埋藏了十年的怨恨心!隐藏这么久的这颗怨恨心通过这种方式把它挖出来了,那种天清体透的感觉无以言表,只有对师父的无限感激!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第二天我就去了这个老同修家,去取她的存储卡。原来她有两个播放器,上次给她复制的卡是新播放器上的,她说不好使的这个卡是那个旧的播放器上的。拿到卡后我想可能卡本身没什么问题,是播放器有问题。我到家一试,果然是播放器的问题,它的发正念的钟声不是明慧网上录制下来的,我又给她从新复制好了。

我知道,这个电话就更说明修炼没有偶然的事情。修炼人碰到的任何事情都有要修去的人心。

修炼就是这么玄妙,我们只要把住无条件向内找这个法宝,就没有过不去的关、难。明明是对方不注意别人的安全,反过来还要找我们自己,只有法轮大法师父教出来的弟子才能做到。

二十二年的修炼中,师父为我倾注了多少心血,为我的执着不放焦急;迷茫、痛苦时对我的慈悲点悟;危难时的化险为夷,等等等等。我现在虽然看不到,但师父时时处处的保护,我都能真切的感受到,人间苍白的语言是无法表达的。唯有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才能不负师恩。

谢谢师父!
合十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