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症痊愈 感恩师父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四日】师父讲过:“他不相信气功,他可不能保证自己不得病。他要得了病到医院去看,西医看不好了到中医去看,中医也看不好了,什么偏方也看不好了,这回他想起气功来了。”[1]我就是像师父所说的这种情况走入法轮功的。

我是个退休职工,住在北方乡村,快七十岁了,二零零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其实,我们村早就有大法弟子了,有的还是我的亲戚,中共迫害前后他们都曾反复向我洪法,所以修炼前,我就对大法修炼已经有了一些观察和了解,我知道这些法轮功修炼者都是好人。

一、从棺材里爬了出来

二零零三年初,我的下嘴唇有一个地方老是溃疡,开始没在意,以为是上火或排毒,后来拖拖拉拉不好,溃疡成了黄豆大的坑,我先就近找医生,看来看去不管用,去县医院,县医院的医生告诉我:得去地区大医院。地区大医院诊断:唇癌。送红包后,医院给做了手术。手术后要吃药,有严重的副作用,我的哮喘病变得严重了。一年后,同时住院的唇癌手术病人有的已经去世了,我也发现癌细胞转移,口腔网状溃疡,不能吃东西。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去了北京301医院,找到了一位退休的口腔病权威。权威就是老到,把我的病作为典型,现场给医院六、七个在职专家讲解,而后才直截了当的对我说:你的病,哪也治不了,别再跑医院了,白花钱,回家养着吧。

我想,寻医问药这条路是走到头了,看来只能等死,就像半拉身子已经进了棺材。这时,邻居中炼法轮功的人告诉我:炼法轮功吧,走修炼的路,强身健体有奇效。我当时没动心。邻居说:那你就诚心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说:这个能办到。

抱着求生的渴望,我就坚持诚心常念。念着念着,不知不觉中,口腔溃疡减轻了,消失了。我高兴的见人就讲:看来大法是真的神奇啊,念真佛就是管用。

二、梦中点化,促成修炼机缘

二零零四年除夕下午,我的哮喘病严重了,肚子也鼓的老高,不能躺,只能坐,呼吸困难,严重时连哼哼的气力都没有,神志恍惚,那可是要命来的。家里人赶快去请医生,可是时间太特殊,没人愿意来。老婆以为我不行了。一个法轮功学员告诉我:全家人围坐在《转法轮》旁边,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就这样做了。慢慢的肚胀、哮喘减轻了,神志正常了,可以躺下睡觉。我们全家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当晚,我作了个梦:快过年了,我又像往年那样张罗着要写对联。到了村供销社问:新年写对联的红纸有没有?人家告诉我:有,专门给你留的。我一看,红纸已经裁成对联大小,上面都有我曾经给本村大法弟子写对联画上去的万字符。梦醒后我好像一下明白了:我一次次切实体验到大法的神奇,我与佛法有着特殊的缘分,我等待的机缘到了,该修炼了。

三、修炼后,遗传性眩晕症变得啥也不是

开始修炼,我对大法法理没有多少认识,更多的是为祛病而来,身上这个病那个病不少。师父讲:“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1]我知道了炼功人为什么能强身健体的根本原因,师父在我修炼前,其实已经在管我了,是为了让我修炼。没有师父,没有大法,我早就进了棺材,我的命,是大法给延续的。

我修炼前,曾患有一种顽固的遗传病:眩晕。我的奶奶、父亲、姑姑、表亲同辈都有这种病。我的眩晕症相比而言更厉害,一发病,没法睁眼,立马晕倒,又拉又吐,狼狈不堪;动弹不得,要在床上躺两天,死去活来,没有顶用的药物。而且,这病发作的间隔越来越短,症状越来越重,开始一年犯一次,后来成了二十天发作一次。我去几个大医院检查,一切指标正常,根本说不来是什么病,据说是世界性医学难题。根据我的经验,不定什么时候,如果感觉到头沉,就是眩晕症要犯了,就得赶快回家,动作稍慢一点,半路就发作了。修炼前我老去打麻将,有一次,牌桌上感到头沉,我赶紧下地,再躺倒,挣扎着爬到房门口,忙将脑袋伸出门栏外,随即吐出一片秽物。

修炼前,哮喘的厉害,特别是冬天,在床上动不了,哮喘严重时必须随时上厕所。二零零五年开始修炼,因为哮喘基本上炼不了功,只是在贪玩的空闲时间看看法,但很快眩晕症不见了。只是到前年八月,又出现了一次眩晕的表现。躺在床上,两个多小时过去了,看上去比过去还凶险。我心里明白:大法弟子,师父早给净化了身体,这是假相。妻子、女儿一看,极力主张去医院。我不同意,我说:我过去的情况你们都知道,医院有什么办法?关键时刻,我给一个同修打了电话,他很快就来了,他就问了我一个问题:你是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还是当作常人?我说:我是大法弟子。他说:那就好,我们一块发正念。你现在就起来。他这一说,我竟翻身坐起,靠着被垛发起正念。就像师父讲的“七分精神三分病”[1]。大概发正念十五分钟,我感到症状减轻了,只是一个劲的打嗝,不知胃里哪来那么多的秽气。休息一会,我们第二次发正念,又是十五分钟,我这时已经不用靠被垛即可坐立了,可以睁眼了,接着又是一个劲的打嗝,慢慢眩晕症状没了。同修后来对我说,他一进家,天目看到我的身体罩了一团黑气。发正念后,黑气消散,眩晕症状消失。感谢师父,感谢同修,我也为自己正念闯关而高兴。

修到现在,我的身体还有好多意想不到的变化,比如快七十岁的人,手上没有老年斑,上午有精力长时间学法,中午不睡觉下午不困该干啥干啥,头皮上过去很厚的皮屑现在基本上消失了。心态年轻,去年买了电脑,学会了上明慧网,跟上正法進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